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4 御剑

穿入宁采臣 004御剑

宁采臣疾步来到了厅堂。

宁母已经在等候他多时了,见到宁采臣进来,宁母咧嘴一笑,问道:“处理好那小东西了?我看小狐狸一双灵动的眼睛,好像能偶读懂我们人的心思般,你是从哪里救下它的?”

面对宁母的询问,宁采臣只好一字不漏额将事情的经过,一一的陈述。不过对于遇见了燕赤霞的事情,宁采臣却一字不提。

在归来之前,宁采臣已经把轩辕剑隐藏得极好,宁母并未发现。若非,有得叨扰一下。

“哦!原来是这样子呀!罢了,来,我们吃饭吧!为了等你回来呀,娘刚才又特意的把饭菜热了一遍呢!趁热吃吧。”

桌子上,三菜一汤,一盘红烧鲤鱼,一盘鸡丁炒甜椒,还有一碟青菜,外加上鸡蛋打蘑菇汤,这对于原本贫寒的家境而言,已经是非常丰盛的菜肴了。

端起碗筷,母子两心照不宣的吃起来。

宁母不断的往宁采臣碗中夹菜,那是一个母亲,对于一个孩子的溺爱。

都说母爱如山,有如天高地长,深似海,连绵不绝。

大爱无疆。

撇了一眼默默吃饭的儿子,宁母放下了手中的碗筷,问道:“采臣,你还在生他们的气吗?你们在背后议论你的事情,他们叫你宁痴儿,那些阿三阿四都是长不大的孩子,你莫要与他们计较,为娘也知道,你从小身子比较弱,若是与他们比较起来的话,在学识上,你的确是落后了他们一步,不过你也知道,有句俗语说的好,笨鸟先飞,我家的采臣,可是最棒的。为娘自然会相信,先天的不足,后天的努力,是可以弥补过来的!”

对于白天所发生的事情,宁采臣也不想继续追问下去。

白天的事情,其实很简单。

邻舍家的孩子,当面拦截他下来,奚落他是“宁痴儿”,实则就是暗中嘲笑他为白痴了。

据说,这幅身体的主人,由于从小比一般的同龄人,身体就虚弱得多。因此,同是一批的孩子,均是得到了学堂先生的赏识。偏偏这宁采臣,本身就是一个药罐子,弱不禁风的形同女子般。

芊芊眉骨,双手如藕,指如葱。

这尊身材,若放在前世的话,定是被划为了伪娘。

三天两头旷课,至于学习方面,自然是落下了。

祸起萧墙。

三天之前,学堂的学生要学子们当场以“菊花”为题。一学堂二十多个学子,均是能够在规定哪个好的一炷香之内,准时交上了作业。

偏偏是这宁采臣,不单交了白卷,最后,还受了学堂先生一顿戒板。加上被嘲笑之下,一丝羞愧中,病倒了。

殊不知,一绝醒来,物是人非。

“娘,没事的,这事情,我从来没有放在心上。”宁采臣咧嘴一笑,温润尔雅。

宁母神色一愣!心中暗暗自喜!自从儿子病倒后,直到今天,才是身体稍微好了点,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宁母也不想在讨论。

蓦然发现,儿子那双眼中的颓废不在,取代而至的是神采奕奕。

莫非,儿子这一病好?已经是开窍了?

但愿如此!天佑我儿!

娘两转开了其他话题,一餐饭,直到红烛摇曳,才是消完。

饭后,宁采臣回到了厢房。

无可否认,以前的宁采臣,的确是个书呆子。而且,可以说是,在他的房间中,那些书阁,整整是堆满了一个角落。

看着书阁中的四书五经,如今的宁采臣没理由的一阵恶寒。

试问一下,一个饱读了四书五经的人,怎么会连一首以“菊花”为题的诗在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后,竟然是无法做不出来呢?

