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94章 不动如山

第三百九十四章 不动如山

番莲的话,让雨润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难道,对外面毁她名声的传言,小姐不打算采取措施?

但她一想到对方搬离宁国府举动,雨润似乎猜到了其中原因。当齐淑婳离开后,她单独被舒眉接见时,果然,证实前面她的猜想。

“没有的事,怕什么被人说的?有人爱嚼舌根,就让她们嚼去吧!反正也伤不到我半点筋骨……”舒眉说这话时,一脸的淡然。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被抛在风头浪尖的,是跟她不相关的人。

雨润一时心急,走到舒眉跟前,问道:“小姐,您身上到底发生什么了?您现在怎地连这个都不在意了?”

舒眉没有答她,拿起手上的雨润带来的账册,埋头看了起来。

在屋里守着的番莲,一见到这阵仗,以为是自己在场,不方便她们叙旧,忙说要去借大少爷,随后就退出了屋子。

见屋里没外人了,舒眉抬起头,问起被她们当掉的首饰。

“东西都回来没?”她现在只想早点了结此事。

雨润点了点头,道:“除了咱们在杭州当掉的,其它的都回来了。不过,也不要紧,那些都是前几时兴的款式,就是到市面上去寻,也不是找不回替代的。”

舒眉点了点头,感叹道:“当时,你们幸亏没将祖传的那盒当掉,不然,如今想寻回来,怕是难于登天了。”

雨润羞郝地垂下头,喃喃道:“虽然雨润见的好东西不多,可那盒首饰是小姐您再三叮嘱过,是祖上传下来的,我哪里敢大意?!”

舒眉微微颔首,又吩咐道:“明儿。你替我上一趟宁国府,把这批东西交到齐四夫人手里,就说是齐四爷吩咐交给她的。”

一听这话,雨润傻了眼,忙急声问道:“真是姑……呃,齐家四爷交待的?”

舒眉嘴角一撇,笑道:“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?既然他给了人家名分,相应的待遇就要跟上,还有,跟其他人的纠缠就要斩断。我最见不得拖泥带水的。当初对他跟吕若兰是这样,如今也是这样……”

雨润神色一黯,无奈地垂下脑袋。过了一会儿。她突然像是想起什么,朝舒眉又问道:“小姐,您不理外面的传言,莫不是想从中抽身,省得又被她们拖进泥坑了?”

听了雨润的猜测。舒眉笑逐颜开:“想不到,你当了几年官太太,长进此般快,连这些都能一下子想透!”

被她这样一打趣,雨润不禁羞红了脸蛋:“小姐,您就别打趣雨润了。这哪里算得上长进。不过是这几年,跟那些官太太交道打多了,听她们私下议论。知道了些大户人家后宅的阴私。”

舒眉眼皮微跳,不由想考考她,遂问道:“哦,你倒说说看,此次流言的发起者。她到底有什么意图?”

雨润深吸一口气,开始谈自己的看法。

“这些流言。明着在传您跟郑太夫人之间的恩怨,实则是把您架在火上烤呢!不说重新激起您的怒气,让您不会轻易回去,就是陛下那边,听说之后,只怕也不忍心让您再去受苦了。”

舒眉点了点头,笑道:“还有一点你没说到。此次流言将两家矛盾公开,破坏两家关系也是目的之一。毕竟,太夫人是兄弟俩的亲娘。俗话说,儿不嫌母丑。郑太夫人做下再离谱的事,做儿子的也只能忍着,他们还能迫她出来谢罪不成?”

雨润听了,连连点头:“这样一来,两家的关系岂不是……要是太夫人真回不来了,小姐,齐家不会怪到您头上吧?!”

“那倒不至于!宁国公还没那么胡涂!”舒眉想了想,又补充道,“所以,现在咱们的态度很重要,跳出去没准就中计了。”

雨润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,心里却是清楚的。

小姐不欲搭理流言,最主要的原因,是想断绝姑爷的念想,省得又被他拉进齐家的浑水中。

雨润想到明天的任务,心里不由打起鼓来。

她是既盼望到时能碰到齐峻,当场探探他的反应,又怕最终结果,见到他跟秦氏夫人琴瑟和鸣。那样一来,自家小姐彻底没什么指望了。

不知雨润心中所想,舒眉见她满面疲色,忙叫来仆妇把她带下去休息。

众人所不知道的是,半夜的时候,雨润半夜醒来后,总觉心里不踏实。在舒眉熟睡后,她特意偷偷找到番莲,向对方打听舒眉如今的情况。

“……已经跟那边彻底断了,连我的卖身契都转到她手里了。”

