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38章 贴心暖语

第四百三十八章 贴心暖语

文曙辉的打算,舒眉自是不知。自那天跟父亲一番恳谈后,她便开始着手安排后续事情。

自从丰楠被遣回宁国府后,在齐家暗卫间引起了不小的震动。

没过多久,丰楠就被派往西北军营。离京之前,他特意找上齐峻,跟他说明这一情况。

“你被派到边关去了?”丰楠跟他告诉他这消息时,齐峻正准备出门。前段日子,他作了一部戏,此番要去鸣玉楼,找人替他排演一番。此刻听到丰楠的话,他不觉停下了步子。

丰楠连连点头,哭丧着脸对齐峻诉苦:“爷,您一定要保住小的,国公爷的意思,好似不准备让人再回来了。”

他的话让齐峻颇感震惊。

别人被贬他都没这样惊讶,丰楠遭到如此严厉的处罚,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齐峻之所以敢让他替自己传消息,皆因对方身份特殊。说起来,丰楠是他大哥的奶兄弟,情分跟一般护卫不太一样。

“是四夫人递话让你去西北的?”感到事情的严重性,齐峻不敢再等闲视之了,忙打听起来龙去脉。

“去西北的事,小的不知是不是她发的话,回国公府是她下的令。说是小的违背暗卫的规矩……”

听到这里,齐峻的脸跟着垮了下来。

他千算万算,怎么忘了这碴儿?

当初,舒儿以前不就是统领过齐家的暗卫?里面的规矩,没有谁比她更清楚的。想通这些,齐峻心绪有些低落。

半天听不到回应,丰楠不由急了,跟对齐峻求到:“爷,小的可是替您做事,才被国公爷重罚的。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
对方这样一说,齐峻当即沉下脸来:“怎么说话的?!大哥派你到西北,是给你谋另外一条出路,怎就不是活路了?!那地方爷也曾去过,你怎地就不能去了?”

被齐峻一截话,丰楠有些不知所措,他刚欲解释什么,只见齐峻将手一挥:“你暂且到西北呆上两年,等他们过了气头,我再想办法把你要回来。”

四爷既然都这样说了。丰楠好没别的法子,只得怏怏退了出去。

他刚出齐府,从旁边的胡同拐弯的时候。迎面碰到从齐府杂院出来的一位熟人。

“哟,这不是丰爷吗?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?”中年男子先跟他招呼道。

“原来是魏大哥,您这是打哪儿来?”一见是府里的管事,丰楠热情地回应起来。

“刚才跟夫人汇报点事情……对了,不是说。你被派到文府去了吗?怎地你是这副表情?”瞅着对方一脸沮丧的表情,那位姓魏的管事甚是不解。

被人提起不痛快的经历,丰楠面上有些僵硬。

魏管事却像没发现似的,一把拉住丰楠,问道:“许久没见过你了,晚上可还有任务?”

丰楠摇了摇头:“这几天都没任务!”

魏管事心中一喜。邀请道:“难得你有空闲的时候,不如,跟哥哥到前面酒楼。喝几盅去?”

丰楠心里正苦闷不已,听到他这话,一拍即合地同意了:“行,兄弟有事正想讨教魏大哥呢!”

魏管事哈哈一笑,摆了摆手:“什么讨不讨教的?!有什么事只管跟哥哥说说。咱们谁跟谁啊!”

丰楠闻言一喜,马上就跟对方勾肩搭背。欣欣然地出门。

且说齐峻这边,自打失去安插在文府的眼线后,他渐渐不安起来。由此,他往文府探望儿子的频率越发高起来,搞得文曙辉父女不堪其扰。舒眉还好,让人把小葡萄带到前院后,她呆在内宅,可以不用跟齐峻打照面,却把文曙辉父子骚扰得不行。

这不,施府请姐弟俩做客的帖子刚一送到手里,文执初就迫不及待地催着姐姐和外甥出门。

“快点动身,迟了又被人耽误在府里了……”一面跟舒眉念叨,文执初一面朝里屋的门帘处望去。

舒眉扫了他一眼,道:“你说迟了,他爹爹已经来了!”

“啊”了一声,文执初的整张小脸都垮了下来。

瞥见小弟一脸纠结的表情,舒眉无奈地摇了摇头,对他道:“你如今的年纪,好好念书识理为上,大姐的事,你就甭要操心了!”

文执初听到这话,当即表达了不同意见:“执儿是文家唯一的男丁,我若不操心,姐姐又被人欺负去了,到时该怎么办?”

