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79章 对面不认

第四百七十九章 对面不认

这种情形,把齐淑婳唬了一跳。

虽然她来此之前,对四哥可能出现的样子,胸中早有准备。可是,在此等状况下陡然间见到齐峻,她心里头还是十分意外。

既然是为他而来,齐淑婳自然不会畏首畏尾,只见她深吸一口气后,朝对方轻声唤道:“四哥,你在这儿可还习惯?”

谁知,这声问话递过去,并没有得到对面的回应,齐峻一门心思敲着木鱼,对她的问候置若罔闻。

她又试着问了几遍,还是没有得到理睬。

齐淑婳想到一种可能,不由咯噔一下,有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。

她随后想到舒眉母子,忍不住又抬高了些许音量,又唤了一遍:“四哥,你莫不是真要抛妻弃子,继续扔下念祖他母子不管不顾吧!你可真对得住她娘俩……”

许是齐淑婳的声音太大,原本嘈杂的殿堂,顿时变得安静下来。堂中进来敬拜的香客,都停下来朝他们这边望来。

从来这样失态后,齐淑婳一时窘在了那里。

不过,这回齐峻那边总算有了反应。只见他缓缓抬起头来,平静地扫了堂妹一眼,然后又垂下头去,嘴里喃喃道:“施主此言差矣!贫僧乃出家之人,与凡尘已再无任何牵扯。至于施主言及俗世骨肉人伦,皆缘自前世因果,色空在跨入此寺之后,所有孽债、恩怨早已化为尘土、云烟。若有还未还清,那只能来世再报。”这番话一说完。他双手合什,朝齐淑婳行了一礼,嘴里念了句“阿弥陀佛”。

齐峻的反应,让齐淑婳又气又急。

原先。她赶来的路上,心里早已想得十分清楚了。认为四哥此举,不过是权宜之计,目的是打破现在的僵局,目的是逼得表妹心软,妥协后回到齐府。

齐淑婳自认为,若是四哥有什么筹划,必定会跟她透底的。

毕竟,作他们两口子双边的亲戚,劝和这种事。没有人比她更适合的了。

没想到见到四哥后。对方一点暗示都没有。对她也一般对待。

会不会此处人多嘴杂,他不好跟在大庭广众言明?

想到这里,齐淑婳转过身去。朝殿内环视了一周。

果然,堂中十个有人就有七八个人视注着他俩。

想到这里,齐淑婳心下稍安,决定先按兵不同,准备晚些时候,再找齐峻单独问问。

主意一定,她便不在殿中停留。找到先前引路的知客僧后,她向寺里要了一座禅院,说是要在寺里修行几日。

见在大施主上门,寺里的师傅们自然接待十分热情。

就这样。齐淑婳一行五人,在铁佛寺西北角的枫染院暂时住了下来。

随后,她怕姑祖太太担心,又派了身边丫鬟下山,回齐氏祖宅那边报信兼说明情况。

一番收拾下来,已经到用晚膳时刻。

寺里沙弥送斋饭的当口,齐淑婳特意问起了齐峻这段日子,在寺里的情况。

“你说的是色空师叔啊?”经过她对外貌的描述,小和尚立刻

————以下为防盗所设,晚些时候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自从那次临时回来一趟后,齐峻再也没出现过。

宁国府倒也风平浪静,只是下人之间暗潮汹涌。尤其竹韵苑的丫鬟仆妇更是如此。大家纷纷猜测,四夫人从马上摔下来时,是不是把脑袋给摔坏了。

这日午歇时分,齐府西北角荷风苑的林子僻静处,有位婆子正躲在那儿训斥一丫鬟。

“你不要命了?!想动这个歪心思!你难道不知竹韵苑的位置,是给兰姑娘留的,就是想有所出息,也得等那女人进门再说,你抱这位的大腿有何用处?!”那位妇人气极败坏,教训的话语,像连珠炮似的,劈里叭拉朝对面年轻女子射去。

那名丫鬟却不以为意,解释道:“女儿听到四爷亲口对夫人说,不会动她正室的位置,毕竟有老国公爷的遗命。兰姑娘将来进门,也只会是姨娘的身份。女儿抢在前面,若是先怀上了,好歹也能站稳脚跟。要是有幸诞下子嗣,您老人家不也跟着吃香的喝辣的?!”

“做梦去吧,你!”婆子的口水差点喷到她女儿脸上,继续说道,“丹露苑失掉多少孩子?你晓不晓得?要是大夫人容许别的孩子出世,哪会轮到今天?当心把你小命给送了。整日到四夫人跟前凑,哪天大夫人容不下了,你还有命活在这世上?”

“所以,女儿跟大夫人先报告了,还不是想试探她的意思!”

