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09 震惊

一卷 009震惊

p:好吧,鉴于很多书友对此菊花有意见,那么只能换另外一首了!!和尚在此说一下,这文是架空仙侠,而不是穿越历史,所以莫要对号入座!即使猪脚以后要走的考取科举仕途,都是有着很大的出入....

真是天大的笑话!两柱香的时间?做出一首以“菊花”为诗的作业?这不是要侮辱作为一个穿越人士吗?

宁采臣别的什么不敢保证,但是,有一点,他是可以信誓旦旦保证的。“盗窃”,也要“盗”得冠冕堂皇。左手拈来,覆手为雨。这,便是他的强项。

“夫子,承蒙您的抬爱,给了学生两柱香的时间,学生不才,两柱香的时间看是用不到了,此时此刻,学生脑海中,正好生成了一诗……”

“哦!不妨你说来听听,不过,老夫就很好奇了,竟然你如此有把握,为何上次,你却是交了白卷呢?”夫子的双眸中,有一丝探寻的韵味。只是,就是瞬间而已。旧事再度重提,夫子的神色,依然是一片不屑。

夫子对于宁采臣,并没有企盼多大的希望。谁不少儿轻狂?熟知无过?但,轻狂过头了,便是愚蠢。

宁采臣目光一撇,“回夫子的话,上次的作业,不是做不出来,而是不屑为之。加上学生那天可能是偶感了风寒,头痛欲裂,身体上的不舒服,焉有心思顾其他的事情。”

哗!

学堂上可是**了。

“不是做不出来,而是不屑为之。”彷佛一个炸弹,顿时在学堂上炸开了。

这还是那个“宁痴儿”吗?不但狂,而且很傲!只是他的那一份狂傲,在他人眼中看来,像足了一个小丑一样,在一个无人的角落中唱着独角戏,自圆其说。

“宁痴儿,你说大话么?也不怕风闪了舌头。”

“就是!你就不应该在学堂上丢人现眼的,我啊,要是你的话,早就已经一头撞上墙壁去,死了算。”

“可不是,见过脸皮厚的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”

“你们……混蛋……”柳大胖子刚刚是平息下来的怒火,蹭的一下,又是窜了起来。

奶奶的!那些不知道死活的东西!竟敢在他面前奚落他的好兄弟?一点情面都不留,这不好比在他脸上啪啪的打脸吗?

可恶!柳长风的目光,已经是一片熊熊烈火。

对于那些嘲讽,嘲笑,奚落,鄙视,鄙夷的阿三阿四的话语,宁采臣茫然自若。他的那一份冷傲,沉着,云淡风轻,宛若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,叫人眼前顿时一亮。

尤其是夫子,他的目光,逐渐的复杂起来。今天,宁采臣的表现,给他一种从来没有的高深莫测。

难道之前,他忽略了此学子,看走了眼?

“安静!”夫子心中有些烦躁的敲了一下戒板,他的视线,直直的撇上了宁采臣,“好吧,竟然你大话说在前,不妨把你脑海中的新作念给老夫听听如何?”

“切!就他那副德性,还能有什么新作?我看是王八装乌龟,横七竖八还是王八。”李俊好不容易逮住了这个机会,对于宁采臣,他可是要使劲的往死里踩了。

“李俊同学,你若不在安静,休怪老夫对你施以惩戒了。”夫子神色一凛。

李俊脑袋一缩,夫子的权威,他还是不敢挑战的,唯有是安静而下。

于是,整个学堂中,几十双齐齐的眼睛,立刻落在了宁采臣的身上。众人百生相,他们都在等待着一个结局,看宁采臣的出丑。然后,在嘲笑他,奚落他,鄙视他,狠狠的踩!踩完了左脚,又换上右脚。

宁采臣嘴角冷冷扬起了一弧线,朗朗一道:“寂寞东篱湿露华,依前金屋照泥沙,世情几女无高韵,只看重阳一日花。”

轰!

这……不可能!

学堂中,所有的学子,他们的一双眼睛,几乎要跌落到了地上。这是被他们一直热潮冷讽的“宁痴儿”吗?还是那个在夫子规定的一炷香之内,以“菊花”为题最后交上白卷的宁采臣?

