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75章 正中下怀

第四百七十五章 正中下怀

若是之前,她没有多此一举,对文家主仆做那番动作,引起大伯及相公的警觉。那以此时长房增添子嗣的新情况,倒可以解她的尴尬处境了。

只差一丁点儿!

秦芷茹暗自懊恼,悔不当初。

事情发展到如今这地步,她若能反败为胜,除非相公失忆,或者彻底厌弃了那女人。

想到齐峻伤愈那会儿,他因舒眉离京之事,失魂落魄的样子,秦芷茹暗咬银牙。

到底那女人给他施了什么魔法?!竟然不顾身上有伤,大过年的跑去守山,连孝道都不尽了。

郑氏见秦芷茹半天都不回应,以为她在埋怨齐家厚此薄彼,遂开解她道:“这次没让聪儿同去,屹儿许是安排聪儿下次跟聆儿一道去。毕竟,以后这宁国府,要他们哥儿继承的。”

郑氏突出其来一番话,让秦芷茹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儿媳不懂,这里哪有聪儿什么事?”

郑氏觑了对方一眼,替她解惑道:“你以为,凭那女人的性子,她真会让念祖回齐府?这次认祖归宗,不过是前段日子,有人乘机挑拨齐文两府的关系,让圣上骑虎难下。那女人做出让步,不过缓和缓和两府的关系,长久不了的。”

郑氏的话,让秦芷茹眉头微蹙:“母亲的意思,是指前段时间,京中传出的,葛将军对她有意,想……”

郑氏鼻翼轻嗤一声,不屑地说道:“可不是怎么地?之前她说什么也不肯回来,大伙只道她骨头硬。不回这个家了,没曾想竟是在外边有人了,凭白让咱们齐府背了黑锅……”

见婆母似是真信了外面的传言,秦芷茹有些愕然。她思量片刻,试探道:“难不成那件是真的?可是,文家世代书香,能容下再嫁之女?”

郑氏叹了一口气,幽幽道:“那又如何?所有责任都让咱们宁国府替人背了,即便现今陛下替她另指夫婿,别人也不能说三道四。毕竟,理亏的一边不是他们……”

听出婆母语气里有愤忿之意,秦芷茹愕然。

原先,她以为郑氏巴不得舒眉另嫁他人。从此跟宁国府没半点关系。没想到这次。郑氏的态度让人有些看不懂。

好似并不希望文家那女人再嫁似的。难不成,婆母改变主意了……

秦芷茹正在胡思乱想,郑氏又发话了:“先前装出一副贞节烈女的架势。原来是别有所圈。现在瞧着峻儿没什么利用价值,就又去攀高枝去了……”

攀高枝?!

听到这句话,秦芷茹不禁哑然失笑。

天底下任何女子高嫁,都可以说成攀高枝,唯独那女人轮不上。

如今坐在龙椅上,是她一手扶持起来的姨甥,她哪里还需要攀什么高枝?

想到这里,秦芷茹笑道:“母亲您想多了,姐姐不回来,怕是担心娘家老父无人照顾。毕竟。文府至今没个当家主母,文公子年纪又小。”

对于秦芷茹的劝解,郑氏颇不以为然:“若她真的不打算另嫁,怎么可能在这节骨眼,松口让念祖入齐氏族谱?”

郑氏的话让秦芷茹陷入沉思。

是啊,如果舒眉真打算下半辈子一人独过,目前这番举动着实让人纳闷。

她怎么可能愿意让唯一的儿子入齐家的?

之前,在宁国府长房无后的前提下,她尚且不肯让念祖入齐家宗谱。如今形势改变,她竟然反其道行之,这番动作着实让人费解。

见儿媳似乎被自己说服,郑氏心中暗喜,于是,她怂恿秦芷茹:“不如,趁着峻儿还在沧州,你赶紧跟过去,到时把庙见和上宗谱一块完成了,省得你们心头还悬着一桩事。”

郑氏的提议,让秦芷茹一时没回不过神来。

“母亲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傻孩子,为娘这样做,还不是为你们好。祖宅那里的风水,很有些讲究,不仅庇佑子孙,还能旺子益母。”接着,郑氏就将当初舒眉跟齐峻不和,去了祖宅一趟后,两人回来后就如胶似漆,以及她是在沧州祖宅那里怀上长子的事,都原原本本跟秦芷茹交了底。

“在老宅你们若能再怀上一胎,到了地底下为娘也有面目见你公公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郑氏长长叹息了一声,似是将胸中压下的郁气,一口气全倒了出来。

直到此时,秦芷茹算是明白,婆母所图的到底是什么了。

原来,她惦记的还是子嗣的事。

不过,以她对郑氏的了解,刚才那番话只怕也言不由衷。

跟郑氏这么些年婆媳,她太了解对方的心思了。

郑氏明着是念叨孙子,不过真正意图,还是冲着舒眉去的。

如果齐峻一直不放手收心,只怕文氏终有一日还是会回来。

毕竟,他们俩育有宁国府的嫡长孙,而且还入了齐氏宗谱。

思忖良久,秦芷茹把头重新抬起来时,目光游离不定。

“母亲您虽是好意,恕芷儿不能从命。相公去沧州前,都没有跟妾身说一声。想来,他不想让我跟过去吧!”