婆子显然没料到这个,倏地一惊,忙又问道:“她是什么态度?”

“大夫人笑着跟女儿说,多跟四夫人亲近,争取成为她的心腹。”那丫鬟脸上不掩得意的神色。

婆子见不得女儿这轻狂样,继续打击她:“你怎地这么糊涂,两边讨好,小心四夫人知道了,到时杀鸡儆猴,首先拿你开刀。”

“不会的!就四夫人那怕踩死蚂蚁的性子?!女儿还不知道吗?再说了,是她主动来拉拢我的。相比四夫人,我更畏惧大夫人。”

婆子警告道:“自己小心点,不要犯了主子的忌讳。老娘我费老大功夫,托人把你先安排到霁月堂当差,又找人打点让你进了竹韵苑,可不是让你学梅香那样,最后连个名分都没有。”

“知道了,在竹韵苑女儿毕竟有几个好姐妹。再说,您跟四爷乳母涂嬷嬷认了干姐妹,她自然会帮衬我的。”那女子最后的声音里,有些许不耐烦的语气。

没一会儿,枕月湖旁边的树林里,先后就出来两个人。

她们走后,从荷风苑院墙根边,闪出一抹阿娜的身影,朝着荷风苑内院走去。

话说青卉跟她老娘碰完头后,一脸雀跃回到竹韵苑。还没走到抱厦那里,就见跟她一同侍候四爷的紫莞,斜倚在门框上,瞅着她走了过来。

“哟,又是在哪儿献殷勤回来的?”紫莞不阴不阳地说道。

青卉一怔,随即上前见礼,说道:“原来是姐姐在这儿,家里幼弟病了,老娘伸手找我讨月钱。”

紫莞轻嗤一声,明摆着不再信她。

这理由眼前之人好似用过许多回,以前认为她是个老实的。没想到自爷那日回来后,她就总在夫人跟前凑。没想到昨日竟听说,夫人要把她作妾室栽培。同时传出的还有,爷承诺正室位置不会动的消息。

之前,这贱货到大夫人跟前讨好时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说什么四夫人整日里郁郁寡欢,若是再加把劲施压,不说主动求去,也会允许兰姑娘进门的。

想到这里,紫莞语中带酸地说道:“我又不是爷,不用在这扮可怜。提前恭喜你成为青姨娘了!”说话间,手里绢子一甩,扭着腰肢就进去了。

青卉心里发紧,愣愣地望着对方的背影,半晌回不过神来。

而竹韵苑的主屋这边,施嬷嬷一脸忧色地提起外面的风声。

“小姐,这样一来,姑爷更不会踏进您的屋里了,这圆房日子又要往后挪了。”她语气里颇为惋惜。

舒眉淡淡一笑,没有再言语。满府现在风言风语,让她对这结果十分满意,起码表明一个态度不是?!只等事态进一步发展,那该出现的人出现。

“嬷嬷不用担心,咱们还是先过紧着自己日子过。青卉若是能把爷的心思,从外头收回来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留在府里头,好歹得敬我这正妻,总好过往外跑不是?!”

怔怔地望着舒眉,施嬷嬷心里琢磨开了。

自从小姐醒来后,许多地方都不同了。虽说她声称忘记以前的事,可一个人的禀性不会改。姑娘定是伤透了心,想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看到她不再为姑爷伤心,施嬷嬷是既庆幸,心里又替她难过。

正要劝就几句,没料到小丫鬟海裳进来禀报:“霁月堂的范嬷嬷派人来禀,说是太夫人要请咱们夫人过去一趟,说是有客人到访。”

舒眉抿嘴一笑,心里暗忖:不知是谁来了,巴巴地把她叫去。

换了身衣裳,她就带着雨润,又叫上青卉,一行人就往霁月堂走去。

还没踏上台阶,范嬷嬷伸过手来扶她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太夫人娘家嫂子来了,估计是想把远房亲戚,塞进来当妾的。”

此等隐秘之事,这嬷嬷也肯告诉自己,舒眉有些意外。看来守孝期间,小姑娘收拢了不少人心。

朝嬷嬷微微一笑,舒眉感激地说道:“多谢您坦言相告!”

转身她就走进堂厅。果然,郑氏身边坐着与她相仿的一位中年妇人。旁边还立着一位妙龄少女。那老妇头发梳得纹丝不乱,插一根翡翠玉簪。见通报说四夫人来了,她眉宇间露出惴惴不安的神色。

舒眉一进屋,郑氏就招呼她道:“快快过来,见过峻儿的三舅母。”

她忙上前行礼。郑家舅母忙起身相扶,赞道:“果然是个端庄贤淑的媳妇儿,姑太太有福人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