举鞍齐眉

第550章 冤家路窄

第五百五十章 冤家路窄

虽然最后传到金陵的消息,让人振奋不已,可身临前线的齐峻,此行并不像想象中那般轻松。

起初,晋国那边情形严峻,他不得不亲自前往。原计划,他没打算离开太久,以身犯险在晋国当活耙子的。谁知,撤离临沂的那天晚上,影十九带来的消息,让他措手不及,实在没法子一走了之。

就在暗卫兄弟护着他,飞奔驰出城门时,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那城楼顶上绑着人,竟是他原以为在厩齐府好好呆着的五妹齐淑娆。

她怎么被人掳到晋国了?

齐峻惊讶之余,也顾不得自己逃命了。

就在此时,城楼顶上的人似是认出了他。

不,应该那人早候在了那儿,专门等他出现的。

“下面的可是宁国公的四弟岭溪公子?”城楼上喊话的人,对他似乎十分熟悉,就连他的声音,齐峻也觉得仿佛在哪儿听过。

妹妹在人家手里,齐峻没别的办法,只得反问道:“尊驾身旁的那位姑娘,可是宁国府的人?”

那人听了,嘿嘿笑了几声,应道:“四舅兄可安好,妹婿这厢有礼了!”

此话落在齐峻耳中,对他仿佛当头一击。

妹婿?

难不成是举家逃到晋国的宋祺星?!

就在齐峻怔忡之余,那人又开口了:“怎么?!才一年多不见,舅兄贵人多忘事,把妹婿给忘了?”

果然是不忠不义的人渣!

齐峻气得心火“噌”地一下蹿到了脑门,冲着楼顶那人喝问道:“你害五妹还不够,这会拿住她有何图谋?”

对于他的怒意,宋祺星好似不以为意,他继续自顾自地说道:“你以为我想这样?还不是邵良惟那奸人,怕我们临阵倒戈,干脆派人潜入京师。把娆儿诱拐过来的,好借她的手,逼咱们宋家退无可退,只能追随于他……”

虽听得蹊跷。可从对方语气中,齐峻还是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意味。

此人的意思,莫不是说,邵良惟派人掳来五妹,杀之好让他与齐家彻底成仇。

这样说来,他本意并非如此,只不过是受人胁迫。

弄懂了他的意思,齐峻的心稍稍安定下来,只见他沉声冲着宋祺星喊道:“你宋家的苦衷,我如何不知。之前在厩时。大家纯属误会。大哥其实早就筹划好了,准备替你家洗清嫌疑的,你瞧,跟宋阁老差不多情况的秦尚书,如今还不是好好在朝任职?”

————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。明早再来刷新吧!————

自从那次临时回来一趟后,齐峻再也没出现过。

宁国府倒也风平浪静,只是下人之间暗潮汹涌。尤其竹韵苑的丫鬟仆妇更是如此。大家纷纷猜测,四夫人从马上摔下来时,是不是把脑袋给摔坏了。

这日午歇时分,齐府西北角荷风苑的林子僻静处,有位婆子正躲在那儿训斥一丫鬟。

“你不要命了?!想动这个歪心思!你难道不知竹韵苑的位置。是给兰姑娘留的,就是想有所出息,也得等那女人进门再说,你抱这位的大腿有何用处?!”那位妇人气极败坏,教训的话语,像连珠炮似的。劈里叭拉朝对面年轻女子射去。

那名丫鬟却不以为意,解释道:“女儿听到四爷亲口对夫人说,不会动她正室的位置。毕竟有老国公爷的遗命。兰姑娘将来进门,也只会是姨娘的身份。女儿抢在前面,若是先怀上了。好歹也能站稳脚跟。要是有幸诞下子嗣,您老人家不也跟着吃香的喝辣的?!”

“做梦去吧,你!”婆子的口水差点喷到她女儿脸上。继续说道,“丹露苑失掉多少孩子?你晓不晓得?要是大夫人容许别的孩子出世,哪会轮到今天?当心把你小命给送了。整日到四夫人跟前凑,哪天大夫人容不下了,你还有命活在这世上?”

“所以,女儿跟大夫人先报告了。还不是想试探她的意思!”

婆子显然没料到这个,倏地一惊,忙又问道:“她是什么态度?”

