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399章 意外现身

第三百九十九章 意外现身

(二更:前面一章别错过了!)

齐峻这番话一出,舒眉并不感到意外。

其实,之前他也曾经说过。只不过,那时的她并没有表态,一定不回宁国府。

齐峻现在旧话重提,颇有点回过味来的感觉。

不过,舒眉能答应一起回京,自然有一些把握,让他的无理取闹有去无回。

舒眉深吸一口气,气沉丹田,让自己心绪平复下来。

“你倒是教教我,什么叫‘担当’?”她笑眯眯地望着对方。

“这……”没料到她表情换得如此之快,齐峻一个没留神,被她的笑靥闪了眼睛。

“说不出来了吧!”把目光从齐峻身上收回,舒眉掷地有声地说道,“对于儿子来讲,能快快乐乐地成长,不至于被人处处比着,跟人争宠受冷落,从小看人眼色,这就是我能给他的,你能吗?”

“我怎么不能?”齐峻急忙回应道。

“你能?!”舒眉嘴角笑意,顷刻间化成一抹嘲弄,“你能给他正当的身份?那过继什么的,兼祧两房又是从谁嘴里说出来的?”

在舒眉咄咄逼人的攻势下,齐峻一时语结,他强作镇静答道:“那只是大哥一厢情愿的主张,我心底并不打算那么做。不过是敷衍母亲的权宜之计罢了!”

舒眉当即戳穿他的谎言:“是敷衍你母亲,还是敷衍我?”

一时拿不出让人信服的说辞,齐峻只得嗫嗫道:“你这么精明,谁能蒙得过你呀!”

舒眉讽刺一笑,继续道:“既然,你说是敷衍你母亲。那好,等太夫人百年后。念祖算哪一房的?他以什么身份呆在齐府?将来奉谁人为嫡母?”

想也没想,齐峻脱口而出:“当然是你啊!”

“那我又是什么身份?”盯着他的眼睛,舒眉一刻也不放松。

齐峻被她逼得哑口无言。

“现在你倒可以来说说了,到底谁没担当?连正当身份都不能给予妻儿,你还哪有什么面目,整日在这儿纠缠不清?哪天你若能做到了,再跟我谈接儿子回去的问题。念祖他从小没爹,你若想他以后换成没娘,只管想方设法把他弄回去。看看他长大之后,找谁讨回这笔债!”连珠炮似地说完这番话。舒眉闭上眼睛,让自己的心绪赶紧平复下来。

被舒眉追讨身份的齐峻,此时已经没半点招架之力。只能坐在那儿发愣。

斜觑了他一眼,舒眉喃喃道:“若我处在你这位置上,既然给不了他身份和承诺,就尽量低调行事。省得他哪天回过味来,倒转来质问你。到底他是谁的儿子,当初被谁抛下的……”

舒眉的话,像一柄利刃,当即插入对方的脏腑。

“难道,念祖这辈子都回不了齐家?”齐峻绝望之余,仍不甘心地问道。

“那也不一定。或许哪天他想回齐家认祖归宗,抛下我自己就回了。再或者,我哪天又出了意外。他不愿跟着他外公和舅舅过,到时你自然可以接他回去。若命中注定他要在继母手下讨生活,那也是没法子的事……”

听到舒眉用云淡风轻的语气,讨论自己的生死问题,齐峻只觉心底一痛。

他哪会不记得。儿子曾有一年时间,就是被雨润和番莲带着的。那时。舒儿生死不明,而他却一直在四处寻找他们娘俩。

没想到,造化弄人,一次错过就再也回不了头了。

齐峻茫然站起身,调头朝门口走去,心灰意冷让他的步伐有些不稳。

望着他踉踉跄跄的背影,舒眉有片刻失神。

直到番莲在门口禀报事情,她才重新打起精神。

“姑奶奶,四爷过去瞧了一眼小少爷,就转身离开了。并没有等他醒来。”

舒眉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倒是番莲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让她心生狐疑。

“有什么你就说吧!在我跟前,你有话不必藏着掖着!”扫了她一眼,舒眉给她打气。

上前朝舒眉福了一礼,番莲道:“奴婢有些不明白,他既然舍不下少爷和夫人,当初何必另娶?难不成,他真以为您回不来了?”

舒眉听了一怔,打趣道:“或许,他指望后面找到咱们娘俩后,或是安置在外面,或者贬妻为妾。堂堂驸马爷,安置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女人,那还不是小菜一碟,天底下,有谁能跟公主抢男人……”

舒眉的调侃,让番莲有些无语。

她虽没在四爷身边侍奉过,可毕竟也是在宁国府长大的。番莲可不认为,四爷是那样的人。

“不要再提他了!”舒眉话题一转,问起文府老宅的事,“那边修缮得怎么样了?爹爹可曾说过,年底之前能搬进去不?”

