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80章 临危救婴

第三百八十章 临危救婴

听到母亲来了,小葡萄跳到地上,扑到舒眉怀里,“哇”地一声就哭了出来。

接住小家伙,舒眉用手安抚他的同时,朝众人望去。

那边,秦芷茹见儿子不停地咳嗽,面色越来越青紫。她也顾不得什么形象,当即便嚎啕头大哭起来。

舒眉心知不好,忙放开小葡萄,奔过去询问情况。

“这是什么啦?出了何事?刚才侧门那里碰到尚武,他只说请太医……”

舒眉的话音还未落下,齐淑娆便冲着嚷道:“这下你该满意了?自己不守妇道也就罢了,还有唆使孩子乱收人家东西,若不是因为这个,聪儿他怎会……”

这番话听得舒眉一头雾水,她顾不得发怒,朝秦芷茹那对母子望去。

只见那小婴儿满面已是紫青一片,气息奄奄的样子。

“到底怎么?”舒眉不禁骇了一跳。

齐峻面沉如水,扫了她一眼,说道:“小葡萄带来的珠子,被他咽了下去,卡住了……”

舒眉这才发觉得事情大条。

她忙冲到秦芷茹身边,对她道:“能不能让我瞧瞧?”

秦芷茹猛地抬起头,不可置信地望着她:“你有办法?”

舒眉抿着嘴唇,望了她一眼,答道:“试一试或许有用……我不敢保证。”

一听她如此说,秦芷茹仿佛遇到救命稻草,一把抓住舒眉的手,把她就拽了过去。

舒眉不再迟疑,小心接过孩子,让他脸朝下趴在自己前臂上,并用手托住对方的头部和颈部。开始存在记忆中“心肺急救术”,轻轻拍打、按压小家伙背后和腹部。

这番动作下来。把旁边的人都看傻了。秦芷茹停止哭泣,满脸震惊地望着舒眉,仿佛不认识她似的。

没一会儿,齐聪咳嗽开始加剧,舒眉一听施救有效,便加快了手上的动作。在这过程中,小家伙气息有些不济,舒眉不避嫌,把嘴巴对着他的小口和鼻子,不停地吸气呼气。助他呼吸顺畅起来。

突然,小家伙一阵猛咳,只见一颗碗豆大小的白色珠子。带着痰液从他嘴里射出。

这突如其来的成效,让在场众人欢呼不已。

塞物出来,小家伙呼吸一顺畅,就开始嚎啕大哭。舒眉把小家伙搂进怀里,拍着他的后背。轻轻安抚着他。

危机一解除,众人便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开始议论起来。

心绪渐稳的齐聪,这时才从舒眉怀抱中挣扎出来,眨着一双朦胧的泪眼,怔怔地望着眼前这陌生的女子。

就在这时。回过神来的秦芷茹,扑嗵一声,毫无预兆地朝舒眉跪下。

“多谢姐姐救这孩子!以后芷茹就是姐姐的奴婢。您就随意差遣吧!”说着,就开始给对方磕起头来。

舒眉一见这阵仗,顿时慌了神。只见她将头一扭,对旁边刚闯完祸的儿子吩咐道:“你还愣着干啥!还不赶紧把四夫人扶起来。”

听到母亲的喝斥,小葡萄嘴巴嘟起。朝他爹爹望了一眼,然后走到秦芷茹跟前。扶住对方的胳膊,就要扶起她的样子。

在儿子动作的同时,舒眉在一旁说道:“师姐不必谢我!这祸事本就是小葡萄惹出来的,我还没有向你道歉。”

这通话说得秦芷茹羞愧难当。

她正要出声解释什么,就听得婆婆郑氏在旁边打圆场:“都是一家人,就不用谢来谢去了。舒娘回来得正好,以后你们姐妹不分大小,一同为齐府开枝散叶……”

郑氏的话音刚落,她面前的两人同时站了起来。

“母亲,姐姐进门在前,又为齐家生下嫡长子。刚才若不是姐姐,聪儿一条命就没了。芷儿以后自当奉她为长。”秦芷茹一脸正色地驳回婆婆的话。

舒眉却道:“太夫人误会了!小妇人此番前来,是接念祖回去的,没有别的其它意思!”

郑氏一听这话,脸色当场阴沉下来。

“这里是宁国府,他是齐家子孙,还回到哪里去?”

舒眉没有接话,而是直接把视线转到齐峻身上。

面临这对前婆媳的阵仗,齐峻哪能不知她们各自的心思?!

