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23章 乔迁贺客

第四百二十三章 乔迁贺客

齐峻的回答,听在秦芷茹耳里,让她又忧又喜。

对于夫婿不抗拒秦桑,她颇不是滋味。可转念想到那是她的丫鬟,心里顿时平衡了一些。

原来,为了子嗣,他并排斥哪个女子生。

就是说嘛!他再迷恋那女人,终归家族为大,子孙繁衍才是头等大事。

有了这个认知,秦芷茹像是吃了颗定心丸。这天晚上,她睡得无比安稳。

而齐峻却难得地失眠了。

跟舒眉夫妻几年,可两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。

他还记得,当初离京的时候,都还是好好的。那时的她,比他站得高,看得远。为了大局着想,她甚至不顾身怀六甲,也支持他远赴远关,去寻找大哥留下的线索。

她原本不是小鼻子小眼的无知妇人,为何到江南之后,什么人改变了她?!

不知怎地,齐峻脸海里,闪现出邓神医告诉他的一些情况。

“当时,她下不了地,整日闷在屋里。每天咱们采药回来,木莲和木蓝两孩子喜欢陪着她说话。有一天,她突然问起失魂症来。老夫虽然行医了大半辈子,也从来没见过这等的病例,自然回答不出来。她没得到答案,就向老夫借医书来。一来二去,她慢慢找到一些古方,说是改良一下,将来可以造福更多人……”

这样说起来,那时她还是想着别人的时候多。

是什么事,促使她改变的?

这答案难道在金陵?

金陵的事,还得问问林唐两家的婶婶、嫂子们。

也不知,他们能否顺利摆脱薛家人的控制。随即,齐峻的思维又跳到葛曜身上。

当大哥告诉他,前往南方救人的,就是这位喜欢乱献殷情的家伙时。他心头那个怄气啊……

要是他那时在京城,此等差事自己自然是不二人选。

不说林唐几家跟他十分熟稔,就是唐三哥、林二哥他们,跟他是从小玩大的发小,配合起来默契自然不用说……

姓葛的这样贸然前往,那几家相不相信他还是个问题。

他想到这里,对自家兄长的英明举动,恨不得抱以热烈的掌声。

虽被自家兄弟这样猜度,齐屹却半点不知。此时,他手里拿着南方传来的消息。一脸纠结地在屋内来回走动。

“爷,不要再犹豫了!此时是最好的时机。属下已查清楚了,葛曜根本是诈降……他一到南边后。就跟山东那边的人暗中接上头。说不定,林唐几位将军,最后会被他接到大晋去。属下已经探明,邵家已经跟太原府的陈祖德也有联络。若是山东和山西合起来,势力对咱们大大不利……”一直跟着齐屹的副将石泽洋。苦苦想劝了小半个时辰。

他刚从南边探查军情回来,还没来得及歇口气,就直奔听风阁,向主上报告这一消息。

石泽洋的话,让齐屹的眉头拧得越发紧了起来。

“你是在什么地方撞见此事的?”还是不太甘心,齐屹忍不住又问了一句。

石泽洋叹了口气。解释道:“就是到金陵后不久,他摆脱了咱们的人,夜晚偷偷溜了出去。若他坐得稳、行得正。又何必甩掉咱们的人呢!后来,事后兄弟们在他去过的地方暗查,房主说,前几天有两位山东口音的汉子,用大笔银子临时租那地方……”

副将的言之凿凿。让齐屹不由得不信。

“可是……”他还是有些迟疑,将困惑自己已久的事。也摆在了台面上,“邓神医的事不是假的吧!四弟都把人接来了。母亲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。他若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,何必大费周章,来上这么一出。邓神医年纪一大把了,可不是能和他合谋,做戏骗咱们的样子。”

石泽洋撇了撇嘴角,连忙顺着他的话分析了一下:“或许神医也被他利用了呢?属下听跟随四将军寻医的兄弟说,他们在永平府耽搁了不少时日。不然,四将军早就可以返回,那样一来的话,哪里还有他南下接人的差事?!”

