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37章 南辕北辙

第四百三十七章 南辕北辙

自从把丰楠打发回去后,舒眉心底松了口气。

接下来,她马不停蹄地忙开了。

对于护府守卫的安排,她一方面责令番莲,把以前训练的暗卫整合起来,一方面暗中委托萧庆卿,留意起各地流浪儿。

从江南的经历和小满的经历中,她发现这些年,由于战乱、瘟疫等天灾,因此失去父母亲人的小童,天下不知道有多少。

虽然,舒眉没那个财力,将他们都收留下来。可是,开设一些机构,其中一些资质不错的孤儿,提供庇护之所,着力培养他们,她自认为,还是有这能力的。

见到女儿忙里忙外,文曙辉不免纳闷。终于有一天,他从管家那儿,听说女儿要开开更多商铺,据说还有开设酒楼,这让他有些坐不住了,特意将舒眉找了过来。

“……这样做,恐有不妥。文家虽今日不同往事,可到底是书香门第。你得替陛下想想。如今你封作‘县君’,不愁吃不愁穿,派个人去管理名下产业,自然不成问题。可若是整天将精力都花那些事上,恐怕到时会被人说三道四。毕竟,文氏一族不是商贾之家。”

他怕女儿不知轻重,又问起女儿此举的目的:“爹爹不缺银两,加上为父的奉禄和朝廷赏赐,连念祖将来娶媳妇的银子,你都不必操心……”

舒眉之前见他没反对,遂没把此事太放在心上。此时,父亲特意跟她提起府里经济状况,她不觉羞赧起来。

“爹爹误会了,女儿这么做,并非是冲着银两去的。”舒眉连忙解释。

“不为了那个,那你……”听闻此言,文曙辉倍感不解。他实在想不通。不为获利,女儿操那份闲心作甚?

舒眉知他误会了,连忙解释道:“当然不是!若是为了银两,当初,我就不会结束南边的生意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停顿了下来,眼情瞅着父亲,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文曙辉眉头拧得越发紧了。

“那你整天忙里忙外,该不会是……”后面的话,他怕到女儿的自尊心。遂没有问出口来。

谁知,舒眉仿佛没听出来似的,反而扯开话题。问起朝中之事:“爹爹以为,现在天下局势如何?大楚朝是不是安枕无忧了?”

一下子跳到朝局上面了,文曙辉甚为不解。

“几方势力虎视眈眈,哪里就安枕无忧了?”说罢,他长长叹了口气。坐回到女儿对面的椅子上。

舒眉点了点头:“两个月前的恩科,听说爹爹,替朝廷招揽了不少英才。”

文曙辉眉头微蹙,心里更加困惑——什么时候,舒儿对这些朝堂上的事感兴趣了?

“陛下刚及位不久,有广纳天下贤才的决心。这批人培养过几年。到时就能为陛下分忧了。不说个个成朝堂上的栋梁之才,有几个还是能培养出的。”文曙辉自信满满地说道,心里暗自嘀咕。可是这些,跟开办铺子有何瓜葛?

他实在搞不懂,女儿怎会将话题,从开铺子突然跳到朝局上来。

“那些爹爹您可知,新科进士中。有多少的祖籍在江南富庶之地的?”舒眉也不着急,不疾不徐地问出她心中的疑惑。

文曙辉沉思片刻。随后摇了摇头:“多数是北边的举人,再有就是丙子之乱时,随家人逃到南边,后来又北归的……”

“爹爹可曾知道,这是为何?”得到自己要的答案,舒眉趁热打铁地问道。

文曙辉觑了她一眼:“南北两边对立,他们亲眷家人在南边,就是有心报效朝廷,怕是也不敢贸然过来,所以,此次恩科,参与的都是北方人或者无牵无挂的南方人。”

舒眉点点头:“这便是女儿心忧的地方。自我朝开国以来,中前三甲的进士,靠前的,听说南边来考生居多。”

女儿提出的问题,让文曙辉的神情终于凝重起来。

江南一带人杰地灵,文风鼎盛,而且物产丰富,朝廷失去那里,可谓是损失惨重,不仅丢掉了一大粮仓,更重要的是,痛失那里的人才。不说别人,就拿舒儿外祖父施家来说,她几位舅舅如今都在江南,以施家的诗书传家的传统,他们的子弟竟没有一人赴京赶考的。

可是,这些跟她做生意,又有何种联系?

