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48章 番莲失踪

第四百四十八章 番莲失踪

回到家里,舒眉只觉得浑身酸痛,除了一路上的奔波更多的精神上的疲惫。

本来,好不容易跟表姐出门,听一场佛法讲道,平复了胸中的郁气。没想到下山的时候,又碰到不想见到的人,让她兴头大坏。

带着儿子用过晚膳,跟父亲道完别,她就打发番莲,将儿子带下去歇着去了。

回到屋里,舒眉梳洗一番,就早早躺了下来。

没想到,次日刚起来,她就听侍候梳妆的端砚说,小葡萄身边的暗卫尚剑求见。

舒眉微蹙眉头问道:“他有什么急事吗?番莲呢?”

端砚忙答道:“婢子不知道,尚护卫好似十分着急的样子。”

舒眉吩咐道:“叫人把围屏架起来后,请他进来说话吧!”

端砚放下手中的木梳,出去张罗去了。一盏茶的功夫不到,尚剑的声音就在屋内响了起来:“禀姑奶奶,番莲她······她今早都没回来……”

这消息让舒眉心头一震,忙问道:“没回来?昨天,她不是跟着咱们一起回来的吗?”

尚剑答道:“昨天晚上,她把大少爷哄得睡下去,跟小人吩咐一声,就出府去了。昨晚一宿都没回来,此时大少爷都醒了,还没见她的踪影。”

对于番莲,舒眉比其他人的更为了解,若不是特殊情况,她是不会离开小葡萄的。

是什么事情,让她竟私自离开文府?

舒眉思忖了片刻·问道:“你没派人回宁国府问问?”

尚剑诚惶诚恐地答道:“小的被派来之前,国公爷就有交待。说若没您的安排,小的不得随便回宁国府,也不得将文府的人和事,对第三人讲起。更新快纯-文-字”

想起上次遣过丰楠的缘故,舒眉点了点头,她沉吟片刻,又问道:“我给你安排一个,让他到宁国府问问·别是出了什么事。”

尚剑听到这安排,连声道谢。说话间,舒眉就徽墨去作安排。

等丫鬟出去后,舒眉对尚剑继续问道:“她出府之前,可有跟你说过什么没有?”

尚剑停顿了片刻,压低声音答道:“番莲确有说过原因。不过,此事关系一人的名节,番莲也只是怀疑,所以要去查证,小的不敢随便乱传。”

既然是关系他人名节·舒眉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不过,不知怎地,她想起下山的时候,番莲曾跟她提过,在另一边山道边争执的,好似秦芷茹和齐淑娆,舒眉心里隐有猜测。

“这样吧!你赶紧回到大少爷身边,一刻也不能离开。我让徽墨跟你一起,若你有什么抽不开身的,让她来给我禀报一声就行了。到时·我找你替你办妥!”

尚剑应了一声,便退出去了。

等他离开之后,舒眉一边让端砚梳妆·一边思索尚剑刚才提到的事。

番莲半夜离开,十有,定然跟下山时碰到的事有关。

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请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·—

事情安排妥当后,舒眉就回到自己居的院子里。一进寝间,她直接累摊在床榻上。施嬷嬷追着跟了进来,在旁边劝道:“姑娘,你还是赶紧歇歇吧!别像表小姐一样把自个弄病了。”

舒眉点了点头·倒在**眯了一会儿。正睡得迷迷糊糊之间·就听见旁边有人喊她:“小姐,表小姐醒来了·您是不是要过去一趟?”

舒眉一个激灵起身,趿起床榻边的绣花鞋·整了整衣角顺势就要往外冲。还是施嬷嬷在后头拉住她才作罢。

“我的小祖宗,得让老奴替您把发髻重新梳一梳吧!您这样子如何见人?!”

舒眉听到后觉得有理,遂坐回案桌边,让对方帮她理理云鬓。

施嬷嬷一边替她梳妆,一边趁机规劝道:“先前,小姐不该跟表少爷呛声的,毕竟您现在还要寄居齐府。”

舒眉扭过头来,一脸惊愕地望着她,反问道:“怎么了?我没说错啊?”

施嬷嬷叹息了一声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小姐固然没说错,可语气也该婉转一些……”

“我就看不惯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{姐姐好心救他,为了照顾他自己累病了。他上来就耍脾气。

怎么当人家哥哥的?”舒眉现在想起来,还是觉得有气,忍不住抱怨上了。

听到这话,施嬷嬷立即伸出手掌,捂住她的一张一合的嘴巴,压低声音劝道:“小姐怎么不醒事了?表姑娘跟他是同个祖父的堂兄妹,他们之间的纠葛,轮不到外人指手划脚。您这样噎着他,岂不是要跟他交恶?在这儿呆上一段时日后,■终归还是要回厩齐府的。您跟四少爷不和,以后在齐府怎么相处?!”

