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24章 不辱使命

第四百二十四章 不辱使命

席间宾客的议论,作为主人家的舒眉自然听不到,她从清早天才刚刚蒙蒙亮,就开始忙里忙外,根本没半点空闲歇歇脚。

由于文曙辉至今未再续弦,整个文府的内务,自然由舒眉执掌。本来,小皇帝欲给她另行赐一座府宅的,舒眉以小葡萄要跟在爹爹身边念书为托辞,被她给婉拒了。

临近傍晚的时候,宾客差不到齐了,文府宾客盈门,前院后院人声鼎沸。得亏舒眉早有准备,府里的丫鬟仆役训练有素,这才将在摊子事,有条不紊的妥当。°

前院男宾那边,文曙辉正欲宣布开席,前面不是谁喊了一句什么,人潮突然往外涌去。不一会儿,就有一位身着锦缎公服的中年内待,捧着一个托盘,后来带着几名太监和侍服,在众人的簇拥下,缓缓走了进了院子。

文曙辉一惊,忙朝旁边的施靖和齐屹望去。

前者跟他一样吃惊,后者则是朝他颔首示意,似乎心中早有所料的样子。

文曙辉心下顿时了然,遂带着众人迎了出去。

宫里赏下来的东西不可谓不丰,更重要是,齐忻当众给他小表舅文执初赐了个四品将军的封号,算是对文家父子之前的照顾,给予了一定的回报。

小陛下赏功不避亲的态度,让来文府做客的人颇多感慨,大伙心里暗道,文曙辉父子从此要翻身了。一时之间,院子里的恭贺之声·窃窃议论之声,此起彼复地响了起来。

文曙辉接完旨后,想请传旨太监上座喝上几杯,谁知,那位姓权的公公,言辞委婉地谢绝了。

“咱家还有回去复命,就不叨扰文大人了。大家尽性地吃好喝好。”说完,他双手一抱拳,正欲跟主人家告辞。

就在这个时间·门口突然又进来几个人,看那行头一副风尘的打扮。

众人还没回过神来,就听得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。

“曦裕兄!乔迁这么大的事,也不通知咱们兄弟······”

众人纷纷扭过头,朝门口方向望去,眼尖之人立刻认出那几位的来历。

“林世叔,你们什么时候赶到的?”最先认出他们的齐屹,不禁喜出望外,三步跨过两步地迎了上去。

林隆道点点头,没有立刻答他·而是朝院里环视一周,发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,心里遂安定下来,朝齐屹和文曙辉道:“今天中午刚到,还没来得及上门找上各位,就听得文府有酒喝,这不,咱们哥儿几个马不停蹄地提前赶到,大队人马还有后面呢!”

他的这话一出,院子里的众人立即论议起来。

齐屹更是兴奋不已·拉过林隆道身边的林盛宏,暗中打听起来:“你爹爹此番带了多少人马过来?”

林盛宏没有答他,而是伸出五个手指。

“五千?”齐屹睁大眼睛·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。

林盛宏摇了摇头:“五万!”

一听这个数目,齐屹连连后退了两步:“此话当真?你们林家军的人马怎地保存得如此完好?”

朝与故友寒暄的父亲望了一眼,林盛宏凑到齐屹身边,压低声音解释道:“爹爹早知道严太后那边靠不住,这几年暗中藏了些实力。而且,还跟妹婿那边的人马汇合了。

齐屹神情一震,脸上顿时露出几分喜意:“队伍什么时候到?听说,大晋要跟山西联合起来。就连江南的薛家·也跟他们暗中有来往。你们此番回京·路上还顺利吧?!”

提到路上的事,林盛宏立马换了一副表情·只见他指了指脸上,道:“齐大哥·你瞧我这副样子,能顺利得了吗?”

齐屹蓦然一惊,忙朝他面上望去。

只见那张刚毅的脸上,有几处新添的刀伤。可以看得出来,他是经历过一些苦战得来的。

齐屹震惊之余,忙碌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难道葛曜他······”

—·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"——

齐淑娆蹭到大哥身边,故作神秘地朝他招了招手。齐屹莞尔一笑,不知她又要搞什么新花样。他配合地弯下身子,凑到妹妹跟前。

“家里来了客人,祖母在里面招待。”

齐屹一脸怔忡,说道:“哪天祖母不招呼客人?!”

“确切地说,不是为咱家的客人,文姐姐的父亲派人,要接她回去……”齐淑娆神秘地一笑,补充道,“她若不在府中,咱们的日子清静多了,没见过这么爱招蜂引蝶的……”

齐屹心中一惊,脸色阴沉下来,怒声喝斥道:“你······小小年纪,什么不好学?!整日跟邢些鄙妇,到处搬弄口舌,都是谁教你的?”