见他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舒眉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谁知,文执初的话却被刚从外面进来的小葡萄听到了。

“谁要欺负我的娘亲?”急步奔到母亲跟前,小家伙瞅着他的小舅舅问道。

无奈扫了他一眼,文执初即刻住了嘴,表情有些讪然。

小葡萄何其敏感,立即猜到说是的他爹爹,他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对文执初保证道:“舅舅您放心,有小葡萄在,就算爹爹来了,也甭想再欺负娘亲……”

这话一出,不仅文执初惊住了,就连日夜跟儿子在一起的舒眉,也错愕地张大的嘴巴。

见他俩都吃惊地望着自己,小葡萄有些不好意思,只见他蹭到母亲身边,依偎在她怀里,道:“娘亲,儿子知道,你为何不愿回宁国府了!”

舒眉怔了怔,一脸狐疑地望着小家伙:“你知道为何?”

小葡萄将头埋进母亲的臂弯,嗡声嗡气答道:“儿子问过外公和伯父了。他们都说,是爹爹对不住您。大伯父还说,您为了小葡萄的出生,吃了许多苦,要儿子好生读书练功,快快长成有担当的男子汉,以后,就可以守护一家人了。”

这番话能从小葡萄口里说出,不说把文执初给镇住了,就连听惯了儿子甜言蜜语的舒眉,也是冷不防地骇了一跳。

小家伙说得一脸郑重,舒眉神情慢慢严肃起来。

“这些话,大伯父什么时候跟你说的?”

小葡萄仰起头,神情古怪地望着母亲。

“就在昨天,大伯父和爹爹一起,带着尚剑叔叔过来,说是小葡萄新的护卫……”

昨日齐屹也来了?

舒眉诧异地扫了旁边的婢女一眼。

番莲见状,忙过来解释道:“国公爷来的时候,姑奶奶昨日正好出门。他临走时,叮嘱奴婢,说尚五哥派来做暗卫的事,不必让太多人知道。奴婢没立即跟您禀明,是因为老爷说先不必讲出来,等您自己发现,说是想先测测尚五哥隐身的本事……”

原来是这样?!

舒眉顿时松了口气。

那名叫“尚剑”的护卫,她是知道的。此人乃齐家这一代人中核心十大护卫之一。以前听朱能提过,“尚”字辈的护卫,是前任宁国公齐敬煦,安排在儿子们身边的贴身护卫,跟他们打小一起长大。在宁国府暗卫中,资历可谓最深的人物。

齐屹此举,无疑将小葡萄的安危,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。舒眉在心底对齐屹不禁涌出一股感激之情。

虽然,齐文两家之间的纠葛,已经很难再扯得清,是恩多还是怨多。不过,他对小葡萄的这般重视,还是让她颇为感动的。

想到这里,舒眉将小葡萄扶起来,一脸郑重交待道:“你大伯父说得对,现阶段,你的主要任务,是好生跟外公念好书,跟师傅学好功夫,将来才能保护亲人。”

小葡萄点了点头,握紧拳手对母亲道:“儿子知道了!”

紧接着,舒眉又补充了一句:“看,大伯父对你还不错,长大了别忘了孝顺他。”

“儿子会的!”小葡萄微微颔首,随后又窝到母亲怀里,轻声问道,“上次,小葡萄听祖母跟姑姑谈起大伯父,说什么小葡萄要给大伯父当儿子,娘亲,这是不是真的?”

听到这话,舒眉心下骇然,忍不住朝番莲望去。

谁知,对方也是一脸茫然。

她心里顿时明了,这番谈话定是私下里进行的,不巧被小家伙听到了。

既然儿子主动问起此事,舒眉觉得,此时是最好的时机。于是,她俯下身子,盯着儿子的眼睛,郑重地问道:“你愿不愿意给你大伯父当儿子?”

小家伙怔了怔,随后反问道:“若是小葡萄给大伯父当儿子,是要住进他们的家里吗?”

“那是当然!你若过继给你大伯父,就能只养在他身边了。”不知怎地,儿子的问话,让舒眉暗中松了口气。

果然,一听要住进宁国府,小葡萄就歇了菜。他清楚地记得,上次,母亲斩钉截铁地告诉过自己,她决不可能回齐府的。

小家伙虽然有些怏然,态度却十分坚决:“娘亲您不原谅爹爹,儿子也不回那边。这辈子只当您的儿子……”

小葡萄此话一出,舒眉姐弟对视一眼,脸上均露出惊喜的笑脸。而番莲和留在暗处的尚剑,强撑着笑脸,心里却叫苦连天。

洞悉到番莲的失落,舒眉接着对小家伙嘱咐道:“若是下一次,你大伯父跟你问相同的话,你就按娘亲的话劝劝他,让他给你娶房大伯母,将来生个弟弟,你会带着弟弟孝顺长辈的……”

PS:

明天开始,恢复日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