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69章 悲喜两重

第三百六十九章 悲喜两重

真可以这样吗?

不仅齐峻心中没这样的念头,恐怕大哥也不会有些想法。

当年,爹爹临终前,他们兄弟曾发过誓,绝不玷污祖宗名声。

若他们齐家真乘此机会,谋夺江山,将来史书的那一笔,恐怕好听不到哪里去。况且,其它势力到时会攻讦他们齐家,纵容高氏兴风作浪,早有谋夺江山之心。他之前的忍辱负重负重,全都成了笑谈。

更加糟糕的是,这样一来,他在舒眉母子跟前,更没有形象可言了。

无数个念头,在齐峻脑际闪过,唯一没有想到的,便是他大哥无嗣,万一齐家自立,将来有一天,他可有可能坐上那个万人臣服的九五至尊之位。

见好友沉默,唐志远以为他动心了,忙加紧怂恿:“你们在北边,咱们在南边。到时井水不犯河水,就像五代十国那样,各自为政,都可以在自己领地上干一番事业,那样不好吗?”

唐志远的话,如同一根鞭子,抽打在齐峻慌乱的心神。

这样可以吗?

大哥平生的夙望,便是振兴家业,父亲一生执念,便是忠君为国。

而自己的理想呢?到底是什么?

曾经他的志向,是当一名仕,游遍天下山山水水,用画笔和诗作,记录下所有的感悟。后来,到军中历练后,他又想成为一名游侠。自从得知舒儿有了孩子后,风流不羁的想法,早抛到了九霄云外,那时起,他只想着守着老婆孩子,过安稳温馨的平凡生活,尤其是跟儿子重逢后。

既然齐家的男人都没有君临天下的野心。何必再让生灵涂炭,让祖宗蒙羞呢!

他可以预见到,一旦齐家拥兵自立,这天下将再没有安宁的一天。

到时四方军阀混战,天下大乱,民不聊生,因满足某些人一已之私的欲望,何必呢?!

想通这点,齐峻抬起头,对唐志远道:“三哥是试探我的吧?!别人你不知道。岭溪的性情,难道你不知道?从小我就是个不爱担事的性子。让我操心这些事,还不如就颈一刀来得痛快。”齐峻摆了摆手。自嘲地笑道,“名不正言不顺,万一哪天又冒出来皇家血脉,这天下不又得乱起来?各自为政可不是那么简单,但凡有点野心的。都会想着吞并邻邦,这样下去,岂不是要乱套了?”

见齐峻一脸严肃的表情,唐志远突然哈哈笑了起来。只见他拍了拍齐峻的肩头,赞许道:“好小子,这都没把你诓进去。”

齐峻微微一愣。随即发应过来,顺手就捶了老友一拳:“算什么兄弟?竟然在这里阴我呢!”

对方的抱怨,让唐志远收起笑容。一本正经地解释道:“这不怪我的不相信你!是父亲跟林世叔提出的。毕竟,宁国公在西北一藏数年的计划,还有四皇子尚活在世上的消息,你们都没对咱们两家讲过。再者,四皇子遇难的消息一出。各方人马心思浮动,难保你们齐家没这样的想法。”

不解释还好。他这样一解释,齐峻更加生气,对他吼道:“我的老婆孩子都押在你们这边,还不够让你们放心啊!”

齐峻这副欲怒的表情,让唐志远敛起笑容,道:“俗话说得好,男人三大喜,升官发财死老婆。你新妇都娶了,儿子也生了。谁知道你还有没有把咱们舒儿妹妹放在心坎上……”

唐志远这样嘻皮笑脸地提起舒眉,齐峻心里的怒意,再也无法遏制地喷薄而出。

“有这样说朋友亡妻的吗?若是你失去爱侣,别人在旁边打趣,你心里该如何想?”噌地从榻上起来,齐峻怒气匆匆地披上外衣,作势就要冲出去。

齐峻利索的动作,将唐志远吓了一跳。只见他从**跳了下来,一把抓住好友的胳膊,问道:“你是要到哪里去?夜已经很深了,你莫不是半晚出门吧?”

齐峻抽出自己的袖子,对唐志远道:“道不同不与为谋,你既然信不过齐某,还在别人伤口上撒盐。这样的朋友,我齐峻交不起……就此别过,以后你走你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咱俩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如此决绝的话,从一向放纵不羁的齐峻嘴里吐出来,倒把唐志远吓了一跳,他拉着齐峻的胳膊,解释道:“三哥不是故意的。不过是见到事情发展顺利,我心里一时高兴,嘴上就没有把风……”

“事情发展顺利?”齐峻停住了步子,回过头来望着他。

唐志远有些不好意思,沉吟了片刻,才斟字酌句地说道:“本来,曦裕先生不想让我告诉你的,可看到你对弟妹还是一往情深,我一时得意自己没交错人,就随口打趣了几句。兄弟莫要见怪啊!”

