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22章 有心无意

第四百二十二章 有心无意

没等秦芷茹拿着巾帕的手伸出来,齐峻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,立马从床缘边站了起来。

“不用了!我自己来吧!”说着,他右手一捞,将对方手里的东西取了过来,退到屋子角落,转过背去自个擦了起来。

见到他下意识的动作,秦芷茹目光一黯,望着齐峻的背影随后发起呆来。

她跟齐峻算是在撷趣园一起长大。

那个时候,后母进门没多久,就怀上了身孕。她在没人的时候,打量自己目光,让秦芷茹没来由地感到害怕。有一次,她无意间听到,后母跟爹爹告状,说舅舅送她的那只猫,经常神出鬼没,吓得她这孕妇心神不宁。当时她记得爹爹没有接话。没过多久,舅舅出面,把她接走了。

记得她头次见齐峻时候,他正在跟人比对对子。取得胜利后,那骄傲得意的模样,让她至今都忘不掉。

那是她一辈子都渴望的神采飞扬。

念祖那孩子,虽跟他小时候的神韵有几分相似,不过,还是比不上本人。

若是有个长得像他,又像自己的小人儿,窝在她的怀里,奶声奶气唤“娘亲”……

想到这里,秦芷茹神情有些恍惚。

“师妹,你怎么啦?”突然有道男声在她身侧响起。

秦芷茹精神一振:“什么事?相公,你擦好了?”

齐峻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就要去唤伺候的婢女。

“还是我来吧!”秦芷茹上前一步,接过他手里的巾帕,来到盆架跟前。

见她抢着做这些下人的活,齐峻神色微怔,在旁不解地说道:“这些事让丫鬟们来就成了。哪里需要你亲自动手?”

秦芷茹摇了摇头,对他道:“相公为我做了那么多事,这点举手之劳算得了什么……”

齐峻微怔,记忆突然闪回,当初要求舒眉给他绞干头发的场景。

她好像从没主动替自己做这些事……

意识到两者之间的差距,齐峻心里异常苦闷。

成亲那么些年,他跟舒儿真正在一起的日子,好像并没有多久。而且,大部分时间还在相互猜忌。

可就是那不到一年的光景,成了他终生不能忘的记忆。

“相公。母亲今日所说的,你怎么想?”突然,秦芷茹的声音。将他拉回了现实。

齐峻一惊,诧异地望着对方:“什么事?”

瞧他一脸茫然的样子,秦芷茹暗咬银牙,最后见齐峻似乎真的没想起来的样子,只得解释道:“还有什么事?!子嗣问题啊!”

提起子嗣。齐峻唇角闪过一抹苦涩。

“现在这样僵持着,也不是个事儿!要么咱们劝大伯续娶填房,要么……你看,咱们院里的几个丫头,哪一个较为合适……”说这话的时候,秦芷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。生怕错过他任何表情。

“这样合适吗?”齐峻喃喃道。

这话秦芷茹有些不解,一脸困惑地望向他。

“若能劝服大哥,那是最好不过。咱们这一房就不用考虑了。若真如母亲所愿,再添一名男丁,她更不会回来了……到时,我拿什么理由要求她回来?”

齐峻的话,犹如一记重棒。当场让秦芷茹霍然清醒。

原来,他还惦记着要那女人回来。

为了她。竟然不近女色,连子嗣都不顾及了。

一时之间,秦芷茹只觉嘴里有些发苦——自己到底还是来迟了。

那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,让他不惜违抗母命,变得不像她所认识的师兄。

想到自己多年苦等,最后竟然落得个这样的结局,秦芷茹心里的不忿,犹如肆虐的洪水一样,想关也关不住。

秦芷茹突然想起,那日在妙峰山上,当时那黑衣人跟她所计的话。

“你自个好生想想!不说陛下想坐稳江山,就不得不依靠宁国府的势力。就算没这层关系,他们间有了孩子,血缘关系早将两家绑在一起了,你还哪里有机会……”

“论起来,你才是里头最无辜的人。明明都嫁给自己心仪的人了,万万没想到……你帮苏家留下这点血脉,算是对得住他了。当时,强占你身子时,他可想过你以后该如何见人?”

“现在你还有谁可以依靠?竹述为了认回孙子,一直在想法子,他可曾想过你的处境?万一这事因此曝光,不仅齐家那老太婆容不下你,恐怕京城你也呆不下去了。到时。你打算怎么办?带儿子远走高飞,还是一死以谢天下?”

