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15章 步入陷阱

第四百一十五章 步入陷阱

将丫鬟春枝打发出去后,秦芷茹不禁心乱如麻。想到表弟有可能还在人世,让她把心一横,让人去叫自己的乳母肖嬷嬷。

“小姐,眼看着要过年了,此时你还回舅老爷那儿,似乎有些不妥!过几天你反正要带小少爷去拜年的……”主要担心齐府下人说闲话,老仆妇忙过来劝阻秦芷茹。

“舅父一人住在撷趣园,本夫人作为他唯一的亲人,上门看望看望,有什么不妥?”?秦芷茹不听劝告,吩咐丫鬟婆子去收拾准备。

肖嬷嬷知道阻她不住,忙安排丫鬟准备去了。

谁知,临出门的时候,齐屹不知从哪儿听说,秦芷茹要出门,给她特意派了一名碧波园的高手作护卫,还让人传话给她,说最近京中不甚太平,让她早去早回。

听到这番告诫,秦芷茹心里更加急于早点见到自己舅父了。

等坐到马车上时,她想起齐峻的话,不禁向跟车来护卫的尚剑,打听起京里如今的情况。

“禀四夫人,据说是南边的细作潜入了京城,具体是哪一家,官府的人还在审问。”尚剑在车外恭声答道。

“南边的细作?”这让秦芷茹心下一沉。

之前,她以为是高家的余孽,没想到又有南边人马渗透过来。

这让她对手里攥着她耳坠的人马,心里升起几分怀疑。

那些到底要干什么?

难不成,想要逼舅父也投奔到南边去?

考虑这一可能,秦芷茹心里七上八下的。她不是不知,之前齐淑娆的夫家,就是怕被新帝清算,弃下她逃往了大晋。若他们拿表弟威胁舅父,逼他离开燕京。到时,自己将何去何从?

想到这种可能,秦芷茹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。

如今在齐府,她好不容易挣得这等局面,若是舅父因表弟离开大楚,她娘俩该如何选择?难道离开齐府,跟舅父表弟一起?

想到这里,秦芷茹突然有些后悔,事情尚未弄清,就贸然出门了。她一时有些犯难。到时该如何跟舅父提及,关于表弟的事情。

可是,让秦芷茹万万没料到的是。她赶到了撷趣园的时候,竹述先生并未在府里。

听留守的老苍头解释,舅父跟三五位旧友,到西山上赏梅去了。

“表小姐,您有什么事。不如留下口信,等先生来后,老头子代您转给先生,等得大冷天的,您再跑一趟……”临走的时候,梁老头善意地提醒道。

哪里敢将表弟的事。随便透露给第三人知晓?!

扑了空的秦芷茹,也不敢在外头多做停留,没过多久就起身返回了。

这让陪着一路过来的尚剑。心里头十分纳闷,他不由暗自猜度:这新的四夫人行事怎地这般没章法?拜访长辈也不提前派人上门给个信儿,好让对方等在府里。跟以前的四夫人相较起来,似乎差了不少。

听番莲那丫头讲,当初文氏夫人掌管暗卫组织时。一切安排得有条不紊,不仅保住了齐府上下。就连大少爷跟她失散了,最后母子俩还能在金陵重逢。

现在这位四夫人,听在府里也不是很得人心。事情是一件没拉下地都做了,可下面人似乎并不是都买账。就拿上回她的陪嫁丫鬟扬言,要将犯了错的老世仆,遣到庄上去那件事,就让大家怨声载道。

要知道,他们都是祖祖辈辈守护齐氏一族的,就算老国爷在的时候,也没人敢随便遣走一位老世仆,更何况她一位半路杀出来继室夫人。

尚剑想到这里,不由想起自己的兄弟尚武。

据说,这家伙因四爷两口子闹矛盾,眼看着要娶进门媳妇也飞了。

那位叫“雨润”的女子,如今不仅成了文先生的义女,还执掌着县君的产业,在京城里混得风生水起,嫁的人身份也不低。

尚剑正要那儿走神,突然,道路前面过来一顶小轿。见到他们的马车,不由护在轿之人跟

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半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“怎么样了,救回来没?”晏老太君顺过气来,紧紧盯着孙子,厉声喝问道。

“救回来了!差点就是去了条人命!”齐峻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,接着又求道,“祖母,您也不希望由于孙儿的缘故,枉送人家性命吧?!”

