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7 打脸

穿入宁采臣 007打脸

贫富贵贱,每个时代中,各种打脸,各种打压,均是层出不穷。

虎无伤人心,人有伤虎意。

宁采臣不想与他们一般见识,可实情偏偏事与愿违。假若他要执意的去买一份早点,列如一个馒头,不知道,是否会引发一场“馒头血案”?

“宁痴儿,你哑巴了?怎么不说话?”

三人,更加是变本加厉。好像今天,他们不把眼前这“宁痴儿”狠狠的打脸,踩压,像是憋着一个屁一样,不放出来,浑身就不舒服。

“假若我说了话,那么你们就会自行离去么?”真的是好无趣,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吃份早点,如此简单的奢望,看此情况,是不大可能了。

少小年纪,飞扬跋扈,在前世中,宁采臣对于那些所谓的为富不仁的某些人,各种不爽。

宁采臣此刻有些后悔了。

之前,在遇见了燕赤霞,为何不问问他,讨要“定身术”的口诀?若非如此,此三个歪瓜梨枣,好好的教训他们。省得他们像疯狗一样,到处乱咬人。

“当然,谁人不知道我李大公子慈悲心怀呢?主要你宁痴儿趴在地上,如狗般学叫三声,我们自然不会在纠缠于你,自然也会放你离去。如何?宁大傻?”

李俊皮笑肉不笑的样子,那一瞬间,那欠揍的模样,宁采臣有股冲动,真想一拳头,狠狠的击上他的脸去。

但古人有云,君子动口不动手!

“我与你有仇?”宁采臣目光一闪,问道。

李俊摇头,“没有。”

“那么,可否娶妻,可否有儿女?”宁采臣接着问。

李俊还是摇头:“也没有。”

“既是三无人员,一来无冤无仇,二是未娶妻,三是无儿无女,小生请问李大公子,莫非在下强你妻?**你儿女么?这一切均是未存在,你又是何必与我苦苦纠缠不休呢?”

宁采臣的巧言令色,真叫李俊吃了一憋,如喉咔刺,吞咽不得,非常难受。

“汰!宁痴儿,别给脸不要脸,我数三下,你若不趴下学狗叫的话,哼哼!王鹏,徐德江,你们都听好了,没往下一次,你们就揍他一拳,直到他趴到地上学狗叫为止。”

李俊阴森的拧起神色,“一……”

宁采臣眯起了眼睛,如此不知道好歹之人,不妨教训他们一回又何妨?

“二……”李俊的面色,越发越阴森。

只是因为,他发现,宁采臣根本无动于衷,就像是看好戏般,无所畏惧,温润尔雅。这是以前的“宁痴儿”吗?

为何,他给人一种琢磨不透的感觉?

“三……”

当李俊的第三声言毕,候在一旁的王鹏,徐德江他们两人,两人目光一对视,立刻抄上了宁采臣去。

“真是不知道死活的东西。”

宁采臣目光凛然一撇,宛若一把任剑冷冷的射上了前来的两人,寒光四射,叫人不寒而栗。

这……还是以前那个草包“宁痴儿”吗?

怎么可能?如此憨傻之人,怎么会拥有那一抹凛冽的目光?如刀?更似寒冰,往人的身上一扫,空气中,已经被一股极寒的气息给笼罩了下来。

昨天晚上他神识开窍之后,进入了鸿塔,开启了《天罡九字诀》。鸿塔的第一层,乃是《天罡九字诀》的临。

临,君子谦谦,玉树临风。

临关开启,神识融合,宁采臣已不是昔日的宁采臣了。书生,有百无而一用,但是,也有力挑千斤。

两人影欺身压来。

书生何苦为难书生?

“倒!”

宁采臣站如松,没有人看见,他是如何将出手的,王鹏,徐德江在他一声“倒”字出口后,两人立刻重重的甩了出去。

碰!

碰!

两人仰八叉的趴在了地上,皆是一面惊恐神色。他们真的不敢相信,那人,真的是“宁痴儿”吗?

以前的那个“宁痴儿”,让他从跨下钻过去,他也得乖乖照办,叫他往东,他不敢往西!可是现在呢?王鹏,徐德江,他们只能感觉到,有股雄厚的力量,将他们一挥,然后他们的身体就飞了出去。

难道,“宁痴儿”已经被妖魔鬼怪给附身了?

“你……不可能。”李俊大叫一声,怪异的盯着宁采臣。

三日前的“宁痴儿”还是给草包,废物,弱不禁风,一阵大风吹来,都能把这小子给卷丢了。然则,三日过后,他的变化,判若两人。

李俊一度茫然不知道所错。

像他们这些公子哥,历来都是欺负别人,羞辱他人为乐,为荣。一旦遭受了一棒打击之后,立刻偃息旗鼓。

光鲜其表败絮其中!

“废物就是废物!”

宁采臣低低一声,转身,大步扬长而去。

“可恶…你们两还不赶快起来?丢死人了。”

李俊看着远远离去的宁采臣,他面色一片阴郁。

“老大,我们要不要请人来,好好将那小子给修理一顿?”被重重摔了一跤,王鹏神色也是阴郁不定。

“呸!宁痴儿,迟早有一天,老子会修理他!走,我们去学堂!”

修理“宁痴儿”?

那是迟早的事情。

三纨绔,想着同样一件事情。

“梨山书院”一块横匾高高的挂在了一扇朱红漆大门上。字体龙凤飞舞,大气磅礴,入木三分。

一横,一勾,一撇,一捺,均是可见,题字此人的书法根基,可是非常了得。

宁采臣一抬头,就是看见了那几个字眼,不由得心中微微一惊!以前的宁采臣,他毕竟是一个书生。

书生,书法,四书五经,从来都是一体的。他的字,相对于此匾上的“梨山书院”并未逊色上多少。若说是逊色的话,或许他正直少年,腕力不够,略显得稚嫩一些。

不过,假日时日后,必定会越发成熟。

昨天,宁采臣在书案上,见有一“天”字,笔画勾勒的大气,想必,那可是以前的宁采臣闲着无事提笔写下的。

只是宁采臣就疑惑了,拥有一手如此苍劲的书法,怎么会连“菊花”为诗,在一炷香的时间中,都是无法做不出来呢?

这事情,真的是匪夷所思。

“哟!那不是宁痴儿吗?看他今天这翻模样可是精神不错。”一个路过的路人甲低低说道。

“哼!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些而已,一副小白脸的模样,其实就是个草包。”其中,另外一个路人乙立刻接道。

“可不是嘛!连那么简单的作业,都是做不了的人,不是废物草包又是什么呢。”最后,路人丙一脸不屑。

宁采臣目光一寒,直直的扫视过去。

几个少年,一旦瞥见了宁采臣那阴森的目光,不禁是浑身伶伶的打了个寒颤,赶紧是逃之夭夭。

宁采臣啊宁采臣,你以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难道你是大智若愚?或者韬光养晦?为何你周边的人均是对你如此的漠视啊?

唉……

宁采臣微微一叹息,撩起步伐,走进了书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