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97章 一地鸡毛

第三百九十七章 一地鸡毛

(二更:前面一章别错过了!)

“他为何赶你?”

齐峻知道,打他擅自请旨求娶师妹之后,先生就一直不待见他。虽然,每每他惹出事来后,都是先生出来替他收拾烂摊子。但公然拿扫帚赶他的亲随,他还是头一遭听说。

“你说说看,当时是怎样一种情形?”

尚武哭丧着脸,跟齐峻诉起苦来:“还不是小的无意间提了一句,太夫人想让二少爷到沧州上祖谱……先生可能觉得,二少爷还未过周岁,经不起舟车劳顿吧!可太夫人也没说现在就去……”

齐峻听后来,面色微沉,心里不禁暗骂道:“活该被赶!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!”

要知道,聪儿不能认祖归宗,是先生心中的一根刺,这愣小子还敢提这碴。

“是谁让你在先生跟前提的?”齐峻心乱之余,跟尚武问起了前缘。

“还不是太夫人叫我传的话。想来,她老人家怕先生担心四夫人的名份吧!”尚武瘪着嘴巴,脸上满是郁卒之色。

“以后,你不要在先生跟前提聪儿的事。”亡羊补牢,犹未晚矣!齐峻可不希望有人再去刺激先生。

尚武点头应下,但还是有些不解,对齐峻问道:“爷,太夫人的话其实也在理。就算先前的四夫人回来,大少爷也是记在国公爷房头上,您为何不领了如今的四夫人和二少爷去祭祖?”

“谁跟你说的,念祖要记在大哥名下的?”尚武的话音刚落,齐峻低沉的声音便响了起来。

尚武一仰头,面露诧异之色:“不是您跟三太夫人亲口说的吗?”

他的话让齐峻有片刻的哑口无言。

随后,只听他没好气解释道:“那时,不过是为了哄你们夫人回来,才不得已行的权宜之计。念祖是四房的嫡长子。说什么我都不会把他过继出去的。”

“可国公爷他……”想到之前,齐屹身边的尚墨跟他私下里透的底,尚武有些不太确定了。

没等他说完,齐峻打断尚武的话:“大哥是大哥的想法。可我不会同意的。等过两年,朝堂稳定下来,我再去劝劝大哥。”

一听这里,尚武顿时傻了眼:“爷,您既然舍不得大少爷,就将二少爷过继过去吧!反正他在您身边长大,就是养在国公爷身边。也不会不认您的。”

见他还在一门心思瞎怂恿,齐峻气不打一来。

“休得胡言!”他怒声喝斥道,“大哥正当壮年。总会有自己子嗣的,哪里需要过继?以前提那碴儿,不过是高家那女人祸害的。如今大哥只要愿意,想娶谁生都行,凭什么还要过继?”

尚武说不过齐峻。只好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。

可舒眉不肯回来的事,到底还是搅得齐峻心绪不宁。

晚上,当齐峻见到他大哥时,把自己的筹划,说与了齐屹知晓。

齐屹听说后眉头紧锁,过了良久。他才提醒道:“你就不怕,到时弄巧成拙,她以为你真不在了。毫无心里负担地另嫁他人?”

齐峻摇了摇头:“不会的!舒儿的性子小弟再了解不过了,她向来吃软不吃硬。若是哪天我真不在了,她反而会放下恩怨,承担起齐家妇的责任……”

听四弟对舒眉这么有信心,齐屹不禁莞尔。打趣道:“莫不是吃准她这点,你才会冒冒失失娶了秦姑娘的?”

齐峻一愣。没有回答他大哥的话。

自己之所以会那样做,是吃准了舒儿身上那股子侠气吗?

或许是吧!

那次,她虽身怀六甲,还劝自己远赴西北,替大哥寻找洗清罪名的证据。

明知回城风险大,她仍然冒险潜回京城,只为了劝说母亲跟她一同南下。

五妹纵火烧了竹韵苑,让她险些丧命,这次回京之后,她也没跟五妹计较。

如此侠气且有担当的女子,怎会在意名分的?

不会的,一定是哪里弄错了!

只要一想到,可能自己在无意中,利用舒眉的侠气,做错了一些事,齐峻只觉手脚都掉进了冰窟,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。

不对!若真有侠义心肠,她就该同情师妹的处境,更该体谅当时他的不得已。

没错,一定是这样!她不过是在地位稳固的前提下,才不会去计较。一旦有人跟她争抢,什么侠义,什么大度,都全然不顾了。

她能做到的,也不过如此!