一听儿媳这话,郑氏心知有戏。

“胡说!此番峻儿回沧州,不过是临时起意。并非事先跟峻儿商量好的。听说,是屹儿派人把孩子接来的,峻儿启程的时候,还没来得及回府一趟,连为娘都不清楚。”

逮到这种好机会,郑氏哪里是肯放弃的?!

见秦芷茹态度犹豫,她忙趁热打铁:“说起这两桩事吧!早就应该办理了,拖到如今,都怪为娘疏忽了。之前,屹儿不止一次跟峻儿提过。要他带着聪儿上族谱……”

这桩事,就算郑氏不提,秦芷茹心里也是有数的。

聪儿身世真相一直被相公瞒着,齐府上下包括宁国公齐屹。均以为聪儿是齐家骨血。她也曾经好几次,听她那位大伯,提醒相公将孩子在族谱里上了名字。只不过,相公为了照顾舅父的情绪,一直拖着这桩事。

聪儿去不了沧州,她这当娘的,也不好主动提醒。

更何况,文家那女人回京后,齐峻更没什么心思办这事了。

今日郑氏重提此事,说不让秦芷茹心动那是不可能的。

如果借婆母之力。将她娘俩送到沧州。到了族里。齐峻还能拦着不让她完成仪式?

只要跟齐峻拜了祖宗。得到族中长老认可,将来就是发生什么变故,她也是名正言顺的齐家媳妇。文家权势再大。只怕也没办法让齐峻休妻。

还有更重要的一点——若舅父得知,她被齐峻带着完成了庙见,定会以为生米煮成了熟饭,只怕以后再也不会强求她回撷趣园了。

心里计议已定,秦芷茹便不再犹豫。只见她上前一步,朝郑氏恭敬地行了一礼,道:“婆母安排,儿媳不敢不从。不过,相公并没让人跟去,媳妇若这样贸然前往。只怕……”

听出对方语气里似有所松动,郑氏心里微动,思忖一番后,她安慰秦芷茹道:“这方面芷娘不必担心,为娘自有安排。到时,为娘亲自送你过去的。”

秦芷茹等的就是这句话。郑氏既已安排妥当,她自然乐意顺水推舟。

自从那次在齐峻跟前被戳穿,她就开始度日如年。

在妙峰山休整的日子里,她想了许多,也为自己跟儿子的将来好生筹划了一番。

虽然舅父一直惦记让聪儿回苏门,可秦芷茹知道,若不是碰到特别的机遇,这种违背礼法的事,很难顺利完成。

就是过继,一般也得挑同宗同姓的,从未听说师弟断了嗣,要从师兄子嗣中挑一个去过继的。虽然自己身上有苏氏的血脉,从母系这边算起,聪儿跟苏家并非没有一点血缘关系。

郑氏婆媳各自的盘算,自然要瞒着齐屹兄弟。

因此,安排出行时,郑氏多留了个心眼。皆因她太了解大儿子的禀性了,知道齐屹若弄清弟妇此番出门的真正目的后,定会派人中途拦截。因此,这天出门时,她特意跟小儿媳一道出门。对外宣称,婆媳俩带着孩子到京郊的寺庙里进香。

第二日中午,芙姨娘才知道四房的母子,被郑氏带出京城。

对于她们一行人的离开,芙姨娘百思不得其解。之前,她不是没听说过,郑氏自从那次被葛将军解救回来后,就不再随便出门了。

这次到底怎么啦?竟然出了京城?

“五姑奶奶没有跟去吗?”想起前些日子,郑氏请一些夫人太太过府做客,暗中打探葛将军的情形,芙姨娘并不认为,太夫人光顾着忙儿媳的事,会丢下她女儿的头等大事不理。

跪在地上的仆妇忙答道:“没说五姑奶奶出门了。”

芙姨娘略一沉吟,又追问道:“你们四夫人以前出门敬香,会不会邀上五姑奶奶?”

