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21章 强送作堆

第四百二十一章 强送作堆

将儿子送还给舒眉后,齐峻没多作停留,按照兄长之前的嘱咐,紧接着就回了宁国府。

刚跨进齐府院子,他就发现今晚似乎哪里不对劲儿。

不仅全府张灯结彩,就连母亲那儿也是笑语喧哗,跟平日入夜后的情景,没有半点相似之外。这让齐峻心里犹为纳闷。

“四爷回来了?”守在霁月堂暖阁外头檐下的婆子,见到齐峻一副风尘仆仆的打扮,忙上前请安。

齐峻朝她点了点头,随口问道:“都没歇着呢?”

婆子笑着应道:“太夫人今个儿兴趣好,留着四夫人、五姑奶奶说话呢!”

齐峻不置一辞,就着被掀起的门帘,矮身就进了屋。

“峻儿回来了?”之前郑氏一直在打盹,待听到仆妇禀报,知道她小儿子回来了,强打着精神,等着齐峻进来请安。

“这儿好热闹啊!”齐峻感叹一句,随后将头转向秦芷茹和齐淑娆,“你们也太懂事了,母亲病情刚得到控制,就任她熬夜,那之前的神医的嘱咐,没人放在心上吗?”

他一通责备,让齐淑娆姑嫂俩脸上有些挂不住。

郑氏见状,忙出声打圆场:“不怪她们,是为娘拉着她们守在这儿的……”

听到母亲发话,齐峻走到罗汉床旁边,将郑氏扶着躺了下来。

“您也要顾惜自个身子才好。虽然过了年,可天气到底没有转暖,您的病情……”他刚说到一半,就被郑氏的话打断了。

“不碍事的,娘亲一时半会死不了。我还等着聪儿娶媳妇呢!”说着,她扫了一眼对面的秦芷茹,那儿她的金孙齐聪已经沉入梦乡多时了。

随着他的视线。齐峻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。随后,他蹙起眉头,对轻声对秦芷茹问道:“怎么不把他送回屋去睡,这么熬着也不怕着凉……”

秦芷茹听后微怔,随后嘴角绽出一抹笑意:“没事的,母亲这儿暖和,冻不着他的。”

齐峻见她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,正欲再说些什么,突然,妹妹齐淑娆的声音响起:“四哥。你就甭责备四嫂了。是母亲说,大过节的,一家子难得相聚。留咱们在这儿说说闲话,还不都是因为等你!这么晚才回来,耽误咱们歇息了,还有嘴巴说别人……”

妹妹的话,让齐峻微怔。随即他向郑氏求证:“天天都见面的,娘亲何必呢?”

郑氏将手一挥,对小女儿吩咐道:“这里没什么事了,你赶紧回去了。为娘要跟你哥嫂交待几句。”

见到这副阵仗,齐淑娆哪能不清楚她要做什么?!

只见她撇了撇嘴,朝屋内尊长行了一礼。就带着仆妇丫鬟告辞了。

齐淑娆离开后,郑氏又将屋里伺候的,遣的遣散。支走的支走。屋后只剩下他们母子婆媳三人。

没外人在了,郑氏心里少了顾忌,跟齐峻两口子也就不客气了。

“你们俩怎么回事?聪儿都一周岁了,怎地四房还没一人传出喜讯?”

被婆婆当面问起妊娠之事,秦芷茹觉得有些尴尬。求助地望向自己相公。

听到母亲的质问,齐峻只觉头皮发麻!

自从他南边回来后。母亲已经不只一次跟他问起此事了,之前还背着师妹问。没想到,此次竟堵着他俩,当面询问起来。

被母亲逼得没办法,齐峻只得含糊带过:“……那个,聪儿他娘上次生产时,伤着元气。近几年内不宜很快再生养……”

郑氏一听这话,有些不乐意了,忙反驳道:“她不宜生养,屋里不是还有开脸的丫头吗?我瞧着那个‘秦桑’的丫头就不错,怎地没选中她?”

提起通房丫头,齐峻和秦芷茹脸上的神情,均不太自在。

郑氏是何等人物,一眼就瞧出他们的异状,

“怎地?你们看不上那丫头?”

都被问到这份上了,秦芷茹知道躲不过去了,忙解释道:“没有的事!主要是相公平日回府一般都较晚。他现在忙得不上这些。”

郑氏听闻后,不由冷哼一声:“再忙总有回屋歇着的时候吧!屹儿该比峻儿忙吧!他还隔三差五来看珏姐儿呢!”

这等理由哪里是能打发郑氏的?

