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534章 一步之遥

举鞍齐眉

知府衙门大火一起,扰乱了邵、周、曾几人的计划,建宁城顿时乱象众生。

舒眉那头早作好准备,领着两孩子,在众人护送下,朝南城门奔去。

果然,那里的守城士兵,已经被袁将军换掉了好几个。是以,无论是先前赶到的舒眉三人,以医者的身份出了城门,就连后面装作染疾的冯氏和蒋妈妈,也被顺利地运了出来。

她们出城没多久,舒眉当即立断,让众人换了一身方便跑步的装扮,准备及时地撤到安全的地方。袁将军为了帮忙平定建宁城这边的乱局,早已派人在附近安排了一座庄子,打算让她们先隐藏着躲避几日,等他带领的兵马过境,一举镇压了这次周曾几人的作乱,再接她们出来。

大伙收拾妥当,马车重新动了起来。舒眉心底长长松了口气,而车厢里并不平静。

小葡萄正跟他小舅舅兴奋聊着刚才的历险。

“……幸亏现在我没那么胖了,不然,就是扮成药童,只怕都会被一眼认出来……”

舒眉眼睛斜了过来,心里暗忖,这小家伙倒是有自知之明,知道他从前胖得见不得人。

自从这孩子跟师傅练习拳脚和骑射以来,身体接着就开始抽条,再也不像以前那样,只要一摸上去,到处都是肉嘟嘟的了。

望着小家伙轮廓日益分明的脸蛋,她心底不由微惊。

不知不觉,这孩子的脸庞,越长越像齐家人了。白嫩的肤色,清俊的五官,还有齐家人标志性的宽广额头。

仔细打量下来,似乎只有一双眼睛,还有文家人的风采。

舒眉暗暗咋舌,心道这遗传基因果然强悍,这才多大一点儿。就长得跟他爹如此像,简直算是小版的岭溪公子了。

想到这里,她心底酸涩难当,拼命将这一念头挤出脑海。

小葡萄跟他舅舅说得正劲。自然没留意到母亲的异状。突然,文执初似是想起什么,朝舒眉问道:“大姐,现在算是离开建宁城了,下面咱们该到哪里去,还回不回岭南?”

见他问起这个,舒眉收敛心神,答道:“当然要回那里。咱们还没把母亲们的灵柩迎出来呢!”

文执初又问:“那迎回来后,将安葬在哪儿?不会是徽州的施家吧?!”说完,他撩开窗帘。很不乐意地朝后面的马车扫一眼,面上神色颇为不悦。

舒眉一怔,想起那车里坐着表呻氏,顿时这家伙的心思。他定是在生施家几位舅父的气,不想跟那没气节的一家子扯上关系。

舒眉不由哑然失笑。

“两位母亲都嫁进了文家。怎还会葬到他们家去?你是不知道,咱们文氏一族在徽州也是望族。只是二十多年前遭遇灭族之灾,族人从此离散各地。咱们出家前,爹爹跟我提起过,前几年文家后人有些陆陆续续回到了祖籍。咱们这次回去,自然是住进文家祖宅里……”

一听不用跟施家人再打交道,文执初嘴角不由露欢喜的笑容。转过头又跟外甥说笑起来。

舒眉见状目光微黯,心里思忖着,这次几位舅父的举动,着实伤了这孩子的心。想来将来回到父亲身边,他也是没好脸色对施家人了。

想到如今身为帝师的大舅施靖,舒眉心底掠过一丝遗憾之情。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。请明早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太阳从窗棂外斜射进来,布匹一样的倾泄而进的光柱里,飘浮着纤尘和飞虫。舒眉呆呆地望着前方的先生,口若悬河地在讲着什么,她在想着自己的心事。一句都没能听进去。

“文姑娘!”突然姚夫子一声叫唤,将她拉回现实。

舒眉慌忙从座椅上站立起来:“先生?”

“唯上智与下愚不移,此句作何解?”姚夫子从《论语》挑出的一句,来考考走神的学生。

舒眉愕然,沉思了片刻,想起爹爹以前的教导,便试着答道:“只有最聪明的人和最愚笨的人,是不可改变的。天资禀赋决定的!”

