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73章 严母慈父

第三百七十三章 严母慈父

诧异抬头望向叶照,舒眉突然觉得,眼前的少年在不知不觉中,长大了许多。

欣慰之余,她突然感到光阴似箭。几年功夫,几个孩子慢慢都长大了。

见对面的人不再言语,叶照以为她还有顾虑,遂承诺道:“舒姨,您不必担心,到京城后,忻儿向您保证,不会让任何人逼您的。您愿意跟谁一起生活,就算舅公迫您,忻儿也会站在您这边,护着您的……”

猛地一抬头,舒眉惊奇的发现,此时,小家伙在用本名跟她许诺。

舒眉心底触动,嘴唇不禁微颤起来。

“殿下为何偏要我跟过去?如今你已没什么危险了。只要跟着几位大臣学着理政,今后谁也欺负不了殿下。何必还要绑住我呢?”感动之余,舒眉忍不住问起来。

径直坐到舒眉的身边,叶照将脑袋像以前一样,埋进她的怀里,嗡声嗡气地解释道:“那不一样,忻儿三岁失去母亲,每次只有到您身边,才有再见到母妃的感觉。”

舒眉一愣,然后明白过,他这是把对昭容娘娘的思念,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呢!

这种状况,让她有些哭笑不得。

没曾想,无意间她又多了大孩子。可这种依恋,舒眉知道自己没法拒绝。

说句实在话,只要亲历过当年堂姐在殿上喋血的场景,谁也不忍心推拒这份依赖。

想到这里,舒眉沉重地叹息了一声。

“舒姨,我保证,将来比小葡萄更孝顺您。忻儿已经没什么亲人了,要您跟舅公、小舅离开,那我回燕京还有什么意思?!那位置不坐也罢!”越说到后面,叶照整个身子激动的颤栗起来。

舒眉没有即刻回应。而是垂下脑袋,开思考该如何决策。

舒眉知道,此时无论是她,还是父亲,离开这只初飞的雏鹰,都有些于心不忍。

可让她重返京城,主动面对她一直想逃离的宿命,怕是很难。

先说不说,同在一座城池,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。她身上的遭遇,还有尴尬的身份,到了那里将会引来什么样的风波。

再说。她这样返京,好像专门回去跟秦芷茹打擂台,争丈夫似的。

天知道,对于齐峻,她已无任何想法。

且不说这人劣迹斑斑的情史。就凭他关键时刻保护不了妻儿,性格优柔寡断,喜欢拖泥带水。就让人提不起精神,跟他虚以委蛇。更别说,齐府还有个拎不清的太夫人。

对,真要回去。这尴尬身份首先要打破。不然,将来回京城后,肯定会成为那些后宅闲妇们磨牙八卦的对象。

她是没什么。但一想儿子背负巨大压力,影响他的成长,舒眉就坐不住了。

“回京并非不可以,不过为了避免麻烦,还是得先给咱们母子安一个新身份。省得回去后。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。”实在不想回京后,再贴上齐家妇的标签。给她母子生活带来无尽的困扰。

“这……”叶照有些犯难,原本,他打算撮合表弟小葡萄一家团圆的。可文执初那天说的话,让他重新审视起自己起先那个想法。

一想到姨母当初听到姨父另娶,毅然决然派人送和离书过去,他便不那么有把握了。

若是姨母跟着回京,反而让她举步维艰,这自然不是他愿意见到的。

“新身份?”嘴里喃喃重复着舒眉刚才的话,叶照颇为苦恼。

他毕竟年纪小,见识有限,一时还真想不出,该如何帮她安排个新身份,除非另外嫁人。

再嫁?

突然,一个念头在他脑际闪过,跟先生读史书时,他记得汉武帝曾给同母异父的姐姐,赐过“修成君”的封号。县君这赐封不错,既可要解决眼前身份难题,又不那么打眼,受朝臣诟病。

再说,姨母为他母子所作出的牺牲,岂是区区一封号就能报答的。

主意已定,叶照跟舒眉提到:“姨母不是喜欢咱们之前藏身的楠溪江吗?等回去后,忻儿给姨母赐个县君封号,将来南北合并,这里‘永嘉县’就成姨母您的食邑了。哪天您要是厌倦京中俗务,回到这里居住,那岂不是两全齐美的好事?”

“县君?”舒眉略微迟疑,她倒是知道,大楚有给皇亲国戚女眷赐封号的先例。

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,有了封号傍身,算是皇家入册的命妇了,齐氏兄弟再有能耐,还能强迫她一命妇不成?

