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89章 山雨欲来

第三百八十九章 山雨欲来

原来,他们目标本是自己儿子。

听到齐府护卫的讲述,舒眉庆幸之余,心头没来由泛起一阵寒意。

没料到最后,还是冲着她母子俩来的。

懂清自个儿处境的舒眉,当下就做出了一个决定。只见她转过身去,对齐府那护卫道:“既然有可能是高吕两家的余孽,想来宁国府比这儿要危险百倍。毕竟,高家那女人在那里经营了几十年。”

两人一听她的这话,不禁都陷入了沉思。

“姑奶奶说得不错!据说,后来连宁国府的暗道都被她发现了。不然,上次太夫人和四哥缘何被关到大狱里去的?”

那护卫一看连番莲都倒戈了,为四夫人帮腔起来,他一时没了主意。

“这样吧!”知道他是奉命而行,舒眉不好为难他,遂提议道,“你若不好交差,就替我捎句口信给你们国公爷和四爷,就说你们爷这两天若是抽得出空来,就请他们来将军府一趟,我有些事要跟他们商议。”

舒眉的话音刚落,一旁番莲不由张大了嘴巴。

这是离开宁国府后,夫人第一次主动邀约齐家的人。这个异常的举动,让她不禁浮想联翩——为了大少爷的安全计,夫人该不会准备让步吧?!

想到这里,番莲心里一阵激动,她望向舒眉的目光,跟着灼热了许多。

扫了一眼她,舒眉泰然自若,没对她作出暗示。

番莲的劲头顷刻间萎靡了下去。

见事情有了转机,那名护卫不好多作停留,只见他对舒眉一抱拳:“夫人,您的话小的一定带到,您就留在府里静候消息吧!国公爷有交待。说最近一段时间,若没有什么事,尽量少出门,等他带人把劫持太夫人乱党擒到再说。”

舒眉点头应下:“放心!我知道分寸的。再说,将军府的护卫也并非吃素的。”

那护卫当然知道三老将军的厉害,遂没有再多作停留,转身告了辞。

待他的背影消失,舒眉转过身来,对番莲道:“那些银票、地契和当票,你修补得怎么样了?”

番莲猛地抬起头。一脸惊愕地望向舒眉。过了好一会儿,才嚅嚅地问道:“姑奶奶,您怎么知道东西没递出去的?”

舒眉微微一笑。没有答她,而是径直走回厅内。

番莲亦步亦趋紧随其后。

待两人都进屋以后,舒眉坐回软榻上,指着对面的椅子对她道:“坐下来吧!有些事是时候该谈谈了。”

听她这样说,番莲面上一片惨白。心里惴惴起来,暗道:这一时刻终于还是来了。

瞧着她的神情,舒眉又哪会不知,对方心里在担忧什么。

“论起这桩事吧!早在回京那儿就该解决。”说到这里,她停顿下来,打量对方面上的表情。继续道,“只是那会儿,大伙儿都在忙。连坐到一起商谈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番莲眼前一亮,脱口出声问道:“姑奶奶是准备谈大少爷的事吗?”

舒眉点了点头,随后突兀地摇了头,让人摸不清她到时想表达什么。

舒眉也不关子,接下说的让番莲震惊不已:“等国公爷到了以后。我想把你从他那儿要来,不知你本人可否愿意?”

此刻这则消息虽然来得意外。番莲常伴在舒眉身边,对这安排心里早有预感。

只是,为何会在现在提?

难不成,太夫人被掳,还有国公爷要她回齐府避难的事,促使她下了决心?

念头一起,番莲不禁问了出声:“姑奶奶,您该不会……就是不回齐府,也不必这般着急的。”

知道她猜出来了,舒眉也不打算隐瞒,将自己的打算和她说了起来。

“事情早该有个了断。这样总拖着也不是个事儿!我知道,你夹在中间一直难做人。说起来,前些年没你在念祖身边,我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!”说到这里,她视线投向窗外,树影在夜风的吹拂下,不停地摇曳,这场景把她带到几人一起逃难的那些岁月。

“姑奶奶!您真不跟四爷在一起了吗?”虽在她意料之中,番莲还是想以一已之力,再劝劝眼前的人。

闻言,舒眉转过身来,望了她良久,最后讪讪地说道:“这事我会跟国公爷有个明确答复的。今晚你好好再想想,若想回宁国府,到时,你就可以回到他的身边。如果你还愿意留在我的身边,我跟国公爷说说。等你将来嫁人的时候,我帮你脱籍。雨润有何种待遇,你一样可以得到。”

