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6 慈母

穿入宁采臣 006慈母

小东西能张口说话,而且声音还是宛若黄莺出谷,拥有如此美妙的声喉,假若能够化为人形的话,绝对是一个风华绝代,冠绝天下无双的狐狸精吧?

如今,小东西能够开口说人话,他总不能左右开口都是“小东西”的叫着了。

暗暗的沉思了一下,宁采臣说道:“对了,那么,你有名字么?”

银狐眼睛一闪,“尚未!望公子赐名!”

“嗯!我与你在秋天相识,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悲风秋画扇!你以后就叫如画吧。”忽然想起了纳兰性德的《木兰词》,宁采臣悠悠说道。

“多谢公子赐名,嘻嘻,以后公子在不能叫我小东西了。”

看着小东西!哦不!以后,再也不能叫小东西了!如画歪歪的的小嘴巴,宁采臣忽然觉得,以后的日子,可有得玩了。

“采臣……该去学堂了。这孩子,怎么还没有起床吗?”

远远的,宁采臣就听见了宁母的声音。

不禁神色一愣?上学堂?

宁采臣倒是忘记了一样事情。

上次,在学堂上,他做不出以“菊花”为题的作业,自而羞愧,从而一病不起。然后宁母去学堂跟先生告假了两天假。

今天,却是告假的第三天了。

还真是忘记了,他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。

上学啊,前世已经厌倦了,落入这一世,依然无法摆脱出上学的悲剧命运。

宁采臣晃了一下脑袋,这个时候,宁母已经走进来了。看着宁采臣还穿着白色的亵裤亵衣,顿时说道:“采臣,你怎么到现在还愣着呀?现在已经是辰时过半了,赶快去洗洗,要不去学堂晚了,准得被先生骂呢!”

辰时过半?亦是七点过半的样子了?原来时间还是这么早啊?

“娘啊,我都知道,放心吧,我就去洗洗,绝对不会迟到的!”

宁采臣一边说道,一边忙碌起来。

“你呀,早到一点,总是好的!这叫有备而无患!娘也知道,其实,你不喜欢去学堂,可是你知道,我们宁家,从你太祖公起,都是官宦之家啊!你太祖公是县太爷,到了你爷爷是县丞,在到你父亲是秀才,唉,一代不如一代呀!”

宁母微微叹息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所以,采臣你也该知道,我们宁家四代单传,你身为我们宁家的男人,不能让我们宁家在萧条下去了。其实,娘也不希望你这辈子能高官厚禄,只要能够中个举老爷,那么你以后的生活也就是有了着落。即使你这辈子过得不如意,起码能够吃上俸禄,也能保你余生衣食无忧。”

听着宁母的叨扰,宁采臣并没有觉得厌烦,反而是一种淡淡的幸福。

“来,采臣,你把这衣服换上,这是娘这两天刚好裁缝好的衣服,穿给娘看看,合适不?”

待到宁采臣洗漱完后,宁母拿着一件蓝色的衣衫,早已经是候在一旁了。

“娘,家中的生活并不大好,您以后就不要给我添新的衣服了!我那些旧的衣服,还能穿上很久呢。”

接过了衣服,衣服上,还伴随着宁母的淡淡体温,宁采臣眼中一阵温热。

“呵呵,没事,娘就是看你衣服有些陈旧了,所以就给你置办一身新的,也是花不了几个银子,赶快穿上给娘看看看。”

宁采臣点头,走进了屏风去。

半盏茶的时间。

宁采臣走了出来,面相温玉,温文尔雅,配上那一袭蓝衫,高风亮节,好个俊俏的翩翩少年郎。

宁母眼睛曾经一度湿润,喃喃说道:“穿上这一件衣衫,真像你爹当年的那个样子。我儿就是好看……”

“那是娘的手艺好!无论是布衣,麻衣,玲珑绸缎,只要是经过娘的灵巧双手,不管穿什么都好看!对了,娘,当初你是怎么和爹相识的?”

“你这孩子……好了,别磨蹭了,赶快去学堂吧,要来不及了。”

宁母嗔了一句,立刻把宁采臣推出了门外。

“采臣,这些碎银你拿去,娘今早起得晚了一些,没有来得及给你做早餐,你出外去,买些吃食,记住啊,千万不要忘记了。”

宁母急忙的塞给了宁采臣一些碎银。宁采臣接过,没有拒绝。因为,那是母亲的心意,儿子若是拒绝了,必定会伤害一个母亲的心。

正如穿在他身上的那一件蓝衫。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,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,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

这不正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大爱无疆吗?

看着儿子离去,宁母也开始忙碌起来。

不过,她的忙碌,一般是背着宁采臣,以这孩子宁的个性,一旦知道她一直在偷偷的洗着街坊衣物,换取了一些银两,维持生活的话,宁采臣一定不会答应她的。

浙江,自古以来,便是一个人文灵秀的地方。

江山代有才人出!

一天之计在于晨。

长街上,大大小小的商铺,已经开张了。米铺,茶庄,绸庄铺,花粉店铺,无一不是一片生气勃发。

长街中,自然有售卖早点的店铺。

馒头,小笼包,烧饼,烙葱花饼,糕点之类的店铺,亦是满目琳琅。

一条长街,满味飘香。

宁采臣正有打算要去买一份早点。

然,

一个声音,却在他背后奚落的响起。

“哟!那不是宁痴儿吗?你看他今天穿的那一件蓝衫,人都是精神了很多,就是不知道脑子是否灵活了一些?还真是三日不见,啧啧,叫人刮目相看。”

这个声音,真该揍!

宁采臣一转回头,但见前方中,三两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,正在对着他像看猴子耍大街的一脸好戏。

那些人,宁采臣自是认识的。

其中为首的叫李俊,是家族城南街,父亲是个员外,家世经商,家业颇为丰厚,倒也是富甲一方的土豪。

历来,身在有钱人家的弟子,都是十个必有九个是纨绔,其中一个的话,不是呆子就是傻子。

李俊身边的两少年,一个叫王鹏,另外一个好像叫徐德江。

这三人,均是有有钱人家的弟子。

据说,在学堂中,他们有个响当当的名号,叫什么“青城三少”。在学堂中,被他们打压,嘲笑,辱骂的学子,两巴掌,都是数不过来。

狗咬狗,一嘴毛。

宁采臣目光淡淡看了他们一眼,无需理会,往前走了去。

可惜,叫宁采臣感到意外的是,此“青城三少”纨绔,并没有打算要放过他。

“哼!宁痴儿竟然敢蔑视我们的存在,走!看那小子的骨头到底有多硬。”

以李俊为首的三人,立刻嗖的一下,跑了上去。

立刻将宁采臣给阻拦下来。

“喂,宁痴儿,你白痴啊?见了我们老大,你竟然敢不打一声招呼,哟,莫非你休息了两日,脑袋可是躺坏了?连我们都不认识了?”王鹏是一个瘦弱的男生,嗓子又是尖锐,一旦说起话来,像个没卵蛋的太监一样,刺耳难听。

宁采臣眉目一挑,安静的看着他们,一言不发。

“小子,你在发什么愣?赶快跟我们老大打声招呼,要不然,嘿嘿……”徐德江一双贼贼的眼睛,盯在了宁采臣脸上,奚落的韵味明显,“我们会把你身上的衣服,一件一件的脱下来,让你光着屁股去学堂……哈哈……”

很无趣的,又是狗血的片段。

那些吃饱撑着没事干的纨绔弟子,似乎,他们都很喜欢玩这种把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