对于他的猜测,齐屹不置可否。

别人怎么想,他是无法探知,可当初他做出派葛曜南下救人的安排,可是跟文、施几位商量过的。他或许有看走眼的时候,可那两位可不是泛泛之辈。且不说他们大半辈子宦海沉浮,就是以他们走遍大楚半壁江山的经历,阅人无数的眼力,也不可能把人看走眼。

以前在南边时,他们跟葛曜接触过不只一次。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第二日,舒眉跟齐峻出发时,天还只有蒙蒙亮,宁国府大部分人尚未起来。包括国公夫人高氏。

直到青卉晡时来报告这一消息,她想做出什么应对法子,为时已晚。

等她人离开后,高氏狠狠捶打着罗汉床,她的心腹程嬷嬷望着主子,想劝解又不敢出声。

“好啊!竟学会玩虚晃一招了?!”起身站到窗边,盯着竹韵苑的方向,高氏喃喃自语。

“夫人,他们既成夫妻,出双入对终究难免的,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。”程嬷嬷侍候在侧,终是忍不住出声了。

其实她心里不以为然。当嫂子的整天盯着小叔院子,这是哪门子事啊?!不过,大家知道表小姐的事,所以特能理解夫人。可如今木已成舟,难道还能阻止人家夫妻俩在一起?!

高氏心里的恨,却是有口难言。

只她自己知道,若表妹不能从齐府正门抬进,坐这正室的位置,高家迟早会玩完。齐府三爷如今在边关人望很高,那人恰巧又是文家黑丫头的亲姨父。爹爹之所还稳在太尉位置上,只不过靠的高家原先在军中势力。自三年前一役后,高家实力大不如前,余威还能勉强撑多久?!不然,吕家翻案之事也不会如此棘手了。

表妹重新嫁进齐府,虽然象征意义大过实际作用。高家所需的,也只不过是时机而已。

养在坤宁宫的五皇子,如今已有两岁了。等过两年一举成事,还哪用得着看别家脸色?!大姐也太没用了,连关在永巷的女人也除不掉。

高氏后悔起当初的决定,若不是她那时一门心思,盼着嫁与齐大郎,向爹爹献了那一计。何至于让家族走到这一步。到如今她是人、权两空!

“夫人,表姑娘到访!”她正在愣神,屋外丫鬟菊儿的声音响起。

“快快让她进来!”高氏起身坐回到罗汉床。

高氏惦记着的两人,此次正在京城前往沧州的路上。

齐峻骑在马背上跑在前头,让亲随尚武随车保护夫人,也不管后面的马车跟不跟得上,一门心思朝前赶。

坐在车厢内,舒眉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,心里早将那浑小子咒骂了无数遍。被颠得实在忍不住了,她撩开窗帘向外呕吐。雨润一边扶着主子,一边直着嗓子朝外面喊:“纪叔,停一停,夫人颠得都吐了!”

拉住缰绳,安顿好牲口,齐府老奴纪猷将车停下来。和尚武一同过来,候到车厢边。望着自家夫人那副惨状,他双手交握,连声道歉。

“夫人,不是老奴不顾惜您的身子,实在是爷的吩咐。”纪猷这样说着,眼睛向天上望了一眼,接着解释道,“这天气眼看着就要落雪了。若不在天黑前找到客栈住宿,怕是夫人吃的苦头更大。”

几人在这儿说着,前头齐峻一回头,看见后面的车没影了,又急匆匆地赶回来。看到妻子吐了一地,齐峻眉头紧拧,心里嘀咕了一句:女人真是麻烦。

此时,一阵寒风刮来,卷起地上的枯叶和残枝,在半空中打着旋儿,漫天飞舞起来。舒眉和雨润赶躲进车内,齐峻抬起手臂,将披风罩住头部,尚武和纪猷则转过身,背着风行的方向。

等狂风停下来的时候,果然如车夫所言,细米大小的雪粒从天而降。

“爷,外面风大,小的看您还是到车上去吧?!”尚武忙将小主子劝进去。

望了一眼天际,齐峻眉头拧得更紧。以他这些年在北方生活的经历,知道再赶也来不及了,遂从善如流地挤进了车厢里。

车厢本身不大,只能容纳两三个人。

这几年在老家,齐峻练拳脚骑射,被大哥派的师傅操得严格,练就一副壮实硕大的骨骼,身材越发魁梧起来。是以,他一进到里面,空间就显得特别逼仄。舒眉主动起身,坐到了雨润那边去,腾出本来的位置给齐峻。众人安顿好后,马车重新出发。

跟齐峻对面坐着,四目相望,舒眉觉得不大自在,遂将视线挪到一边,望着窗帘下面晃动的流苏发呆。

车内气氛顿时凝滞起来,谁也没再出声说话。可各自的心里,并不平静。

齐峻盯了那边主仆看了一会儿,就闭上了眼睛。脑海里立刻浮现出,两月之前在这条道上,他救起吕若兰的情形。那时她身上衣服破烂不堪,面色憔悴,跟一群流民混在一起,起初他都没认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