怔怔望着舒眉,番莲内心不停在那儿挣扎。

她跟妹妹从小在国公爷身边侍候,后来,她俩被派到四夫人身边。这些年来,她贴身跟在夫人身边,该见到的,不该见到的,全都见识过了。

说起待人宽厚,为人光明磊落,没几人能及得上眼前这女子的。

可就是性子……要是成另外一女子,到了最后这境地,早就认命了。

虽说突然间多了名身份不低的姐妹,她身份到底摆在那儿,又诞下了嫡长子,背后又有陛下替她撑腰,爷慢怠谁也不会慢怠她母子俩。可她就是不肯妥协。

说起来,公门侯府哪位爷身边,不是环绕着一群女人,不过是身份低上些许罢了。

见番莲久不回话,舒眉以为对方还在思考,遂催她回去早些歇着。

没想到齐屹来得还挺快。用过午膳,舒眉刚把小葡萄哄得睡下,齐家兄弟就到了。

刚一见面,舒眉就问起郑氏的情况:“太夫人还没消息吗?”

跟齐峻对视一眼,齐屹讪讪道:“有是有了一些线索,不过,那贼子十分狡猾,在咱们赶过去的路上,随时又换了地方。”

“这么说来,还在内城的啰?”舒眉不由蹙起眉头。

齐峻点了点头:“事情一出来,大哥就吩咐人将九道城门全部封死,应该还没能逃出去。”

舒眉微微颔首,又问:“他们要交换谁?”

为难地扫了大哥一眼,齐峻没有做声。齐屹则答道:“还能有谁?还不是吕家父女……”

舒眉听闻不由一愣,她原先以为,对方最想换回的,是高氏的兄弟。毕竟,有那人在,他们就可以继续打大梁的旗子。

“吕贼在户部任职时,手里聚敛了大笔财富。姓费的明着是救老婆和岳丈,实则是还不想从他父女手里把那笔银子敲诈出来,以后他好东山再起……”齐峻一脸不屑地补充道。

原来如此!舒眉虽看不懂齐峻提起这事的态度,这几天她多少听说过京中一些事,知道新朝初,户部有些吃紧,齐家兄弟四处在收集捐赠。

突然,她灵光一闪,让番莲把已经粘好的银票、地契拿出来。

“这些东西,原先是要还给齐家的,没想到番莲没把话传对,让四爷误会了。”舒眉一面说着,一面将东西递给齐屹。

“当初撤出京城时,由于我要赶回宁国府接太夫人,跟雨润和番莲几个失散了。后来,她们带着念祖到南边时,一时没寻找林将军他们,手里又没了银子,就把身边带出的首饰当了一些……”说到这里,舒眉扫了眼齐峻,继续道,“后来,从林世叔府中搬出来后,我担心坐吃山空不是个事儿,就把剩下的一并也当了,拿来作本钱做了些生意。既然,你们缺银子,不妨把这些拿去应急吧!”

舒眉的话音刚落,齐屹兄弟均是一愣,尤其是齐峻,脸上像马蜂蛰过一般,嘴角微微抽搐。

对舒眉态度的突然转变,齐屹也有些愕然,打量着眼前这位他看着长大的女子,一时把握不住她的思路。

“这点银子你留着当体已吧!齐家男人再没出息,岂能朝女人伸手?”还没等齐屹出声回绝,齐峻抢先开了口,“那些首饰既然赠予了你,自然是你的……哪有再拿回来的道理?”

听他说得冠冕堂皇,舒眉只是微微一笑,解释道:“那些首饰,我早已托雨润去赎了。北上的时候,咱们走得急,带在身上不方便,我安排先暂时放在她那儿。起先,她们在杭州城当掉的那些,由于过了赎回的日期,被商家卖掉了。要再要找回来有些困难。那些东西我拿三倍的银子作了补偿。都在这里面。”

见到她老围着银子打转儿,齐峻有些不耐烦,打断她道:“给自己的女人东西,分那么清楚作甚?”

终于转到这上面了,舒眉朝齐屹福了一礼,对他正色道:“今日趁着大哥在此,我就索性把话一时说清楚了吧!省得以后纠缠不清。”

听到她的语气陡转,齐峻心里暗道“不好”,走过去就要拉走他兄长:“大哥,咱们还是继续派人去寻母亲吧!”

见他欲要打岔,舒眉赶紧接口:“是啊,得赶紧把此事掰扯清楚,省得两位爷还要分心将军府。耽误了你们寻人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听懂舒眉话中之意,齐峻不由气结,: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就是你我没任何关系了,儿子在你这里,我难道不该将他接到安全的地方去吗?”

“宁国府安全吗?”舒眉反问一句,眼睛直直地盯着齐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