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79章 葡萄闯祸

第三百七十九章 葡萄闯祸

听到那声音,秦芷茹最先反应过来。只见她三步跨作两步,飞快地朝里屋奔去。

她的身后,郑氏领着齐淑娆,也尾随着跟了进去。

落单的齐峻一脸茫然,随后他便听到里面的女人,七嘴八舌地似是在说些什么。

接着,他就听到小葡萄的声音:“聪弟怎么啦?为何他又哭起来了?”

屋里停顿时了片刻,突然就听到有女子“哎哟”一声,似是有谁摔倒了,接着,就是众人呼救的声音。

齐峻心头一惊,快步地闪了进去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他刚一进屋,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——只见他妹妹坐在地上,“哎哟”、“哎哟”地呻吟过不停。

而他的母亲,似乎被眼前突发的状况惊呆了,忙喝令旁边的奴仆:“都傻愣着干啥?还不赶紧把五姑奶奶扶起来。”

屋里伺候的仆妇,手忙脚乱地争相去搀扶。

齐峻不禁皱起眉头:“地上是什么?怎地不赶紧清理干净,这要是孩子们摔倒了,可怎么得了?”

他的话音刚落,便听到刚满半岁的小儿子,“哇”地一声哭了起来。

齐峻不由皱着眉头,望向一旁的乳娘:“他怎地又哭起来了?”

那乳娘扑嗵一声跪在地方,连连磕头谢罪:“奴婢该死!小少爷刚才做梦的时候尿湿了,奴婢叫春枝回梅馨苑取尿布,谁知她一去就不回来了。小少爷屁股下头不舒服,一直啼哭个不停。”

郑氏听了她的话,忙朝秦芷茹望了一眼,然后对那乳娘道,“那你还不赶紧回去取?!”

那乳娘一惊,小心翼翼地站起身。朝众人福了一礼,就要退身而出。

没一会儿,有位丫鬟一脸焦色地赶了过来,并向秦芷茹请罪:“夫人,奴婢该死,春枝过来时候扭到腿,她托奴婢将东西送来,省得耽误小少爷换尿布了。”

屋里众人忙朝那女子望去——只见她十五六岁的年纪,一张白净的瓜子脸,配上双水汪汪的大眼睛。一眼看上去,颇有几分姿色。

瞅着那女子,郑氏若有所思。齐淑娆见母亲愣神。忙在旁边咳了一声提醒她。郑氏这才清醒过来,对儿媳说道:“这丫头看着眼生,是新买进府的?”

秦芷茹一脸愧色,对郑氏歉然道:“是媳妇卸下无方,惊动了母亲大人。她是媳妇娘家送来的……”

听到这话。郑氏点了点头,脸上顿时凝重起来,继续问道:“是从小在你身边侍候的?”

秦芷茹一怔,随后仿若意识到什么,解释道:“她乃我三妹乳母的女儿,是秦府家生子来着。”

郑氏叹了口气。没有再说些什么。

秦芷茹心里却是清楚,婆母心中所想。

当初,她被赐婚嫁进宁国府。身边侍候的除了高家派来的宫女,就是继母安排的贴身丫鬟。自从高家倒台后,那些宫女自然或卖或送到边远地区去做苦工。她从娘家带来的人,自然就近身侍候了。

不过,相公不太放心那几人。说是她继母一家以前对高氏言听计从,她们安排的人未必靠得住。因此那几个人最终被齐峻都打发了。秦芷茹最后无人可用。她刚及笄的三妹,就把自己贴身的丫鬟送给了她。

齐峻见了,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提醒她,不能让母亲瞧见了,省得惹来不必的麻烦。没想春枝那丫头都是她身边的老人,以前一直挺机灵的,怎地今日在这节骨眼上误了事?!

要说眼前这位秦桑,以前在内院侍候,一般很少出来。加之对国公府的规矩知道的甚少,更不可能派她来送什么东西。今天又不知何故,竟然替春枝送来。

心里满满的疑惑,秦芷茹碍于众人在场,却不好当面跟秦桑问清楚。

齐峻瞅见她面带愧色,哪能不晓得她的尴尬处境?

只见他忙出声转移话题,对从地上起身的妹妹道: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在母亲这儿还能摔倒?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被他这样一刺,齐淑娆不买他的帐,反唇相讥道:“地上有东西,没有留意滑倒了,也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的?”

齐峻听后微微一笑,忙垂下头去查看她的脚下。

“这是什么?”他一瞧之下,竟然真有收获,“让你滑倒的,莫不是这几颗珠子?”

齐峻指着地上几颗白色的圆珠,问道:“你该不会踩到它们了吧?”