这……除非之前的宁采臣,当真是如同他们说的那样,“宁痴儿”了。

吱吱……

一阵轻微的叫声,顿时把宁采臣的思绪拉了回来。不由得定眼一看,原来是那小东西,不觉中,竟然窜上了他的怀抱中,又见那一双灵动的眼睛,溜溜的转个不停。

浸入心灵,彷佛能够读懂人的心事。

“小东西?有事情么?”

越看这银狐,越是欢喜得紧!原因无它,而是它那一身柔软的毛发,抚摸起来,真的是很柔软。

怪不得,那前世中,狐皮大衣如此深受女人的喜爱了。

银狐的一只前右腿,它竟然像人的手一样,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它的毛绒小肚子,一双闪动的眼睛,直直的盯着宁采臣。

妈妈哟!

这……小东西看来真的是成精了!

即使宁采臣在如何的愚笨之人,他也明白,那银狐做出的这个举动,就是要跟他讨吃的。

“小东西,你肚子饿了?”宁采臣神色颇为惊讶。

吱吱……

银狐叫了一声,点点头,表示赞同。

“你……真的能听懂我的话?坑爹啊!莫非你是狐狸精?”这下子,宁采臣的神色,更加是惊讶了。

家里养个狐狸精,这下可是要发了。

像神笔马良一样,想要什么一画,当下就可以美梦成真。

珠宝,法器,美女……

当然,这不过是宁采臣的无限YY而已。

银狐不在鸣叫,而是溜溜的一双眼睛,一动也不动的与宁采臣对视着。

“唉!好吧,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YY而已,走吧,小东西,给你找吃的去。”

走出了厢房,宁采臣一拍脑袋,对了!狐狸一般以什么为主食呢?像他们吃米饭?当然不是!

狐狸吃鸡?答案好像是正确的。

“小东西,我跟你说啊,哥的家里,可是家徒四壁,贫寒交加呢,你若是想好吃鸡的话,哥哥我就没有办法了!待我去厨房看看,给你找些什么东西呢?”

一路走去,宁采臣不断的**着小东西的软软发毛。

小东西开始是抗议的,前右腿不断的拨开宁采臣的“猪咸手”,不过后来,小东西才发现,它越是反抗,宁采臣这厮反而是变本加厉起来。

为此,小东西只能呼呼的瞪着一双澄明的眼睛,撇撇嘴巴,安静的蜷缩在宁采臣怀抱中,任其这个大坏蛋上下其手。

家中的确是贫寒的。

在厨房转悠了一圈下来,宁采臣发寻来一个皱巴巴的西红柿,“小东西,真的是对不起了,今天晚上,只能委屈你了。喏,吃吧,这西红柿可是维生素营养着呢!”

或许,银狐真的是饿坏了,右前腿一拔,立刻抓上了宁采臣递来的西红柿,吧唧吧唧的啃咬起来。

这个时候,宁母已经睡下了。

自然是没有人发现,宁采臣在厨房中,像一个贼一样,蹑手蹑脚的离开。

回到了厢房,小东西嗖的一下,小小的身子一纵,立刻窜上了床榻去。寻了个舒服位置,不在理会宁采臣,啃着西红柿,一副小老头模样,美滋美味的在享受着它独特晚餐。

见了这举动,宁采臣眉目一宁!这小东西!当真是可爱得紧。

窗外一轮明月,悬挂天空。

彩云追月,天空寂寞。

想起了今天,燕赤霞赠送的那一把轩辕剑。宁采臣取了来,来到了厢房的院子中,轻轻的拔出剑鞘。

翁!

一道银光,寒气四射的笼罩在周身。

好剑!

“不如,现在来个御剑飞行如何?”

宁采臣心中一动,立刻念起了口诀。

“天地无极,乾坤借法,御剑飞行,般若菠萝蜜……”

嗖……

又现一道银光。

已出剑的轩辕剑,在宁采臣的口诀下,银光一闪,如同流星一般,腾空而去。

这……飞剑顿空不见,宁采臣早已经是目瞪口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