学堂中,所有的人,均是目瞪口呆的石化一片。

尤其是夫子的表现,比起其他学子的震惊,他面色通红,呼吸急促。像是吃了伟哥一样,勃然焕发,他一手捻着胡须,蹭的一下,不知觉中,已经拔下了几根胡子,他全然忘记了疼痛。

“寂寞东篱湿露华,依前金屋照泥沙,世情几女无高韵,只看重阳一日花。妙哉!妙极!好个七言绝句!好个重阳一日花!诗中竟然不含菊花,却是把菊花二字呈现在了每个韵律的字体中!好啊!”

夫子一番话激动,几乎要高兴的跳了起来。

夫子的话语赞赏,学堂中的所有学子,他们看着宁采臣的目光,已经是一抹深深的敬畏了。一贯被他们叫做“宁痴儿”的宁采臣,能够做出如此精妙绝伦的绝诗来,谁还敢叫他“宁痴儿”。

若是能够做出此绝句的人,还是“宁痴儿”的话,那么他们又是什么呢?草包?废物?他们到头来发现,他们连草包,废物都不如啊!

他们当中,属最高兴的还是柳大胖子。听了宁采臣刚才那朗朗一道的诗句,竟叫他浑身一震。

哼!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,你们就等着吃屎吧。柳长风的目光,再看着宁采臣的时候,已经是灼热不已。

假若,他要是身为女子的话,或许,在听了宁采臣的吟诗之后,所不定要以身相许。

“采臣同学,这……刚才那七言绝句,可是你做的?”夫子还沉浸在刚才的激动中,一脸神色焕发神采。

宁采臣微微居首,说道:“正是学生所做,学生不才,在先生面前献丑了。”

“额……”

夫子顿感心胸一片澄明。此子谦谦风度,进退有余,不骄不躁,神色如常。宁采臣的那一份淡然,在夫子眼中看来,夫子对他的印象,在忽然间,可是大大的变化了。

夫子甚至有中错觉,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,有着一个那么聪慧的学生,直到今天,他才是发现自己有多么的愚蠢。能够做出如此精彩绝伦的动人诗句来,这还不是聪慧的学生嘛?他反倒是虚度了太多的光阴,一直在惆怅中的寻寻觅觅。

幸好!上天垂怜,把宁采臣送到了他的跟前来。那么,他这一生无法完成的抱负,他的失意,他的林林种种所有,或许,宁采臣可以为他圆梦的一展抱负了。

现在的时令,可是九月初始,距离院试还有半个月的时间。单单是凭着宁采臣这绝句,区区一个院试的童生案首,还不轻易的信手拈来,成为囊中之物吗?

夫子可是越想越激动。

相对于夫子的激动,宁采臣的却是神色波澜不惊。不是他在装B,而是他作为一个后世人,比他们拥有了一千多年的知识。

随便“盗窃”一首寻常的诗作,在这个年代中,如他此般年纪,已经是算是可以称呼得上神童,神作了。

“不知道你这诗可有表词了?”夫子按下了心中的激动,如今,他在看宁采臣的目光,不在是不屑,而是赏识,深深的赏识,赏心悦目。

加上宁采臣本身就是一个清秀的人,加上他今天穿着那一袭蓝衫,朗朗眉目,翩翩少年,越看,越是欢喜。

没错!就是赏识。

宁采臣摸了一下鼻子,毕竟是盗取了他人的杰作,他心虚了一下,说道:“回夫子的话,这诗的名字叫《后赋菊》”

夫子明眸一亮,喃喃自语:“《后赋菊》,嗯!好!真的是词好!题也好!此《后赋菊》一出,我想,这世上,再也没有人颂菊了。”

夫子好似自言自语一番后,他摇头晃脑,似乎,他依然是沉浸在此诗的境界中,不能自拔。

学堂中,最为失落的人,自然是李俊。

原本,他可是要等着宁采臣要出丑的,然后好好的在羞辱他,以此为乐。可是,在短短一盏茶的时间不到。

宁采臣以一首绝句《后赋菊》颠覆了他的想法,狠狠的撞击着他的心脏。

难道,这《后赋菊》真的是“宁痴儿”所做?李俊一直时而盯着宁采臣,神色变化不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