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11 字魂

011字魂

“娘亲,这事情莫要担心,孩儿自有分寸。”见宁母神色忧虑,才下了眉头,又上了心头,宁采臣唯有如此安慰她道。

“唉,采臣你长大了,懂得替娘亲分忧,可是,这钱,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我们又去哪里……”

“娘啊,我肚子饿了……”

宁母还在纠缠此事,宁采臣只能再度打岔而开。

“好吧!你这孩子,为娘就去给你做饭。”

宁母抿唇一笑,神色有些无奈,徐徐步伐走去。

五百文钱,的确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宁采臣回到了厢房,一边想着,该是如何来解决这棘手的问题。

窝在厢房中的银狐,一旦见到了宁采臣回来,它一双水灵的眼睛,金光一闪,立刻窜到了宁采臣跟前,扬起了脑袋,“公子似乎有心事?”

宁采臣方是一愣,都说灵狐是最懂人性,现在看来,的确是不假。

“额……的确遇见了一些小事情!”

对于银狐,宁采臣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一五一十的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“哦!原来是怎么回事,公子放心吧,不过是小事情,今天晚上,我可以窜到某大户人家去,叼他几绽银子,这事情不就轻松解决了吗?”银狐小眼睛一闪,一副认真模样。

“万万不可!你这主意虽然不错。如画,我谢谢你,不过这事情我已经想好对策了。盗取他人不才之物,这可是有违背常理。这不过是其次,重要的是,这长街上,四周均是有城隍庙,你毕竟为妖,一旦被城隍庙中的判官发现了,凭你我现在的能力,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,反而会为我们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“公子,是如画孟浪了,还是公子想得周到。”

幸好这厢房中,没有任何外人,一人一狐相互对话,可是怪异至极。

“嗯!你能这么想,我也放心了!对了,我看你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,你以后可有什么打算吗?”与银狐短短相处几天,宁采臣却是觉得,这狐妖的本性不坏。

“我……莫非公子要赶如画走吗?”银狐微微抬动了一下脑袋,闪闪目光,注视着宁采臣。

楚楚犹怜?

宁采臣脑海中,蓦然冒出了这个字眼。

“呵呵!不会,放心吧,我又怎么会赶你走呢?你想住多久都可以,除非你自己厌倦了。你若是要离开,我也不会阻拦的。”为了怕引起银狐的误会,宁采臣只好解释说道。

“如画谢谢公子,不打扰公子了,公子忙吧。”

银狐嗖的一下,掠了一个弧度,已然不见了它的踪影。

这小东西?真是可爱得紧!

宁采臣淡淡一笑。

来到了书阁的案台上。

案台上的文房四宝,笔墨纸砚,一一的罗列在案桌上。

家中虽是贫寒,不过宁母对于宁采臣的学习,非常上心,学习上的所需,宁母都是能尽量的满足。

墨色砚台,白色纸张,虽是普通,但相对于一个贫寒的家庭而言,每个月,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不如,题个字画拿去售卖如何?灵光在宁采臣的脑海一闪,他立刻想到了一条生计之路。

铺好了纸张,捻起了毛笔,宁采臣在冥思苦想。

到底要题什么字好呢?

翁!

却是在这个时候,他的神识,再度开启。

距离他上次的神识开启,已有一段时间。神识一动,宁采臣已经进入了鸿塔中。

金碧辉煌,金光灿烂。

第二次进入鸿塔,宁采臣已经不在惊慌了。

这下子,他终于数清楚了,这鸿塔,一共有九层。九层?亦是九种法道。与他的本身运作《天罡九字诀》正好吻合。

临,兵,斗,者,皆,阵,列,前,行,为九功法。

如今,宁采臣刚是神识开窍,亦是在《天罡九字诀》临的第一重。仙道之门,不是随便一个人,都能进入的。

宁采臣的开窍,他无非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。而最大的功臣,自然是银狐送给他的那枚果子,才能让他的神识开窍。

临道,为《天罡九字诀》第一关重。

宁采臣得以再度进入,如此已经是表明,他的身体中的某个命门,已经再度被开启。

而原因,就是他那天晚上施纵的“御剑飞行”。

御剑飞行,乘风破浪。

灵识一动,咻的一声。

轩辕剑,无端的进入了他的神识。

银光一闪,已在宁采臣的跟前。朦胧中,宁采臣有种清晰的意识,一旦进入到了鸿塔中,他的神识与灵识已经与鸿塔融合一起了。

手把神剑,凭着脑海中,那一股清晰的神识,宁采臣在鸿塔中,长剑独舞。无需默念功法,一招一式自动生成。他的神识,灵识,完全与鸿塔想融为一体。

舞剑的最高境界,就是手中有剑,而心中无剑,人剑合一。

宁采臣不过还是个初学者,要达到人剑合一的最高境界,修炼之路,还是很漫长。

一套剑法施下来,此乃为临道。

仗剑独舞,翩若飞鸿,宁采臣的神识,又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。

当神识渐去,宁采臣又是惊讶的发现,他竟然没有退出鸿塔?宁采臣愣上了一段时间,最后,他才是明白,他的神识可是晋升了一个台阶。

如此说明,他随时是凭着自己的神识意念,进入到此鸿塔中。

激动不言而喻。鸿塔有九层,他现在只能在第一层中。鸿塔的第二层,是兵道。宁采臣心中甚是好奇,打算要看看兵道的二层,与第一层有什么不同之处。

不过每一次,一旦宁采臣刚是走到了鸿塔第二层的入口,立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,给反弹了出去。

碰了一鼻子灰,宁采臣只能不甘心的退出。

继续的逛了无数圈后,到处是金碧辉煌,金光灿烂的芒光,宁采臣顿时觉得无趣。他打算要出去了。

走的时候,宁采臣并没有将轩辕剑带离,而是关进了鸿塔。反正,这个鸿塔,就像是BUB的存盘压缩包,可以容纳很多东西。

以后,只要寻得好宝贝,随便一扔进鸿塔中,即使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神偷,想要偷走他的宝贝,那是天方夜谭。

出了鸿塔。

宁采臣微微一晃神。

蓦然发现,他手上的毛笔研磨,已经是干了。

沾上了墨水,灵识一闪。

字体宛若有了灵魂般,闪现在了白纸上。

十里平湖霜满天

寸寸青丝愁华年

对月影单望相互

只羡鸳鸯不羡仙

宁采臣一气呵成,再度撒笔墨而下。

今朝我欲乘风去

大展雄才高万仞

横扫天下邪与恶

一泄君子千古恨

灵识开窍,下笔如有神。加上宁采臣的笔法,苍劲有力,字体倒是非常相像宋微宗的“瘦金体”然则,宁采臣使用的毛笔,略显得白纸上的字体,更加飘逸,粗矿。俨如千军万马奔腾,洪水呼啸,心中一股正气凛然生。

一旦有了灵魂,似如画龙点睛,灵活的的活跃在白纸上。

宁采臣待到子墨一干,他立刻在两幅字的右下角,题下了一个“宁”字。

一卷情意绵绵,又是满腹哀怨,另外一卷,大气磅礴,疾恶如仇。

恰好是才子佳人,江山英雄。

宁采臣揽抱了字画,立刻夺门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