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2 赠宝

穿入宁采臣

面对着燕赤霞这尊大神,宁采臣并没有表露出轻浮的一面。

百无一用是书生,世人对于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书生,有了入题为观的主见。

即使面对一座金光灿烂的宝藏,也要保持谦谦君子般的泰然自若。泰山崩坍,面不改色。

燕赤霞之前在承诺了宁采臣,见此子并没有面露出欣喜若狂的面色来,反而是一副云若清风的样子,燕赤霞可谓是很满意的。

世人皆有小贪之心,反倒是这个书生,温文尔雅,淡淡笑意。燕赤霞可是越看越莫名的欢喜。

甚至,他有股冲动,如此高风亮节的书生,不如拐骗他做自己的徒弟吧?

“嘿嘿,书生啊,本道刚才说了,可是要好好的感谢你一番呢,说吧,你想要什么奖赏?即可道来,只要老道我能办到的,绝对不会吝啬。”燕赤霞金光一闪,咪咪一笑,上下的撇了一眼宁采臣。

真是个老狐狸!

故意的瞅看了他背后的长剑,宁采臣一字一顿说道:“果真如此?假如我要你背上的那长剑?您也会答应咯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燕赤霞可是想不到,这个温文尔雅的书生,一开口,竟然是大狮子。

他背上的长剑,可是轩辕剑,陨石炼制而成,锋利无比,削铁如泥。重要的是,轩辕剑有灵性,能认主,即使是一般的江湖高人,他们都无法控制轩辕剑。

轩辕剑虽然有一定的灵性,但是,它同时也是一把魔剑。一旦落入到心术不正之人,魔由心生,遁化入魔,必定会兴起一场杀戮的血雨腥风。

杀戮,血流成河,堆尸成山。

燕赤霞是过来人,那样的场面,他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了过来。

“我说书生,你要这剑作甚?这剑可不是一般的宝剑,自从它跟了我,从来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拔出剑鞘,诺,你若是不信,不妨我给你试试看。”

言下,燕赤霞立刻解下了背上的轩辕剑,双手递给了宁采臣。

宁采臣目光一缩,他立刻感觉到了那一股冰寒的气息,顿时在他周身笼罩而下。剑鞘银光直闪,尚未接过长剑,那股冰寒之意,已然逼迫而来。

见宁采臣无动于衷,燕赤霞说道:“放心吧,我说过,这剑有灵性,能认主,你可以姑且一试,即可知道我所说话的真假了。”

迎上了燕赤霞的企盼目光,宁采臣着手接过,面色不由一惊!

好沉重的长剑!

手臂顿时青筋突起,俨如泰山压顶。

而且,竟然有一股寒气,好像已经侵入到了他的手掌中去。

虎门不由得一麻痛!

“这是……什么剑?”宁采臣心中着实惊讶。

“轩辕剑!剑指天下,即可扫荡所有的妖魔邪物。不费吹灰之力,即可斩妖除魔,瞬间让妖邪灰飞烟灭。”燕赤霞款款而谈。

这,竟然是轩辕剑!

宁采臣更加是惊讶了!

想起前世中,燕赤霞就是凭着这轩辕剑,一路斩妖除魔,扫荡了黑山老妖,树妖,蜈蚣精的厉害武器。

今日一见,果然非同小可。

一剑在手,即可问鼎天下。

宁采臣浑身一震!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,紧紧的着剑鞘一拉,“锵”的一声,一道锋芒的银光直直射出。

冷风一动,剑气横生。

“书生,你……竟然能够拔出轩辕剑?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燕赤霞大大吃惊的盯着宁采臣,像大量怪物一样,上下的扫射。

银光过后,便是一阵血腥扑鼻而来,萧杀的气息,立刻笼罩而下。一看便知道,这轩辕剑可是斩杀了无数的妖魔头颅,血染了剑刃,才能渡出那一层傲视天下的剑光啊!

“果然是好剑!”

