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74章 无辜牵连

第三百七十四章 无辜牵连

原来是谈孩子的事,舒眉并未感到意外。

如今,两人还有交集的部分,也只在小葡萄身上了。

舒眉抬起头来,问他:“有什么指教,齐爷不妨直说。”

深吸一口气,齐峻敛起失落的神色,说道:“这几日,我特意留心了你跟小葡萄相处的情形,似乎,似乎他有些怕你?!”说完,他盯着对面人的眼睛,仿佛想从她眸子里找出答案。

舒眉也不避讳,点了点头,解释道:“你看得不错!如今家里几人中,他最怕的就是我!齐爷有什么意见?”

抿了抿嘴唇,齐峻艰难张开口:“为何要这样?他很调不听话吗?”

舒眉摇了摇头:“也不尽是这样!前两年,有他小舅舅整日哄着他,我倒不用操什么心。自执弟和四皇子送到舅父身边埋头苦读之后,不仅没人陪着他玩了,而且也没人看住他了。是以,经常做婿格的事来……有时怕他走歪了,我只得严厉一点……”

齐峻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难为你了!”他顿了顿,又轻声问道,“你有没想过,如今一来,他以后可能怕你,不敢亲近你……”

抬眸斜扫了他一眼,舒眉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,遂没有出声理睬他。

齐峻以为她默认了,趁机提醒道:“本来嘛!严父慈母相互配合,孩子比较容易接受。可如今,为了他不走歪路,你不得不摆出严厉的面孔,这都有些不像你了。”

舒眉抬头觑了他一眼,还是没有出声。

“你何不把这教导之责,交给齐某呢?虽然,我之前也没有经验。可到底从小在父兄的关爱下长大。知道男孩儿从小到大都想什么,要些什么。虽然你也是曦裕先生带大的,与别的后宅妇人不同。可毕竟你是女儿身,有些地方还是会如同隔靴骚痒。”说完这话,齐峻小心翼翼地偷瞄了她一眼,留意她情绪上变化。

“你是想说,由我带着,怕他将来娇气吧!”终于舒眉还是开了口,随后,她又自己否认了。“不对,我如今是严母,应该养你身边。他才会娇气。你瞧瞧今天这个样儿,以前他可不敢跟我的讨价还价的。”

齐峻连忙摆手:“我不是这意思,现在他被教得很好!可你的精力毕竟有限,既当爹又当娘的。我怕你忙不过来。”

舒眉哪会不知他这话背后的潜台词。无非借这话题,用儿子的教导把她给诓进去。

可他哪里又知道。此番舒眉决定进京之前,心里早已想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,岂是他三言两语就能说动的?

“有什么忙的?我在江南开办的店铺,每月的进项,够文家一大家子过活的,如今又勿需出去挣银子。坐在府里教导一个孩子。没你想象中那么困难。”舒眉说到这里,云淡风清地笑了笑,

她的话。让齐峻噎得不轻。

几年夫妻间的相处,他自然了解舒眉的顽固难啃。可如今情势逼人,再难说服的对方,他都要勉为其难试上一试。

出京前,他曾向大哥保证过。一定会把舒眉母子接回宁国府,将功赎罪以求得他的谅解。

当初。他在大哥跟前发的誓,一样都没坚持住,这让齐峻遗憾之余,还有些许对大哥的愧疚之情。

若不是他的失误,舒眉母子后来也不会流落江南,好几次差点丢了性命。

见他不出声了,舒眉抬头问道:“齐爷找小妇人,就是为了这事?”

齐峻摇了摇头,嘴角挂着一丝苦涩的笑意。

不欲与之纠缠,舒眉身子微倾,朝他行了一礼,便要告辞:“小葡萄的事,齐爷就不用操心了。他既入了文家的宗谱,爹爹和我都会好好教导他的。开疆拓土是指望不上了,但将来舞文弄墨,应该还是可以的。”说完,她朝前踱了一步,就转身离开了。

直到她的背影消失,齐峻都没有想出法子,对舒眉加以挽留。而事实上,这大半个月以来,他不仅在舒眉跟前吃瘪,就是岳父和小舅子那里,都没人给他好脸色看。唯有四皇子还能经常帮他说几句公道话。

