举鞍齐眉

第368章 巨大诱惑

第三百六十八章 巨大诱惑

“爷,前面就是杭州,咱们是换乘马车,还是继续走船?”尚武的声音,把齐峻从回忆中拉了回来。

齐峻眉头一皱:“当然是骑马!坐马车跟坐船还不是一样的慢!”

尚武当下就哭丧着脸劝阻道:“爷,您别为难小的们。要是让国公爷知道了,那还不得扒了咱们的皮!”

齐峻一甩手,怒道:“大哥只说当时的伤势不能骑,现在我都好得差不多了,没什么大碍了!”

他不等尚武吱声,命令道:“给爷准备几匹快马,咱们轻装而行,先不要惊动南楚的官员。等到金陵后,打听清楚状况后再做打算。”

尚武见齐峻坚持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不过,见对方要便装,他忙把刚打听来的消息,尽数说了出来:“奴才刚才听说,文太傅早在月前就放出来了。咱们现在就是表露身份,应该也没什么了吧?!”

“放出来了?”齐峻一喜,忙抓住尚武的胳膊,催促他道:“你说说,他到底是如何放出来的?”

尚武撇了撇嘴,道:“听说,那位葛将军出来,说是薛家私下派人到山东游说,要他们配合指正文太傅。”

齐峻直起身子:“此事当真?”

尚武一拱手:“千真万确!当场还出具了信函,说是事成之所,割三城给邵家!”

齐峻忙追问道:“那后来呢?岳父身体怎样,在大狱没吃什么苦吧?”

尚武摇了摇头:“这个小的不知!不过,听说,文大人被放出来后,当场辞了太傅一职。说是要去寻找儿子女儿。”

齐峻一听这话,急得跳了起来,死死地盯着尚武。问道:“什么时候出发的?”

“信是六七天前送出的,现在应该已经走了吧?!”无奈地望着他,尚武眸中藏着的同情之色一闪而过。

知道再问不出什么结果,齐峻大手一挥,交待道:“你跟其他人安排一下,留两人守在这里,其余人跟着我走,给大伙准备便装。”

尚武应了一声,赶紧就去安排了。

众人一上岸,就派人去打听南楚朝局去了。

等中午时。他们在约好的酒楼碰头时,那帮暗卫给齐峻带来一熟人。

“三哥?你怎么在杭州?”遇到多年未见的老友,齐峻错愕之余。心头一喜。

望着齐峻日渐成熟的面庞,唐志远也是百感交集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?刚才听到尚武提起时,我都不敢相信。”他拍了拍齐峻的肩头,叹道,“听说。你大哥回来了,难怪你母亲终肯放你过来!”

“三哥,这碴儿就莫要再提起了。”齐峻没心情跟他打趣,急切地问道,“舒儿她母子,到底怎么回事?兄弟我都快急死了……”

一听到他提起舒眉和孩子们。唐志远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不太自在。

齐峻见他这种表情,心中暗感不妙。

唐三哥跟他可谓是从小一起玩大的发小,对方这表情是何意思。他自然是知晓的。此刻竟然也是这种神情,让他如何乐观得起来。

“怎么啦?三哥?他们真出事了吗?”齐峻紧绷的神经,仿佛都拉满的箭弦,再一用力,可能就会断掉。

别有深意地望了他一眼。唐志远拍了拍肩膀,安慰道:“可能。你真跟她没什么缘分吧!此事论起来,咱们唐家也有失策之处。”

虽听得一头雾水,齐峻也知,此时不是追问责任的时候,他忙打断对方的话,催促道:“三哥,她母子到底得救没有?”

唐志远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林世叔陪文太傅赶过去了,至今仍没有音信。听林二弟差人报的信,说当初她娘俩探亲之时,身后就有薛家的探子盯梢。”

“薛家?”齐峻蹙起眉头,“他们为何要这样做?”

唐志远觑了他一眼,便将南楚朝堂上的纷争,尽数讲给了好友知晓。

齐峻听得发髭皆张:“岂有此理,这里欺咱们老齐家没人了,是吧?!”

说着,他的拳头便攥了起来。

唐志远哪里不知他的愤忿,忙在旁边安慰他道:“本来,他们那拔人也没敢动手。许是听到你们齐家在北边已经取了势,他们怕将来地位不保,就真的对四皇子动了手。原先,他们只想着,把文太傅踢出朝堂后,守着小皇帝安守一隅的。”

至于这个时候,齐峻才明了舒眉父女在南朝的处境,他的眸子跟着黯淡下去。

“把四皇子害了,他们便就能稳如泰山了吗?未免想得太过简单了。如今这天下,邵将军在山东盘踞,吴将军在四川自立,哪一块势力没有自己的小算盘。他薛家又算得了老几?”