一想到可以解决大麻烦,舒眉没作多想,就点头答应了。

这让叶照有些喜出望外。自从他被告之,有机会东山再起的机会后,他就一直有个愿望,将来有一天,他能将所在意的人,都纳于自己羽翼下保护起来。

舒眉这边一解决,文曙辉那边自然没什么说的。

于是,一众人等商量,三天后出发,兵分两路,一路齐峻带着舒眉一家,以及四皇子由海路赶回燕京。而施靖尚未跟南楚朝廷辞官,他遂跟唐志远先回金陵,跟林唐两家汇合后,再作定计。

时近隆冬,海上却较之陆地要暖和得多。

这天午后阳光明媚,在船舱里憋了好久的小葡萄,终于按捺不住,非要到甲板上去玩耍。舒眉担风外面风大,到时他玩出一身汗,再被海风一吹,容易伤风,遂没有答应。

到齐峻探望时间时,小家伙倒挺机灵,知道他爹爹跟娘亲不是一路,转道求他带自己出去。

起先齐峻有些许迟疑,可他转眸瞧见儿子殷殷期盼的脸上,满是失望之色时,他一咬牙,试着跟舒眉商量:“男孩子嘛!整天关在船舵里,哪里是关得住的,让他出去玩一会儿吧!我会注意分寸的。”

见到他这副极欲讨好儿子的表情,舒眉哪会不知他的心思?!

当初,齐峻以安全为由,提到坐船回去时,她就猜到对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这是好拖长行程,好让他多些机会跟小葡萄相处,早些争取他的认同呢!

虽然猜得到对方的心思,可她也没立场阻止父子的天伦之乐。再想到不久的将来回燕京,这人并没多少机会跟儿子相见,舒眉心一软,就由他们去了。

大约过了小半时辰,见到儿子还没回来,舒眉只得亲自出去催促。

她刚一走上甲板,就见到小葡萄扒在他爹的背上,两人正在追逐盘旋在楼船上空的海鸟。

“鸟儿,不要跑!快快下来,葡萄这里有米粟,天天喂给你吃!”小葡萄扬着小脑袋,朝着天空大声吆喝着,期盼从上面招几只下来当宠物养。只可惜,任他们父子再怎么努力,海鸟还是远远地在桅杆顶部徘徊,一点都没有下来俯首称臣的意思。

在旁边瞧着有趣,舒眉也不打搅他们。倒是齐峻反应机警,早注意到她出来了。只见他停下脚步,把小葡萄放了下来,牵着小手朝船舱这边走来。

望着一大一小两张越来越相似的脸庞,舒眉有片刻怔忡,直到小家伙叫出声时,她这才回过神来。

“玩好了?过来,让娘亲摸摸,你后背汗湿没有?”一把将儿子牵过来,舒眉蹲下身子,把右手伸进他后背衣内试查。

“娘亲坏!冰冰……”被她这样一刺激,小葡萄皱起眉头抗议。

齐峻见状,忙在旁边阻止:“你的手冻着他了!”

舒眉头也没抬,接着把手掌从儿子后背抽到来,点着他的小鼻子斥道:“你看你!又把背心汗湿了吧?!还不赶紧跟我进去换衣服。”

小葡萄还没玩够,哪里肯就这么回去,他一边挣脱舒眉的掌控,一边嚷嚷:“不嘛!不嘛!我要跟爹爹再玩会儿……”

一见这驾势,舒眉哪还有不明白的。

这小子仗着有他爹撑腰,开始跟自己唱反调起来了。

舒眉深吸一口凉气,压低嗓子对嘟着嘴巴的小家伙道:“不愿进去是吧?!那好,以后你就跟着他过!娘亲这就返航,回舅公那儿!”

说着,她便扔下这对父子,朝船舱那边走去。

小葡萄挣扎了片刻,扔下齐峻的手,跟在母亲身后,颠颠地追了过去。

望着他消失在舱门后的小身影,齐峻怅然若失。

夜幕降临后不久,小葡萄便开始打盹。舒眉知道他今日玩累得有些累了,遂早早地把他哄得睡着了。

等这最大的麻烦解释后,舒眉长长松了口气,正欲起身出去走走,就见到番莲赶过来,在她耳边压低嗓子说道:“姑奶奶,四爷在外头,他想跟您聊聊!”

舒眉诧异地抬起头:“他说有什么事吗?”

番莲摇了摇头,道:“奴婢不知道,爷的神情好似很严肃的样子。”

舒眉甩了甩头,对她嘱咐道:“帮我看着小葡萄,别让他掀了被子。”

番莲点头应下,舒眉没有再停留,打开舱门就走了出去。

来到甲板上,只见有抹颀长的身影斜倚在旁边的桅杆上。

见她走过来,齐峻直起身子,跟她打起招呼:“你来了?!”

舒眉点头回应,走到他的跟前,问道:“大半夜的,找我究竟有什么事?”

齐峻觑了她一眼,缓缓说道:“是小葡萄教导的事,想跟你商量商量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