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14章 乞婆上门

第四百一十四章 乞婆上门

自从那次齐淑来过后,秦芷茹表面没什么变化,′里益发焦虑起来。甚至经常在半夜从睡梦中惊醒。

侍候她的肖嬷嬷和春枝,虽然有所察觉,却都以为,是惦念齐峻所至,不过是在平日里,多劝她保持身子,顾念一些小少爷。

秦芷茹满腹的心思,却没一人听她倾诉,心里不免越发郁结。

日子马上来到腊月二十四,每年到这日,按照大楚的风俗,家家户户扫尘祭灶,准备开始过年节了。因此,一般人家的主妇,无论如何都在家中组织清扫的。

作为宁国府如今的掌家夫人,秦芷茹也不例外。

大清早,她收拾妥当后,就开里外忙碌,就连儿子那儿,都顾不上陪着。

按照齐府的旧俗,祭完灶神爷,供品自然是要拿到街面上,分给临街一些乞丐的。只是,最近一段时日,京中流民较多,顺天府尹怕再生乱,将那些流民以及乞丐,全召集到一处,给他们安排过冬的地方以及糊饱肚子的米粥。因此,往来一拿出去一哄而光的场景,到今天却没看到了。

春枝只得将祭品收拾了,从侧门出去,将东西堆到巷口那要株千年老槐树底下。

待她拿着空竹篮,正要从侧门进府时,突然,从巷子右侧,蹿出一个妇人来。

只见老妇人顶上蓬头垢面的,身子不自觉得佝偻着,左手捧着一只饭钵?右手拄着一根枯树枝修成的拐杖。

春枝一见这老妇的打扮,就知她定是这片坊区的老乞婆了。

“这位大嫂,祭口已经送到老槐树底下,你若想要享用灶王爷的福泽,就到那里自己去找吧!”

老乞婆一听,连忙摆了摆手:“今日我已经在别家吃饱了,不需要再添了…???”

春枝一听这话,心里不由嘀咕起来:“你都吃饱了,还跑这儿来凑热阄作甚?”

那老乞妇似是知道对方心中所想?只见朝春枝作了一揖,对她救到:“姑娘行行好,找个地方让老婆子住一宿吧!昨晚那场大雪,把老婆子的草棚给压垮了,我实在没地方可去…???”

听了这话,春枝不由一怔,随后问道:“听说衙门腾出专门的屋子,安置你们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了,怎地你不去那儿?”

老乞婆摇了摇头,口中喃喃说道:“那地方容易进不容易出?听说,开了春就要送到辽河做苦力的……天底下哪有白吃午餐

??”

春枝听了,不由露出同情之色。

见春枝神情变了,老乞婆赶紧补充道:“只住一宿,明早我就离开,出城上郊区寻地方安置。

一时之间,春枝也狠不下心来,对眼前这老妇说出拒绝的话语。

“这

??”她也不敢擅自作主张,最后,一咬牙回到了后院?四处寻找秦芷茹的背影。

找了好半天,春枝也没找到自家主子,只到又回到侧门外′对老乞婆道:“这位大娘,我家到主子很忙,恐怕顾不上这些。要不,你到别家去求求?”

“别家?”那老妇一愣,随即便说道:“隔壁倒是有地方,只可惜,那宅子被人锁了起来,里面还阄鬼…???”

春枝一听“闹鬼”二字?浑身打了好几个冷战。

―"――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?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――"―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听风阁里寂静一片。

突然啪啪一阵响?外面传来细粒敲窗的声音,惊醒屋里对峙的两

齐淑{起身走到窗边?把手掌伸出窗外。片刻间,上头洒满了白糖似的雪粒。

“下雪了,今冬天寒得特别早!刚进十月就落雪了。”望着从天而降的雪颗,她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舒眉将视线投向那边,果然,窗外已雾蒙蒙一片,她冷不丁地瑟缩了下肩膀,猛然间回过神来―自己来求同存异的。保命是目的,和离是手段,既然对方承诺能保她安稳,何必现在就剑拔弩张。温饱问题解决后,再图自由和安稳。什么爱情、幸福统统不在她考虑范围内。

想到这里,理了理思路,舒眉重新开口:“上回从马上摔下来,又当如何解释?小女不相信,失忆前我竟傻成那样,明知出门不妥,还要贸然前往。焉知不是树欲静而风不止

??”

