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88章 郑氏被掳

第三百八十八章 郑氏被掳

妹妹离开之后,秦芷茹便开始坐卧不宁。

芷蕙的性子,她是知道的。虽说小妮子从小在嫡母手里讨生活,很吃了一些苦。可刚才对方所说一番话,让秦芷茹相信,是妹妹自个凭空想象出来的,她是一万个不相信。

定是有谁在背后挑唆芷蕙。

不到一会儿的功夫,秦芷茹猜到了里面的蹊跷。

看来,问题出在那间布庄上。

难道,这小妮子是被高家有人暗中怂恿?!

秦芷茹突然想到,舒眉的孩子接进府的那天晚上,相公就跟她提过,高家的余孽并未完全撤出京城,后来还在宫中生过事。

想到这里,秦芷茹后背不由沁出一身冷汗。

“来人,去前面看看,看四爷回来没有,还有,尚总管有无在府里!”

想到外出的儿子,秦芷茹陡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,让人立即去寻齐峻和尚武。

而此时的齐峻,送完三叔,跟兄长齐屹骑在马背上,一同走在京城通往西郊的官道上。

“先生出面,应该有一些作用吧?!”跟大哥谈起刚才驿站里的情景,齐峻一扫心头的阴翳,信心十足地说道。

“别高兴太早!”见四弟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,齐屹便忍不住要泼他冷水。

“熟话说,初嫁从父,再嫁从身。弟妹的性子,就是你岳父都不定能做得了她的主。”说到这里,齐屹伸手扯了一把道边的枯枝,拿在手里的掂量。

“怎么会?她现在这般,不过是要找个台阶下。有岳父还有舅父的相劝,她还能一意孤行不成。只要宫里那位不进来掺和,难不成她还能自立门庭不成?”

听到四弟盲目乐观的样子,齐屹沉吟了片刻。提醒他道:“我听番莲说过,在来京的船上,陛下似乎打算把永嘉县赐给她做封邑,自立门户并非不可能!”

“哈哈……”他的话音刚落,齐峻不禁放声笑了起来,“大哥莫不是逗小弟的吧!且不说永嘉县在千里之外,就以它如今还在南朝手里,就知这封赏如今不过空诺。”

瞧他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态,齐屹继续打击他:“听南边林世叔传来的消息,严太后的态度似乎有所松动。南北统一的日子不远了。”

“那山东呢?别忘了。邵家抢在陛下登基前已经自立了。有他们在中间挡着,南北统一谈合容易!”齐峻忙反驳道。

听他提到邵家军,齐屹想到一个人。对他弟弟问道:“听说邵明威手麾下的二号人物,前不久已经带兵自立了,你可知道这档事?”

听他提到葛曜,齐峻浑身都不自在。

可在兄长跟前,他不敢撒谎。遂把他们来京途中在码头遇到对方的事,跟大哥说了一遍。

齐屹听闻后,喟叹一声,道:“想不到,邵家阵营里,竟然还有这等忠君的有识之士。你当时没能把他规劝争取过来。是陛下的损失啊!”

见兄长对一从未见过的陌生人,这般推崇和欣赏,齐峻满腹的不以为然。

不知齐峻心中所想。齐屹感叹完毕,对弟弟吩咐道:“既然你跟他有些交情,不如去信邀他进京。如果把他拉过来,邵家那边离分崩离析不远了。”

齐峻一听大哥让他去请,不由火上心头。当场就抗议起来:“这等好差事,大哥还是寻别人去吧!我跟他不算什么深厚交情。之前与他有接触。是您弟妹和侄子。那个差点噎住聪儿的珍珠,还是他送给小家伙的。”

“哦?!”齐峻的话,让齐屹神情不由一震,他从对方刚才说话的神情中,似乎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“他如何跟舒儿有交情的?”齐屹眼睛斜睨着四弟,一副看好戏的表情。

听出他语气中的戏谑之意,齐峻恨不得割了自己的舌头。

齐峻垂头沉思了好半晌,最后才绷着脸,把葛曜上次运粮救灾的事,一并告诉了兄长。

“这事还是后来在船上的时候,舒儿当时岳父和我的面讲出来的。弟如今想起来,总觉得这人行踪有些诡异。不知他几次跟他们母子相遇,是无意之举还是有意为之……”之所以忍着厌恶之意,也要在齐屹跟前提及此人,齐峻思忖的是,万一那位葛的家伙,真有什么谋图,还是尽早提醒大哥一声。

四哥的话,让齐屹顿时陷入沉思。

过了一会儿,只见他抬起头,对他弟叮嘱道:“下次你若再次遇到他,记得把他邀到家里来。为兄想亲自会一会他!”