“大夫人笑着跟女儿说,多跟四夫人亲近,争取成为她的心腹。”那丫鬟脸上不掩得意的神色。

婆子见不得女儿这轻狂样。继续打击她:“你怎地这么糊涂,两边讨好,小心四夫人知道了,到时杀鸡儆猴,首先拿你开刀。”

“不会的!就四夫人那怕踩死蚂蚁的性子?!女儿还不知道吗?再说了,是她主动来拉拢我的。相比四夫人,我更畏惧大夫人。”

婆子警告道:“自己小心点,不要犯了主子的忌讳。老娘我费老大功夫,托人把你先安排到霁月堂当差,又找人打点让你进了竹韵苑。可不是让你学梅香那样,最后连个名分都没有。”

“知道了,在竹韵苑女儿毕竟有几个好姐妹。再说,您跟四爷乳母涂嬷嬷认了干姐妹,她自然会帮衬我的。”那女子最后的声音里,有些许不耐烦的语气。

没一会儿,枕月湖旁边的树林里,先后就出来两个人。

她们走后,从荷风苑院墙根边,闪出一抹阿娜的身影。朝着荷风苑内院走去。

话说青卉跟她老娘碰完头后,一脸雀跃回到竹韵苑。还没走到抱厦那里,就见跟她一同侍候四爷的紫莞,斜倚在门框上,瞅着她走了过来。

“哟,又是在哪儿献殷勤回来的?”紫莞不阴不阳地说道。

青卉一怔,随即上前见礼,说道:“原来是姐姐在这儿,家里幼弟病了,老娘伸手找我讨月钱。”

紫莞轻嗤一声,明摆着不再信她。

这理由眼前之人好似用过许多回,以前认为她是个老实的。没想到自爷那日回来后,她就总在夫人跟前凑。没想到昨日竟听说,夫人要把她作妾室栽培。同时传出的还有,爷承诺正室位置不会动的消息。

之前,这贱货到大夫人跟前讨好时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说什么四夫人整日里郁郁寡欢,若是再加把劲施压,不说主动求去,也会允许兰姑娘进门的。

想到这里,紫莞语中带酸地说道:“我又不是爷,不用在这扮可怜。提前恭喜你成为青姨娘了!”说话间,手里绢子一甩,扭着腰肢就进去了。

青卉心里发紧,愣愣地望着对方的背影,半晌回不过神来。

而竹韵苑的主屋这边,施嬷嬷一脸忧色地提起外面的风声。

“小姐,这样一来,姑爷更不会踏进您的屋里了,这圆房日子又要往后挪了。”她语气里颇为惋惜。

舒眉淡淡一笑,没有再言语。满府现在风言风语,让她对这结果十分满意,起码表明一个态度不是?!只等事态进一步发展,那该出现的人出现。

“嬷嬷不用担心,咱们还是先过紧着自己日子过。青卉若是能把爷的心思,从外头收回来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留在府里头,好歹得敬我这正妻,总好过往外跑不是?!”

怔怔地望着舒眉,施嬷嬷心里琢磨开了。

自从小姐醒来后,许多地方都不同了。虽说她声称忘记以前的事,可一个人的禀性不会改。姑娘定是伤透了心,想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看到她不再为姑爷伤心,施嬷嬷是既庆幸,心里又替她难过。

正要劝就几句,没料到小丫鬟海裳进来禀报:“霁月堂的范嬷嬷派人来禀,说是太夫人要请咱们夫人过去一趟,说是有客人到访。”

舒眉抿嘴一笑,心里暗忖:不知是谁来了,巴巴地把她叫去。

换了身衣裳。她就带着雨润,又叫上青卉,一行人就往霁月堂走去。

还没踏上台阶,范嬷嬷伸过手来扶她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太夫人娘家嫂子来了,估计是想把远房亲戚。塞进来当妾的。”

此等隐秘之事,这嬷嬷也肯告诉自己,舒眉有些意外。看来守孝期间,小姑娘收拢了不少人心。

朝嬷嬷微微一笑,舒眉感激地说道:“多谢您坦言相告!”

转身她就走进堂厅。果然,郑氏身边坐着与她相仿的一位中年妇人。旁边还立着一位妙龄少女。那老妇头发梳得纹丝不乱。插一根翡翠玉簪。见通报说四夫人来了,她眉宇间露出惴惴不安的神色。

舒眉一进屋,郑氏就招呼她道:“快快过来,见过峻儿的三舅母。”

她忙上前行礼。郑家舅母忙起身相扶,赞道:“果然是个端庄贤淑的媳妇儿。姑太太有福了。”

郑氏客气道:“瞧你说的,这孩子别的没什么,就是心眼实,人孝顺。三年前亲事办得匆忙,后来又要守孝,他们小两口没来及到舅家走动。实在有些过意不去,以后两家常来常往才好。”

郑舅母连声称是,接着,把她身旁那名少女,介绍给舒眉:“这是我娘家的表姨甥女。姓柯,此次跟我进城,特意来见世面的。”

舒眉抬眼望去,只见那柯姑娘,圆圆的脸庞,身材丰腴壮实。她随即想起范嬷嬷的提醒,还有之前表姐告诉过她,郑家那边的亲戚,早就有意再结亲的话。

舒眉苦笑,特意望向婆婆郑氏。对方脸上涌现几分尴尬的红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