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10 反击

一卷 010反击

宁采臣以一首《后赋菊》在“梨山书院”一炮而名动。曾经嘲笑,鄙视他的学子们,自行惭愧的收起了鄙视之心。

但,也有的人,对于他所做的《后赋菊》嗤之以鼻。他们嗤之以鼻的不是《后赋菊》,而是宁采臣这个人。

同是少小年纪,以前都是碌碌不为的默默无闻。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能做出如此绝句来?莫非他是在何处抄袭某本野史中的佳作了?

为此,宁采臣也不解释,该上课的,还是要上课,茅房同样不落下。对于宁采臣的“缄默不语”,其中与李俊为首一派,他们的奚落,更加是明显了。

宁采臣依然是风轻云淡,反倒是柳大胖子,若不是宁采臣扯住他,真是说不定,柳大胖子会一屁股坐死了那些该死的造谣者。

这个世界上的事情,在有的时候,真的是很奇怪的!偏偏有些人,见不得比他们好。于是,他们羡慕,羡慕后,便是失落,失落了,于是便有了嫉妒。

嫉妒之后,难免心胸狭隘。于是,这世间上,便有了流言。

一连几日,在学院中,讨论得最多的话题,都是与宁采臣有关。话题总是围绕着,他的《后赋菊》难道真的是如同传言说的,不知道他从何处抄袭而来的。

蛋炒饭吃久了也会腻的。

于是,在某个秋高气爽的午后,面对着那些所谓的“君子”嗤之以鼻嘴脸,宁采臣终于发飙了。

当然,宁采臣的发飙,绝对是很斯文的。

宁采臣最终以一首《忍着静风》回馈了他们。

断肠消魂俱难忍,

迷离垂死为阉者,

无开天眼鸟飞静,

残树偶落一叶枫,

虽无刎颈亡已是,

浮生此世庸人骗,

摩挲泪眼酬才子。

宁采臣的开骂,可谓是恶毒之极,身为一个男人,被阉掉了**,不能人道,活着已经是形同死人。如此骂人不带一脏字眼,高明至极。

其中,以李俊为首的一派,听了宁采臣的《忍者静枫》后,个个如临大敌般,面色羞愧通红的如猪肝色。

骂人如此斯文,不带一脏字眼,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。至此,李俊他们终于是领教了宁采臣巧舌如簧,他们心中虽然有怨恨,不过,他们身知自己的半斤八两,为此后,不敢在对宁采臣起了奚落之心。除非他们想被打脸,自讨苦吃。

很快,宁采臣以一首《忍者静枫》又是一首七言绝句的“骂诗”便是在“梨山书院”如同病毒般疯传开。一旦说起宁采臣,便无人不知晓。

所有的学子,在听了这《忍者静枫》之后,之前还对宁采臣抱有一丝怀疑态度的同窗学子们,直到这一刻,他们终于发现,宁采臣之前就是一个扮猪吃虎的高深莫测之人啊!他们唯有是一颗敬畏之心了。

最是兴奋的还是老夫子,在听了《忍者静枫》后,立刻是吹胡子瞪眼破口大骂起来,“有辱斯文!有辱斯文啊!”

不过夫子的神色,却是焕发神采飞扬,一副手舞足蹈。

好比如是一个流氓,走在了大街上,探手摸了一把女人的翘臀后,竟忽然大叫起来:谁人摸了老子的屁屁?

此种流氓神韵,有如做贼喊捉贼的滑稽。

宁采臣却是不知道,他的《忍者静枫》在日后中,竟是给他招惹上了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。

毕竟,这一首“开骂诗”中,暗影含沙着“太监”所指,阉割,不能人道,凡是认识几个字眼的贩夫走卒,他们一眼就知道此诗的含义。

当然,这是后话,姑且不做论。

宁采臣回到了家中,刚刚走到了院子,就听见了院子中,有人在吵闹的声音。

“我说宁家大婶,你看看,我这一身衣服,可是崭新的哟,刚刚是买回来,穿上那么一回,给你这么一撮,天啊,就破损了一个洞,你说说,这该怎么办吧?你是打算陪我同款衣服呢?还是赔银子,我再去弄一身。”

