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8 风波

穿入宁采臣

一入书院的大门,宁采臣不由得双眸一亮。小桥,流水,青山,花草,建造别具风格。小道楼阁,玉树葱葱。若不是之前见了朱红漆大门上悬挂着的“梨山书院”几个大字,宁采臣还以为,他无端的闯入了某大户人家去呢。但见学院中,三三两两的学子,有的相互在嬉闹,有的则是依靠楼阁,风吹衣襟飘飘,手捧一书,朗朗读书声。青山楼阁,真是个好去处,人生偷得半日闲。“宁采臣!”正当宁采臣好奇的打量着此座书院时候,一胖胖的白面书生,一脸笑嘻嘻的朝他走来。

此人,姓柳,名长风。不过,在书院中,很少有学子称呼他的名字,反而是以他的肥胖身材给他取了一个绰号“胖子”或者“柳大胖子?”初时,听了这不雅的绰号,柳长风也好生懊恼。不过后来,他逐渐也接受了!谁叫他是人见人喊的“胖子”?猪长得肥膘,焉有不被夸的道理?能吃成这德性,家中也算是富裕的了。柳大胖子历来与宁采臣交好,在此“梨山书院”是唯一一个能够与他谈得来的同窗。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。人生,难得一好基友。“原来是柳大……胖子。

”宁采臣喊了一声,顿觉有些拗口,断续了一下。“采臣,听说,你在来学堂的路上,那三个败家子又欺负你了?他娘的!竟然敢欺负老子的兄弟,老子一屁股坐死他。走,跟哥哥找他们理论去!”一身的肥肉,在他说话的时候,一颤一抖。柳长风的话,话出是粗俗了些,但是,倒也不失真性子。说完,他就要扯上宁采臣。宁采臣心中一动,有此兄弟两肋插刀,如此忠诚兄弟情谊,以前的他也不是混得很失意了?“长风,罢了,这事情,我不想跟他们一般计较,也不想闹大!不过被狗咬了一口,难道你也要去咬一口么?”“额……莫非你害怕遭到他们的报复?”对于宁采臣的拒绝,柳长风倒颇为意外。

宁采臣微微一笑,摇头说道:“是!我是害怕!我害怕我一出手,立刻将那三个废物给打废弄残了,要是他们家中的父母亲闹来,这岂非不是给自己找麻烦?添堵么?你看,如今可是秋高气爽的好时节,人生难得半日浮闲,何必给自己找不快乐?”“你是……真的是我认识的宁采臣?他们口中的宁痴儿吗?”柳长风神色怔了一下,一脸不可思议,“哎,我好像看你有点与往常不一样呢?莫非,你这一病,反而是开窍了?”当真是如此。宁采臣无可否认。铃铃!正当柳大胖子一脸疑惑不定时候,书院的摇铃声响了。

然后,但见,三三两两的学子,停止了嬉闹,走进了学堂。“走吧!莫非你想挨上夫子的戒板子?”看着一脸呆滞,依然没有反应过来的柳胖子,宁采臣扯上了他,随着赶来的学子,同进了学堂。学堂,宽敞,明亮。寻到了位置,坐下。宁采臣有种恍若如梦的感觉。多么熟悉的一幕!却是在另外的一个时空中,上演进行。夫子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,髯鬓斑白,一脸沧桑。他是屡试不中的落魄秀才,考举路上,葬送了他一生青春。辗转一生,饱读四书五经,茫茫科考之路,可怜华发早生,蹉跎了岁月,到头来,落得两袖空空,一无所有。

眼见上了年纪,科考之路在无妄,他一怒之下,烧毁了所有书籍,从而聘到此“梨山书院”做了夫子。他满腔悲愤,一生学识,无处所展。无人懂他的悲,他的怒,他的抱负。为此,夫子把所有的寄托,都完全托付给了他的学生。因此,夫子可是对各个学子很严厉的。要不然当初,宁采臣在规定好的时间,却是无法完成作业,受了夫子一顿戒板。往事回想,沧海已为桑田。刚刚是坐下不久,宁采臣立刻感觉到,一抹阴寒的目光,朝着他直射了过来。他眉目一挑,顺数的第三桌,却见李俊目光阴阴,溜溜一转,好像又是在打着什么坏主意了。

宁采臣立刻转移开了。疯狗就是疯狗,自然无需去理会。“学子们,上堂课,先生让你们以菊花为题,限时一炷香的时间,你们虽然都做出来了,可是……唉,不过是水平堪堪,难道,我夫子手下的学生,竟然没有一个可以造就的么?为此,思来想去,今天这堂课,再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,依照与菊花为题,我倒是想要看看,你们到是龙,还是虫。”夫子目光一凛,匆匆的扫视了学堂一眼,目光一旦落在了宁采臣的身上去,不知为何,夫子的心中又是一堵。这学子今天怎么来了?哦!他倒是忘记了,上堂课,此子就是交了白卷,然后被他打了一顿戒板。

谁知道,第二天,夫子就听说,此子无端的病倒了?哼!病倒?我看则是矫情吧?如此愚笨的学生,不堪造就,真是越看越心中不爽。再度看见了宁采臣,因此,夫子的心中可是没有来由的生气了。烂泥就是烂泥,永远扶不起。“宁采臣,此堂课你可以……罢了,你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吧!反正,即使给你两柱香的时间,你也是交不上作业的。”轰……满堂学子,一旦是听见了夫子对宁采臣的奚落,竟然是一点情面都不留,当场就哈哈的大笑起来,嘲笑韵味十足。

“你们……不许笑!”柳大胖子一下子就蹭的站了起来,对着那些嬉笑的学子,一脸怒目。“嘻嘻!柳大胖子,你真是那个宁痴儿长脸了哟!胖子加草包,哈哈……你们真的是天下绝配的一对哟……”李俊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,狠狠的将柳大胖子与宁采臣修理了一番。虽然,现在是在学堂上。不过夫子对于李俊他们的行为,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只要他们一般不把事情闹得太过火,夫子一般会插手此事。何故?愿意无他。因为“梨山书院”中的一般建资,有他们大部分的出款相助。

加上夫子的心,本来就冷了,窝在此,不过就是为了赚取一日三餐的温饱而已。“混蛋,你……竟然敢把我们比喻为……”柳长风一张脸色,暴涨通红。一对?龙阳之好?男风?这本就是**裸的打脸!“胖子,你坐下!”宁采臣慢悠悠说道,“如此,学生就多谢夫子的心意了!不过,话说回来,不就是一首与菊花为诗的作业而已吗?夫子要给学生两柱香的时间?看来,夫子真的是抬举了学生!”额……夫子脸色有些挂不住了。在他印象中,宁采臣这个学生,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!他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学子。

“废物,夫子给你两柱香的时间,那是夫子开了恩,不想再让你受戒板呢!哈哈,即使给里三炷香的时间,想你这宁痴儿,也是做不出来的。”李俊的继续奚落,狠狠的踩,此刻,他好不快意。宁采臣就当做旁边有条狗叫了一下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“宁采臣,如此说来,你可是在一炷香的时间之内,能够完成今天的作业了?”夫子胡子一瞪,有了一丝不耐烦神色,“哼!你要是完不成,你可知道,我对你的惩罚,不单单是一顿戒板那么轻松了?你可要想清楚了。

”与一个愚笨的人交谈,如与牛弹琴般,索然无味。夫子目光一闪,那一抹的不屑,更加是明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