就在齐峻以为自己倒霉到了极点时,没到让他更虽绝望的事,还在后面。

事情的起因很简单。

那一日,文曙辉夜里着了寒,有些拉肚子。舒眉担心海上缺医少药,父亲的病情越拖越严重,就跟齐峻要求,靠岸歇上两日,等父亲身体恢复过来后,再继续赶路。

于是,齐峻命船工将停靠最近的码头。

谁知他们上岸一打听,才得知此地乃到了山东地界——聊城码头。

因邵将军如今立场不明,齐峻一行人不惊动当地的官府,只在最繁华的街面上,寻了一间不大的医馆。问过诊号完脉,众位齐府的暗卫,便要把文曙辉抬回船上去。

——以下部分为防盗所设,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“刚才都是月朗风清的,才一眨眼的功夫,怎地就起了这么大的风呢?”舒眉百思不得其解。

施嬷嬷耐心解释:“小姐是在岭南长大的,自是不知,这江南江北的天气。一到换季的日子,就变得特别快。老奴以前在徽州时,听农人们说,这种日子不宜近水的。”

她的话音刚一落下,一个巨浪突然打了过来,船身颠簸得更加厉害了。

随后,船体剧烈地晃动,舒眉本能地抓住床架上的横木。施嬷嬷像老母鸡一样,把她家姑娘像雏鸡一样护在怀中。

这时,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,还有船上艄公和船夫的呼喝声。

没过一会儿,外头传来“不好了,底舱进水了”、“船底破了一个洞”、“船开始下沉了”等惊慌失措的叫喊声。

着这些凄厉嘶喊的,是船外的狂风大作,巨浪奔腾的景象。

接着,又是几个浪头打来。施嬷嬷此时才觉察出,事情似乎有些蹊跷。她咬紧牙关,把脚一跺,将姑娘往雨润的怀里一塞,嘱咐了一句:“照顾好小姐。”然后,她打开舱门,朝外面寻救兵去了。

她走出船舱没多久,一个巨浪打来,暴雨般的江水,朝舒眉所在舱门泼了进来。两小姑娘没别的办法,把舱里的箱子、柜子等重物,合力拖到门边,这才勉强封住了舱门。

与此同时,船身开始向下倾斜,抵住舱门的箱子、柜子沿着甲板,朝另一边开始滑移。这突发的状况,让舒眉主仆俩手足无措起来。

外头江面上的呼哨声、哭喊声、狂浪拍上甲板的重击声,响成一片,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般。

从没见过这等阵势,舒眉不禁傻了眼。顷刻间脸上急得煞白,身子不停地哆嗦,和雨润抱成一团,蜷缩在床榻旁边。

这是她有生以来,第一次遇到如此险境。

以前,虽跟着爹爹四处游历,可从来没遇到这等困境。饶是她小小年纪,有着比同龄女孩见多识广的沉稳,也架不住眼前的危机,让人心惊胆寒、手脚无措的。

就这样,在度日如年的等待中,两人终于听到仿若天籁的声音响起。

“小姐,小姐,莫管事来了,要咱们赶紧下船去……”

是施嬷嬷在船舱外头叫唤她们!

舒眉听闻后,一跃而起,拉着雨润奔到门口,拖开木箱就要往外冲出去。这时,一个巨浪打过来,船体差不多有半截都沉到水里。她跟雨润一个没站稳,滋溜一声,沿着甲板滑入了凉浸浸的江水中……

当江水没过头顶时,寒意立刻包裹了她的全身,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。舒眉只记得最后听到的是,施嬷嬷凄厉的尖啸声。

也不知喝了多少口水,舒眉觉得刺骨的江水,像千万柄匕首,割裂她的胸肺和全身的经络,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。四肢在水中拼命地胡乱划拉挣扎。可越是这样,沉得越发迅速。没过一会儿,她的意识开始模糊,整个人昏厥了过去……

猛然间惊醒过来,舒眉被吓出一身冷汗,头疼欲裂。

这梦境太过诡异了,她自游览的那座古宅摔破脑袋,陷入昏迷后,就做了个奇怪的梦。

里面的古代小姑娘,竟然跟她同名,连性子也像。让舒眉一时不确定,是跟梦里小姑娘发生心灵感应了,还是根本就她的前世。

舒眉本来是无神论者,不过毕业后闲着无聊,用电视剧和网络打发了不少时间。故此,她一时确定不了,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,那小姑娘跟她是何种关系?难道是自己快死了,才梦到前世的往事,或者只是穿越故事看多了?

感觉如此真实,不像观看别人的往事,更像是她亲自经历过的。

让躺在病**的舒眉,吓得直接从梦中惊醒过来。

她挣扎着起了身,沉思了一会儿,又觉得自己想多了。或许那座宅子阴气太重,容易引发神智紊乱。

她决定下床走一走。

在阳光底下,魑魅魍魉应该不会找来吧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