一个胖胖的女人,一脸怒色,手中拿着一件花纹的裙子,正对着宁母开口叫骂。

相对于胖女人的态度嚣张,跋扈,宁母唯有是一副唯唯诺诺,“花大婶,真的不好意思了,可能是我在搓洗的时候,不小心给弄破了,我看衣服上的破损不过是一个小洞而已,不如,我给你缝制一下,你看……”

“缝制一下?哟!我这衣服可是上好的布料呢!看你们宁家穷得叮当响的,孤儿寡母的吃了上顿没有下顿,你们赔得起么?哼!我这衣服啊,可是值钱了,就算……”

“就是不知道,你这衣服值多少钱呢?”

宁采臣面色一寒,立刻走了进去。欺负他们宁家没有人吗?孤儿寡母吗?

这胖女人,宁采臣知道,她是邻舍街的花大妈,为人尖酸刻薄,小气贪财,势利眼,狗眼看人低。

与此种人打交道,千万不能跟他们说什么之乎者也的大道理。

常言有道,狗还是狗,但是,人在某的时候,却不是人。

“哟……这不是宁痴儿吗?怎么?下学堂回来了?就是不知道,今天是否被学堂中的夫子打戒板了吗?”胖女人皮笑肉不笑,嘲笑味十足。

宁母眼见儿子回来,神色一凛,生怕他受不了刺激,赶紧对他说道:“采臣这里没有你的事,你先回屋去,娘处理好事情,就给你做饭去……”

宁采臣却是不为所动,眼见母亲受气,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?而且,到了今天,宁采臣才知道,娘亲竟然瞒着他,偷偷的帮着街邻右舍洗衣服?付出不能回报,只能赚些**的收入,换取母子两的一日三餐。

宁采臣啊宁采臣,你身为人子,不能为母亲分担,实属不孝。眼见其母受欺负,若是不能为其分忧,更是不义。

“采臣,听娘的话,赶快进去。”

宁母可是有些着急了,见着宁采臣无动于衷。碍着外人在场,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“娘亲,没事!这事情我来处理。”宁采臣的目光一撇在胖女人身上去,“说吧,你这衣服打算要配给你多少钱?”

胖女人面色一愣,怪异的盯着宁采臣看了一眼,贼贼冷笑道:“这么说来,你们自知理亏,要赔钱了?如此尚好!喏,我这衣服可是上好的布料,除去了漂染,选料,裁边……”

“打住,你就直接说,这衣服到底要陪你多少钱吧!”宁采臣有些不耐烦,立刻掐断了胖女人的话。

胖女人神情又是怪异的笑了一声:“不多不少,刚好是两贯。”

“花大婶,这衣服怎么会是两贯钱?这也未免……”一旁的宁母,面色一变。

“无妨!不过,我看你这衣服,根本不值两贯,这样吧,我只能开你五百文,你若愿意呢,就把衣服留下,你若不愿意呢,那么,你大可把衣服拿走,即使你告到县太爷去,我想,你竟是没有人证,物证可以证明说,你这衣服是我娘亲在清洗的时候弄破的,很有肯能,是你自己弄破了,反而前来讹诈我们呢?花大婶,你说呢?万一真要追究起来的话,我想……”

“好!五百文就五百文,这么说定了,衣服我就留在你这里,哼!我给你三天时间准备,到时候,你们若是拿不出来的话,可别怪我不给你们留情面。”

胖女人,在宁采臣的一唬之下,不得不妥协。毕竟,这事情一旦闹大了,对于她而言,坏处总比好处多。

“成交!”宁采臣淡淡说道。

胖女人鼻孔朝天重重“哼”的一声,立即大摇大摆离去,像那开屏的孔雀般,高贵的不可一世。

“采臣呀,短短的三天,我们去哪里弄来这五百文文钱呢!你怎么能答应她呢?唉……”宁母一脸苦相。

五百文钱,可是一个天大的数目。

ps:各位看官,谁能把推荐“0”给**了去啊?求推,求收,求勾搭,包养,各种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