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1 老道

穿入宁采臣 001老道

燕京,浙江,横县,一个似明朝的朝代,而他的国号却是燕京。

十里平湖,白云悠悠,清风习习。

山水如画,江山多情。

一个年方十五六岁的少年,一袭白衣,在清风吹扬下,随风舞动。少年眉目紧锁,一眉如月,勾在天边上;鼻悬如胆,挺直毛竹,如画中人,被点了精魂,走出来的翩翩少年郎。

贼老天!

我顶你个肺的!

我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?

这少年名叫楚天,来自后世的一名大三学生,一觉醒来,已然发觉,身处的这个世界,光怪陆离。

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,在他悠悠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,“翁”的一声,如似奔腾的洪水,汹涌澎湃的灌入而来。

书生宁采臣?

聊斋世界,妖魔横生,群魔乱舞!

如果当初的宁采臣,他没有遇见聂小倩的话,他的世界不会因为我而改变。

多么熟悉的一句台词!

罢了!罢了!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前尘往事,弹指一挥间,已是灰飞烟灭。接受不能改变的现实,既来之则安之,坐看云起,笑看人生,如此人生便不再有烦恼。

一觉醒来,他不在是楚天,而是宁采臣。

书生与狐仙,人妖相恋,从此,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!

会么?

宁采臣嘴唇微微一扯,微微一笑,一副风轻云淡。

宁采臣经过短短一天的失落,茫然,恐惧之后,他释然接受了自己的新生身份。

时值晚秋,霜叶红满天。

南雁北飞,孤鸿划过,留下了一空的寂寞。

人生,却是寂寞如雪。

“五无腾腾!金光速见!破!”

蓦然,对面上,传来了一声急急吆喝声,却把宁采臣惊吓了一跳。他举目望去,湖岸上,一个道士模样的人,像极了猴子般的左右跳动着。

他一会儿挠着脑袋,一会儿抓塞,一会儿,他喊出了“五无腾腾,金光速见,破!”的话语来。

宁采臣眉目一宁,此老道,似乎在念什么诅咒了。看他浮躁的上窜下跳模样,应该是他所学的咒术不灵验。因此,他才是着急的像猴子满乱窜,手足舞蹈如同癫痫。

宁采臣看了一下天色,他心中烦闷,出来走走,已经是有半宿的时间,呆了一个下午,如今即将是晚霞满天的黄昏。

夕阳无限好,只是已黄昏。

想必,家中的娘亲,已经是等急了吧?

宁采臣撩开脚步,择道而下。

“喂,书生,等等……”

风声一动,宁采臣发现对面的老道,他身子轻盈的如同海燕,更像鬼魅幽灵,轻飘飘的掠浮在水面上,一眨眼的功夫,此老道,已经站在了宁采臣跟前。

水上飘?好功夫!好身手!

宁采臣一惊!真是人不可貌相。眼前的老道,一身道袍已经是严重的破损,看着有些陈旧不堪,活生生一个要饭的乞丐。

在看看老道的样貌,四五十岁般年纪,国字脸,浓眉大眼,蓄着满腮帮的胡须,杂乱无章。

只有他那一双眼睛,金光闪闪,左右流转,玛瑙似的黝黑。

宛若狐狸的狡黠。

“额……老道,有什么事么?”宁采臣左右端详了一下老道,一脸疑惑不解。

老道嘿嘿一笑,目光一撇,讨好般的凑上去,“书生,我想你应该认识字吧?你给我听听看,我一句话是否念得对否?”

不待宁采臣回答,老道立刻接着说道,“五无腾腾,金光速见!是这样子念么?”

宁采臣知道,此老道一定是在念着咒语,不过宁采臣对于术士的咒语可是一窍不通的。神色微微一愣,宁采臣目光撇在了老道手中的小本子上。

一眼,宁采臣就发现了问题,原来是此老道把“五炁腾腾,金光速现念成了五无腾腾,金光速见!”

怪不得,想起之前他的举动,上窜下跳的俨如猴子偷桃。

“老道,是你读错字了,这一句话应该是五炁腾腾,金光速现!是气不是无,是现而不是见!”

“嘿嘿!书生,不好意思,本道认识的字不多,稍等一下哈,我去去就来。”

老道面色一喜,立刻翻身而去,掠的一纵,老道的人已经出了百米开外。

如此飘渺般的身手,此人莫非是修道中的神仙不成?不知道老道身上可否有什么法宝,仙器之类的宝贝呢?

宁采臣目光有些热烈起来,彷佛一头饥饿中的老虎,双目金光闪闪,盯着对面的道士去。

“五炁腾腾,金光速现!破!”

老道挥手一探,一道银光飞出,宛若天外飞仙般的犀利。横空射出,急速闪电。

接着,只能听见湖面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一道水柱,高高窜起,估测其高度,足足十余丈之高。

天地震动,有如天崩地裂之势。

“哇哈哈……成功了。”

老道高兴的手舞足蹈,一阵风掠来,他人已经是“平沙落雁”的落到了宁采臣跟前。

“书生,你在帮我看看,这里面几句又是怎么念的?”

老道立刻扯上了宁采臣,激动的不得了。

“万神朝礼,役使雷霆。”

“六甲九方,天圆地方。”

“四时五行,日月为光。”

“五神从我,周游四方。”

“啊……书生,你速度念慢一点,人老啦,脑袋可是不灵活啦。”老道面色通红,一副欣喜若狂,“书生啊,你可否在为本道重新念上一遍呀?因为你刚才念得太快了,我……”

抬头看了一下天色,宁采臣有些无奈的点点头,只能重新在把老道手上的小本本中记载的字体,再度朗朗的读出来。

“书生,今天本道非常感谢你!说吧,你想要什么奖赏,只要我能够办得到,我绝对不会小气的。”老道眯着眼睛,收起了小本本,微微一笑的盯着宁采臣,“哦!对了,差点忘记问你叫什么名字了?”

“小生宁姓,名采臣,不知道道长又如何称呼?”宁采臣可以断定的是,拥有如此飘渺身手,加上他之前一句普通的咒语,竟然能够以弹指间,立刻将湖面霹开了一道高达十余丈的水柱,此老道,应该是不凡。

“哈哈,好说,本道姓燕,字赤霞。”燕赤霞豪爽的哈哈一笑,中劲十足,豪迈不羁。

燕赤霞?

此人莫非就是那仗剑天下,斩妖除魔的正义侠士燕赤霞了?

宁采臣浑身一震!老蒲啊,看来你待我真的是不薄啊!一穿入聊斋世界,竟然给我送来了这么一尊大神?

“书生,你没事吧?莫非我可把你吓着了?”燕赤霞目光一闪,神色颇是疑惑。

宁采臣晃过了神色,说道:“没!只是有些惊讶!听燕前辈的口音,似乎不是浙江人吧?”

前世中,宁采臣偶尔也有关注过《倩女幽魂》三部曲。哥哥书生的俊朗,有时傻呆,有时候勇敢,面对那百眉千骨,风情万种的聂小倩。

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

那一段共鸣,人鬼狐妖相恋,可是给宁采臣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震撼。

“不满书生你说,本道的确不是浙江人士,我是秦地人。”燕赤霞对宁采臣这书生可是颇有好感之意,也有心与他相交。

何况,他还是一个书生,以后还需要他的地方可是多的去。

今天,要不是遇见了这书生,那么他也不会知道自己竟然念错了咒语,法道无法生成。经过书生一指导,立刻纠正,落地为法。

秦地?便是前世中的陕西一带,与印象中的出入完全吻合。

宁采臣心中颇为激动。

他知道,燕赤霞的法咒可是非常厉害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