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47章 坐山观虎

第四百四十七章 坐山观虎

送走齐峻后,秦芷茹回到内室,一个人坐在案前,望着映窗纸上的树影发呆。广告太多?有弹窗?界面清新,全站广告以至于进屋的肖嬷嬷,在门口唤了她好几声,都没能听见。

想到刚才只有姑爷来过,肖嬷嬷心里暗暗着急,以为他们两口子吵了架。

“小姐,您跟姑爷好不容易在一起,有什么就让着他好了。听从庄上回来的涂妈妈说,以前,高氏在的时候,连她都要让姑爷三分的。”说到这里,肖嬷嬷忍不住叹了口气,幽幽嘟囔道,“文氏夫人回来了,您就是不看他的面子,总得替小少爷想一想。那个孩子随时有可能回来,到时恐怕……”

肖嬷嬷的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秦芷茹喃喃道:“是啊!念祖那孩子回来,全府上下都要围着他转了。毕竟,这些年他所吃的苦,当爹的总要补偿。聪儿没法跟他比,毕竟不是……”

她刚要把“不是亲生的”说出口,肖嬷嬷突然出声打断她:“小姐,您莫要想太多了。大少爷毕竟跟皇上有血缘关系,姑爷便是重视他一些,也说得过去。文氏夫人就再能耐,她文氏一族毕竟凋零许多了。如今除了文少爷一根独苗,没剩下其他人了。哪里比得上你,不仅有娘家撑腰,舅老爷还是姑爷的授业恩师。”

被肖嬷嬷这样打断,秦芷茹猛然一惊,顿感刚才差点失言。

只见她深吸一口气,对自己乳娘微微一笑解释道:“我没事!嬷嬷不要想岔了。

我不过是在担心婆母那边。”

“太夫人?”一时摸不着头脑,肖嬷嬷忙问道,“太夫人怎么啦?”

秦芷茹笑了笑,一脸急色地解释道:“聪儿都快两岁了,咱们四房至今仍没孩子出世,我怕……”

她的话立刻引起对方的共鸣,肖嬷嬷面上顿时凝重起来:“小姐,您自过了月子,这两年来小日子一直挺正常的怎地就没怀上?上次太医来问诊时,不是说没什么毛病吗?对了,姑爷多少没歇在咱们这边了?”

乳娘的话,让秦芷茹脸皮顿时涨得通红,只见她垂下脑袋,嗫嚅道:“不关他的事。许是聪儿出世后,咱们最及时还愿,菩萨生气了……”

肖嬷嬷摇了摇头:“菩萨哪会这么小气?!您快快别多想了!要不,找机会跟姑爷说说,把秦桑那妮子给开脸了。姑爷尝到甜头自然会念到您的好处……”

肖嬷嬷的话,无疑像一记重锤,狠狠敲在秦芷茹心上。

收她的贴身丫鬟为通房的,婆婆郑氏早跟齐峻提过,可他一直没太放在心上。广告太多?有弹窗?界面清新,全站广告秦芷茹暗地琢磨,他肯定怕四房新添子嗣后,文家那女人回不来了。

前段时间,一日几趟跑文府不打紧,现在连竟让提出要自己让位给那女人。无论从哪方面想,秦芷茹都意难平。

堂堂尚书家的千金为妾室这恐怕是古往今来,头一遭的奇事了。

想到继母上次跟郑氏核计,要把二妹嫁与大伯齐屹为继室的事。秦芷茹只觉心头那股邪气再也压制不下去了。

若是文氏顺利进门,她真的退居为妾,到时,继室和二妹她们,还不知怎地在背后嘲弄她呢!

念到此处,秦芷茹暗下决定,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了。

“嬷嬷,明日我想上妙-峰山去一趟再拜拜碧霞元君娘娘。”她跟自己乳娘提到。

肖嬷嬷一怔问道:“前段时间,您不是去过了吗?”

秦芷茹摇了摇头:“上次去的是大觉寺。这次咱们去娘娘庙。不说替四房祈子就是聪儿,也得替他道平安符。上次他误吞珍珠的事,如今我一想起来,心里就突突地直跳。广告太多?有弹窗?界面清新,全站广告”

—·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

项季宇倏地一惊,讶然地望着齐峻,又回头瞟了一眼妻子。齐淑娉连连后退,畏缩到嫡妹身后,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。

见到项家这小两口的情状,舒眉还哪有不明白的?

定是齐淑娉平日在她相公面前,口无遮拦地埋汰过自己,才致使她夫君行事那般肆无忌惮。上回,齐淑娆姐妹大张旗鼓,回娘家对她发难。试问她们夫婿,听到这件事情后,如何能敬她这被齐家嫌弃的媳妇?!

