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3 救狐

穿入宁采臣 003救狐

风吹竹叶,萧萧声起。

吱吱……

再度寻声寻找,一抹白色折射而来。

白色的毛发,一身白如雪。

竟然是一只狐狸!

宁采臣嘴唇微微扯动了一下,大步走了过去。

小东西被一个夹子给夹住了它的前左腿部,正在上窜下跳的挣扎。想必小东西已经挣扎有了一段时间,从它洁白如雪的前胸腿部上毛发可以看出来。

一条血迹渲染而红,宛若如秋的枫,更似残阳如血,触目惊心。

“小东西,你若是在继续挣扎的话,你的小腿或许就要被折断去了哦!”宁采臣心中有一丝不忍。

如此可爱的小东西,一旦缺少了一条腿的话,兴许是怪异无比,不伦不类了。

这是银狐?

宁采臣又是一叹!

蓦然出现了一个生人,银狐此刻是停止了挣扎,或许它知道,眼前的这个白面书生对它并没有一丝恶意,一双水灵灵的眼珠子,溜溜一转,盯着宁采臣上下的扫视。

它此般模样,像极了一个人的神韵一样,惟妙惟肖,真真是惹人怜爱的小东西啊!

“算你我有缘!遇见你了!来,小东西,往后靠去,一旦我踩住了夹子的开关,你即可把腿抽出来了,知否?”

宁采臣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了。他怎么会无端的对着一只银狐说教呢?

幸好此夹子不大,暗暗估测,应该是附近的居民,为了捕捉老鼠之类的小动物,从而设下的套子了。

银狐听了宁采臣的话,竟然是“吱吱”的一声,像是回答了他的话。它的小身体,立刻往后尽量的靠拢而去。

曾经一度,宁采臣目光一片呆滞。这小东西,该不会是成精了吧?竟然能够听懂他的话?都说一般的狐狸,有灵性,一般能够进化为妖精的,往往总是狐狸种类动物抢先一步,莫非,这便是物种的天资作祟了?

微微一摇晃头,宁采臣立刻晃过了神色,前脚踩下了夹子的开关处。

银狐趁着两边夹子开了一道缝隙,它速速的抽回了小脚,窜下了夹子,闪到了一株竹子下,那双灵动的眼睛,溜溜一转,盯着宁采臣。

宁采臣一回头,就立刻瞥见了银狐的眼睛,与它相对。

那一双灵动的眸子,竟是叫宁采臣吃了一惊!

这……真是一般的狐狸?

书生救狐狸,然后狐狸报恩,不论生死,不论贫贱,你若不离,我便不弃!一旦想起了前世的童话故事,渲染的五彩缤纷美丽。

宁采臣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悸动。

“小东西,赶快回去吧,或者你狐狸妈妈已经替你着急了。”

宁采臣一挥手,转身就走。

在此竹林,又是耽误了不少时间,家中的娘亲,定是着急不已了。

吱吱……

小东西一下子窜到了宁采臣跟前,竟然不肯离去。似乎,它的前腿伤害的不轻,依然有不少血液渗出来。

“唉……好吧!我就好人做到底,不过,事先说好了,只要你治好了你的伤,你就要离开哦,我可是不喜欢养小动物呢。”

宁采臣暗暗一想,莫非这小东西是由于伤势过重了,他救了它,所以小东西认为,他是好人了?

摇摇头,俯身而下,抱起了小东西。小东西的毛发很柔软,顺滑,摸起来的手感非常舒服。若不是顾忌小东西身上还有伤,宁采臣真相狠狠的**它一下。

压下了那个奇怪的念头,天色逐渐垂暮而下。

宁采臣怪叫一声,大步离去。

万家灯火,一闪一闪,宛若天上的北极星,异常明亮,照亮了晚归的游人。

这一栋四合院的房子,建造不豪华,有些破旧,甚至逢下雨天气,还有露水。

大门上,挂着两站破旧的灯笼,里中烛火,一昏一暗,在晚风中,轻轻摇曳。

一个妇人模样,不断的在大门前东张西望,一副望穿秋水。偶尔,有熟人经过,妇人立刻上前去询问一下,接着,摇摇头叹息,神色,微微一片寂寞。

晚风又起,卷进了庭院,却是吹不散妇人那一抹深深的忧郁。

儿啊!现在都这个时候了,你怎么还不会来呢?

妇人身体站得秉直,如松,一动也不动。只是她那一双眼睛,一直盼着那路的那一段。

望子而归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亲。

“娘亲,你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宁采臣咽喉一阵哽住,他不过是晚归了一步,却让家中的娘亲,任立在晚风中,等候着他的归来。

他心中的愧疚,是更深了。

“采臣,你这孩子,怎么到现在才回来?娘以为,你不要这个家了,也不要娘亲了呢!娘知道,你心理的委屈,可是你也不要能……”

“娘,孩儿知错了,放心吧,以后,我再也不会让您提孩儿担心了。”

宁采臣这一声“娘亲”可是发自他内心最深处的呼唤。

从他悠悠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,他发现,他周边的世界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模样。他彷徨,无助,甚至还恐惧过。

如今这一刻,在面对宁母那一双深深担忧的目光,那可是一个母亲,对一个儿子的思念,担忧。

娘亲,这一世,就让孩儿好好的来孝敬您!

“好!好!我们进去,娘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寻常最爱吃的菜肴呢。咦,你那是……”

宁母是一个慈眉目善的妇人,自从加入了宁家,她历来贤惠,相夫教子。

生活虽然是清贫,但也是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。

无奈宁家家道中落,丈夫先去,留下了他们孤儿寡母的,幸好,他们还有一个家,薄薄的房产,还有个住的地方,不至于母子流落街头。

“娘,这是我在归途救的小东西,我见它受伤了,所以就……”

“嗯!为娘知道,你爱惜小动物,就说明你是个有爱心的孩子,去吧,先把这小东西处理好了,娘等你一起吃饭。”

母子两并肩走了进去。

抱着银狐来到了厢房。

这可是古代社会,若是想要一些酒精消毒,或者棉花,绷带之类的东西,这可是不现实的。

说是包扎,宁采臣只能简单的用了一些清水,然后在清水中兑下了点盐,然后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小东西的伤口。

银狐安静的蹲着,任由着宁采臣忙碌。

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,宁采臣简单的出处理好了小东西的伤口。

“诺,去吧,你可以舒服的躺在我的被窝中,不过,小东西,我可是告诉你,你若是在我的被窝中撒尿的话,哼哼!你若是公的话,我阉了你,你若为母的话,那么就……打屁屁一百下。要记住了哈……”

把小东西抱起来,放在床榻上,宁采臣才是想起来,娘亲正在等着他吃饭呢。

不禁,不走的走了出去。

待宁采臣走后,床榻上的银狐,灵动的目光一转,房间中,出现了一丝诡秘的气息。

“公子大恩,定会涌泉相报。”

然则,房间里空溜溜的,那又是谁在说话。

自然是床榻上,那一直全身如雪的小东西了。

庄生晓梦,万物皆有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