报信的仆妇想了一想,回道:“前几个月,四夫人经常出门,倒没见五姑奶奶跟去。不过,有时四夫人娘家妹子来做客时,她们倒是邀上五姑奶奶。”

听了这婆子的答复,芙姨娘陷入沉思。

自从她带着巍儿回京后,郑氏见她的脚腿好了,就越发不待见她。

原本还有一点面子情,如今连这点薄面都没有了。

若不是大爷齐屹时时问起他那兄弟,自己母子在荷风苑,就是哪天出了意外,怕都没有人知道。

起先,她还指望掌家秦芷茹得照拂一二。后来,许是秦氏觉察出她娘俩不受郑氏待见,因而对荷风苑也开始撒手不管了。

芙姨娘原本指着郑氏操心齐淑娆亲事的当口,搭一回顺风车,把儿子的亲事解决了。可是,大半年过去了,郑氏不仅没在府里设宴待客,来了访客也不叫她出去会客。

巍儿的亲事就这样无限制地搁置了下去。

——*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。两小时后再来刷新吧!——*——

自从那次临时回来一趟后,齐峻再也没出现过。

宁国府倒也风平浪静,只是下人之间暗潮汹涌。尤其竹韵苑的丫鬟仆妇更是如此。大家纷纷猜测,四夫人从马上摔下来时。是不是把脑袋给摔坏了。

这日午歇时分,齐府西北角荷风苑的林子僻静处,有位婆子正躲在那儿训斥一丫鬟。

“你不要命了?!想动这个歪心思!你难道不知竹韵苑的位置,是给兰姑娘留的,就是想有所出息,也得等那女人进门再说,你抱这位的大腿有何用处?!”那位妇人气极败坏,教训的话语,像连珠炮似的,劈里叭拉朝对面年轻女子射去。

那名丫鬟却不以为意。解释道:“女儿听到四爷亲口对夫人说。不会动她正室的位置。毕竟有老国公爷的遗命。兰姑娘将来进门,也只会是姨娘的身份。女儿抢在前面,若是先怀上了。好歹也能站稳脚跟。要是有幸诞下子嗣,您老人家不也跟着吃香的喝辣的?!”

“做梦去吧,你!”婆子的口水差点喷到她女儿脸上,继续说道,“丹露苑失掉多少孩子?你晓不晓得?要是大夫人容许别的孩子出世,哪会轮到今天?当心把你小命给送了。整日到四夫人跟前凑,哪天大夫人容不下了,你还有命活在这世上?”

“所以,女儿跟大夫人先报告了,还不是想试探她的意思!”

婆子显然没料到这个。倏地一惊,忙又问道:“她是什么态度?”

“大夫人笑着跟女儿说,多跟四夫人亲近,争取成为她的心腹。”那丫鬟脸上不掩得意的神色。

婆子见不得女儿这轻狂样,继续打击她:“你怎地这么糊涂,两边讨好,小心四夫人知道了,到时杀鸡儆猴,首先拿你开刀。”

“不会的!就四夫人那怕踩死蚂蚁的性子?!女儿还不知道吗?再说了,是她主动来拉拢我的。相比四夫人,我更畏惧大夫人。”

婆子警告道:“自己小心点,不要犯了主子的忌讳。老娘我费老大功夫,托人把你先安排到霁月堂当差,又找人打点让你进了竹韵苑,可不是让你学梅香那样,最后连个名分都没有。”

“知道了,在竹韵苑女儿毕竟有几个好姐妹。再说,您跟四爷乳母涂嬷嬷认了干姐妹,她自然会帮衬我的。”那女子最后的声音里,有些许不耐烦的语气。

没一会儿,枕月湖旁边的树林里,先后就出来两个人。

她们走后,从荷风苑院墙根边,闪出一抹阿娜的身影,朝着荷风苑内院走去。

话说青卉跟她老娘碰完头后,一脸雀跃回到竹韵苑。还没走到抱厦那里,就见跟她一同侍候四爷的紫莞,斜倚在门框上,瞅着她走了过来。

“哟,又是在哪儿献殷勤回来的?”紫莞不阴不阳地说道。

青卉一怔,随即上前见礼,说道:“原来是姐姐在这儿,家里幼弟病了,老娘伸手找我讨月钱。”

紫莞轻嗤一声,明摆着不再信她。

这理由眼前之人好似用过许多回,以前认为她是个老实的。没想到自爷那日回来后,她就总在夫人跟前凑。没想到昨日竟听说,夫人要把她作妾室栽培。同时传出的还有,爷承诺正室位置不会动的消息。

之前,这贱货到大夫人跟前讨好时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说什么四夫人整日里郁郁寡欢,若是再加把劲施压,不说主动求去,也会允许兰姑娘进门的。

想到这里,紫莞语中带酸地说道:“我又不是爷,不用在这扮可怜。提前恭喜你成为青姨娘了!”说话间,手里绢子一甩,扭着腰肢就进去了。

青卉心里发紧,愣愣地望着对方的背影,半晌回不过神来。

而竹韵苑的主屋这边,施嬷嬷一脸忧色地提起外面的风声。

“小姐,这样一来,姑爷更不会踏进您的屋里了,这圆房日子又要往后挪了。”她语气里颇为惋惜。

舒眉淡淡一笑,没有再言语。满府现在风言风语。让她对这结果十分满意,起码表明一个态度不是?!只等事态进一步发展,那该出现的人出现。

“嬷嬷不用担心,咱们还是先过紧着自己日子过。青卉若是能把爷的心思。从外头收回来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留在府里头,好歹得敬我这正妻,总好过往外跑不是?!”