番莲摇了摇头,答道:“这些日子,文先生忙得脚不着地,哪里有空闲去忙那桩事。您还是安安心心留在定远将军府,陪着三太夫人和六爷一块过年节吧!”

舒眉无奈地撇了撇嘴角,心想也只能如此了。

提起过年,她突然想起跟雨润一同回来的萧庆卿,遂问起他来:“萧大哥的漕帮总部,不知有无北迁过来?”

听她突然提起这个,番莲以为她想着悦已阁的生意了,忙提醒道:“两边还没统一,萧大当家应该不急于一时吧!姑奶奶,您莫不是有什么打算?”

舒眉摇了摇头:“现在京城风声鹤唳,还能有什么打算?!最快也得京城平静下来后再说……”

经她一提醒,番莲也想起郑氏。

如果年底之前还没找回来,这京城上下怕是都过不好年。

因为,燕京如今戍卫都掌握在齐氏兄弟手里。他们的母亲没找回,到时自然要折腾京城的老百姓。到时诸如进屋搜查,取消烟火表演、关闭城门半夜戒严等等。

就在舒眉担心郑氏的失踪,给影响到京城百姓的节日时,宁国公齐屹那儿,却传来了好消息。

郑氏找到了!

严格意义上来说,郑氏不是被她两儿子找回的,而是被人送回的。

当齐淑婳将外头发生的事,绘声绘色描述给众人听时,舒眉跟施氏都是一副震惊的表情。

“大嫂竟然撑了那么久!”施氏不禁跟外甥女感叹道。

舒眉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“不知是谁在幕后操纵,对老人也下得了毒手。”?齐淑婳感叹之余,竟然同情起大伯母来。

想到郑氏瘦骨嶙峋的样子,齐淑婳叹道,“所以说,大伯母经历此劫,应该会有所领悟吧!那真是死里逃生出来的。”

施氏扫了女儿一眼,道:“她能改倒是福气。宁国府如今的乱局,一大半都是她惹出来的。”

齐淑婳不置可否,过了一会儿,只见她悄悄凑到施氏耳边,跟她轻声说道:“大哥私下找到女儿那里,跟我说,大伯母返家后,十分想念祖那孩子。他着人在宁国府办了几桌酒,说是想请几家亲友聚一聚。女儿回来后,都不知跟表妹如何开口提这事呢!”

施氏一怔,瞅着女儿的眼睛,问道:“她又想折腾人了?刚消停两个月。”

齐淑婳略一迟疑,跟施氏解释道:“女儿听说,大伯母很吃了一些苦头,头发全都白了。她想见见孙子,这也是人之常情,想来表妹没法子拒绝吧!”

施氏沉默不语。对这外甥女的脾性,她算是摸得较为透彻了。

宁国府的宴会,舒儿肯定不会去参加的。至于念祖,应该还是会去的吧!毕竟,舒儿再倔,屹儿的面子她还是要给的。

齐府的宴席,果如施氏料想的那样,最后小葡萄去了,舒眉没有去。当番莲和丰楠护送着孩子回来时,小家伙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。

“怎么睡这么沉?”接过儿子的小身体时,舒眉不禁问起他们二位。

番莲似是面有难色,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小少爷被表少爷哄着,沾了一点米酒,有些醉了。到后面要回去时,硬是不肯上马车,非要跟葛将军骑马。最后葛将军没法子,只得抱着他,一路将他送了回来。”

“葛将军?”舒眉一脸的错愕。

见到她满脸迷茫的样子,番莲一拍脑袋,说道:“奴婢该死,竟把这碴儿给忘了。太夫人就是葛将军救回来的。”

“他救回来的?!”这消息不啻于一道惊雷,将舒眉刚涌上来的睡意,扫得干干净净。

“是的,葛将军从南边赶来,路过大兴的时候,发现了那帮贼人的踪迹。最后,是他带着人马,偷袭了那窝人的老巢。”番莲绘声绘色地讲起她在酒席上听来的故事。

原来是这样!

舒眉释然之余,又问起小葡萄的事:“他怎地缠上葛将军的?这孩子……”

听到她专门提起这个,番莲面上一僵,随后把宴席上的事,简单说了一遍。

“酒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四爷非要大少爷到前面去见客,奴婢只得抱了他过去。在席上,大少爷一下子认出了葛将军,非要跟他玩游戏,谁劝都不听。葛将军脾气倒好,真的就跟他玩了起来。到回来的时候,本来,大少爷已经睡着了,突然一阵马匹的嘶鸣声,吵醒了他。大少爷一抬头,就瞄见了坐在马背上的葛将军,于是……”

番莲不用说完,舒眉已经猜到了当时的情形。

定是人来疯的小葡萄,见到葛曜骑在马上,一副要离开的样子,小家伙又来赶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