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98章 无理取闹

第三百九十八章 无理取闹

“你跟她拍桌子?”秦芷茹听到这里,不由大惊失色。

齐淑娆止住低泣,抬眸望着她:“是啊!你不知当时多气人,她肯定是故意的!”

秦芷茹没有接腔,只是扫了旁边齐峻一眼。

没有留意她俩在说什么,齐峻垂着头,想着暗卫昨晚报上来的情报。

“……小的听丰护卫说,五姑奶奶和宋府大奶奶离开后,夫人随后就派人进宫了。可能是给文先生递信去了。”

“她后来接到回信没?”

“没有!说是文先生敲没在宫里。”他记得最后暗卫是这样回的。

“四哥,你要替我做主啊!”妹妹的哭声,将齐峻从恍惚中拉了回来。

“那女人定自己过得不如意,巴不得别人也跟她一样……”齐淑娆不依不挠地指责舒眉。

“胡闹!谁让你先出言不逊的,还来怪别人!”被她闹得没办法,齐峻只得拿出兄长的威严来教训妹妹。

“谁让她先拿婢女出来羞辱人的!”齐淑娆哪里是肯服输,当下就把舒眉不对的地方,拎了出来批斗,“如今她算飞上枝头变凤凰了,全不把咱们当人来看了。”

听到妹妹不停的指责,齐峻眉头微蹙,心里不禁也生出些许怨怼来。

他不由想到,之前舒眉在宁国府当媳妇时,也没少见过五妹哭回娘家的。怎地这次对五妹就这样不留情面了。是不是急于想跟齐府脱离关系的缘故?

齐峻只有一想到,自己兄妹被当时她这般嫌弃,他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烦躁。

见到他不甚其扰,秦芷茹忙在旁边劝小姑子:“也不能全怪在舒眉身上。宋家人一定是早有准备,才离开得那么迅捷。不然,也不会走的悄无声息。”

齐峻听了秦芷茹的话,不禁暗暗点头。

宋家岂止早有准备。他们从跟山东来的人接触起,就在大哥的掌控之中。之所以放他一家子离开,不过是为以后攻打山东埋下隐线。

要知道,邵家一直标榜礼贤下士,各方招揽人才。宋登科父子用这种方式离开,他们最后又接收了。到时候,无疑是狠狠地邵家的脸面。

不过,齐峻怎么也没料到,对方临走之前,竟然怂恿他五妹在舒眉那儿闹了一场。

想到这里。他不禁凝眉沉思起来。

该不会是故意这样做的吧?!

齐峻疑惑之余,一个念头涌上他的脑际。

当天下午,他马不停蹄地就赶往了宁远将军府。

给婶娘请安完毕。他跟施氏提出想见见舒眉。

端起罗汉床小几上茶盏,施氏轻啜了一口,然后抬眸问道:“见她作甚?你们不是早把话都说清吗?”

齐峻迟疑片刻,才答道:“婶娘有所不知,宋阁老全家离京前。曾命他的大儿媳带着五妹上贵府来叨扰过。当时,她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,侄儿想替妹妹跟舒儿道个歉!”

施氏到底是过来人,哪会不知齐峻打的什么主意。

其实,当初两府联姻,她也有一部分责任。

事情发展到如今这局面。施氏除了愧对外甥女,心里也盼着小两口和好的。不过,前提是齐峻身边没其他女人。

此时。她见齐峻愿意服软,自然愿意给他这个机会:“去吧c好说话,别一见面又吵起来了!”

谢过施氏,齐峻跟着引路的婆子,就朝舒眉所居的院子走去。

此时是正午刚过。丫鬟仆妇许是休息去再没起来,院子里静悄悄的。舒眉所居的厢房前的檐下。坐着一名刚留头的小丫鬟,在那儿打着盹儿。听到有脚步声靠近,那小丫头倏她睁开眼睛,见到海婆子领着一男子进了院,当即就唬了一跳。

待她看清来人的模样后,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“见过四爷!”行礼完毕,她扭头扫了一眼屋内,歉然对齐峻道:“四爷来得不凑巧,少爷刚睡下不久。”

齐峻摆了摆手:“先不要惊动他,我是来找你们表姑奶奶的!”