怔怔地望着舒眉,施嬷嬷心里琢磨开了。

自从小姐醒来后,许多地方都不同了。虽说她声称忘记以前的事,可一个人的禀性不会改。姑娘定是伤透了心,想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看到她不再为姑爷伤心,施嬷嬷是既庆幸,心里又替她难过。

正要劝就几句。没料到小丫鬟海裳进来禀报:“霁月堂的范嬷嬷派人来禀。说是太夫人要请咱们夫人过去一趟。说是有客人到访。”

舒眉抿嘴一笑,心里暗忖:不知是谁来了,巴巴地把她叫去。

换了身衣裳。她就带着雨润,又叫上青卉,一行人就往霁月堂走去。

还没踏上台阶,范嬷嬷伸过手来扶她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太夫人娘家嫂子来了,估计是想把远房亲戚,塞进来当妾的。”

此等隐秘之事,这嬷嬷也肯告诉自己,舒眉有些意外。看来守孝期间,小姑娘收拢了不少人心。

朝嬷嬷微微一笑。舒眉感激地说道:“多谢您坦言相告!”

转身她就走进堂厅。果然,郑氏身边坐着与她相仿的一位中年妇人。旁边还立着一位妙龄少女。那老妇头发梳得纹丝不乱,插一根翡翠玉簪。见通报说四夫人来了,她眉宇间露出惴惴不安的神色。

舒眉一进屋,郑氏就招呼她道:“快快过来,见过峻儿的三舅母。”

她忙上前行礼。郑家舅母忙起身相扶,赞道:“果然是个端庄贤淑的媳妇儿,姑太太有福了。”

郑氏客气道:“瞧你说的,这孩子别的没什么,就是心眼实,人孝顺。三年前亲事办得匆忙,后来又要守孝,他们小两口没来及到舅家走动。实在有些过意不去,以后两家常来常往才好。”

郑舅母连声称是,接着,把她身旁那名少女,介绍给舒眉:“这是我娘家的表姨甥女,姓柯,此次跟我进城,特意来见世面的。”

舒眉抬眼望去,只见那柯姑娘,圆圆的脸庞,身材丰腴壮实。她随即想起范嬷嬷的提醒,还有之前表姐告诉过她,郑家那边的亲戚,早就有意再结亲的话。

舒眉苦笑,特意望向婆婆郑氏,对方脸上涌现几分尴尬的红潮。

换作自己也会难堪吧?!儿子还没圆房,娘家亲戚就送来小妾的人选了。看来,前几天传出的风声起作用了,各方人马闻风而动,连郑氏都来探到她的底线了。

只是这事来得蹊跷,是齐峻丰神俊朗的魅力,还是齐府无嗣的局面招来的,至今还是一个谜。

想到这里,舒眉少不得将那姑娘一顿称赞。

这次放出风声,收获颇丰!倒要看看高氏和吕若兰,到底能否沉得住气了。

正想到这儿,高氏带着一群丫鬟婆子赶到了。

“原来是三舅母来了,母亲也不叫人知会媳妇!”高氏一副姗姗来迟的样子。

众人一番相互厮认、见礼后,就各自落了座。

“每日忙成那样,哪里敢劳烦你!”郑氏嘴角挤出笑容,轻声敷衍道。

“瞧母亲说的,无论多忙,长辈还是要见的。”高氏口里虚应着,从手腕上退下一只赤金嵌玉镯,递给柯姑娘,对着郑家舅母说道,“不知有娇客同来,没准备礼物。这只镯子拿给她把玩吧!”

见到为稀罕物,小姑娘眸子发亮,回望了一眼她姨母。后者赶紧收起异色,闭上眼睛没有理她。柯姑娘假意推辞了一番,就收了下此物。把旁边的郑氏,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。

在旁边的舒眉看得有趣。照说陌生人见面赠礼,一般是长辈送给晚辈,再就是位尊者赐给位卑者。高氏这番作为,根本不把这丫头当平辈看。可气的是,这姑娘贪财,当真就收下了。这番举动,明摆是应付打秋风的穷亲戚的。怪不得将郑氏气得七窍生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