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78章 齐府接子

第三百七十八章 齐府接子

“熬通宵?”舒眉眼皮一跳,忙朝番莲走过去,“殿下为何熬通宵,没人帮他处理那些政事吗?”

番莲摇了摇头,答道:“奴婢不晓得。只听说殿下定在下月朔日登基。没几日,南边、北边,还有西南边的使臣,陆续都进京了。殿下在文大人的指点下,整日整夜地做准备。四爷以前跟在先帝身边时,曾经接触过这薪面的事,所以他留下来,陪在殿下身边贴身指导,因而……”

直到此时,舒眉总算明白过来,齐峻把儿子往宁国府一扔,就全然不管不顾了,也没想想她这当人娘亲的心里会有多着急。

可能这些都只是表相,他这么做的最终目的,是想让小葡萄留在宁国府以及郑氏身边,最终认祖归宗吧?!

想到这里,舒眉不由气忿。

如今她跟齐家人的纠葛,比以前任何一种关系都要复杂。

且不论四皇子如今还要仰仗齐屹的掌腰,就算她跟齐峻之间,剪不断理还乱的牵扯,就够让人头疼的了。

见到舒眉面沉如水,番莲也感到她家四爷做得不地道。可主子们之间的争斗,哪有做奴婢置喙的余地。她只得对舒眉劝道:“姑奶奶,小少爷今晚恐怕是接不回来了。要不,明天,等明天天亮后,奴婢陪着您前往到宁国府接人?您都上门了,他们还能不给?”

舒眉顿时无语,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啊!

当初,若是能劝忻儿留在南楚,在南楚登基,也好过在这儿处处受制于人。毕竟,在南边还有林、唐几家,和舅舅在。齐峻不敢明目张胆这样来。

说来说去,都怪她大意,下船之后,没有跟在儿子身边,让齐峻一抱回去就不还来了。

现在半晚三更的,也只能如此了。

上床歇息闭上眼睛时,舒眉只觉无比疲惫,一种挫败感迎面袭来。

如今她遇到的对手,前所未有的强大。在这四九城里,她似乎太过势单力薄了。

舒眉颓然之际。突然想到姨母和表姐。

看来,明天不管如何,都要出宫一趟了。

对了。当初姨母离京时,已经跟长房分了家。此番回京,他们应该另外找了府邸。是要前去拜访一番,况且,姨母还没见过小葡萄呢!明天接人时。以此为籍口,看郑氏还有何话好说?!

想好对策后的舒眉,这天晚上,睡了进京后第一个安稳觉。

第二日天刚亮,舒眉收拾整齐后,并命番莲将齐峻请来。

见她动作如此迅速。让番莲颇感意外。

见她动作如此迅速,让番莲颇感意外。

她怎么也想不通,昨晚还愁云惨雾的四夫人。睡了一觉起来,竟然容光焕发。好像小少爷离开身边两天的事,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,番莲不禁暗暗咋舌。

舒眉没功夫琢磨她在想些什么,番莲出门前。再三交待:“此去你若是能遇到殿下和爹爹,随便跟他们禀报一声。就说咱们在皇宫这样住着,到底有些不妥。我想出去物色一座府宅,尽快搬出去。”

听到她这决定,番莲不由暗暗叫苦。

心想,万一这姑奶奶真的另立门户,国公爷交待下来的,接她母子霖宁国府的计划,就都要泡汤了。

舒眉见番莲面色不好,又哪会不知对方心里的小九九。不过,鉴于这些年来,番莲一心保护她儿子,舒眉早就暗下决心——将来无论如何,都要善待这丫头。

番莲离开后没半个时辰,齐峻随后就步履匆匆地找来了。

两人一见面,齐峻就向她致歉道:“殿下正在准备登基事宜,大家忙得不可开交,让你久等了。不如,咱们一起去接小葡萄?”

“一起?”舒眉惊愕之余,不由踌躇起来,虽然她是想尽快见到儿子。齐峻态度的陡然转变,让她心里不是太有底。

齐峻哪能不知她心底的困惑,他只是微微一笑,解释道:“这些日子,我恐怕都会留宿宫中,把他接回宫里,我还能多瞧他两眼。”

这倒是大实话,舒眉暗忖,不过,也不知郑氏答不答应。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听风阁里寂静一片。