齐淑娆低头寻去,只见那白色圆珠就停在她脚边不远的地方。她忙朝侍候自己的丫鬟嘱咐了一声:“将那些玩意捡起来。”

那侍女领命弯腰去拾。

当齐淑娆把东西接到手上时,一旁观望的小葡萄突然出声:“那是我的弹珠……”

闻言,众人不解地望向他。小家伙见状“噌”地一声过来,夺过侍女手里的白色珠子,对齐峻解释道:“这是我平日玩的弹珠,怎么会掉在地上的?”

齐峻凑过来一瞧——好家伙,此乃一颗颗指甲大小的珍珠。

见这东西价值不菲,一股疑惑涌上他的心头,遂问道:“这珠子哪来的?你母亲知不知道?”

见到父亲满脸郑重的样子,小葡萄嘴巴一撇,显摆道:“这是葛伯伯送给小葡萄的。他送了半袋子大小不一的珠子,说是给我平日打弹珠玩……”

他这话一出,屋里众人即刻沉默下来。

齐峻的脸色随之变得有些黯沉。

又是那位姓葛的,这一发现让齐峻如坐针毡。

“什么时候送你的?他为何送你?”随后,他眼睛盯着儿子,沉声问道。

小葡萄不明所以,只见他嘟着个小嘴,对他爹爹道:“就是上次房子都塌的那次。葛伯伯悄悄送给我的。是送给我在家里打弹珠,还说,若是玩腻了,就交给母亲。这些东西可以换好多好吃的,屋子什么的……”

小家伙自顾自地说道,完全没留意到他爹越来越黑的脸色。

旁边的郑氏和齐淑娆了解齐峻,对他此时身上散发出的怒气隐有觉察。

“那位姓葛的,到底是什么人?”郑氏不禁皱起眉头,厉声向儿子问起。

见到那人把主意都打到自己儿子身上了,齐峻不敢怠慢,忙把葛曜的身份,乃至他跟文曙辉父女的渊源讲了出来。

郑氏听着听着,不禁然皱起眉头。她沉思了片刻,对齐峻道:“既然,他对舒娘母子有恩,你要好生感谢人家。前些年情势不明,他还能不计个人得失,几次相助,实属难得。咱们齐家本就亏待了他们母子,你得替妻儿好好谢谢人家。”

对母亲的话,齐峻苦笑之余,只得应了下来。

旁边的齐淑娆却嗅出哪里不对劲,她忙跟齐峻问道:“那位葛将军,莫不是想劝四嫂,哦,不对,是文家姑奶奶支持邵家?”

妹妹这话让齐峻心头略感惊讶。要知道,他也是听了一直守着舒儿身边的番莲亲口所说,才明白过来的,没想到妹妹竟然一猜就中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齐峻不由问道。

齐淑娆道:“公爹跟相公议论过。在四皇子未到之前,他们在商量,万一到时新朝有人容不下他们,他们准备投奔邵家。我也是在旁边无意听了几句。”

无意间听了几句?

齐峻心底不禁冷哼起来。

若没有目的,成心让自家妹子带话,宋家那只老狐狸能让旁人听去他的打算?!

这不明摆着让娆儿传话回来嘛!

想到这里,齐峻敛起异容,对齐淑娆问道:“对这位葛将军,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

齐淑娆不由怔忡,过了好半晌,才答道:“我出门的时候,听到公爹提到,他的情报网刚得到的消息,葛将军跟邵家闹翻了。此时,不是到了南楚那边,就是回到了厩。”

齐峻点头,正要嘱咐他妹子几句,就听到旁边的秦芷茹突然出声:“那位葛将军,我倒是曾听舅舅提到过,说是颇有本事的一员虎将。还有,好像还救出过文大人。”

她最后的一句话,让齐峻脸上顿时僵了僵。

从头次听说,葛曜搭救岳父大人的事,他心头就隐隐感到不妙。到底是哪里不妥,他一直说不上来。

对方如今虽然离开了山东,接下来要做些什么,齐峻心里还是没底。

对那人,他总有种奇怪的感觉,对方身上似乎藏着某种难以言说的秘密。

虽然,据他所知,葛曜确实是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,可总觉跟其他出身草莽的大将有些不太一样。

齐峻在这儿冥思苦想,小葡萄却不理他,拿起手里的珍珠,就逗起一旁的齐聪来了。

“这个不是药丸,不能放在嘴巴里。”小葡萄焦急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齐峻一惊,忙奔到小儿子身边,一把抱起他,对满脸憔悴的秦芷茹问道:“他把什么放进嘴里了?”

此时,秦芷茹急得满头大汗,也顾不得回答他,一把抱过儿子,把他倒栽葱似地拎了起来,似乎打算把珠子倒逼出来。

可是不管众人如何努力,还是无力回天。

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,舒眉突然闯进来,问道:“听就小葡萄闯祸了,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