番莲哪能不知雨润的心思,她之所以最后选择留在舒眉身边,守护大少爷,心里还揣着哪天他们复合的愿望。

毕竟,妹妹当年付出自己的性命,不能一点价值都没有。

“那位秦夫人到底……她……”雨润本想询问,秦芷茹跟四爷感情如何的,也话刚到唇边,她突然想起,以前跟在小姐身边时,曾暗中观察此女的眼神。

当初,小姐跟着四爷向竹述先生拜师时,秦姑娘脸上堆起的笑容,以及躲闪的眼睛,让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儿。

番莲叹息一声,道:“孩子都有了,还能怎样?她跟四爷从小一起长大,关系自然不一般。吕姑娘没来京时,她经常来府里做客的……”

雨润默然,她不由想起,从萧大嫂口中得知,秦氏夫人怀上姑爷孩子时,对小姐的担心。

那时,小姐已经去了温州府,她留在金陵打理生意。金陵城里达官贵人的女眷,还曾私下议论过,说难怪小姐要送“休书”到南边,指不定是被齐家逼的。

“在路上我听人议论,说国公爷曾出了个两全齐美的主意,命四爷将小姐接进府里,不知小姐她为何不答应的?”雨润不敢当面问舒眉,只得在番莲这里打听。

番莲一怔,忙说道:“姑奶奶的脾性,你还不知道?她巴不得找由头离开齐府。哪里肯接受的这个的?”

番莲的话,让雨润心头一震,头脑立刻清醒过来。

是啊,她自己做了母亲之后,总想着大少爷若是没爹,好生可怜,却全然忘了当初她们主仆在宁国府过的是什么日子。

虽说喜欢搅事的高氏不在了,可两女共侍一夫,也确实不像话。

若是二者身份上有差别,那还好一点,起码一人是正室,另外一个只能选择退让。

可如今算怎么一回事?

了解了大致情况后,雨润就跟番莲告了别。

第二日,她从宁国府回来后,跟舒眉汇报了一眼,就回到了客院,一个人关起门生起闷气。

半夜,番莲又来找她,雨润才聊起她在宁国府的所见所闻。

“你是不知道,有多可气!五姑奶奶听信外面的谣言,冲回宁国府,找国公爷和四爷做主,说要来找小姐要人……我还从没见过,这么不讲理的公侯千金……”雨润忍不住跟番莲抱怨起来,说到后面,她突然意识到,齐淑娆是眼前这女子旧主的妹妹,顿时停了下来,一脸无措地望着对方。

番莲理解地笑了笑,安慰她道:“你不必这样!我如今是姑奶奶的人。齐府那边的女眷,跟我没什么关系了。”

其实,她也瞧不上五姑奶奶。高氏借她之手,暗害她的嫂子和侄儿,结果她清醒过来后,不仅不追究高氏的责任,还跟对方打的火热。

从那时起,番莲在心底对郑氏母女,彻底失去了好感。

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番莲不禁问道。

雨润苦着个脸,答道:“四爷劝她说,不可能是咱们小姐干的,是有人中伤。说他要去查查,纠出背后造谣的罪魁祸首……”

这句话让番莲眼前一亮,只见她一把抓紧雨润的手,急切地问道:“此话当真,如真是从四爷嘴里说出来的?”

不知她为何这般激动,雨润轻轻地点了点头:“四爷还让我捎信给小姐,说让她放宽心思,他定会抓出幕后凶手,到时还她一个清白的。”

雨润的话让番莲倍感兴奋,她又追着确认:“四爷真这样说的?当时是怎样的情景,你跟我好好说说!”

想到番莲毕竟是齐府出来的,雨润也没好瞒她,将她去宁国府的过程,全都说给了她听。

“当时,我把首饰递给秦氏夫人时,四爷跟五姑奶奶还没过来。等我要告辞回去时,在枕月湖边碰到了他们……”

“四爷没问你来做什么?”想起上次递银票时,齐峻一怒之下,把银票和地契全撕掉的情景,番莲至今心有余悸。

“怎么没问?!他还让人去取银票,说是上回小姐给他的……”雨润一边说着,脸上一边露出古怪的神色。

当时,齐淑娆见到齐峻手里大叠银票,眼睛都看直了。

后来,听说是舒眉之前当掉首饰的赔款,她才没有做声,又嘟囔,说别以为这样,就能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。

气得雨润恨不得一耳光煽过去。

当然,这些话她是不会在番莲跟前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