这样想下来,齐峻顿觉心里好受了许多。

见齐峻站在那儿,半天不出声,齐屹颇感意外地扫了他好几眼。

“这事吧!你自己拿主意。舒儿不比别的女子。她从小跟你岳父走南闯北,想法自然跟一般内宅妇人不同。想要重新迎回她,你恐怕得先把那边解决了……”站在窗口,齐屹朝梅馨苑的方向指了指。

“不必了!她不肯为了我容下师妹,想来,在她心目中,我也不过如此。既然她不稀罕我,我又何必巴着她?!”顷刻间,似乎找到逼自己放手的理由,齐峻这样回应齐屹的劝说。

齐峻的转变,让他大哥倍感意外。

“你考虑清楚了?”齐屹沉声问道。

齐峻一仰头,反问道:“不然,我还能怎样?大哥你给我指指方向啊?”

对于小弟的不开窍,齐屹实在没招了,只得沉声提醒他:“你自己的感情,谁能给你指方向?再说,大哥在这方面本就是失败者。你只要问问自己,此次放手后,将来不会后悔就成了。”

大哥的话,让齐峻陷入沉默。

自己会不会后悔?

后悔是一定的,就在刚才他下定决心,不再牵就舒眉时,就已经开始后悔了。

可是,不这样放下,他又能怎样?

当齐峻转下听风阁的时候,神情不觉有些恍惚。

回竹韵苑的途中,一路上他都在想,或许只有等到濒临死亡那一刻,他才知道自己在舒眉心中到底占什么分量。

该不该赌一把呢?

齐峻还没下定决心,就有人替他做了选择。

那天,他刚从京郊回来,还没来得及歇口气,他院里的丫鬟匆匆赶来。

“爷,不好了!五姑爷跑了!”香秀一脸急色地冲他禀道。

齐峻拧起眉头:“跑了?跑哪儿了?”

“宋阁老一家,不知出了什么原因,一家人离开了京城。临走前给五姑奶奶留下一封休书,指责她多年无出,又犯了口舌之恶,就不用跟他们回老家受苦了。”香秀一边说,还一边递上东西。

接过那张信笺,齐峻迅速浏览起来。

“岂有此理!”他还没看完,就将纸张一扔,怒气冲冲地出了竹韵苑。

待他再次见到亲妹子时,对方已经哭成了泪人儿。

齐淑娆一见四哥来了,忙挣开秦芷茹的手掌,扑到齐峻身上,失声痛苦起来。

“四哥,你可要替妹妹做主啊!”说着,她又泣不成声的呜呜痛哭起来。

一边安抚着妹妹,齐峻一边朝秦芷茹问道: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“昨日!”秦芷茹回答后时,脸上掠过一丝不自在,她踌躇片刻后,对齐峻致歉道,“这事都怪的妾身!前日我娘家妹妹过来,妾身想着五妹许久没见她们了,就派人到宋府把五妹接来了,没想到,今日五妹一回婆家,竟然人去楼空……”

听清事情的始末,齐峻不禁勃然大怒。

“岂有此理!他宋家还枉称书香世家,不告而别就是他们家的规矩?”

齐峻一阵怒吼过后,屋里顿时鸦雀无声。

过了半盏茶的功夫,秦芷茹出了声:“相公,大哥如今不在京中,此事该如何处理?”

经她这样一提醒,齐峻回过神来,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道:“是了!他们一家朝哪个方面走的?真是回老家了吗?”

这时,齐淑娆才像反应过来,抬起头对她哥哥说道:“他们哪里是回祖籍,分明是叛离了,到别国去了……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齐峻不禁问道。

齐淑娆没有立即回答他,接过秦芷茹递来的锦帕,把脸上挂着泪珠拭干后,解释道:“前些天,他们就在私下商量,想跟文家走动走动。还让大嫂跟我一起,去了三婶那里,特意找上念祖他娘……没曾想到,文家那女人,开头还好好的。后来大嫂提到,愿意跟她合伙做生意,那女人的态度就冷了下来……”说到这里,齐淑娆咽了咽口水,一副瞧不上对方的语气,“装什么清高!在南方能她做起来,还不是靠当了咱们家祖传的首饰做的本……”

“所以,你在外人跟前和她吵起来了!”齐峻当场沉下面容。

“哪有?!”齐淑娆忙替自己辩护,“是她拉下一张老长的脸,说什么她现在不管生意了,要大嫂跟雨润那贱蹄子去商量。”

说到这里,齐淑娆一脸委屈,跟她四哥哭诉道:“宋家再怎么落魄,她也不该派一个奴婢来羞辱咱们。为了替大嫂挣回面子,我只得把齐府搬出来。谁知,她说,她说跟宁国府早一刀两断了。谈生意就找雨润,甭扯上其它的。妹妹气不过,就跟她拍起了桌子……最后,我们就出来了……”

PS:

今天三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