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549章 旌旗变幻

第五百四十九章 旌旗变幻

这几天,舒眉觉得小葡萄怪怪的,整日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。问他怎么回事,小家伙嘴巴跟河里蚌壳一样紧,用尽办法也问不出所以然来。

舒眉正忙着帮父亲准备中元节祭祀的事,遂也没对此事多作理会。

就这样过了五六天,舒眉刚忙完手上一摊子,突然,文执初跑来跟她说:“大姐,您还不知道吧?!小葡萄这几天跟读书魂不守舍,被先生罚了好几次。”

舒眉面上一滞,蹙起眉头问道:“我也注意到了,可怎么问也问不出来。就连番莲不晓得发生了何事。”

见长姊并非毫无觉察,不知怎地,文执初心底松了口气。

舒眉见他没了下文,遂吩咐道:“平日你不是跟他走得近,你们都是少年人容易谈得来,帮大姐套套他的话,看到底发生什么事。”

文执初欣然领命。

到第二天傍晚时,他才过来跟舒眉回禀。

“小弟问了,他爹前似乎几天离开金陵,听说是悄悄走的,没跟他告别。他知晓您不喜听齐家人的消息,他又没地方去打听,是以……”说到这儿,文执初偷偷觑了她一眼,面上有隐隐的担忧神色。

敢情这回事?!

舒眉松了口气,对文执初抱怨道:“这孩子年纪越大,小心思越重。我当有什么,原来是这回事啊!”

大姐的语气,让文执初颇感吃惊,他忍不住脱口问道:“难不成大姐知道,他爹爹去了哪儿?”

舒眉放下手里针线活计,对他吩咐道:“还能去哪儿,回厩了呗!不告诉那小家伙,还不是怕伤他的心……”

“又回厩了?”听到这则消息,文执初茫然若失,他还想再打听些什么。又忍了回去,似是因什么事在那儿纠结。

他这犹豫不决的形状,让舒眉心生狐疑,问道:“有什么话你就问吧!瞧把你给憋的……”

被大姐一眼看穿。文执初那张粉脸涨得粉红,到底年纪小,心里面藏不住事,最后他还是问了出来:“小葡萄私下曾跟我拍过胸脯,说他爹跟他保证过,再也不会丢下他不管了。”

舒眉呼吸微滞,心道:原来是这个缘故,所以那小家伙郁闷这些天。

见长姊面上无任何反应,文执初不禁暗暗着急,以为她被那对父子的举动惹恼了。

“大姐。这其实没什么,小葡萄到底年纪还小,不懂得谁人真心对他好。经过这次的教训,他应该会学乖的,毕竟那人在厩的家中还有……”他没敢继续说下去。

原先见着到金陵城后。舒眉并没禁止外甥跟他爹在一起,于是文执初以为她原谅那人了。

现下那人故态复萌,还走得悄无声息的,看样子,这回长姊说什么也不会原谅那男人了。

不知怎地,文执初突然有些同情小葡萄。

这两月以来,长姊对那人虽是不理不睬。而小葡萄如何跟他爹爹相处的,自己可是全数看在眼里。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,明早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“我不信,刚才听青卉说,看见雨润从四哥房里端水出来,里面还有说话的声音。定是她醒来了……大夫都说没事了。干嘛不让咱们探望?”一个娇嫩的声音响起。

“娆妹妹,要不,咱们再换个时辰来吧?!毕竟姐姐刚从鬼门关回来,身子骨还很虚弱……”另一道柔弱的声音跟在后头劝道。

“吕姑娘,这姐姐、妹妹可不能随便乱叫!你与文家非亲非故。比表妹年纪大。让人听到,不是太好吧?!”好像第三名女子插了进来。

“三姐,你莫要处处针对若兰姐,这‘四嫂’的位置,本来该由她来坐的。”最开始出声的那女子争辩道。

舒眉在里面听到,不由吃了一惊。

难不成中间有什么变故?

“是吗?两姓结亲,从来都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吕姑娘尚未出阁,五妹这样说,岂不是要坏了人家名声?!”被称作“三姐”的女子轻嗤一声,接着说道,“不过,提起‘四嫂’这位置,我倒想起件往事。唉……若当初被某人算计成了,齐府兴许还能给她避避风头,现在还提这碴儿,不是打你好姐妹的脸吗?吕大人贪墨之事在先,莫要颠倒黑白了……”

“陛下已经大赦天下,若兰姐的爹爹已经被释放回来。只待查探清楚,就会恢复官职的。提那些老黄历作甚?!”五姑奶奶继续为她同伴辩护。

“放出来就没事了?!莫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犯官女眷被流放……还好意思站到这里,真是……啧啧……”三姑奶奶当即驳了回去。

“那又怎样?”停顿了片刻,五姑奶奶仿若才回过味来,出声问道,“三姐这话是何意思?”

