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5 开窍

穿入宁采臣 005开窍

这……飞剑顿空不见,宁采臣早已经是目瞪口呆。

浩瀚天外边,一道银光,从无到有,灿烂流星般的划过孤鸿。

初始,宁采臣以为,此轩辕剑出鞘疾控飞去,定是寻找它的旧主人燕赤霞去了。可当他一口气尚未缓过来,刺目的银光一闪,飞剑已来到跟前。

一剑平行,浮空当前。

宁采臣几乎想要尖叫一声,最终他是忍住了心中的那一份激动。

“难道,这轩辕剑可是在等我上去吗?”

宁采臣按下了心中的狂烈,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飞剑。一线平行,一动也不动。只有淡淡的蓝光,刺眼而来。

“好!我姑且一试。”

宁采臣微微颤颤的一掠,下一刻,他已经纵身而去。

“走起……”

一道孤鸿,再度划空而去。

啊…….

成功了。

御剑飞行,乘风破浪。一人,一剑,一孤月,对影成三人。

厢房中,窗格上,出现了一双灵动的眼睛,呆呆的注视着天边上那一抹远去的黑点,灵动的目光溜溜一转,金光闪闪一片。

“啊!哥可以摘星,摘月啦。”

宁采臣从初始的站立不稳,欲要掉下去,到后来的站如松。像滑雪橇一样,一旦上手了,茫茫天际,尽情的遨游一通。

御剑飞行,日行千里。

终于,这一刻,宁采臣明白了这话的真谛。

由于是第一次御剑飞行,宁采臣心中有少许担心。匆匆的玩了一遍,他立刻收心而回。

过了一把瘾,回了厢房。

城外一角,出现了一个老头,呆呆的看着天外边,呐呐自语道:“咦!真是怪哉了,那小子竟然没有开窍,都能御剑飞行了?事出有常,必有猫腻!可惜的是,连本道都无法看清楚此小子的真身……唉,来日方长,定要弄个水落石出。”

老道摇摇头,消失在黑夜中。

宁采臣回到厢房后,他并没有发现,那只银狐已经不见了。宁采臣并没有在意,狐狸都喜欢在暗夜中活动。

说不定,小东西去捕捉耗子去了呢。

洗了一把脸,换下了外面的衣服,上床就寝。

暗香浮动,拥抱着梦中女神,甜蜜入睡。

春香苦短,红烛逐熄……

吱吱……

宁采臣悠悠的睁开眼睛,立见一抹一身白如雪的银狐,蹲在他床头边,一人一狐,彼此对视。

“哟!小东西,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?咦,你怀里抱的是什么东西?”

宁采臣惺忪的目光一怔,在银狐的肚子上,它紧紧的拽着一个红色光线的东西,那一抹红,如血。

好像是某样水果。标志玲珑,光鲜澄明。

宁采臣不由得一惊!此种东西,他从来没有见过。

吱吱……

银狐立刻将那一抹红色的果子递给了宁采臣。

宁采臣接过,端详一看,入眼而来的是刺红生辉。形状不大,如前世的三华李大小,不过似乎又比三华李大上一些。

宁采臣正看得呆愣,银狐嗖的一下,窜到了宁采臣的跟前,没有受伤的前后腿,直起来,做了一个往嘴巴送下的动作。

宁采臣明白了,感情是这小东西让他把果子吃下去呢。

可是,这来路不明的东西,他能随便乱吃吗?万一有毒的话,他不一命呜呼了?在看看银狐,正在歪着小小的脑袋,水灵的眼睛,好像有了一丝企盼。

要拒绝吗?

宁采臣嘴角一扯,摇摇头,“好吧!小东西,我就姑且听你的,也不枉你的一番心意!我这就干掉它。”

张口一送,咬破,竟然没有味道?

不酸,不甜!好像嚼了一口蜡烛一般。宁采臣眉目微微皱起。

但见,在他跟前的银狐,见宁采臣吃下了果子,它水灵的眼睛,扑闪不断,小小的三角嘴巴咧起了一弧度。

“呵呵,你这小东西,不就是一个寻常的果子嘛,至于那么……”

蓦然,宁采臣的脑袋忽然是发出了“翁”的一声。他的意识,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清晰过。

神识开窍!

天啊!真的不可思议!宁采臣就吃了一枚果子,他的神识已经进入到了一座鸿塔中。金碧辉煌,耀眼生辉。

宁采臣几乎是睁不开眼睛。

《天罡九字诀》立刻在他的神识中顿现出来。

运座,天罡星!

天罡星,极为北斗星,为浩瀚宇宙中唯一一颗**的横行,不参与周日运动。北方有恒星,金光闪闪,绝世而孤立。

可是,此《天罡九字诀》又是什么东西?

临,兵,斗,者,皆,阵,列,前,行乃为九字诀。

若是加上天罡,莫非,就是他的运座了?

顿时,宁采臣宁可明白。想必,《天罡九字诀》乃是他的金身命座了。

弄清楚这个缘由之后,宁采臣想要上那鸿塔去,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神识逐渐泯灭,而且,宁采臣能感觉到,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将他吸附而出。

翁!

宁采臣的神识已经退出。

厢房,还是原来的厢房,没有任何变化。

只有银狐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已经窜到了他的怀抱中,一双灵动的眼睛,怔怔的看着它。

这一刻,宁采臣之所以得以开窍,乃不是银狐给他吃下的那枚果子吗?竟是想不到,那全身通红的小小东西,能够让他在短短半柱香的时间都不到,他已经开窍了。

开窍,亦是意味着,他已经是踏入了仙门之道。

天外飞仙,天之外,是蜀山,蜀山之上,莫非就是仙门了?

那么,诛仙台上,是否有九重天?

抛开了那些杂念,宁采臣抱起了怀抱中的银狐,呆呆的看着它,最后,说道:“小东西,我知道你不是一般的灵狐,你能让我在如此短的时间开窍,那么,想必你已经是开窍了?我的猜测应该是没有错。”

“公子,我能帮助你的,就是这么多了,往下的路,只能倚靠你自己去探索了。”

银狐说话了。

虽然之前,宁采臣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,但是,一旦听见了小东西张开嘴巴说出了人话,他还是被惊吓了一跳。

“公子,你能放我下来吗?”

“额……好的!”

宁采臣扬起了一道黑线。应该是他被惊吓的一惊一乍,不自主的抓痛了小东西吧?

银狐一落地,宁采臣同时也松动了一口气。

“你不能幻化成人形?”宁采臣有了一丝好奇。

“不能!因为我也跟你一样,刚刚是开窍不久!我是在无意中进了一个山洞,然后就发现了这果子,我看着果子很漂亮,当时就吃了一个,吃完后我才发现,我竟然拥有了灵识,从而身上有了灵力,能够听懂你们人类说话,于是,在半月前,我就偷偷的去偷听你们人类学说话,看看你们人类到底是怎么生活的,不够后来,我就发生了意外,幸好遇见的是公子,好不然,我或许就落入到猎人的囊中,被扒了皮,吃了肉,什么都不是了。”

如此说来,自己还是小东西的救命恩人了?宁采臣微微一笑。

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,银狐给他一枚果子,让他开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