齐淑娆一怔,脸上顿时憋得通红,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,朝她哥哥哭闹道:“······她们果然说的没错,谁都能说,就她说不得!我才是你的亲妹妹。呜呜……”

她这一哭,齐屹怒火更炽,一把拉过妹妹的袖臂,厉声喝问道:“她们是谁?整日不学好的,夫子是怎么教的?”说着,就拉着妹妹的手,大踏步地往母亲的松影苑行去。

齐淑娆挣脱他的钳制,一路抽泣朝母亲的正屋跑去。

郑氏在里屋,被外面的喧哗之声惊动,刚走出内堂,迎面就撞见女儿扑了过来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郑氏搂着过来人,只见齐淑娆双眼发红,脸上挂着泪珠,一抽一搭的。不禁诧异抬头望向追过来的大儿子,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互相打闹,也不怕人笑话。”

向屋内环视一圈,齐屹压住腹中的怒火,对旁边的范妈妈吩咐:“我跟夫人有些话要谈,你把人都带下去吧!”

看着他们兄妹俩这阵势,郑氏一时也被唬住了,朝范婆子点了点头。老仆妇闻言,把手一招,将屋里三四个伺候的给招了下去。

只剩他们母子三人后,郑氏沉声问道:“说吧!你们这番又哭又闹的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?屹儿,你长妹妹十来岁,怎么不让着

齐屹压下胸中怒火,朝母亲施了一礼,然后,望着妹妹说道:“儿子不孝,让母亲操心了。只是这事,您得先问问五妹。她小小年纪,看都跟人学些什么?”

齐淑娆早憋了一肚子的火,朝他嚷道:“本就是事实,上次有人送她狮毛狗,还害得······不是招蜂引蝶是什么…···呜呜······”说着,她又埋头在母亲身上哭起来了。

齐屹一把抓住妹妹,厉声问道:“你还说?!这是小姑娘家能说的话吗?”

齐淑娆满腹委屈无处诉说,躲进母亲怀里,扯着郑氏给她作主。

齐屹气得不行,心里将高氏诅咒了百遍。

望着儿子气成青紫色的脸,郑氏心里凛然,脑中也有了几分清明。

难怪这半年来,齐府后院蜚短流长的,原来是这样。

自从狮毛狗的事被国公爷道破后,郑氏对后院之事,越发上心起来。以前有媳妇替她管着,自己乐得清闲。府中发生的一些事情,她总以为是风水不好,原来……

听到这话从女儿口中说出来,郑氏猛然惊醒,也跟着儿子怒斥起齐淑娆来:“你看你,哪还有一点公府千金的样子。这话是能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吗?教引嬷嬷几个月不在,你就越发没规矩了。”

见母亲终于明白过来,齐屹脸上微霁。可齐淑娆不干了,悻悻地说道:“那人为啥懒在咱们家里不走?母亲,您就不怕影响咱们姐妹的名声吗?”

郑氏望了儿子一眼,脸上有几分讪然。她虽然心里对文家姑娘不喜,但当着儿子的面,她不好明确地表露出来。

齐屹脸色铁青,朝妹妹喝斥道:“名声是自个挣的!你立身端正,谁能影响得了你。像刚才口出恶言,毁的只是自己的名声。”

毕竟才十一岁,齐淑娆不太明白哥哥话中的意思,躲在母亲怀里,还是不肯依。

郑氏长长叹了一口气,盘算着该怎样给女儿收收性子。

这时,外面守的范妈妈的声音响起:“启禀夫人,世子爷的亲随尚墨托人进来相禀,说是有紧急情况要报给他·`····”

郑氏望了儿子一眼,朝他嘱咐道:“你有事先忙去吧!娆儿我自会教导她!”

齐屹听后,朝母亲行礼告别后,急步出了内堂。

出了竹影苑,齐屹就朝外院书房走去。

尚墨一听到了,快步凑上前来,在他耳边报道:“四爷那边果然有蹊跷。说是暗卫的兄弟追踪了一些他前两天的行动。

好像他在查什么东西,唐家三爷根本没跟他碰过头。”

齐屹停住脚步,皱起眉头,问了一句:“我离开之后,他可还呆在那座酒楼里?”

“还在,影十三这才托人传话过来。请主子放心,有他们守着,定然不会让四爷出什么意外的。”尚墨胸脯保证道。

齐屹点了点头,嘱咐了几句,就安排人离开了。

第二日,齐屹从府中后院的小校场练完拳回来,刚换完衣服。就见尚墨急色匆匆地赶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