“亏得你还是高门出身,以后‘四嫂’位置该谁坐,这种话还是莫要随便说出口,没得让人以为,咱们国公府的人没见识。”三姑奶奶出声相劝。

“你……”五姑奶奶的声音哽住了。

“两位姑奶奶,奴婢求求你们,莫在这儿争论不休了。从阎王爷那儿捡回命后,咱家小姐什么都记不得了,莫要再刺激她。”施嬷嬷再次哀声相求。

“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柔弱的声音仿佛在自言自语,“兰儿还打算向她道歉呢!”

听到这句话,舒眉的心没来由地,仿佛被什么东西狠扎了一下,她脑中顿时警铃大作。

接着,三姑奶奶说道:“道歉就不必了,以后表妹怕也不想见到你了。莫要再缠着四哥就成,好歹以前你也是官宦家的小姐……”

“都在这儿呢?!是来看四弟妹的吗?怎么不进去?”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。

“大嫂”、“表姐”、“国公夫人”刚才还吵成一团的人,顿时停了下来,忙向来人打起招呼。

随后,就传来一阵相互问候寒暄的声音。

“咱们来是探望四嫂的,谁知不凑巧,她醒来后‘又’睡下了。听施嬷嬷说,现在她什么事都记不清了。”五姑奶奶的语气中带着“此地无银”的讥讽。

“哦,那岂不是得了离魂症?!得找太医再来瞧瞧。四弟也真是的。圆房跟洞房花烛夜一样重要,半夜三更还出门,累得四弟妹……”接着,那位被人称作国公夫人的。吩咐身边的人去知会外院的莫管事,要他拿着国公爷的帖子,请一名擅长这方面的太医过来。

末了,国公夫人问起舒眉今早的情况。

“多谢大夫人关心,小姐身子骨没什么大碍,就是记性……奴婢替她多谢您了。”施嬷嬷的语气里,透着些许敬畏和谨慎。

“两妯娌之间,说什么谢与不谢的,嬷嬷快别生分了。”国公夫人客气地说道。

“怎么还称四嫂作‘小姐’啊?嬷嬷该改口叫‘四夫人’,毕竟都‘圆房’了。”五姑奶奶飞来这样一句。

“扑噗”一声。也不知是谁,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在里头舒眉听了没甚感觉,倒是把陪侍在侧的雨润,给气得面红耳赤,朝着屋外的方向。呲牙裂嘴低声咒骂了一通。

“果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——没安什么好心!这些年来,她们没少给小姐苦头吃……”雨润义愤填膺地攥紧拳头。

将她们送走后,施嬷嬷一脸阴郁地进了屋。见舒眉怔怔地望着自己,她挤出一抹笑容,安慰她道:“小姐,您不必伤心!有国公爷在,那女人是进不了齐府大门的。”

舒眉再也按捺不住。将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:“嬷嬷,您还是先告诉我,最后怎么又要跟齐家结亲了?四爷,呃,就是你们说的姑爷,跟那叫‘若兰’的女子。究竟到了哪一步?”

见到吕家姑娘都打上门来了,雨润知道瞒不了她多久,遂把三年前姨母接舒眉进京教养,向老国公爷祝寿,还有跟齐峻的亲事。以及前几天发生的事,简单地说了一遍。

“什么?”舒眉如遭晴天霹雳,“你是说,她现在是四爷的外室?”

“八成是这样!”雨润睃了舒眉一眼,目光充满了愤恨和不甘。

“这个……毕竟有小时候的情分在,姑爷岂能见死不救?!可恨的不知是谁,故意引得姑爷和小姐先后出门……”施嬷嬷像是在跟她解释,更像是自我安慰,“老国公爷临终遗言,让姑爷在热孝期娶小姐进门。如今孝期已满,姑爷跟小姐圆房后,眼看着就能过上安稳日子,谁知竟会这样……”

舒眉听得满头雾水,忍不住问道:“那位吕姑娘想干什么?再惦记着‘四夫人’的位置,就像刚才那位说的,作为犯官之后,这样也能被允许?”

“她想入府为妾!”雨润快人快语,一句道破其中玄机。

舒眉错愕不已:“可你不是说,她是大嫂的表妹,纳超品的国公夫人姐妹为妾?这不是打脸吗?”

施嬷嬷连忙解释:“小姐,您别听雨润瞎说!您姨母离京前告诉老奴,高太尉现在四下活动,正在联络朝臣,想求陛下颁旨重审他连襟的案子,说是要替吕家洗清罪名呢!”

“所以,她们才这般肆无忌惮?府中也没个长辈管束她们吗?”门外刚才的争执,这哪像公卿之家的女眷,跟街市上的贩妇一样,连她这现代来的灵魂都感到别扭。

雨润明白她语中所指,毕竟自家姑娘刚醒,就有人这样打上门来,也太……

“自老国公爷过世后,太夫人身子骨一直不好。没有管府中的事,后院都是高夫人在掌管。再说,昭容娘娘刚薨逝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