突然啪啪一阵响,外面传来细粒敲窗的声音,惊醒屋里对峙的两人。

齐淑媜起身走到窗边,把手掌伸出窗外。片刻间,上头洒满了白糖似的雪粒。

“下雪了,今冬天寒得特别早!刚进十月就落雪了。”望着从天而降的雅,她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舒眉将视线投向那边,果然,窗外已雾蒙蒙一片,她冷不丁地瑟缩了下肩膀,猛然间回过神来——自己来求同存异的。保命是目的,和离是手段,既然对方承诺能保她安稳,何必现在就剑拔弩张。温饱问题解决后,再图自由和安稳。什么爱情、幸福统统不在她考虑范围内。

想到这里,理了理思路,舒眉重新开口:“上回从马上摔下来,又当如何解释?小女不相信,失忆前我竟傻成那样,明知出门不妥,还要贸然前往。焉知不是树欲静而风不止……”

连自称都变了,齐屹心中微凛,注意到她语气中带有淡淡忧伤。

“那是你放不下四弟,既然如今已经前事皆忘,你还担心什么?那些勾心斗角,妾室争风吃醋,当作看戏不就成了?”男人终究心有不忍,退而求其次,不指望她跟四弟琴瑟和鸣了。

保住名位便可,只要齐文两家联姻还在,四皇子就保得住。扳倒高家吕家,管她若兰若菊若竹都不在话下。到时,定要让她们一辈子回不了京。

想到这里,年轻的宁国公目露煞气。

舒眉却没留意到,她只是淡淡地笑了笑:“名份在此,如何当成看戏?除非,齐府先出具一份休书或和离书,我才安心暂时呆在府里。”

“那可不成,若四弟知道了,铁定立刻让你离府。”三年前吕家被流放时,齐峻的异状让他至今记忆犹新,“再说,也得由他动笔,别人写是无效的。你不怕弄巧成拙?”

舒眉想了一下也对,抬头说道:“要不,国公爷亲笔手书上一份,先留到我这里。等时机成熟后,小女再拿你的亲书,去换回他那一份。”

齐屹暗忖:这丫头果然精明,一眼瞧出有人压着四弟,不肯让他和离。且拿休书拖着她再说,反正不写日期,然后叫她保密。写与不写又有何关系?反正时间还长,说不定到时四弟回心转意,对她产生了好感,两人不想分开了呢!

“那好,我这就磨墨动笔。”齐屹起身走近案桌,将茶盏里剩余的茶水,倒进砚台里,拾起笔架上的狼毫,就要动笔。

答得如此爽快,舒眉心下狐疑:不怕她拿到休书,哪天自己撑不下去了,扔到齐峻脸上,让他给自己出一份?!

提笔之前,齐屹抬起头,装着无意间想起,补充道:“不过,你得保证没有我允许,不得向第四人泄密一个字。否则这封休书,我不会承认的。三妹你在一旁作证。”

机窍原是在这儿,舒眉暗道一声好险。原也没打算立即离府,她点了点头,应承了下来。腹中却在嘀咕:齐大情圣,是大哥交待的,怪不得我了。再说,你情妹妹甘当棋子,未必对你是真心的。既然,现在她也没正经身份为妻,作妾又不乐意,大家就这样耗着吧!

舒眉正在天马行空想着,案边的男人将数十字的休书,洋洋洒洒一挥而就。

写完之后,齐屹亲自递到女子手中:“你看看,还有什么不妥的?”

舒眉接过来仔细研读:宁国府齐家四郎名峻,有妻文氏二女舒眉,因xxxxx之故,情愿立此休书,此后各自婚嫁,永无争执。立约人:xxx。(xx部分为空白)

“日期呢?”舒眉刚拿到手上,就发现了漏洞。作为现代灵魂,她久历契约精神的熏陶,怎可允许犯这等低级错误?!

齐屹面上没什么,暗地里吃了一惊,心说不好,小丫头比想象中还难缠,这等细节都注意到。

“立约人当是四弟,我不好代笔。不过,整封休书有我字迹,他是认得的。至于日期嘛……反正还没确定,就先留着,到时一起填。”齐屹装出不以为意的样子。

舒眉哪里肯依,她早就瞧着不对劲,忙阻止道:“还得他画押按手印,不如到时让他重书一份。大哥还是将日期填上,就以一年为期……”

“不成,一年哪里够?起码得三年,你以为高家好惹的?”

“那就两年!青春有限,大哥不会忍心让舒儿赔掉一生吧?!表姐你说呢!”舒眉转头朝齐淑媜求助。

形势急转直下,齐淑媜还没回过神来,两位就把休书写好了,她想拦都来不及。想起母亲临行的交待,齐淑媜出声提醒表妹:“和离了,准备上哪儿?回岭南吗?你继母生了一男童,再嫁时没妆奁没清白身份,能找到什么样的人家?!你打算以什么为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