舒眉嘟起嘴巴,说道:“爹爹什么时候来,我不想回齐府了。在那儿一点都不自在,还不如呆在姨母的别庄里呢!”

施嬷嬷一怔,这些天来,在齐府遭遇的一切,有如釜掠影般,在头脑中闪过。她面上神色有几分犹豫。可姨夫人之前有交待,不好将两家长辈之间的约定,提前告诉舒眉。最后,她嘴唇嗫嚅了半天,没有再吱声了。

收拾妥当后,舒眉带着人就往听泉阁赶去了。

她们到达那里时,齐淑{刚喝完汤药,由身边的丫鬟琳琅伺候着漱口。见她们来了,齐淑{挣扎起来招呼她。

舒眉见状,快步跑了过去,在旁边搀起表姐:“姐姐身子没好,不要着急起来了。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舒儿去做就成了。”

齐淑{直起身子,望着舒眉微微一笑,说道:“看来,姐姐的身子骨不争气。同样是淋了雨,你一点事儿都没有。我倒先撂倒了……让你见笑了。”

“姐姐千万别这么说,舒儿打小满山遍野地跑,皮粗肉糙,耐磨一些,不像姐姐这般精细娇贵。”舒眉忙用自嘲的方式替她排解道。

听她说得有趣,齐淑{不禁笑了起来:“知道你惯会哄人开心……听说,跟四哥发生口角了?”

舒眉的脸颊,噌地一下子红了。刚想到表姐跟前诉苦一番,她蓦地想起,施嬷嬷刚才的劝解。遂忍下心中的委屈,掩饰道:“是舒儿办事马虎了,也没问清楚,就给他安排了犯忌的菜式。

齐淑{轻叹了一声,说道:“也不能怪你。只有亲近的兄妹,才知道其中缘由。他小时候差点……”

她欲言又止,舒眉知道,定是有难说出口的话。她没兴致打探人家的,遂按下这个话题不表,跟对方聊起养病一些细枝末节来。

不知不觉,两人话家常说闲话,一聊就是小半个时辰。见到表姐脸上略带倦色,体贴地劝她好生休息后,舒眉转身就要告辞了。

齐淑{一把抓住她的手,恳求道:“想来,四哥此时也闷得慌,你就代替姐姐,到他那里走一趟,陪他说说话解解闷也好。毕竟,这儿虽是娘亲陪嫁的庄子,咱们总得尽地主之谊。”

舒眉沉吟了片刻,最后总算答应了。

从听泉阁出来,一行人朝望野轩行去。

见到有人来陪他说说话了,齐峻嘴角撇出一抹暧昧不明的表情,招呼舒眉道:“文妹妹你终于来了,哥哥这儿有些事,正好请你帮忙呢!”

舒眉小心翼翼地蹭了过去,朝他行了一礼后,问起对方的伤情。随后,就立在床榻旁边,等候他发话。

这般谨小慎微······齐峻斜着眼眸,状似浑不在意地扫了舒眉一眼,心里有了几分新的认知。

自从上回听到背后称她作“黑妹”,这丫头每次见到他,都是这副眼观鼻鼻观心敬而远之的表情,好似怕他沾染上似的。

尤其是今天正午,那态度简直可用“不假辞色”来形容了。

在府里,他好歹是备受宠爱的少爷,竟被一丫头片子嫌弃,想到这里,他就有种挫败感。见舒眉站得离他远远的,那种失落感就更甚了。

齐峻垂头想了一会儿,脑中突然灵光一闪,有了个主意。他朝舒眉招手:“过来,帮我到那里的挑几本书取过来。”说完,他指向靠墙的书柜。

舒眉松了一口气,脚步轻快地走过去,替他挑起书来。最后,她挑了一本《宋词韵律考》,另一本《晋魏典乐拾遗》交到他手里。

望着这两本书,齐峻有孝怔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这丫头竟会挑这种书。他又不是老学究,齐峻不解地望向她。

舒眉莞尔一笑,上前解释道:“反正你身上的伤,一时半会也好不了。还不如静下心来做学问。”

“那为什么是这两方面的书呢?!”齐峻浅笑盈盈,斜睨的眼眸,波光流转。

顷刻间,舒眉仿佛被他这眼神电到了,心上好像有个锤子不停在敲打,一张嫩脸涨得通红。

她压下心里悸动,强装镇定地说道:“你们公子哥,成天不是喜欢吟风弄月,就是寻愁觅恨的。基本功练好了,以后可搏个才子的名头。”

齐峻险些被自己口水呛到!像被人窥破心事一术。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