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77章 险象环生

第三百七十七章 险象环生

“既然不指望他,为何还不让我进门?却为他生儿育女?”怔怔地望着对面女人,吕若兰不禁悲愤交加。

叹息了一声,舒眉并不讳言:“你若记性好,该当记得当时的情形。那种境况下,我还有别的路可选吗?”

深吸一口气,吕若兰面上突露狰狞之色:“此刻你跟我东拉西扯这么多,不就是想拖延时间嘛,你没这个机会了。”

说完,吕若兰朝门口扫了一眼,问道:“表哥,外面的人解决没?这里可以动手了吗?”

突然,从黑暗走出一位劲装的黑衣人,对她道:“差不多了,最后两个留给江朔原解决。”

闻言,舒眉朝那黑衣人望去,追进来的男人生得五大三粗,眉眼间似乎还些熟悉的感觉。

听吕若兰叫他表哥,舒眉心想,眼前这位,必定是高氏某位兄弟了。只是不知,他们跑到自己这儿做甚?莫不是想绑了她?!

念头一起,她朝窗外望去,那里果然几道人影缠斗在一起。

舒眉暗叫一声不好。

先前番莲所讲,寻不到齐峻的人,定是他们做的手脚。是把人引开了,还是对他们父子动手了?

舒眉心里七上八下的,生怕小葡萄身遭不测。

见那黑衣准备动手,吕若兰在一旁说道:“表哥,这女人抓到手后,应该可以把爹爹换出来了吧?!她的命可比什么秦芷茹金贵多了。”

黑衣人轻哼一声,对吕若兰道:“你先赶紧出去,跟费铁柱在外等着。”

吕若兰应声而退,来到了门口。

而此刻处于劣势的舒眉,心里像被数只铁锤在猛擂。随着黑衣人越来越近,她藏着袖中的拳手越攥越紧,以至于掌心的传来的痛感。让她略微分神。

突然,她想起戒指里藏着的东西,心里不由一喜。

黑衣人正要伸手过来抓住,舒眉右手一扬,从她袖中突然洒出些许粉末。

“哎呀”一声,只见来抓她的黑衣人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连退了数步,接着便蹲到地上惨叫起来。

外面的吕若兰听到声音,忙又蹿了起来,扶起黑衣人。紧张地问道:“怎么啦?表哥,她伤到你哪儿了?”

颤微微地站起来,黑衣人用手拭去脸上和眼边的粉末。闭着眼睛冲他表妹出声的方位喊道:“这婆娘好狠毒,袖里藏了药粉,快,快,把我扶出去找水洗一下……”

一听这种状况。吕若兰不禁慌了神,对着外面交战的几个身影喊道:“费铁柱,还不进来?表哥眼睛被这女人伤了,赶紧进来把她抓回去拷问。”

她的话音刚落,从外门窜进一道身影,望向屋里对峙的三人。

吕若兰见他到了。扶着黑衣人退到门口,对来人道:“这里交给你了,务必把这女人抓活的。”

就在她快闪到屋外时。突然,外面又窜进一道瘦削的身影,手里还提着一柄明晃晃有大刀,带着一股血腥味,飞奔到舒眉身面。

突如其来的变故。将屋里几人吓了一跳。

“夫人,别怕!小的是宁国公派来保护您的!”那人一身短打玄衣。动作矫健,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当口,手里大刀就朝对面几人砍了过去。

吕若兰等人一惊,连连退了几步,被药粉弄伤眼睛的黑衣人,听到屋里似有不对,忙对其余两人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又来了劲敌?他们有人赶回来了吗?”

觑了眼舒眉身前那人,吕若兰安慰他道:“不要紧,不过是一喽啰而已。”后面进来,那名叫“费铁柱”的男子见状,对黑衣人嘱咐道,“表哥,这里就交给我了,你跟兰儿先离开吧!等会儿齐家人赶到,到时咱们谁也脱不了身。”

黑衣人点点头:“好!咱们从井底走……”说着,就要在吕若兰的搀扶下离开。

谁知,他们刚到院子里,就听到围墙外人声嘈杂,院子似乎被围了。

这状况让吕若兰一时慌了神,只见喃喃自语:“糟糕,咱们被围,出不去了。”

吕若兰话音刚落,就听到她表哥转过身,朝正在两人缠斗方向命令道:“铁柱,务必要把姓文的婆娘抓到手里,不然,今晚咱们谁也别想活着出去。”

费铁柱还没来得及答话,说听得殿外一声冷笑:“你以为,今天晚上,有谁还逃得了吗?”