“五姑娘说说!”姚夫子扫了一眼屋内其他弟子,看见齐淑娆跃跃欲试的样子,知道她想反驳舒眉,便也点她起来了。

“不对,只有高贵而有智慧和卑贱而又愚蠢的人,才不可改变的。”她解答完毕,挑衅地扫了舒眉一眼。

“孔子乃德行高尚之人,不会这样看低贫贱的人。”舒眉当即反驳她。

捋了捋颌下的白须,姚夫子带着几分笑意,朝这位思维活跃的新弟子问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“孔子曾说过‘有教无类’。这里‘上智’是指‘智之最上’。最顶端的聪明人,‘下愚’就是愚之最下。”

姚夫子颔首嘉许,让舒眉和齐淑娆各自坐下,继续开始讲课。

齐淑娆的鼻子里轻哼一声,悻悻回到座位上。

带着丫鬟雨润,舒眉从静华堂一路往北。路过丹露苑时,她眼角余光,瞥见高氏坐在厅堂里,正在训斥什么人。跪在地上的女子,一边抹着眼泪,一边在磕头求饶。舒眉心头一紧,忙加快步伐,穿过抄手游廊朝荷风苑赶去。

齐府的仆妇们,见到她这种状况,在后头纷纷议论开了。

“你知道不,文家这小姑娘,可了不得,竟然跟江湖人士结拜。一名大男人还派人送来只宠物给她。”

“唉,文家没落了。这未出阁的姑娘,跟人私相授受。这家教……文老夫人要是知道了,会不会气得从地底下爬出来。”

“还好吧?!文家姑娘才多大一丁点,还讲究这些?!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,大户人家七岁不同席。她也有十来岁了吧?!啧啧……”

带着雨润回到荷风苑的时候,舒眉发现,姨母身边的丫鬟琳琅,守在卧寝外边。她正要出声禀报,被对方抬手制止了。

舒眉放轻脚步,悄无声息靠近门边,只听到施氏声音说:“……在怀柔我有处陪嫁的庄子……先上那儿住上一阵子,等这阵风头过了再说,省得闺誉被人毁干净了。”

“既然姨夫人决定了……我回头跟小姐说说……”是施嬷嬷的声音,语气里的失望和愧疚,掩都掩不住。

“……没料到她会这么疯狂……”齐三夫人的声音突然拔高了一些,“不过,婆母的意思,明年开春把事情定下来,好绝了她的念想……”

“您是她的姨母,这事自然是您做主。老爷那儿……”施嬷嬷有些犹豫。

齐三夫人连忙说道:“先不要告诉妹夫,省得他担心。”

“小姐那边,该当如何交待?”施嬷嬷又问道。

舒眉肚子的好奇虫子,再也藏不住,掀着帘子就进来了:“姨母,您来了?”

施氏脸上一惊,抬头望见了甥女:“下学了?姨母在这儿,等你许久了。”

舒眉眼角弯弯,腻到姨母身边,问道:“姨母等舒儿,定是有重要的事,您尽管嘱咐。”

齐三夫人神色微松,笑着说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想请您帮一个忙。”

舒眉装着没听到她们刚才的谈话,歪着脑袋问道:“您有事尽管吩咐,什么帮不帮忙的。”

齐三夫人说道:“是这样的,每年十月,我都会带上你表姐,上怀柔的红螺寺礼佛一段时日,顺便给你外祖母的长明灯,添些香油钱。你表姐几年前生过一场大病,姨母在那儿的菩萨跟前许下的诺言。后来才得以好转,这些年一直没断过。你也知道,咱们茶香苑的辛姨娘要生了。我实在走不开,怕遇上类似前几天的事情。你表姐要一个人去,我有些担心她,就想让你陪着她,两姐妹也好有个伴。那里有我一座陪嫁庄子,她想问你,愿不愿跟她一起去?”

舒眉听完后,不禁怔住了。

刚才在学堂里,跟她在一处表姐一句都没提起。随即,她又想起刚才听到的只言半语,心里隐约有了几分明白。

这是给她找台阶下,还拉上表姐专门去陪她。

舒眉眼眶里有些湿润,急声说道:“这事甥女义不容辞,再说外祖母的事,舒儿也有义务尽份孝心。我一定陪着表姐,到怀柔陪她住一阵子!”

齐三夫人听到她这样回答,仿佛挺高兴似的,拉着舒眉的手,说道:“姨母就知道,你是体贴的孩子。”

施嬷嬷在旁边说道:“咱们小姐在南边时,就喜欢游山玩水,姨夫人不说礼佛,就说到庄子上度假,没准她答应得更快……”

这句话一说出来,众人都笑了。

齐三夫人又加了一句:“到时定派足够的府兵护着你们的,等姨母这头忙完了,我就去接你们。对了,到那边后,可别落下功课,你表姐的针线师傅,也会跟着一同去的。”

舒眉听闻后,夸张地哀嚎一声,挽住施氏的臂弯,撒娇道:“舒儿想趁机偷一会儿懒,姨母都不让……幸亏舒儿不是姨母的女儿,不然,都没玩耍的日子了。”

齐三夫人爱怜地抚了抚她的额头。

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