她随口就能举出一堆反驳之词。

听到这里,齐峻眸光微闪,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付母亲。随后他求助地望向秦芷茹,希望她能想出应付之辞。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“我进齐府不久,你大嫂就嫁进来了。后来隐约听说,好似陛下赐的婚。你也知道,齐府世代勋爵,历代天子都防着咱们,再与掌握重兵的武将联姻,通常是忌讳的。没想到,竟和高太尉成了亲家。那时,老公爷急得几宿没睡着,一个月不到的时间,头发都白了大半。是以他们两口子,起初几年很是不谐。听说成亲后没多久,不知怎么闹翻了。大爷就搬到碧波园去住了,夜夜对着这枕月湖吹箫。”望着听得专注的舒眉,芙姨娘觑了她一眼,将所知的秘事全盘倒给对方。

舒眉不禁想起,在梦中曾出现过的场景。难不成那些她不能亲历的情节,都是齐屹亲口告诉她的?!

他跟堂姐被人拆散,所以把自己从岭南接来,一来为堂姐在宫里壮声势,二是兑现齐文两家未完成的婚约。是以,高氏才因爱生恨,恨乌及乌……

想到这里,舒眉忍不住问出了口:“大嫂嫁进来前,她可曾识得大哥?”

“或许认识吧?!圣上刚继位的头几年,听说常召集文武大臣、勋贵外戚到西山狩猎。大爷年年都能斩获头名,被陛下赏赐……名声早就在外了。高皇后多年无出,听老爷私下跟妾身讲,高家原先打算送次女进宫的。”芙姨娘抛出一道惊雷。

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,舒眉颤声问道:“此话当真?这等隐秘之事,公爹是如何得知的?”

仿佛知她会有此一问,芙姨娘平静地解释道:“莫要看轻了咱们国公府,数代人的根基。平日只是韬光养晦罢了!”

舒眉顿时领悟:是了,堂姐原是要嫁进齐府的,结果进了宫。接着,齐屹被赐婚跟高氏成亲。这明摆着是易嫁嘛!没过多久堂姐进了永巷,文家获罪。齐府这边高氏跟齐屹成了怨偶,肯定会有人去查……

突然有个念头闪进她脑海里,舒眉不禁问道:“今上如今高寿?”她一脸紧张地望向对面,生怕这敏感的问题,得不到答案。

芙姨娘垂头沉思,过了好半晌,才答道:“十年前,我刚进齐府时碰到万寿节,那时就有人说圣上年近不惑了。”

十年前,难怪……定是高氏不愿进宫,侍候年近暮年的皇上,就设计让情敌李代桃僵了。

摸清几家之间的恩怨,舒眉只有一个感觉,那就是欲哭无泪——高氏抢了堂姐的佳婿,十几年得到了人没得到心。所以就先下手为强,让她表妹跟齐峻“青梅竹马”。起初可能仅仅为了子嗣,以巩固两府联姻和她在府中的地位,可自从小舒眉掺和进来,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……

她几乎可以体会到高氏恨意的来源——你不是牢牢占住我相公的心吗?就让你堂妹吃我同样的苦,一样当名怨妇!

被荷风苑丫鬟采薇送出来时,舒眉还沉浸在刚才的思绪里。

被雨润扶着走过枕月湖畔水榭长廊时,突然,水面朝北的院墙外,传来一阵锣鼓锵锵之声,还夹杂着此起彼伏的叫好。舒眉猛然惊醒,不由望向雨润,问道:“以前,这里不是很僻静吗?现在怎地大变样了?”

雨润忙低声解释道:“原先是很僻静,隔壁的端王府在一年前,大兴土木,在靠近咱们这边,修了个戏园子,跟碧波园一样。想来,过两天要请春客,他们府里的戏台准备开锣,正在排练呢!”

舒眉将眉头一皱:“那岂不是扰了芙姨娘清静?”

雨润连忙提醒:“以往在太夫人跟前,为这事小姐没少替她说话。奈何大夫人说,府里就这地方僻静。平日里,端王府搭台唱戏的机会不多,不如还住在这儿。”

又是高氏,她就见不得别人舒坦。

“那芙姨娘怎么说?”舒眉关切地问道。

“姨娘一向是息事宁人的性子,自然不想小姐再替她出头。”雨润脖子一缩,生怕被主子责备的模样。

不知怎地,舒眉眼前突然出现,荷风苑满屋子的画作。心里对芙姨娘的定性,不由暗自佩服起来。

回到竹韵苑不久,就听得郑氏遣了霁月堂丫鬟翠玟,过来给舒眉传话:“太夫人说,正月十五那日,太后娘娘将在慈宁宫设宫宴,她想带着夫人一同前往。”

“没传错吧?!不是大嫂吗?我也能进宫?”舒眉一脸错愕,犹不置信地确认道。

“小姐怎地糊涂了?之前您不是进过一次宫的?”雨润在旁提醒道。

舒眉倏地想起,可不是嘛!听说还差点回不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