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95章 初探君意

第三百九十五章 初探君意

这天晚上,除了番莲之外,在鸣玉坊的宁国府,有人跟雨润一样,也是侧夜难眠。

梅馨苑此时夜阑人静,间或有几声虫鸣,打破死寂一般的沉静。

在把儿子安抚睡下后,秦芷茹轻手轻脚下了床榻,跟旁边守着乳母轻声交待了几声,便出了屋子。

此时,院子里丫鬟仆妇们早已睡下,只有两守夜的婆子,在檐下的木椅上打着盹儿。

丫鬟春枝正要出声,就被秦芷茹制止了:“咱们就在附近走走,不要惊动她们。”

春枝点点头,将带出来的披风,给秦芷茹披上:“小姐,夜深了,外面天寒,您还是莫要多呆……”

秦芷茹不置可否,朝着院门的方向就走了出去。

两人走了没多久,秦芷茹停在一颗槐树底下,转过身望着春枝:“你老实告诉我,三妹是不是私下找过你和秦桑?”

被她这样不猝不及防地质问,春枝有些发懵。

“小姐,您怎么啦?怎地突然问起这个?”

扫了一眼不远处湖面,秦芷茹讪讪道:“怎么啦?本夫人倒是想问问你们,你们怎么了?不知道我如今处境艰难吗?还在这节骨眼上给我惹事!”

秦芷茹的话,让春枝更加摸不着头脑:“小姐,这话您从何说起?奴婢们何曾给您惹事了?”

“你们做下的事,自己心里清楚!聪哥儿洗三、百日宴,哪一次太夫人没张罗过,况且周岁还差好几个月呢,有必要到母亲跟前提吗?”

一听她这样说,春枝顿时跪了下来,对秦芷茹磕头求饶:“小姐,奴婢冤枉。是上次来府里祝寿时,太夫人跟咱们夫人主动提起的。说二少爷上次百日时,姑爷去了南边,这回周岁宴,一定得好好办办。真不关奴婢们什么事。”

“真的不关心你们的事?”半信半疑地盯着她,秦芷茹不敢有片刻放松。

春枝连连磕头申辩:“奴婢有几个胆子,敢把宁国府的事,说给夫人知晓!”

“起来吧!”扫了地上的人影一眼,秦芷茹又叮嘱道,“不仅是夫人那边。三小姐问起,也不要说太多。宁国府里的水深,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……”

春枝一边点头。一边站起身。

她随小姐嫁进宁国府两年,哪里不知这里的水深。

且不说高氏独掌大权的时候,她们跟着主子处处小心,不敢有丝毫差错。就是国公府回京,将这天下重新翻了个儿。自家小姐也不敢松懈。

随着四皇子被迎回,姑爷前头的夫人文氏现身,这宁国府的局面更乱了。

不过,姑爷将小姐迎进门,也是通过两家长辈了的,并非是无媒乱娶。况且当时姑爷还是跟舅老爷求的亲。

想到这里。春枝忍不住问道:“小姐,奴婢听姑爷身边的香秀姐姐说,今日白天。蒋太太离开时,遇到了五姑奶奶和姑爷……”于是,她把雨润碰到齐峻的事说了一遍。

“小姐,奴婢实在弄不懂,那些东西怎会被送回来的?难道。大少爷真不打算认祖归宗了?”这些天来,春枝在宁国府内。多少也听说了一些关于前头四夫人的事,知道了宁国府一些过往。出于对自家小姐前途的担忧,她还是忍不住地问了出来。

听到她这般发问,秦芷茹心里有些恼怒,忙喝斥道:“他们回不回来,用得着你操心吗?以后休得乱嚼舌根。”

听她一反常态地发怒,春枝心里一慌,吓得又跪下了:“小姐恕罪,奴婢不是故意的。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秦芷茹扫了她一眼,道:“记住了,在这宁国府想要有安生日子过,就得夹着尾巴。你又不是没听过,这府里以前出过多少事。”

春枝听闻,受教地点了点头。突然,她似是想起什么,抬眸问道:“小姐,您是不是听到了什么?”

秦芷茹眉头微皱,没有回答她。

春枝也知自己这话问得突兀,遂换了一种方式切入:“奴婢昨日厨下取热水时,听到她们在议论,似乎,似乎……”

秦芷茹眉毛一扬,追问道:“你听到了什么?”