小丫鬟“哦”了一声,撩起帘子就进去禀报了。

没过一会儿,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竜竜父,似乎是布料磨擦的声音。

齐峻垂着头,屏气凝神等着召唤。

他没等多久,就听到舒眉吩咐道:“让他到西花厅候着。”

小丫鬟应了一声,就出来回禀了。

大约又待了半盏茶的功夫,齐峻才听得门口有脚步声临近。

他抬起头,只见舒眉妆容整齐出现在他面前。看她的那样子,似乎刚才梳洗收拾过。不过,许是刚刚午歇起来,腮边还泛着两抹潮红。

齐峻见了,心里不由一阵激荡。待他再去仔细打量时,舒眉已经从他身边行过,朝摆在里面的软榻走去。

望着她的背影,齐峻一时有孝痴。

有多久,他没这样仔细打量过她。

瞧着她如今的身姿,比记忆中似乎丰腴了一些——贴身的小腰袄,将她本就窈窕的身段,勾勒得越发玲珑有致。同时衬得那段纤腰,越发显得细得盈盈一握了。

突然间,齐峻只觉有汹干舌燥,一股热流涌了上来。

“怎么?来兴师问罪来了?”在软榻坐好后,舒眉一副气定神闲地望着他。

张了张嘴巴,齐峻不知该怎么开口。

“那个,五妹不是……有意冒犯你的,她已经得到惩罚了,望你……不要再怪她。”最后,他还是结结巴巴地说了出来。

原来是来道歉的!

舒眉心里一松,紧绷的表情不由舒缓下来。瞧见她脸上的变化,齐峻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。

谁知,舒眉的后一句话,这句话如同一盆冰水,把他从头到脚淋了透心凉。

“其实呢!道歉什么的,倒也用不着了!反正,跟她以后碰到的机会也少了,大家各走各路,互不打扰才是正理儿!”

这虽是实话,可听在齐峻耳朵里,怎么听怎么不舒服。

一时之间,屋里冷了下来。

想到此行的目的,齐峻一咬牙,重新开了口:“那个……我想跟你打听一些事……”

见他一本正经的,舒眉坐直身子:“四爷请讲!”

齐峻道:“不晓得你知不知道,宋家大奶奶找你时,最后为何争起来了?她会不会故意引得五妹发脾气的?”

听对方的问话,舒眉奇怪地扫了他一眼。

人都走了,再打听这些有什么用?难不成,还能把他们一家人抓回来?

见她满脸狐疑之色,齐峻忙解释道:“我怀疑母亲的失踪,跟他家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不是高吕两家余党干的吗?”如果她没记错,齐氏兄弟上回就是这样跟自己说的。

一眼就被她戳穿,齐峻脸上有些挂不住,忙找借口掩饰:“或许,他们给贼人提供了一些线索。母亲平日很少出去,头一天她只跟家里人说过。五妹回到婆家时,可能说漏了嘴。”

舒眉听了,半信半疑地蹙起眉头。

“开始她是来讨药。后来就说起在哪里可以买得到,聊着聊着,就扯到我在南边的铺子上去了。番莲在旁边多了一句嘴,说咱们以后在厩也会开起来的。宋家大奶奶立即就来了兴致,说是她在西直门那里有几间旺铺,可以提供给我们开店……后来,不知怎地扯到合伙上来。至于,她不是故意引得五姑奶奶发怒,这我倒没注意。反正,你妹妹是何样性格,不用我再多说吧!”

齐峻面上神情一滞,也不好替齐淑娆辩护。

“我瞧着,她不像是故意激五姑奶奶的。犯不着啊!几年无出,他们要跑路要休妻还不容易?”不知怎地,舒眉突然想起自己的遭遇,面上便阴沉下来。

齐峻也觉察到了这一点,忙将话题引开,跟她没话找话:“母亲失踪这么久,五妹心里既焦急又害怕,所以脾气急了点,你千万莫放在心上。”

舒眉摆了摆手:“小妇人没放在心上,四爷你不必多虑。再说了,小葡萄是男孩,便是将来说亲有影响,对他也是微乎其微。”

舒眉若说些别的什么还好,齐峻一听到她在撇清关系,还暗指妹妹的事,将来会影响到齐府后辈们的说亲,他心里便不乐意了。

“他父母和离,怎会没影响?”齐峻抓会,反将舒眉一军,不失时机给她盖帽子,“明明有亲人,却执意不回去,你让他以后如何出去交朋友?将来怎么抬头做人?以后哪家闺女愿意嫁进这样不正常的门第?”

“没父亲在身边,就是不正常吗?那些守寡妇人养大的孩子,还不能到世间做人了!”舒眉当下反唇相饥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齐峻气得说不出话,呲牙裂嘴朝她怒道,“竟然拿自己跟寡妇比,难道你就这样想我死吗?”

舒眉扫了他一眼,淡淡地解释道:“我没这个意思!是你自个喜欢往上面凑……”

她的云淡风轻的态度,让齐峻感觉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,心里憋屈之余,也开始反唇相讥:“原先,我以为你多有担当,多替人着想。原来不过如此,你为了自己好过,让儿子从小失去父亲,骨肉分离。说来说去,就是为了一些虚名。等念祖懂事之后,看你如何自圆其说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