随着他最后一个字落下,齐峻的脸色,一阵白一阵红的,怔愣了半晌,他才问道:“什么不告诉我?是不是舒儿她娘俩没有事?”

见齐峻用这样吃人的目光盯着,唐志远不敢再造次,对齐峻点了点头:“既然你已经猜到了,我就不再赘言了!弟妹之所以诈死,就是想让薛家放她爹爹出来。”

听到妻儿没事,齐峻只觉自己一颗心,顷刻间要飚出胸口。

原来真的没死?老天待他不薄,最后到底没有天人两隔。

齐峻忍不住双手合十,朝着西面的方向,念了一句佛语。

见到好友做出这无意识的动作,唐志远面上一喜,心里却像放下一块巨石。

原来,他心里还是有舒儿妹子的。这两冤家并非缘分已尽。

他正在那儿暗自感慨,就听得旁边那人朝他吼道:“那如今他们在哪里?你白天所说的,带兵跟我一同去寻找,那又是什么意思?”

唐志远走过来,把他拉回榻边的圈椅上坐下,耐心地解释道:“不带兵过去,到时哪能保护他们?你是不知道,薛家的人马几次去寻,就是找不到入口。不然,早就放火烧山了。”

竟然如凶悍?

齐峻不禁悖然作色:“这样做,他们就不怕惹众怒吗?”

唐志远觑了他一眼,悻悻道:“惹众怒?施先生让人传来的消息,弟妹是被流民冲撞,挤下山谷。他们派官兵过去,只不是‘剿匪’而已!”

听到他如此说,齐峻又坐不住了,只见他站起身子,在屋子里来往走动:“那怎么办?有官兵守在那儿,他们岂不是出不来了?这跟身亡又有什么区别,不过是时日长短的问题。”

唐志远走过来,盯着他的眼睛凝视了片刻,随后说道:“这便是我带兵过去的原因。如今只能声东击西,咱们扮山大王,把他们那股官兵灭了,来一个金蝉脱壳!”

“如此甚好!”齐峻眼前一亮,赞叹道,“竟成兄此计甚妙,这叫做‘将计就计’。”

唐志远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这回,你一共带来多少人马?”

齐峻伸出了十个手指头。

唐志远微微颔首:“这些人马足够了。咱们来出奇不意的偷袭,应该要不了多少人马!贵在迅捷。”

齐峻击鼓称道:“三哥言之有理。不如,咱们走水路吧!那样更神不知鬼不觉。”

唐志远当下就否定了:“不成!四皇子要光明正大地出来。林世叔已经在朝堂上把势造成来了。你该知道的,如今的小皇帝已经病了半年多了,朝堂关于传位的呼声越来越高。四皇子只要能安稳地出来,顺利登基是没问题的。”

齐峻深以为然。

两人这场夜谈,直到三更时分才停歇下来。

第二天,东方刚蒙蒙亮,唐志远就出了门。大约过了近半个时辰,齐峻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喜。他凑到窗户边,打开一条缝隙朝外望——院子里站满了人。

不用想就知道,这定然是唐家的府兵了。

待看到他们身上着装后,齐峻不禁哑然失笑,心里不由暗赞:唐三哥果然是一精细人,连这种装扮都想得出来。

他正在那儿嘀咕,房门突然被打开。

齐峻直起身子,对唐志远赞叹不已。

唐志远觑了他一眼,凉凉道:“你道这些是我想出来?还不都是你那鬼精灵的老婆想的馊点子。原本,她还提议咱们扮流民的,说是找乞丐借衣服。后来她像是想起什么,说,咱们这类人的身材,就算穿得破衣烂裳,也不像污衣派的。还不如扮土匪来得形象。”

“污衣派?!什么乱七八糟的?”齐峻不禁愕然。

唐志远跟着也笑道:“不知她的脑袋里想起什么,竟然跟几个小家伙讲打打杀杀的故事,他们还特别爱听,连身边的护卫们整天围在那儿听故事。”

齐峻哑然失笑,无奈地摇了摇头,道:“肯定是小葡萄想听故事,她胡乱编的。”

“说正经的!”唐志远语气突然一变,面色凝重地说道,“看舒儿妹子样子,似乎喜欢那个地方。若不是要送四皇子出来,她恨不得在那儿隐居起来。”

“哦?!”齐峻一时没回过味来,喃喃道,“不可能的,她以前的愿望,就是到处游山玩水。哪里肯长久呆在一个地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