连自称都变了,齐屹心中微凛,注意到她语气中带有淡淡忧伤。

“那是你放不下四弟,既然如今已经前事皆忘,你还担心什么?那些勾心斗角,妾室争风吃醋,当作看戏不就成了?”男人终究心有不忍,退而求其次,不指望她跟四弟琴瑟和鸣了。保住名位便可,只要齐文两家联姻还在,四皇子就保得住扳倒高家吕家,管她若兰若菊若竹都不在话下。到时,定要让她们一辈子回不了京。

想到这里,年轻的宁国公目露煞气。

舒眉却没留意到,她只是淡淡地笑了笑:“名份在此,如何当成看戏?除非,齐府先出具一份休书或和离书,我才安心暂时呆在府里。”

“那可不成,若四弟知道了,铁定立刻让你离府。”三年前吕家被流放时,齐峻的异状让他至今记忆犹新,“再说,也得由他动笔,别人写是无效的。你不怕弄巧成拙?”°

舒眉想了一下也对,抬头说道:“要不,国公爷亲笔手书上一份,先留到我这里。等时机成熟后,小女再拿你的亲书,去换回他那一份。”

齐屹暗忖:这丫头果然精明,一眼瞧出有人压着四弟,不肯让他和离。且拿休书拖着她再说,反正不写日期,然后叫她保密。写与不写又有何关系?反正时间还长,说不定到时四弟回心转意,对她产生了好感,两人不想分开了呢!

“那好,我这就磨墨动笔。”齐屹起身走近案桌,将茶盏里剩余的茶水,倒进砚台里,拾起笔架上的狼毫,就要动笔。

答得如此爽快,舒眉心下狐疑:不怕她拿到休书,哪天自己撑不下去了,扔到齐峻脸上,让他给自己出一份?!

提笔之前,齐屹抬起头,装着无意间想起,补充道:“不过,你得保证没有我允许,不得向第四人泄密一个字。否则这封休书,我不会承认的。三妹你在一旁作证。”

机窍原是在这儿,舒眉暗道一声好险。

原也没打算立即离府,她点了点头,应承了下来。腹中却在嘀咕:齐大情圣,是大哥交待的,怪不得我了。再说,你情妹妹甘当棋子,未必对你是真心的。既然,现在她也没正经身份为妻,作妾又不乐意,大家就这样耗着吧!

舒眉正在天马行空想着,案边的男人将数十字的休书,洋洋洒洒一挥而就。

写完之后,齐屹亲自递到女子手中:“你看看,还有什么不妥的?”

舒眉接过来仔细研读:宁国府齐家四郎名峻,有妻文氏二女舒眉,因XXOX之故,情愿立此休书,此后各自婚嫁,永无争执。立约人:XXX(XX部分为空白)

“日期呢?”舒眉刚拿到手上,就发现了漏洞。作为现代灵魂,她久历契约精神的熏陶,怎可允许犯这等低级错误?!

齐屹面上没什么,暗地里吃了一惊,心说不好,小丫头比想象中还难缠,这等细节都注意到。

“立约人当是四弟,我不好代笔。不过,整封休书有我字迹,他是认得的。至于日期嘛

??反正还没确定,就先留着,到时一起填。”齐屹装出不以为意的样子。

舒眉哪里肯依,她早就瞧着不对劲,忙阻止道:“还得他画押按手印,不如到时让他重书一份。大哥还是将日期填上,就以一年为期……”

“不成,一年哪里够?起码得三年,你以为高家好惹的?”

“那就两年!青春有限,大哥不会忍心让舒儿赔掉一生吧?!表姐你说呢!”舒眉转头朝齐淑{求助。

形势急转直下,齐淑{还没回过神来,两位就把休书写好了,她想拦都来不及。想起母亲临行的交待,齐淑{出声提醒表妹:“和离了,准备上哪儿?回岭南吗?你继母生了一男童,再嫁时没妆奁没清白身份,能找到什么样的人家?!你打算以什么为生?”

听到堂妹的提醒,齐屹脑中灵光一闪,有了绝妙-主意:“要不这样!两家当初联姻是互惠互利。弟妹你是女子,和离后比较吃亏。要不,齐家送一户商铺到你名下,两年后你若离开,也好有个谋生的倚仗。”

此提议一出,舒眉狐疑顿生,难道他真有诚意放自己走?

不可能啊!从梦中情形来看,他对堂姐用情至深,老国公爷临终遗言,没准就是他的主张。这等状况,让她越发糊涂了。

或许是爱乌及乌吧?!舒眉安慰自己。

可惜齐屹下一句,就打破了她的幻想:“不过,要等两年后,铺子的文契才能交到你手里。”

原是怕自己提前毁约跑路,舒眉当即拒绝:“不用了,若高家提前倒台,或是相公提前知晓此事,干嘛还守到两年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