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74章 蠢蠢欲动

第四百七十四章 蠢蠢欲动

与《举鞍齐眉》相关的小说推荐阅读:凉山文学?-?娇妻撩人,总裁别猴急?-?机长先生,外遇吧?-?有实无名,豪门孽恋?-?王妃桃花好多枝?-?明朝好女婿?-?拒生蛋,八夫皆妖?-?医女难惹,寡情王爷抓逃妃?-?黑色豪门,女人诱你成瘾?-?红楼之林家景玉?-?亡国帝妃不承宠?-?宣城文学?-?沙海?-?总裁的绯闻前妻?-?拒生蛋,八夫皆妖?-?[综漫]征服世界吧,骚年?-?天朝抢狗食?-?恶魔BOSS,快滚开?-?首长大人的小小妻?-?婚后试爱?-?豪门长媳,伤不起?-?护花医生?-?军妆?-?浴火狂妃?-?炫体小说网?-?大风车小说?-?穿越小村姑,带着包子闯天下?-?豪门宠儿:戒掉亿万孽情?-?免费小说阅读网?-?宠妃撩人?-?无尽剑装?-?有实无名,豪门孽恋?-?滨州书院?-?机长先生,外遇吧?-?有实无名,豪门孽恋?-?奇术色医?-?校花的贴身高手?-?天价小娇妻:总裁的33日索情?-?重生红三代?-?重生之官场鬼才?-?少年魔神?-?武临九天?-?皇叔,别过分?-?365书屋?-?花都少年王?-?农家药膳师?-?天武霸皇?-?虚无神在都市?-?嫡女策:一等傻妃倾天下?-?天朝抢狗食?-?总裁通缉令:小妻别想逃?-?笑傲长生界?-?网游之霸王传说?-?超级全职业大师?-?派派小说网?-?ued书院?-?免费小说阅读网?-?首长大人,娇妻来袭?-?江湖遍地是奇葩?-?法外特工?-?魅王霸爱小妖妃?-?拒做填房:农家药女?-?腹黑竹马,你被捕了?-?最拽宝宝:追捕偷吻老婆?-?天价新妻:总裁狂肆夺爱?-?蚌珠儿?-?无良王爷赖皮妃?-?极品唐医?-?晚安公主?-?掳情,—夜成欢?-?纯情宝贝:密爱钻石富豪?-?七月殿?-?限时婚爱,阔少请止步?-?天价新妻:总裁狂肆夺爱?-?欧少,你家老婆在守贞?-?社长天下?-?前妻有毒,总裁好威猛?-?首席教官妻,惹不起?-?女配,化为流星吧?-?恶毒庶女,错嫁极品奸相?-?七星魔尊?-?莽荒记?-?逆天:杀手娘亲强悍宝宝?-?总裁的小妻子?-?玩美房东?-?神赌狂后?-?新婚夜爆笑囧事:爷我等你休妻?-?无良王妃别想逃?-?皇室小娇萌?-?倾城王妃不二嫁?-?亿万总裁你是我的宠?-?风云之绝色枭雄?-?仙道情缘记

以下是为你提供的《举鞍齐眉》小说(作者:草木葱)正文,敬请欣赏!

从霁月堂回来,路上舒眉垂着脑袋,眼前不断浮现齐淑娉那张憔悴之极的脸庞。

心里久久不能平静。

看来,高氏对把吕若兰嫁进端王府,信心十足嘛!

难怪这些天以为,丹露苑那边一片平静,原来,她早已派人到那边兴风作浪起来。

她该不会对齐淑娉动手,或者把她气得寻短见吧?!

舒眉想起齐屹临行前,对她跟齐峻的交待,心里就一阵发寒。

她这边做着谋划,旁边扶着她的雨润突然出声提醒:“小姐,掌管厨房的刘婆子,好像有话想对您说的样子。”

舒眉一抬头,果然见到刘妈妈满脸堆笑地守在路边,望着她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。

“奴婢给四夫人请安!”见自己被对方注意了,刘婆子忙上前行礼。

舒眉颔首:“妈妈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刘婆子走了过来,屈膝恭敬地朝她道:“不敢!久没来跟夫人跟前汇报了。厨房里有些事,奴婢想请您的示下。”

“哦?!”舒眉扬朝她点了点,说道:“我正想要去找你呢!如今府里住了客人,忙得不可开交,忙着忙着就忙忘了。”

刘妈妈听了,忙凑趣道:“您是贵人事忙!有什么吩咐派人叫上奴婢过来就成了。”

舒眉微微一笑,问道:“厨房里现在还好吧?”

