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480章 性情大变

第四百八十章 性情大变

齐淑婳质问一出,对方半天没有反应。

她也不着急,静静等着,想看堂哥如何答她。

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,齐峻终是开了口:“施主你误会了,贫僧归依佛门,所求不过各自安宁,并没有逃避之意。想来,我那凡胎一消失,不管是文府也好,还是秦家也罢,他们都能得到解脱。这样一来,岂不比互相折磨要来得好?”

虽然来此之前,齐淑婳心里早有准备。可当她亲耳从对方口中听得这番话,她还是有些不敢质信。

各自安宁?所谓抛家舍亲,所求的不过安宁?

这到底是他的安宁,还是别人的安宁,这还两可。

据她所知,若四哥真的从此不理红尘之事,起码宁国府是不得安宁的。

先不说秦氏会如何行动,就是大伯母,以她的性子,怕是会过来,把沧州这座古刹给拆了。

现在,郑氏遭遇意外打击,猝不及防之下还没什么实质的动作。待她缓过劲来,把身子养好了,肯定会来沧州,日日来劝说齐峻的。

还有,以郑氏对舒眉母子的观感,若是劝说不果,到时少不得要将气撒在舒眉身上。

毕竟,上一次齐家母子冲突,就是因舒眉引起的。四哥年节都不过了,扔下一家老小,到怀柔幽岚山守着的事,本就让她对表妹积怨颇深。

想到这里,齐淑婳不得不出声提醒对方:“四哥真觉得。你这样抽身退出,就能化解各方的矛盾?小妹出门的时候,大伯母嘱托,说你若是不肯还俗。她就当没生过你儿子。自然,儿媳、孙儿也不必耽误他们了。她还说,不紧要将秦氏嫂子送回去,还要请族中的长老,将念祖名字在族谱换到长房,到时,四哥你不就跟三哥一样……”

齐峻听到这话,有片刻闪神。不过,没过多久,他面上又恢复了平静。

“自当如此!原本大哥就是这样安排的。如此一来。不过是转了一圈。又回了原点了。若是宁国府能这样处置。算是功德无量。”说完这番话,他双手合十,朝齐淑婳行了一礼。“阿弥陀佛!善哉善哉,如此甚好!”

四哥这番言辞,让齐淑婳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她思量良久,才压低声音,对齐峻道:“你当真对舒儿母子打算放手?出发之前,我听大哥提起过,说是葛将军已经推掉封赏,就是别无他求,只愿陛下能应允他的请婚。”

她带来的消息,没在齐峻面上引起任何涟漪。

齐淑婳有些吃惊。抬起眼眸朝对方眼眸深处探去。

那是一双古井无波的瞳子,跟她记忆的四哥相去甚远。若不是这副皮囊,还是她看了二十多年的那具,齐淑婳险些有些怀疑,眼前这人她完全不认识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难道说,短短十来日,他已经在寺里老和尚的感怀下,已经脱胎换骨,彻底抛却凡尘了?

以前怎么没听四爷提起过,他对佛门有向往之心的。

难道是在舒眉那儿受了什么刺激?

不过,她亲口跟表妹确认过,他们都有小半年没碰过面了。

出家之前,他还跟念祖那孩子承诺,以后要教他功夫的。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晚些时候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见座上几位还是没反应,高氏继续磕头谢罪。须臾,晏老太君睁开眼睛,扫了高夫人、吕秦氏和高氏一眼,十分艰难地开了口:“既然,孙媳和峻儿都有过错,那就抬进齐府来为妾吧!”

吕秦氏倏地站起身来,冷哼一声,说道:“老夫人,恕晚辈无理!爱女之心人皆有之。兰儿乃三品大员的千金小姐,让她做妾,齐家怕是没那么金贵的门槛。这是想打相公的脸面?还是给高姐夫下马威?若是传扬出去,于齐府吕府名声,怕是都有不妥吧?!”

郑氏这时总算清醒过来,当即也站了起来,回击道:“既然是千金小姐,秦家妹子自当好好养在闺中才是。”

这话的言外之意——既没得双方长辈的默许,你女儿为何老往齐府跑,是怎么一回事?!况且都订亲了,还跑到邹家去作甚?!

