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96章 各自打算

第三百九十六章 各自打算

“什么?难不成你让我拿念祖当饵儿?”齐峻听到一半,猛地回头盯向她。

秦芷茹听后一愣,随后急忙否认,解释道:“妾身哪会生出那等坏心。我的意思是,不如找人扮成她母子俩,引得绑匪再次现身……”

原来是这意思,齐峻暗松了一口气。

“这法子好归好,还得周密安排。咱们在明,那人藏在暗处。即便要行动,也得好好筹划一番。还有,这些年传出的流言,我总觉得,这二者之间,似乎有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。”他说罢,拧起眉头陷入深思。

原来,他是这种顾虑。

秦芷茹微微笑了笑,讪然道:“母亲在那贼人手里,妾身是怕……当初,表弟被那些人盯上,无路可逃躲进山上寺庙里。要不是他装作受伤不治,也逃不过他们的追杀,更撑不到遇到冯师兄……说不定,那时他就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突然用袖卷掩面,开始小声低泣起来。

齐峻微微动容,不禁也想起跟自己一同长大,英年早逝的师弟,跟着也黯然神伤起来。

“不会的!那群绑匪跟咱们联系过一次,就再没动作了。大哥猜测,他们应该在进行更大的阴谋,母亲的安全暂时应该没问题。”

秦芷茹注意到,他越说到后面,声音渐渐听不见了。想来,他心底其实也是担心的。

“对了!”齐峻突然想到什么,对她叮嘱道,“那些贼人没捉到,你即便是在家里,也要处处小心,暗卫不能离身,也尽量不要出门。舒儿说得没错。高家那女人在这宅子住了二十多年。说不定,她的人暗藏在咱们所不知的地方呢!”

秦芷茹闻言,不由提议道:“舅舅担心我们,派人递信过来,要让我带着聪儿,回撷趣园住几天。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“先生想来,是担心聪儿的安危吧?!”齐峻不禁蹙起眉头。

秦芷茹点了点头:“如今他赋闲在家,着实也寂寞了点。可是,聪儿还小,一时也离不开我……”

齐峻沉吟片刻。说道:“现在时机不好,撷趣园的地方那么大,你住过去。我更不放心。没得还连累先生……”

失望地抿了抿下唇,秦芷茹只好作罢。

齐峻想到秦芷茹一人在府里呆着,难免寂寞,主动提议道:“不如,你把你两个妹妹接进来陪你吧!”

秦芷茹闻言一喜。跟齐峻行礼道谢:“多谢相公体恤。”

齐峻想到师妹如今的处境,全因自己之故,心里有说不出的内疚,哪敢受她这礼,忙扶起秦芷茹:“师妹何必这样客套,是我对不住你们。”

秦芷茹顺势起身。抬眸望向齐峻:“相公还说这话作甚?当初若不是你出面解围,妾身说不定被高家都牺牲了。”

齐峻眸光一黯,想到舒眉至今都不肯原谅自己。心里颇不是滋味。

见他情致不高,秦芷茹也猜到了症结所在,忙在一旁劝导他:“舒儿那边,要不要妾身帮你劝劝?在芷儿心目中,她不该是那般听不进劝的人。我还记得。刚回京城时,跟她头次见面。她怕我着了吕若兰的道儿,还特意拿话提醒过我……”接着,她便将跟舒眉头几次打交道的情景,一并都说了出来。

第一次听说这事,齐峻颇感意外,忙追问道:“她跟说起这事时,当时的神态是怎样的?”

秦芷茹一听,不由蹙起眉头:“没什么特别啊!就是一般的提醒。那时我跟她不熟,还暗笑,师嫂对师兄这么紧张,想来你们的关系不错。”

不提这碴儿还好,她一提起来,齐峻心里头就窝了一团火。

这算关系好吗?

若是真是紧张自己,何至于把他扔下,根本连齐府大门都不进,根本不在意他是否会跟师妹假戏真做。

假戏真做!

齐峻脑海里闪过一道念头。

其实,师妹刚才提到的法子,对绑匪不定有效,但若是舒儿,倒不防一试。

她的心肠到底不硬。若自己救母亲时,遭遇到了什么,她会不会……

想到这里,齐峻眸光倏地发亮。

只见他站起身,对秦芷茹一拱手:“夜已深了,师妹还是早些进去歇着。母亲的事你就莫要操心了……”

说罢,齐峻打开书房的木门,把守在院子里的尚武叫了进来。

见他一溜烟地离开,秦芷茹怔立当场,心头不由掠过一阵苦涩。

跟齐峻从小一同长大,她何曾见过对方这样迫不及待过。

对吕若兰没有,对自己更没有。

可那女人还不珍惜,一门心思只盯着名份和尊位。

她真的配得上师兄吗?

秦芷茹不知不觉间,对舒眉升起一股异样的情绪。

第二日,受秦芷茹指派的管事媳妇,就上尚书府去接两位小姐了。秦家主母宁氏一听她们的来意,不禁喜上眉梢。

“是夫人想起来的,还是你们四爷的想法?”