文曙辉还是不太理解,遂问道:“如今两边对峙,你就算想把生意做到江南去,现在也不能随便动弹。在这点上,为父也无能为力……”

舒眉抿了抿嘴唇,摇头解释道:“爹爹误会了!舒儿并非那个意思。女儿想的是,既然两边对峙,明面上咱们当然不能怎样。可是,如果是民间有通商往来,官府向来不会干涉的。否则,江南一带就彻底瘫痪了。不如,咱们物色一些商贾,助他们到江南把铺子先开起来……”

“你是说,派商贾先行入江南?”文曙辉表情顿时严肃起来。

女儿有这想法,他并不意外。之前在金陵时,舒儿的生意火火红红。自从他们南下,她的铺子跟着撤出金陵。虽然在京都里,如今重新开办起来了,听人说,生意只保了个本儿……大不如前了。

舒儿特意跟他提起这碴儿,肯定不是为生意!

果不其然,舒眉接下来的问话,证实他的猜想。

只听得舒眉道:“是的,爹爹,您来替女儿把把关,看是先去设驻点招徕人才,然后,慢慢渗透到朝堂官吏中去,这法子可不可行?”

女儿这提议,让文曙辉颇感意外。他第一次意识到,女儿在某些方面,有举重若轻的本事。

就拿这事来说,他们几个阁臣,私下也曾讨论过,只是没有最终得出结论。

今天被女儿这样提起,文曙辉才惊觉,她提出的方式,倒是解决当前难题不错的选择。

舒眉停下来,继续补充道:“原本,女儿只是打算,让人收留一些孤儿,按照他们意愿,或是到铺子里当学徒,或是安排进暗卫组织。还是萧大哥提醒,不如到江南去挑选。说那边年年战乱,朝廷赈灾不力,不少百姓流离失所,失去亲人的孩子增加了不少,流浪儿越发多起来。”

舒眉将事情的来龙去脉,一一讲述给父亲知晓。

“原来是这样!”长长吁了口气,文曙辉点了点,头赞地望着女儿,“法子倒是不错!就怕,实行起来有些困难。朝廷如今财力不济,就算有这心思,一时之间,能难以腾出来,张罗此事了。”

“所以,女儿想自己派人先做起来,等别的商人看到有利可图,到时一定会跟风过来的。到时,朝廷可以因势利导,将大家组织起来。”接下来,舒眉将后面的想法,解释给父亲听,“爹爹,您试着想想,咱们这边日渐繁盛起来,政策对那些商贾越来越有吸引力,到时,还怕他们不成群结队涌来?只要天下富人蜂捅而至,补充国库指日可待,同时,在无形中也削弱了对手……”

毕竟经历两世,舒眉结合现状,将她所知晓的一切,总结成可行的方案,用十分简洁易懂的方式,向父亲描述了一遍。

听到女儿的解释,文曙辉总算放下心来。

他之前担心,舒眉这般热衷做生意,是被齐府那边给气的。以为她不过是想借别的事,让自己忙碌起来,转移对齐峻那小子的恨意。

没想到,舒儿根本没纠结那些事,反而操心起南北对峙的局势上去了。

她是怕陛下位置坐不稳,大楚再次乱起来吧?!

文曙辉暗中思忖。

舒儿从三岁起,因家族的缘故,跟着他一起遭罪,后来,甚至赔上自己的终身。有这样的担心,他倒不难理解。

当初,她答应陛下,带着孩子一起回到燕京,就已经下定了决心。

天下没有人,比她更希望看到南北一统,天下太平的。她从小的愿望,就是四处游历。更何况,她的封地还在江南呢!

怕是她早就想离开燕京吧?!

想到这里,文曙辉眸光微黯,一种愧疚之情涌上心头。

“你放手去做吧!爹爹会替你跟人解释的……不过,最好不要自己出面,省得有人又说三道四。以为父的观点,既然,之前雨润做得挺好,你不妨多培养几个帮手出来。如果能把端砚和徽墨几个也培养出来,不仅能替你分担,对她们来说,也是一条出路。” 文曙辉忍不住提醒道。

虽然早年经历,让他不跟一般保守顽固的腐儒有些区别,可他到底还是传统文人,还是一样不希望女儿抛头露面,影响了家族名声。

舒眉自然了解自己的父亲,忙应承道:“爹爹请放心,女儿知道分寸的。只是,这样一来,不知内情的,还以为我通敌呢!若有人问起来,望爹爹替女儿解释几句。”

文曙辉当下保证:“放胆去做吧!有为父替你兜着,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舒眉大喜过望,朝父亲道过谢后,带着人就要回自己的院子。

望着女儿消失在月亮门处的背影,文曙辉不觉有些惆怅。

看来,她真不打算回齐府了!

不仅如此,她跟念祖他爹所做的,现在称得上南辕北辙。本该承担责任,谋求功名封妻荫子的,现在跑去风花雪月。而该呆在深闺,相夫教子的,却操心起朝堂大事……

是时候考虑,该替她谋另外一位夫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