这句话仿佛一道惊雷,在舒眉耳边响起。

隔了多年,她仍可以认出那人的声音。虽先前在码头上,远远见到一道身影,曾让她怀疑是此人。可此时亲耳听到,舒眉欣喜之余,还有种隐隐的不安。

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,这种感觉更加明显。

“弟妹,不用等小葡萄了,他已经回了齐家了,你自己先休息吧!”眼瞅着怔怔望着自己的舒眉,齐屹微微一笑,跟她交待道。

听到儿子的消息,成功地将舒眉唤醒:“什么意思?谁让他把孩子带去的?带去做甚?”

对弟妇作如此反应,齐屹仿佛并不意外,只见他走到舒眉跟前,说道:“时辰不早了,这一天下来,想来你也该累了,什么事到明天再说。”

事已至此,舒眉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此时,她心头只有一个念头,好好养足精神,明天还有场大战等着她。

不比他弟弟,齐屹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。动身之前,她就仔细考虑过了,她之所以最终答应跟忻儿回来,就是想跟齐峻背后这位厉害的大哥摊牌。不然,她可没那个自信,真能带着孩子,从此逍遥半生。

翌日,舒眉起床后不久,番莲跟她禀报:“姑奶奶,国公爷找人递话过来,说殿下今日逐个接见大臣,四爷都要随侍,你要是觉得闷,可以到宫内随意走走。等他们忙完了,再去把小少爷接来。”

舒眉点了点头,忙问起昨晚的事。

“奴婢该死,不该离开您身边的!”提起此事,番莲立即跪下来请罪,满脸负疚的愧色。

“有人设局,这原也怪不得你!”舒眉把她扶了起来。

番莲站起身上,对舒眉做起检讨:“不是的!昨晚第一次出去,奴婢就应该发现不对劲的。姑奶奶,您是不知道,原来,吕家那女人,早就混进了宫婢之中,一直在等机会对四皇子和您不利。”

舒眉抬起头,问道:“后来把他们怎么处置了?”

番莲一脸兴奋地说:“宁国公做主,关进了大牢里。您可知晓,昨晚意外收获颇大。原来,高家还有一个儿子逃亡在外。”

她的话倒也是提醒了舒眉,难道昨晚那个黑衣人,眉眼间看着有几分眼熟。原来是真是高氏的某一位兄弟。

想到这里,一个念头在她脑海闪现。舒眉不由问道:“昨天到底是意外,还是早布置好了,故意引他们上钩的?”

番莲一怔,然后略有些忐忑地答道:“奴婢不清楚,今早才听送信的人说,四爷昨晚回了宁国府,把小少爷也带走了!”

舒眉点点头,心里有了几分了然。只见她站起身来,对番莲吩咐道:“这样吧!你守到前殿他们必经的路上,等你们四爷一出来,你便跟他去趟宁国府,务必将小少爷给接过来。”

听了她这吩咐,番莲暗叫糟糕,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,领命就离开了。

直到太阳落山,舒眉都没等来番莲,更不用说自己儿子了。不知怎地,她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。

她仔细思忖了一下昨晚变故,总觉得处处露着蹊跷。

且不说高家那几人的出现,有些不可思议。就是后来齐屹前来搭救,也好似过于巧合。

如果她没料错的话,昨晚的一切,更像是请君入瓮似的。

齐氏兄弟之以这么顺利就拿下京城,无非是在这座紫禁城里经营多年。在关键的时刻,给了高家致命的一击。他们是靠此方式扭转乾坤的,没道理还这上面马失前蹄。

四皇子入住这里,就遭遇到高家余党潜进宫里绑架。这太匪夷所思了。

如果她没猜错,自己更像是引高家那伙人上钩的诱饵。以前和现在,她跟小葡萄都是文齐两姓联盟的关键一环。高家能把主意打到她的身上,舒眉并不感到多少意外。

果然好算计,一石二鸟!

既然逮住了高家的余孽,又名正言顺地将小葡萄带离了她的身边。

想通这些,舒眉再也轻松不起来了。

谁知,她等了将近半宿,都没等到儿子回来。到子时刚过,她才被外间轻微的谈话声惊醒。

“姑奶奶睡没有?”是番莲的声音。

舒眉猛地从暖炕上坐起来,对外面的人吩咐道:“番莲吗?还不赶紧进来。”

她的话音刚落,就听得外间番莲应了一声,随后就有一个倩影撩帘而入。

“人呢?”瞪着满脸郁色的番莲,舒眉心中有某种不好的预感,她强压着心底的悸动,朝番莲质问道。

番莲哭丧着脸,将她遇到困难尽数倒了出来:“禀姑奶奶,四爷他今晚没有回去,陪着殿下熬了半个通宵。后来干脆歇在了紫宸殿。奴婢怕您着急,这才着急赶过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