刘妈妈笑答道:“自上回奴婢听了您的训诫,厨房的一亩三分地,再没出现过厨娘推诿偷奸耍滑之事……”

舒眉听了,颇为满意,只见她微微颔首,道:“厨房的东西准备得还充足吧!咱们自己不打紧,可千万不能短了府里客人的。”

刘妈妈一愣,随即她就想到如今府里的两位客人——柯太太和吕姑娘。

柯太太跟着柯姨娘,在碧波园单独开火,自是不用担心。在大厨房一道用餐的。就只剩吕家姑娘了。她忙陪了笑脸答道:“那哪能啊!就是您不吩咐。咱们也不能做出那等有失齐府体面的事。”

舒眉连连点头嘉许:“厨房交到你手里,我原是没什么不放心的。如今府里事多,少不得你要多担待一些。有何为难之处,尽管说出来。”

等的就是她这话,刘妈妈不禁喜出望外,忙把此行来的目的。说与如今这位掌事夫人听。

“……本来厨房采买,府里是有一些规矩的。唉,这事不该从奴婢口里说出。只是那开销……奴婢不敢擅自主张……”刘妈妈觑了她一眼,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。

舒眉听到后。了然一笑,嘱咐道:“开销什么的,你先莫要去管,先紧着客人方便舒适尽量提供。虽说人是大嫂带来的,可咱们齐府可不能失了体面。原本我也只是替她临时打理……”

刘妈妈见她还没明白过来,就凑到她跟前悄声说道:“奴婢哪有不知这个道理的?只是……大夫人之前有规矩在,吕姑娘那边超出了许多。没法子奴婢才来跟您禀报的。省得到时候。奴婢连累四夫人也跟着担了责任……”接着,她就把高氏掌家时,待客吃穿用度的一些规矩,全数讲与了四夫人听。

听了这句,舒眉停了脚步抬起眸子,神色复杂地望向对方:“这规矩什么时候定下的?”

刘婆子像早已准备好了似的,垂眸答道:“柯太太来府里看望柯姨娘的头一天。”

原来是高氏定下的,好像还是特意为柯太太定的。

舒眉恍然之余,想起那日妯娌跟婆婆针对相对的情景。她点了点头。有些明白高氏为何这样做了。心里难免觉得有些无奈。

是对郑氏擅自留柯太太在府里长住,表达自己的愤慨吧!

“此事我会跟太夫人提提的,总归不是会怪在你我身上,就是有超支也不会罚你的……”舒眉忙出声安慰她。

刘妈妈听了这话,面上神色一松,又说了几句恭维话。舒眉不动声色地受下了。

本以为她说完此事,就要退下了,没想到刘妈妈告辞,只见她凑到舒眉跟前。压低声音道:“奴婢也不是单单担心这个。只不过她点的那几样东西……奴婢总觉得……留吕姑娘在府里住下来,恐怕不太妥当……”

“哦?”舒眉有些意外。心想这老奴仆倒是挺会察言观色的,知道太夫人极度厌烦吕若兰。

“怎么不妥了?”她顺着对方的话就问道。

刘妈妈望了她一眼,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听去客院侍候的丫鬟私底下议论,奴婢恐怕……怕……”她顿了顿,最后一咬牙,终于还是说了出来,“恐怕吕姑娘身上有了……”

舒眉倏地抬起头来,怔怔地望着她。前几天,暗卫也首领就曾告诉过自己,当时她并没在意,心里想着就他们一帮未成亲的糙老爷们,哪里分辨得出是不是怀上了。

可今天,刘妈妈特意来告诉此事,她不可能再当作没听见。

“妈妈的意思是……”舒眉打量着眼前的仆妇。

刘妈妈咽了咽口水,说道:“这事本不该奴婢过问的。可是,若不告诉夫人,又怕别人说奴婢为了讨好大夫人,藏了私心故意瞒着您不报。”

舒眉顿时明白过来,府里可只有齐峻一位成年男子,若是大半年后,吕若兰把孩子生在齐府了,到时就百口莫辩了……

越想到后面,越觉得此事来得古怪。到后面,她的瞳孔不由缩了起来。

是啊,若不将吕若兰尽早处理,外面不知情的人,没准以为这孩子是齐峻的。毕竟吕若兰之前跟他的传闻,京中世家高门中不少人早就都知道……若是一时处理不慎,让齐峻无辜戴了“绿帽”,到时将会怎么样?