齐峻点头应了下来。

见天色不早了,齐屹想着还要回京跟陛下禀报要事,遂催促齐峻道:“咱们加紧步伐吧!省得母亲担心。”

齐峻撇了撇嘴角,说道:“她才不会担心咱俩呢!早上出门时听芷儿提到,母亲早就计划好了,今日要去将军府陪陪三婶。”

齐屹闻言眉头一拧:“她怎么挑这个日子上门?三叔在的时候不过去?”

齐峻摇了摇头,也是一脸茫然:“小弟也不知道!上次婶婶带着四妹和六弟来做客时,她老人家接待得并不热络。怎地这会儿,竟然上门去回访了。”

对于母亲跟三婶之间的旧怨,齐屹自然比他弟弟知道得清楚。

想到弟妹如今跟三房住在一起,他心里似乎有些明白。

齐屹正要跟他弟解释一通,就在不远的地方,一人一马朝他们兄弟疾驰来。

就在他们牵住缰绳,打算避让的时候,一阵刺耳的嘶鸣声响起——那人却在他们跟前停了下来。

还没等齐屹反应过来,就见对方已经滚身下马,朝着齐屹俯身拜倒:“国公爷,大事不好了!太夫人她……太夫人……”那人上气不接下气,跟齐屹说起让他匆匆赶来的紧急情况。

齐屹听完之后,转身跟齐峻扫了一眼,对他吩咐道:“你先回府安抚受惊的聪儿,我带人去营救母亲。”

齐峻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。

兄弟俩商量妥当后,就分头开始行动。

等舒眉和施氏得知消息的时候,已经到是半夜快到凌晨的时候。

母子俩正睡得迷迷糊糊,舒眉就听到院墙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。

她到底经历过多次的变故,一听不同寻常的动静,心里就知道,将军府的防守似乎又加强了。

看了眼熟睡过去的儿子,舒眉悄无声息地从被子里退了出来,然后,蹑手蹑脚来到屋外。

月光下,她见到番莲跟一男子垂着头,在那儿商量着什么。她能认得出,那身形看着像府里的护卫,却又有些陌生。

在廓下驻足聆听了一会儿,舒眉正打算回屋,就听到番莲的声音突然激烈起来:“你莫要为难番莲了!姑奶奶肯定不会过去的。其实在这儿也是一样,将军府的防卫不比宁国府的松懈!”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半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舒眉抬眼望过去,这丫头长得肤白唇红,一双眸子莹润亮泽,眼角微微上挑。蜂腰细腿的,颇有几分姿色,让人猛地看过去,只觉眼前一亮。

“嗯,收起来吧!”舒眉瞧着这丫鬟有些脸生,遂多问了一句:“你叫什么名字,以前在何处当差的?”

那丫鬟脸色一僵,连忙矮身答道:“禀四夫人,奴婢名叫青卉,原先在霁月堂里当洒扫丫头。两年前拨到竹韵苑当差,成了四爷的贴身婢女。”

“哦,那你是家生子了?”舒眉接着追问了一句。

“回主子的话,奴婢母亲是针线房的人。祖辈确实一直在齐府。”青卉恭敬地回道。

舒眉点了点头,不再言语,把人遣了下去。饭后在院子里遛达一圈后,她就回屋里午歇去了。

起床的时候,雨润及时前来禀报,说在她歇息的时候,那名叫“青卉”的丫头,悄悄蹭到院墙外面,跟一个脸生的丫鬟,在一处说了好些私房话。两人分手后,那丫鬟离开方向,好像朝着丹露苑去了。

舒眉淡然一笑,心里有了几分计较,在梦里的提示下,她从来不认为,这竹韵苑会是安乐窝。不然,半夜哪会被人诓了出去的?这里面还有什么是想不明白的?!

恐怕如今这院里没任何秘密可言了。

圆房之夜被夫君当众甩了大耳聒子,捧高踩低的下人们,自然是虾有虾道,蟹有蟹道。争先恐后地拣高枝去了。

舒眉猛然记起,这叫“青卉”的丫头,可不就是那天给齐淑娆报信,说自个儿醒的那位。今早迎齐峻进门的,好像也是她。这下子更有趣了,求上进的丫头,她总得给人机会不是?!

不知怎么的,舒眉一想到昨天醒来后,高氏那清冷的声音,心里就打了个寒战。

在这府里,她想无病无灾地活下去,就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。从高氏行事作风上看,不仅仅是阴狠的问题。有她娘家势力在,简直算是有恃无恐的霸道。且府内到处都她的耳目。

她现在的处境,如同在走钢丝,一个不留意,可能就会粉身碎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