宁采臣果断的收拢剑鞘,将长剑递给了燕赤霞。

然,

燕赤霞并没有接过长剑,依然是看着怪物般的盯着宁采臣,“我看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书生而已呀,奇怪了,我刚才替你占卜了一卦,竟然没能算出你的过去和将来?真是奇怪了!而且,更加让我奇怪的是,你竟然没有开窍,无术,无法…根本就是一介布衣书生,你怎么会……”

听着燕赤霞的喃喃自语一番,宁采臣不由得心虚了一下子。

作为一个穿越人士,假若真的被揭穿的话,宁采臣不知道,这号称为天下第一侠士的燕赤霞,是否把他当成了妖邪来看待,然后一剑就斩下了他的头颅?

不过,宁采臣也不用担心。他知道,茅山术士的奇门遁甲中,有个道法叫“灵魂转移”,可以让死去的人魂魄,从而附身到肉躯去,继而“死而复活”。

亦是可以称之为“移花接木”,或者“障眼法”。

“燕前辈,把剑还你,小生要是回去晚了,怕是家母等急了。”被燕赤霞像怪物的盯着,上下扫视,宁采臣神色有些不自然。

“不可!竟然本道答应了你,而且我也看得出来,你对此剑已有歆慕,我就把它赠送给你吧!算是你与它的缘分。”

宁采臣可是想不到,燕赤霞会如此的慷慨,竟然舍得把轩辕剑送给他?不过是萍水相逢,一面之缘。

他怎么能够接受呢?

再者,无功不受禄。

“道长,你的好意,我心领了,不过这轩辕剑,我可是不能要!让它跟着你,路见不平之事,即可斩妖除魔,若是我要了,不就是如同对牛谈琴般的没有意义了吗?”宁采臣在推脱。

不是宁采臣矫情,而是至今还是一个没有根基的书生。

这轩辕剑,可是百年难得一件的好宝贝!

百般法器,奈何我跟进尚未开窍!要来也不过是一件装饰的饰品而已。

“书生,你先听我说,我把轩辕剑赠送给你,总有一天,你会用到它的时候,你也莫要在推脱,本道方才观察你乃是一个憨厚忠实之人,一看便是欢喜得紧,现在,我在告诉你一个可以仗剑飞行的口诀,你可用心记下来了,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,御剑飞行……”

御剑飞行,可日行千里不在话下。

只不过是,宁采臣的慧根尚未开窍。御剑飞行对于他而言,可是行不通的。

默默的记下了口诀,宁采臣一个抬头,眼前哪里还有燕赤霞的踪影?

这……宁采臣神色微微一愣!

大侠就是大侠,一转眼的功夫,悄然无息就不见了踪迹。

“书生,本道日后在来寻你!你且好好的领悟那口诀的妙处,定当要小心为之。”

晚风独舞,远山寂寞。

与老道耽误了一宿时间,夕阳已经隐遁下了地平线。

乡间小路,骑牛的牧童,吹着笛子,婉转,声声嘹亮。

寻着小道,宁采臣手拿着沉甸甸的轩辕剑,踏上了归途。

下了湖坡,便是一条羊肠小道。羊肠小道的右岔,那有一片茂盛的竹林,同时,也是宁采臣的必经之路。

今天,他心中烦闷,才是跑来这湖泊吹吹风,一声招呼也没有跟家中的娘亲打,此时此刻,娘亲或许已经是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了。

想着,宁采臣不由得加快了步伐。

吱吱……

忽然间,一声凄厉的的声音,穿入了他的耳朵中。

寻声望去,声源是冲竹林那段传来。

宁采臣心中挂记家中的娘亲,此时,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大步朝前走去,忽略了身后那个声音。

吱吱……

那个悲戚的声音,宛若鬼魅般,一直左右的缠绕在宁采臣的耳边。

事出有因,不妨瞧上一回又何妨?宁采臣转身,拐上了右道的竹林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