想到这里,舒眉只觉背后汗如浆出。

难不成,高氏跑到客院训斥吕若兰的举动,也是故意做出来给人看的?

她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
事情发展到如今这步,不是一般的棘手。

若不让吕若兰尽快嫁出去,齐峻势必要背上这个黑锅。可真要把那天的事给传扬出去,受损的将是整个齐府百年声誉。最可惜的是,吕府已被烧毁,吕若兰的父母不在京里,若就这样给请出去,不知内情的还以为齐府不近人情,没半分宽仁怜悯之心。到时肯定会被人指指点点。

这烫手山芋,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接的。舒眉这才明白,高氏起先背后的真正目的。

是给她们摆了一道?

舒眉还没想出对策,项府那边第二日就有了反应。

端王府掌家侧妃冯氏,接着就来拜会太夫人了。

当舒眉匆匆赶到霁月堂时,见到一贵妇人坐在那儿跟婆婆在说话。

那妇人三十上下的年纪,鸦青的发丝绾了个飞仙髻,上面插了支南珠金钗。身着湖丝云纹袄,下面是宝蓝色马面裙。虽有些年纪了,可还是可以看出,。年轻的时候,定是一位千娇百媚有美人。眉眼生得尤为精致。

郑氏见舒眉来了,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,招呼她过来:“峻儿媳妇到了?来,见过王府里的冯侧妃。”

舒眉忙上前跟对方见礼。

郑氏待她坐下来后,捡起则才的话头,道:“……毕竟是咱们府里的姑爷,只好劝四姑奶奶要想开一些,早日让人抬了吕姑娘进门,省得几家都难做人。”

原来,她们在讨论吕若兰抬进端王府的事。

舒眉心下生疑,这种事不是该吕家高家去跟端王府谈吗,怎地找到齐府来了。而且有决定权的高氏人却不在堂内。

冯侧妃听后将巴掌一把拍在膝上,附和道:“谁说不是啊?!我早就跟杜妹妹提过,叫她们早早把人抬进来。可怜宇儿媳妇,自打那日回来后,躺在**就一病不起了,连我这旁人见到,都忍不住为她落泪。昨日我听说吕家姑娘,唉……宇儿媳妇病情又加重了……”

说着,她的语气处处透着,要让齐府配合,将此事用一床被子盖了,不让外传的打算。

她说完,还若有所指地扫了舒眉一眼,眸子里意味深长。

舒眉咯噔一下,暗叫一声不好,吕若兰有孕的消息,若是传到项季宇耳中,怕是会刺激他加紧逼迫齐淑娉。或许这消息,本就是有心人传到端王府的,这是逼迫齐淑娉主动让位,还是逼她自我了结?

真让人心寒!舒眉暗中嘀咕。

郑氏这时缓缓睁开双眼,扫了冯侧妃一眼,说道:“既然王妃也是这意思,我也是没话好说。只不过那姑娘父母不在京中,老身也不能替她做主。王妃还是跟我哪大儿媳说说吧!”

冯侧妃听了这话,正中下怀,就问起了高氏现在何处。

舒眉最后告诉她,对方正卧病在床。冯氏忙说要过去看望高氏,她只得起身作陪。

从丹露苑出来,舒眉心里直打鼓,傍晚的时候,她就派人把优昙给叫了过来。

翌日晚上,端王府东南角,靠近水塘旁边的茜枫园里,传来幽幽呜咽之声。

过了几日,齐府的下人中,也开始流传一种说法——说是陪四姑奶奶嫁到夫家的碧莲,有天晚上在被关押的地方,撞见了已故端王妃郭氏的孤魂,当场就给吓傻了。

还有人说,端王府老一辈的几位侧妃、姬妾,每每到夜间,都不敢在府里走动。

听到这个传闻,舒眉微微一笑,把这事放在了一边。倒是吕若兰自打听到这消息后,开始坐卧不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