舒眉心想,反正到时候走人,她懒得理会这帮势利眼。还没等到齐峻替她讨回公道,她就出去到厨房那儿,张罗起筵席来。

望着四弟跟舒眉形同陌路的样子,齐屹若有所思,心底不免又叹息了一声。

大舅兄齐屹阴沉的脸色,让项季宇如履薄冰。他可以不在意齐峻,作为宁国府实权物的大家长齐屹,却不能等闲视之。

项季宇垮下脸来,朝齐家兄弟长揖一礼:“舅兄们原谅妹婿这一回吧?!实在是当时情急,怕小嫂子被人挟持······”

齐屹冷哼一声,凉凉地说道:“咱们哪敢当你舅兄,起初这门亲事,也不是齐家求来的。更新快纯-文-字谁替你撑腰的,将来跟谁套近乎去!”

当时的亲事,不是大嫂高氏张罗的吗?

朝屋内扫了一圈,项季宇倏然发现,没见高氏的身影。他心里顿悟过来—高氏回了娘家,大舅兄竟不陪着一道去。

看来,外面传闻果然不假,齐家跟高家确实不是一路的。

高氏不在府里,同样作为嫂子,舒眉自然得出面接待回娘家的小姑们。

一大清早她就起来了,花厅、厨下忙个不停。

“四夫人,掌勺的彭妈妈,昨晚吃坏了肚子,今日起不来了。”齐府大厨房管事妈妈刘婆子,在她刚踏进门的那刻,上来就禀报这一突发状况。

“哦?!”舒眉不动声色地问道,“明知姑爷姑奶奶们今日回来,怎地不悠着点?”

刘妈妈哭丧着脸,答道:“夫人您是有所不知,都怪她们没见过世面,贪嘴惹的祸。昨日,您不是没在家里用午膳吗?厨房里膳食备多了,她们觉得扔了可惜,一贪嘴把剩下的全吃了,给撑着了!”

舒眉心里暗想,高氏留下的人马果然又刁又滑,这话明里是埋怨仆妇,实则怪到她身上了。

“哦?!昨日清早没人通知你们吗?去年我就没在府里用第一顿饭。厨下里都是老人,怎么连这点机灵劲儿都没?”

刘妈妈似是早有准备,见她这样说起,拿手掌一拍脑袋,懊恼道:“前两年大夫人在府里,自有程嬷嬷前来通知,昨天她在府里跌了一跌,歇了半天。由姜妈妈掌管的,许是人多事忙,她忘记了也不一定。”

“下次记得就行了!你派个小丫鬟,到竹韵苑把邱嬷嬷请来,她的手艺虽比不上彭妈妈,可也是在老太夫人跟前伺候几十年的人,差不到哪里去。让姑爷们将就一点用吧!”舒眉吩咐道。

“可是,两姑爷头一年回来,关系到府里的脸面,这样不大好吧?!老奴担心,五姑奶奶到时……”刘妈妈欲言又止。

舒眉压住怒火,耐着性子说道:“府里一直由大嫂当家,刘妈妈也是老人了。怎地大嫂一不在,你辖的厨房就出了事?!知道的呢,说你人老昏聩;不知晓的呢,以为是故意拿乔。赶紧想法子补救。大不了,大嫂回来后,我帮你美言几句……”

刘妈妈一听,责任这都归到自己头上了,她半张着嘴巴,待要再说些什么。

舒眉身边的施嬷嬷开口了:“老妹子怎地糊涂了?!听太夫人的意思,四房终究会分出去的,这府里的打理,也轮不到咱们夫人头上……说起来,这府里如今缺的是子嗣,又不缺世仆。您这差事担的···…沧州来的那几位,论资历、才干可都不差。若是······”

这话看着不着边际,对刘妈妈却如同当头棒喝。

大房无子嗣,国公夫人再强悍,终归没亲生儿子,总不能过继外姓的子嗣。要么过继近支的,要么是沧州那边本家的。这府里以后的当家……不能将事情做得太绝,万一哪天轮到别人当家,到时,自己可就一条退路都没了。

刘婆子脸上顿时堆满笑容,凑到舒眉眼前:“那老奴谢过四夫人,是奴婢该死!没管好那彭婆子,今日这两顿奴婢定会盯牢余下的,不再让人有机会偷懒耍滑了。”

舒眉主仆走出厨房时,刘婆子点头哈腰相送,跟以前爱理不理大相径庭。

“这刘婆子倒是个识时务的。”走到外头,施嬷嬷跟舒眉感叹道。

“权势,权势,有权才有势。这府里头水深着呢!”

“小姐,既然您知道这里头的干系,您何故还跟姑爷分床睡,早日生出麒儿来,在齐府的地位不是也能早点稳固起来?!”

望了眼前这位忠仆,舒眉有些犹豫。总不能告诉对方,她已逼人签下休书,两年后会跑路,而且齐峻现在这样子,让人如何死心踏地跟他?!

“嬷嬷怎么忘了,丹露苑那位的手段?!前后三位怀身子的姬妾,最后都未能生下子嗣来。

就拿秋姨娘来说吧,这辈子她都无法生育了。”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