不知怎地,想起这番话,让秦芷茹打了个寒战。

“相公,想要她回来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子,端地要看你舍不舍得让她涉险……”随后,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“哦?!”听他有些主意,齐峻顿时来了兴致,“你且说说看,有什么法子?”

秦芷茹沉吟片刻,将那黑衣人交待的,半遮半掩地缓缓倒出。

“念祖他娘之所以至今不肯回来,寻根究底不过是她对你心有怨气。这怨气如何化解,还得要等机缘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有意顿了一下。

齐峻点点头,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。

这话就是师妹不说,他也是这样认为的。

对他迫于形势停妻另娶,舒儿满腹怨念,不过她没有身临其境,没有经历过当时紧迫的形势。

“机缘?!”齐峻不由喃喃自语,“机缘岂是那么好等的?”

“所以啊……”见他似是要咬钩了,秦芷茹继续引导他,“解铃还需要系铃人……相公你得让她意识到这点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有意刹住了话头。

被秦芷茹这样一点拨,齐峻似乎有些明白过来。

“你是说,让她也身临其境,感同身受一回?”齐峻立刻抓住了这点。

齐峻的话音刚落,秦芷茹忙说道:“让她身临其境,这个妥当吗?我怎么听说,她之前吃过不少苦。相公,她已经够可怜了,莫要让她再遭遇什么了……”

齐峻沉思了片刻,最后安慰她:“你不必担心,没什么危险的,不过是想她认清自己……”

听到对方这样说,秦芷茹心里五味杂陈。不过,她想到如今自己的处境,一咬牙忙问道:“相公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齐峻笑而不语,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。

暗中撇了撇嘴角,秦芷茹没有继续追问下去。那人交待她所做的,自己已经完成了。最终能不能凑效,还得看老天安排。

或许,那人说的对,如今天下群雄并起。还老打着项氏皇族的大旗,是不是挺不合时宜的?!

相比邵家、薛家,齐氏一族缺的不是实力,而是决心。

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半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众人在通州码头上岸,府里的马车已恭候多时。

“四爷,您不在府里的日子,老夫人每晚念叨您跟四夫人,就怕路上出什么事。”一下船,郑氏身边心腹婆子蔡嬷嬷,立刻就迎了上来。

“可不是,咱们夫人也担心四爷和四夫人。”丹露苑里的管事程嬷嬷,也跟着凑上前来,“旅途可还顺利?累坏了吧?!”

虽觉有些诧异,舒眉还是面带微笑地谢过:“还好!劳烦嬷嬷记挂,沧州不算太远。替我们谢过大嫂。”

说着,她朝自己相公望了过去。

刚开始,齐峻还板着脸的,看到妻子眼风扫来,愣了一下,赶忙反应过来配合,跟着说起一些场面话。

“承蒙大嫂惦记,府里母亲和大哥大嫂都还好吧?!”

蔡嬷嬷抢先一步答道:“都还好呢!老夫人早盼着爷和夫人回来呢!”说完,她扫了一眼程嬷嬷,脸上露出几分轻蔑的神情。

舒眉看得有趣,心想,这府里的下人之间,看来也是暗潮汹涌。

婆婆郑氏虽然软弱,可她手下的婆子媳妇看来不是善碴儿。想来也好理解,管家之权长期被高氏霸着,郑氏手下的人捞不到油水,心里自然不爽。长辈院里的管事嬷嬷,竟不如晚辈掌实权的下人得脸,放在谁身上也咽不下这口气,想来,她们不忿许久了吧?!

懒得看她们斗心思,舒眉回望了眼齐峻,催促他:“咱们赶紧动身吧!别让长辈等着了。”

于是,在雨润搀扶下登上了车,齐峻而跨在马背上。

正准备出发,突然有人叫出了声:“哟,这些人是打哪里来的?”

望着他们身后跟的一群人,程嬷嬷夸张地叫了起来。

雨润连忙伸出头来解释:“沧洲老宅的叔祖太太,送给咱们夫人使唤的,都是齐家的世仆。”又望着一边跟着的尚武吩咐道,“尚大哥,劳烦你帮忙看顾一下,别让他们走丢了。”

“好嘞!雨润姑娘你就放心吧!丢不了!就是不识路走散了,只要报出宁国府的名头,自然有人能帮着带路。”尚武接过话头安慰道。

听着他们一唱一和,车厢里的舒眉听了,嘴角微翘,对她那大伯的办事手法,第一次产生由衷的敬佩。

原以为安排他们回乡祭祖,齐屹打的是撮合她跟齐峻的主意,没想祖宅还有他的后招等着。当时祭祖的消息得的晚,她还抱怨过怎会如此仓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