可转念想到母亲此举,乃是想替他把舒儿母子留下来,齐峻面上掠过一丝犹豫。

知道指望不上他,舒眉将怀里婴儿,递给秦芷茹后,再交待了几句,然后起身牵起儿子小手,跟他说道:“走,跟这里长辈们告个别,咱们这就回去。”

小葡萄听后一怔,望了他母亲一眼,又瞅了瞅他爹爹。然后,走到屋里中间,抱起他那双小拳头朝众位告辞。

郑氏一见这阵仗,心里蹭地升起团无名之火,沉着脸对舒眉道:“他本就是齐府的血脉,你要带他上哪儿?”

舒眉脸色也不好看,刚要反唇相讥,把当初苦口婆心,劝郑氏离开南下的话,给当初抖落出来。

齐峻见情势不对,朝自己母亲劝道:“娘,此事还得从长计议。今儿个不是谈这个的时候。”

见到儿子息事宁人的样子,郑氏心里那个怒意呀!

不过,随即她想到舒眉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,遂压下了怒火,缓了语气,她劝道峻道:“听说,前日宫里,你差点被高家余孽绑走了?要为娘说,你母子俩住在宫里,到底不太保险,还是住回宁国府更为稳妥。”

听到母亲提到那档子事,齐峻不太自在,装作垂头去整理儿子衣襟去了。舒眉一抬头,眼角余光扫到他这小动作,心里顿时明白过来。

原来真是他兄弟俩设的局了。把自己当棋子不说,还趁机带着小葡萄来认祖。

舒眉不动声色,静静地望着他们母子俩。

心里却在琢磨,此趟出宫,为何齐峻又肯亲自相陪了?看郑氏和齐淑娆语气的意思,似乎并不打算将儿子还给她的样子。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?

想到这里,舒眉的目光不觉扫向齐峻。

此时的齐峻,心绪已然平复下来,迎上对方的视线。

“母亲说得不无道理。宫里如今卫戍力量不够,且文家老宅如今还未修缮。文大人现在也抽不出空来。你跟小葡萄不如暂时先住在齐府。等四皇子登基了,文府整理出来了,你们再搬过去吧?!”

听了他的话,舒眉暗暗心惊。

原来,宫中那场变故,齐氏兄弟竟然埋伏在这儿?

那岂不是一箭三雕?

舒眉佩服之余,不禁有些郁闷。

她面临的对手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这才刚一回京,就想诓她重返齐府了。

想到这里,舒眉后背不禁掠出一身冷汗。

舒眉气闷之余,抬头朝屋里其他几人扫了一眼。除秦芷茹垂着头,看不清表情之外,齐府那三位,都是一副紧张的模样。

舒眉心知道此次将小葡萄带出府,肯不会一帆风顺。不过,好在她早有打算。在来宁国府的路上,她想得就很清楚了。若齐家不肯将儿子还给她,大不了她将郑氏那天晚上所说的话抖出来。

反正她从来没指望跟对方再做婆媳。

只不过,这种方式伤及郑氏颜面的同时,齐屹兄弟脸上也无光。不到万不得已,她不想走到这一步。毕竟,小葡萄长大之后,肯定有仰仗他大伯父的地方。

念及此处,舒眉轻笑一声,对齐峻道:“四爷难道忘了,小葡萄如今姓文,他后面的安排,当然得父亲做主。你们今日提的这桩事,待我带他回去后,由爹爹决定。”

齐峻正想说问过文曙辉的意思了,不料舒眉抢先开了口:“听说三房一家回京了。这些北上,我还没带孩子去给长辈请安呢!四爷若有急事,就不耽误你了。只需派人把咱们娘俩送到姨母那儿便成了。”

听到舒眉的托辞,齐峻微微一愣。

他倒把三叔三婶给忘了。

齐峻不想让她母子离开,一时之间又实在找不到借口。慌乱之余,他朝母亲望去。

郑氏听到舒眉的借口,一时也没有什么反驳之词。倒是一旁的齐淑娆嘀咕道:“让三婶见孩子那还不容易?母亲下帖去请便是。齐府上一辈虽分了家,可府里如今毕竟没人主持中馈。母亲何不把三房又接回来?”

齐淑娆的馊主意,让郑氏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随后她便恢复了平静。

如果将孙子留下来的代价,是要把跟她一向不对盘的施氏请回来,她宁愿不接回这孩子。毕竟,如今她可不只一个亲孙子。

郑氏两厢权衡之后,总算对舒眉松了口。

“看望长辈是应当的。”郑氏扭过头去,跟齐峻吩咐道,“你亲自送她娘俩去吧!说起来,你有多久没探望三叔三婶了?”

齐峻见母亲松口,心里有些暗急。可当着众人的面,他又不好跟母亲明说,只得讪讪地抱起儿子,对郑氏告辞。

在去定远将军府的路上,齐峻对舒眉留回秦芷茹的孩子,跟她道谢:“若不是你及时赶到,我这辈子都要愧对先生了。”

坐在马车里,舒眉冷声说道:“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。再说,此事本就是小葡萄惹出来的。若不救回他,你母亲只怕难以善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