“是四爷怕夫人想念亲人,就派奴婢来接两位小姐去劝她。”元宝家的恭敬地应道。

听到这个答复,宁氏心头一喜,对秦芷蓁和秦芷蕙两姐妹道:“你们赶紧收拾一下,随这位嫂子过去吧!想来,你们大姐如今不能出门,你们就去陪陪她吧!”

两女应了一声,就告辞各自回屋去收拾行礼去了。

宁氏则留在厅堂上,跟元宝打听宁国府的情况:“你们太夫人还没消息?”

“回亲家夫人的话,还没有呢!”

“那可怎么得了,太夫人也快五十了吧?哪里经得住这番折腾!”宁氏叹息一声,又问道,“府里出了这事,怕是上下都不得安宁吧?!”。

“可不是怎地?!”元宝家的忙应声附和:“要不是有夫人撑着,早就乱了套……”

宁氏眼珠一转,像是突然想起一桩事。问道:“我怎么听说,国公爷的侧室,乃是太夫人娘家的亲戚,还替国公爷产下一女。太夫人在的时候,没让她出来掌事吗?”

听对方提到柯姨娘,元宝家的眼皮不由跳了起来,她思忖了片刻,才答道:“太夫人在的时候,一门心思要长房再出子嗣,平日都不让柯姨娘插手这些事。”

宁氏听到这话。目光倏然发亮,问道:“原来,太夫人还惦记着这桩事?说起来。宁国公如今缺的是嫡子,并不是庶子吧?!她何不替国公爷再续娶进一门夫人?”

元宝家的一听这话,忙摆了摆手,道:“亲家夫人您有所不知,是国公爷自己不愿。”接着。她将齐屹当初提出的,让齐峻兼祧两房的事,给一并讲了出来。

宁氏听闻后,跟身后的婆子对视一眼,然后笑着道:“这法子不错啊!为何你们先头的四夫人不愿答应呢?”

元宝家的一脸苦笑,没有再作声。

宁氏哪会知齐府规矩大。下人不会议论主人之事的。

没一会儿,在仆妇的陪同下,秦家两位小姐就出来了。

宁氏再三叮嘱了一番。就送她们出了门。

就在齐府仆妇去接秦氏女的同时,站在听风阁顶层的齐峻,正对跪在地上的暗卫询问着什么。

“你是说,五妹带着她的嫂子,上将军府去了?”听到暗卫的禀报。齐峻只觉一个头两个大。

昨天,他还劝过妹妹。不要处处跟舒眉为难,这话音没落多久,齐淑娆转身就找上门去寻麻烦了。

“是的,四爷!听五姑奶奶身边的孙其来报,说五姑奶奶本来不愿去的。是宋家大奶奶,不知从哪儿听说,四夫人在南边的时候,制出了一种治疤痕的药,很是有效。宋家三少爷以前磕到过,她想上夫人哪儿去讨,就把五姑奶奶拉上了……”

原来是这么一回事?!

齐峻放下心来,对那名暗卫吩咐道:“等她们离开后,你去把孙其叫来,就说我有事要问他。”

暗卫应了一声,就退了出去。

“你说,宋家这到底是想干什么?”齐峻思忖了良久,终是忍不住,问起身边的心腹。

尚武瞥了一眼齐峻,然后垂眸猜道:“听说如今,宋阁老在朝堂上颇受排挤,会不会他们想通过女眷,跟文先生搭上关系?”

齐峻想到的也是这个,不过,他还有一些疑点没想通。

“宋阁老以前救过岳父大人,他若有所求,直接找岳父大人不说得了,何必舍近求远?”

尚武摇了摇头:“那些文官做事,总喜欢弄些弯弯绕绕,心眼也比武将多,小的又没入朝为官,哪里能猜得透他的想法!”

齐峻神情一滞,过了好半晌,才道:“这话你在我跟前说说就成了,千万不能让先生和岳父大人听到。不然,他们肯定骂我……”

突然,他似想起什么,对尚武吩咐道:“对了!你派人到先生那边问一声。上次,他跟施先生还有岳父大人相聚,不知有无什么结果。怎地她还是那样的态度呢?”

一听自己又要去竹述先生那儿坐冷板凳,尚武有些不乐意,眉头跟着拧了起来。

“爷,您还是自个儿去吧!上次小的去的时候,差点被先生用扫帚打出来……”

ps:

第二更明早起来看吧!今晚出不来了。最后两天还有六七章要更的。有粉红票的,顺手就投了吧!其实阿草想说的是,全文订阅是对作者最好的支持,可能就是这简单的支持,可以改变很多事情,起码你支持作者的同时,让自己省了许多麻烦,去到处找心水风格的作品。这半年以来,文荒得到处淘文的朋友应该深有体会。写文两年了,第一次说这样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