这时,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高夫人,突然出了声:“要我说,小姐妹之间来往本没什么!三夫人的甥女,还不是住到了贵府。”

听她拿舒眉出来说事,施氏求助地望了婆母一眼,后者微微点了点头,施氏出声解释道:“舒儿自幼失恃,妾身怜惜她一个没亲娘的孩子,接在身边照顾,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
她的话音刚落,晏老太君在后面补充道:“老身十多年前,就跟文家的老姐姐,订下孙辈的结亲之意。这事孙媳该是知道的……要是放在贫寒之家,文家那小丫头,就是接到咱们府里当童养媳,也没人有资格说嘴半句。”

吕秦氏悲声更甚,又开始哭她那苦命的女儿。

高夫人轻哼一声,说道:“人之常情……妾身的妹妹不愿女儿为妾,更是人之常情。在座各位,都是为人母的,也养过女儿。说起这事,本身错就在贵府。兰儿并非跑到齐家出的事,才要让贵府负的责。”

施氏当即反唇相讥:“那是,咱们峻哥儿并未跨过垂花门,进入到邹家后院。跟吕家姑娘碰上,纯属意外。还不如找邹家负责为好!”

吕秦氏听了这话,神色有些慌张。

看着她姨母乱了阵脚,高氏抬起头来,给她嫂子魏氏递了个眼色。

魏氏先是不解,愣神片刻后,想起昨晚收到的信,忙出声解释道:“听说,邹家跟贵府并无来往。他不会是故意去碰兰表妹的吧?!”

高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状:“是了!兰妹一个多月没来齐府了,四叔会不会……”

施氏轻嗤一声,说道:“峻哥儿也一个月没回府了,要截住她,早在路上堵着就成了。何必到别人府里现眼!”

想起女儿的嘱咐,高夫人给妹妹递了个眼色,后者心领神会,起身就要告辞。

送走上门问理的高吕一众人,郑氏感觉浑身像虚脱了一般。陪婆母说了几句话,就回了松影苑,施氏则留下来陪晏老太君。

被儿媳扶到暖炕上,晏氏又在沈嬷嬷伺候下脱了鞋,她坐定之后朝施氏问道:“你妹婿怎会这时派人来接舒儿?”

“许是听到什么风声,怕她受委屈吧?!”施氏挨在婆母身边坐下。

晏老太君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可能这么快!许是来之前就备下了的。想来,那仆妇是跟在她们后面出发的。”

被这样提醒,施氏一拍膝盖,恍然大悟:“可不是,若是真过礼了,舒儿是不该再住到齐府了。尤其今天还发生过这事……”

晏老太君拉过儿媳的手,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,愧疚地说道:“委屈那孩子了!”

施氏脸上有些动容,真诚地回道:“算不得什么委屈!她继母就要生了,留在妹婿身边,也不见得有什么好日子过,还不如提前接来……”

“唉!她们两姐妹……展眉那丫头,若不是当初老身的私心,最后也不会……到头来还连累了易家和文家两族。”晏氏心中颇多感慨。

怕老人家伤心起来坏了身子,施氏在一旁劝道:“母亲千万别这么说,齐府能对婕妤娘娘伸出援手。咱们府算将功赎过,想来文家婶婶在地底下,也会含笑九泉的。”

“再千伶百俐,也抵不过命……”施氏面上涌出一抹戚色,“母亲不必伤怀,总归她现在有皇子傍身,日子不会那么难捱了。”

“但愿如此吧!这样一想,老身心里好受多了。”靠在引枕上,晏老太君眼角一滴昏黄的泪珠,顺着鬓发滑下。

谁知事情并未结束。第二天午歇过后,被罚跪祠堂思过的齐峻,突然冲进霁月堂,朝晏老太君的寝间“扑嗵”一声跪下:“祖母,孙儿不孝!犯下此等过失,对不住列祖列宗,也不对起吕家妹妹。孙儿愿意自己承担。您让吕家妹妹进门吧!不能误了一条性命……”

此话一出,刚才都喧阗一片的内堂,顿时没了声响。过了好一会儿,晏老太君才拄了龙头拐杖,颠颠地走了出来,厉声喝问道: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……”

齐峻将额头磕得山响,说道:“高家刚才给大嫂送信,说吕家妹妹昨晚上吊自尽了!”

“当——”拐杖从晏老太君手中脱落,她险些气得昏了过去。

“怎么样了,救回来没?”晏老太君顺过气来,紧紧盯着孙子,厉声喝问道。

“救回来了!差点就是去了条人命!”齐峻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,接着又求道,“祖母,您也不希望由于孙儿的缘故,枉送人家性命吧?!”

晏老太君气得左右摇晃,身子几欲跌倒。得亏旁边伺候的丫鬟婆子将她撑住。齐峻见了,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,就要来扶祖母。谁知,老人家此时气极,伸出右手将孙儿的手,毫不留情地推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