春枝这才将府里下人的议论,吞吞吐吐地告诉了秦芷茹。

“她们有的说,文氏夫人定不会做出那等事,还说,当时竹韵苑被烧毁,文氏夫人侥幸逃出,后来京中被高家控制的那个晚上,她还孤身前来,特意要接走太夫人。分别是以德报怨的菩萨心肠,哪里会派人绑走太夫人,分明是有人中伤她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春枝心虚地扫了眼秦芷茹,下面的话,她没敢说出来。

见到她欲言又止的神态,秦芷茹心中一凛,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问道:“她们怀疑是我?!”

春枝无奈地点了点头,一副苦恼的样子。

秦芷茹拧起眉头,心里颇不是滋味。

怕加深秦芷茹的忧思,春枝忙安慰她道:“小姐,您不要在意。那个乱嚼舌根的,我已经把她们撵到庄子上去了,府里再也不出现此等言论。”

“撵到庄子上?”秦芷茹有些诧异,“母亲身边的老人,岂能容你随便撵人?”

春枝忙解释:“不是,她们是从沧州刚过来没多久的。小姐,您忘了,太夫人当初就吩咐过,若是当不好差,就遣到庄上让人调教,万不可纵容了她们……”

她这话不仅没安抚秦芷茹,反而让她大为紧张:“胡涂!她所说的不过是客气话,你就

她之前也听说过,

当真了。这府里什么时候轮得到咱们撵人……”

春枝一见她急了,忙解释道:“是真的,香秀姐姐都证实过。那批人在沧州就不得太夫人喜欢,就四爷见她们没依没靠,才发善心接到京城来的……原本打算,大少爷回府了,拔到他们那里侍候的。现在文氏夫人不回,府里也用不着那些人……”

春枝这番振振有理的说辞,让秦芷茹倒不知如何反应。

她之前也曾听说过,婆婆被高氏赶回沧州祖宅时,过了一段不是很如意的日子。不然,后来郑氏也不会因为要回京,惹出那段是非出来。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半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舒眉觉得自个儿,从来都是个务实派。

从刚穿越到此地,醒来的那个早晨开始,她便在谋划该如何走出这座大府宅。直到昨天,在听风阁上,认清了齐屹的真面目。让她重新意识到前头的路,到底有多艰辛。

一直坚持的信念,仿佛瞬间坍塌。直到今天早上醒来,她还恍若在梦中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。

这不,大清早她就带着雨润,施施然地跑到荷风苑,想探听些京城及齐府的情况,尤其是几家的恩怨纠葛。

“……说来你也不信,当初我跟妹妹饿倒在路边。幸亏被国公爷救下……在世人眼里,或许我是贪恋这荣华富贵。以妙龄之身配了个可当父亲的男人。可谁又知道,我心里头的苦……爹爹过世后,祖产被族人霸占,将咱们姐妹俩赶出家门。说到底还不是没亲兄弟撑腰,识文断字有什么用?对于男子或许可以作画卖字糊个口,可女子能做什么……”芙姨娘神情悲戚,颇有点感怀身世的味道。

跟她交往多了,舒眉慢慢了解到,对方原是举人之女。父亲生前靠给人当西席谋生,后来家道败落,跟妹妹逃饥荒出来,路途中遇到老国公爷,也就是自己的公公齐敬煦。

“姨娘的妹妹……”舒眉不由关心起来。

芙姨娘眸光一黯,轻声说道:“那年染上了时疫,到底没抢救来,冬天未过完就没了。”说到后面,她已是语不成声,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。舒眉忍不住陪着她落了几滴泪。

“姨娘总归还有七弟,将来会有好日子过的,再说大伯不是苛待手足之人。”她在一旁温言相劝。

“女子还是得靠子嗣,才能撑得下去。”沉默了半盏茶的功夫,芙姨娘重新抬起头,“像你都嫁人了,就一心侍候好四爷吧!最好赶紧生个大胖小子,万一将来男人靠不住,总归还有儿子,嫌弃你难不成连自己骨血都不要了?”

舒眉默然,有些男人渣起来,连老爹亲娘都不认,还遑论什么不喜爱的子女。抛妻弃子的戏码,历朝历代不管在高门,还是民间都没少上演过。

“孩子?大嫂跟大哥到底有何恩怨,怎么他们没孩子……”借着这话题,舒眉趁机问起府里的旧事。

“我进齐府不久,你大嫂就嫁进来了。后来隐约听说,好似陛下赐的婚。你也知道,齐府世代勋爵,历代天子都防着咱们,再与掌握重兵的武将联姻,通常是忌讳的。没想到,竟和高太尉成了亲家。那时,老公爷急得几宿没睡着,一个月不到的时间,头发都白了大半。是以他们两口子,起初几年很是不谐。听说成亲后没多久,不知怎么闹翻了。大爷就搬到碧波园去住了,夜夜对着这枕月湖吹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