晏老太君气得左右摇晃,身子几欲跌倒。得亏旁边伺候的丫鬟婆子将她撑住。齐峻见了,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,就要来扶祖母。谁知,老人家此时气极,伸出右手将孙儿的手,毫不留情地推开了。

嘴里还念叨着:“老身勿需不肖子孙搀扶。”说着,就转过身去,在仆妇的簇拥下回了内堂。

齐峻见事情不成,并不放弃,也跟着进去了。晏老太君刚一歇下,齐峻顺势又跪到了里面。

“孙儿不想被人戳脊梁骨,一辈子抬不起头做人。”

晏老太君拿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仆妇,沈嬷嬷心领神会,开腔劝起眼前这位小主子。

“四爷宅心仁厚,当然是有担当的。可外面人心险恶。这事吕家夫人昨日上门来问过理,责任不完全在四爷身上。您何必朝自个头上揽?!”

齐峻一听这话,越发着急了,不管不顾地跪行到晏氏脚边,扯住祖母的裙摆求道:“是孙儿的过失,不是我拉住她说话……她也不会被退亲……”

晏老太君扫了孙儿一眼,并不作声,泰然自若地坐在那儿,自顾自地跟沈嬷嬷说起闲话。不再理睬她。

“……照说,没几天她们该回来了!在山上呆了月余,这两孩子不知胖了还是瘦了?”

“三夫人庄子上风景尚好,那里野味又多,定然是饿不着老您宝贝孙女的。”

齐峻几次想借机搭上话,就是找不到法子。

眼角余光瞟着孙儿无计可施的样子,晏老太君心里稍稍安定,继续跟人聊一些家长里短。

这时,屋外的丫鬟禀报:“国公爷叫人传话过来,要四爷到外院书房候着,说是有话想问他。”

齐峻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吓得惨白。外院的人进来催过两三次后,他才一步三回头地去了。

等到傍晚的时候,霁月堂的仆妇万嬷嬷,撩开帘子刚出来。就见院里跑腿的丫鬟紫苏,正跟珊瑚、槐香几个,在那儿交头接耳。万嬷嬷走近咳了一声,那几个丫鬟一阵慌乱,接着就给这管事婆子行礼问安。

“在里面叫了几声,都没人应答。原来躲在这儿说私房呢?!霁月堂的规矩,刚整顿完毕,有人就忘了?!”

被万婆子一惊吓,两位小丫鬟扑嗵跪在地上求饶。

“奴婢该死,刚从大夫人那儿回来,向珊瑚姐姐回话,没留意别的。请嬷嬷网开一面。”紫苏当即就磕头求饶。

万婆子又把目光转向珊瑚:“你是大丫鬟,怎么也不懂规矩了?”

珊瑚朝对方福了一礼,说道:“不是奴婢故意溜号,实在是……有件事奴婢想问清楚,不知该不该告诉太夫人……”讲完,她眼巴巴地望向万婆子。

“什么事这般严重?”

见她问了起来,珊瑚也不藏着掖着了,将事情倒了出来:“四爷到外书房,没过多久,就被国公爷鞭笞了。大夫人中途得信,拼命赶往前院。谁知四爷早已不省人事。松影苑这时已经乱成一团。奴婢犹豫,要不要将此事告知太夫人。”

万婆子一听这话,吓了一跳,忙急声问起缘由:“四爷莫不是也向大老爷求情了?!”

“可不是!国公爷一怒之下,就命人架了春凳,用鞭子抽上了!”

万婆子眉头紧拧,问道:“平日里,四爷不是总避着大老爷吗?他如何敢提出的?你还听说了什么?”

“世子夫人上吕家看望她表妹去了。大夫人急得不得了,让人去请了大夫,也不敢惊动宫里的太医。”紫苏将听来的消息,一五一十告诉了对方。

晏老太君久不见贴身仆妇进来,遂在里头问道一句:“是谁要外头唧唧喳喳?”

万婆子神情一凛,训诫了那几名丫鬟不要乱嚼舌根,撩起帘子就进去回话了。

听到仆妇的禀报,晏老太君急急地从罗汉**下来,要到前边去看望她孙子。

刚出霁月堂的院子,宁国公齐敬煦就大踏步过来了。

看见儿子来了,晏老太君又急又怒,朝他数落道:“你作甚打他?好好教导就行了!你不知他从小身子骨弱?”

一听母亲发怒了,齐敬煦露出尴尬的神色,上前行礼告罪道:“儿子也不想的,只是行军打仗使惯了,手里没个轻重。”说着,他搀着母亲,要把老人家扶回屋内。

晏老太君怔怔地望着儿子,总觉得他神情中有古怪,就将伺候的下人遣了下去。把刚才的问题重复又问了一遍。

宁国公嘴角挤出一丝苦笑,解释道:“儿子也没办法,那愣小子不知被谁灌了汤,非要在儿子跟前耍横。让他在**躺一个来月也好,省得他再惹出什么乱子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