听到他这番话,唐志远神色黯然。

他的大哥前几天,也在劝父亲自立,只不过爹爹念及先帝之恩,一直都没有答应。搞得现在唐家上下人心惶惶的。

而事实上,自从文太傅下大狱以后,林世叔跟薛侯爷公然翻脸后,整个金陵城的老百姓,都战战兢兢。

不说小皇帝如今时好时坏,就是手握重的几姓世家,也都是各怀心思。

心忧舒眉母子,齐峻忙跟唐志远问起岳父找人的情况。

“……他是什么时候走的?传来什么消息没有?”

“没什么进展!不过,朝堂上似乎有风声传出来,暗指薛家害了四皇子。如今武将里头,有好几家对建安侯和严家不满,还传出四皇子在杭州当初被人追杀的事来……”接着,唐志远将前段南楚朝堂的纷争,尽数讲给了老友知晓。

“难怪,他们后来都没传信回去……”想起失去联络的那些暗卫兄弟,齐峻不禁黯然神伤。

唐志远听他提起此事,不禁埋怨他:“你也是,把人送走了,竟然不知会咱们两家一声。害得咱们都以为,四皇子已经不在了。”

齐峻辩解道:“家兄临走时有交待,说万一宫中有变,把四皇子送到施先生那儿去,等局面明朗了再出来。我哪知道,后来高家胆大妄为,竟自废帝自立。你们竟都逃到南边来了……”

唐志远摆了摆手,道:“咱们那时都在西北,燕京的局势一日数变,宁国公的交待极为稳妥。只是没料到,严薛几家胆大妄为,竟然敢对皇嗣下手。”

齐峻没有接话,心里却嘀咕道:“你们若在是我离京之前,将计划提前告诉我。说不定,我那时会将四皇子的下落也告之你们。虽然他如今年纪小,只能当傀儡,可总比四处流浪,生命危在旦夕要好吧!

不知他心中所想,唐志远见他神情恍惚的模样,便说道:“你打算怎么办?也去寻弟妹他们母子?可他们生还的可能性,微乎其微……”

齐峻点头:“不管怎样,终归还是要接她回去的。我齐峻的妻子,岂能葬在别处?”

唐志远别有深意地觑了他一眼,没有再说些什么。

问明金陵城的情况,齐峻不敢多作停留,起身就要跟唐志远告辞:“兄弟这就去寻找他们娘俩,等有他们的下落,再来跟兄台相聚,峻就此别过……”

“你们就这点人马,就要赶温岭那边赶?”唐志远忙出声叫住了他。

齐峻迟疑片刻,不解地问道:“那三哥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那里山势险要,你还是带一批人马去比较好!”唐志远说罢,对身后的亲随嘱咐了几句,对齐峻道:“你姑且在杭州城暂留一日,等我这么点齐人马,陪你一同前去。”

齐峻喜出望处,忙给唐志远道谢:“三哥,大恩不言谢。将来,你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,请尽管开口。”

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头,唐志远道:“咱俩谁跟谁吗?还用得着这般客套吗?”

晚上的时候,两人聊得兴起,竟然跟幼年时一样,抵足而眠。

睡在陌生的床榻上,齐峻竟有些恍惚。

“岭溪,你此次前来,原是想接回舒娘她母子的吧?!”黑暗中,唐志远的声音响起。

“嗯!除了接他们娘俩,还有,就是迎回四皇子。”望床前跳跳的烛火,齐峻心不在焉地回答道。

唐志远听了他的话,一个激灵从榻上坐起来,盯着齐峻的眼睛,问道:“迎他回去?难不成想再次拥立他为帝?”

齐峻转过头来,一脸诧异:“那是当然!否则,大哥何须隐忍那些年?”

唐志远沉默半晌,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:“如今天下大乱,各地门阀都已自立,你们拥立一尚未及冠的黄口小儿做甚?以你叔侄的本事,自己坐这江山,岂不是更好?”

他的言语,把齐峻惊得也跟着坐了起来:“三哥何出此言?咱们齐府可从来没有这个心思。”

唐志远像看怪物似地扫了他一眼,随后压低声音道:“以前没这心思,现在有也不迟。不说四皇子年幼,难以服众,就是文昭容的娘家,如今也没什么人了。你跟文氏女已然和离,还用顾及什么?”

好友的话,像道惊雷,在齐峻头顶轰然响起,把他炸得有些精神恍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