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12 卖字

穿入宁采臣 012卖字

出了厢房,正与宁母撞一起。

“采臣,饭菜都准备要好了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宁母一边整理桌子上的菜肴,见着宁采臣出来,可是看他此模样,怀抱着好像是两卷字画,此派头,莫非又要外出么?

望着桌子上的香喷喷菜肴,宁采臣的肚子早是唱起了空城计,不过,想着还有事情要办,宁采臣唯有是吞咽了一口水,对着宁母说道:“娘,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,您先吃吧,不要等我了。”

“吃完饭再去不不行么?娘今天为你煮了你爱吃的红烧鱼呢!”

从来没有见儿子对待一件事情如此认真过,看来,儿子真的是长大懂事了。宁母心中,几许欣慰。

“哦!不了,忙完事情后,我在回来吃,娘,我先去了。”

宁采臣大步走出了院子大门。

午后的长街,行人不是很多。

从家门出来,拐上一条青石小道,在穿过一条胡同,上了一座拱桥,拱桥下,即是长街。

东城街区,有专门售卖字画的店铺。

步伐,需要走上半柱香时间。

一般进字画店铺的顾客,不外乎是一些稍有一些文化底蕴的文人居多。偶尔,也会一两位小姐,拥着丫鬟前来,看看能否寻到一些自己喜欢的字画。

在顾客当中,也是有上了老爷年纪的人。如同在前世中的文化书店一样,各式各样的层次。

不过,前来的顾客,他们都用一个共同特点,喜爱字画,收藏书法。

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。

兴许,都是他们共同的雅兴爱好了。

售卖字画的店铺,他们并非是单单售卖字画,也有野史之类的小说范本,手抄录拓本。

其中,以“李记书店”一家独大。可以说是,“李记书店”几乎是笼罩了整个东南街的所有字画了。

据说,燕京中名气最大的拓跋流云,他的字画,偶尔也会在“李记书店”可以购买得到。当然,有能力购买拓跋流云的字画,自然是一些身份比较特殊的人。

比如是享有朝廷的吃俸禄的官员,再者,是一些富裕一方的贾商。至于一般的穷酸秀才,对于拓跋流云的字画,他们只能远远的望而兴叹。

因为,拓跋流云的字画,在市场的卖价,又飙升到两贯的巨价。如此昂贵的价位,即使某些文人,他们喜爱拓跋流云的字,也只能望而却步。

两贯的价位,那可是他们半年的伙食费。

踏踏的脚步声音。

“李记书店”走进了一个一袭蓝衫少年。

少年的额头上,微微出了少许细汗,面色微红。不过他那一双眼睛,黝黑的如玛瑙,神采飞扬。

来人,当然是宁采臣。

“李记书店”的老板,自然是姓李。单字淳。

话说,李淳原本也是一个不第落魄秀才,在科举路上,他苦苦的挣扎了十余年。人生,能有多少个十年啊!可怜髯鬓斑白,常年屡试不中,光阴似箭,一晃经年,他从一个朝气的少年郎,辗转间,已经是上了中年年纪。

李淳眼见科举之路遥遥无望,不得已,加上家中一直贫困潦倒,家徒四壁。迫于生计,他只能在街上摆个小摊,代笔写一些字画,从中赚些微薄文钱,图个饱餐而已。

后来,或许是他开窍了,一番打拼下来,有了足够盘缠,开了一家书店营生。后来的日子,且是红红火火,不单在三年前,娶了个如花似玉娘子,就在今年,家中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。

娇娘,儿子,衣食无忧,一家人生活的其乐融融,倒也是弥补了他科举道路上的遗憾。

宁采臣进来时候,书店中,只有一个顾客。此顾客也是个中年男士,国字脸,留有美鬓,咋看一眼,倒也是玉树临风,温文尔雅的模样。

宁采臣好奇的撇了一眼那中年男子,恰好,此中年男子正好与宁采臣目光一撞而上。中年男子神色微微一愣,继而对着宁采臣微微一笑,背转身,专心的欣赏起字画来。

李淳看见了一个翩翩少年郎走进了书店,他的眉目,不由得也是一怔!

好个俊俏的公子哥。

就是不知道,这是哪家的公子?李淳好奇的打量着。

宁采臣看起来,不过是芳龄十五六岁左右。面白,五官精致,加上他一袭蓝衫,倒也是将他衬托的俊凡无比。

宁采臣见着一个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,在看看男子坐在了书店的案台上,一看,就是知道,这男人可是此书店的人。

“不好意思,小生请问一下,你们此书店是否要购买字画?”宁采臣确定了,那男人就是刺书店的负责人了,他微微居首问道。

李淳眉目一挑,立即瞥见了宁采臣怀中的两卷字副,点点头说道:“要收的!不过,我这李记书店要收购的字画,要求可是很高的!至于滥竽充数的作品,我可是不待见的哟。”

李淳盈盈一笑,像是看透了宁采臣的心思般。

滥竽充数?

他的字画尚未展开来,至于有那么不堪吗?

“这个……放心吧,小生的字,还可以上得了台面的,不至于那么不堪。”

多说无益,宁采臣立刻将其中一卷字幅铺展而开。

嗤……

李淳的嘴角一抽!要说字画,他也是个行家。毕竟,他可是个不第秀才,再者,加上他本身,多年来就是经商书画的。什么样的书画,他没有见识过?

要说当今的字画,要属拓跋流云的最为出名,他的字体,放眼当下,几乎是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能够与他匹敌的。

可是今天,却是意外的发现,宁采臣的手中卷一展开,顿时,如同一朝煦煦上升的朝阳,顿时普照了整个大地。

耀眼夺目,蓬荜生辉。

“今朝我欲乘风去,大展雄才高万仞,横扫天下邪与恶,一泄君子千古恨……好诗!好啊!豪迈,大气,蓬勃!不知道,小兄弟你这诗字从何处而来?”

李淳也是一个饱读经书,见识多广的人。如今,一旦见到了宁采臣的字画,一旦朗朗的念出了此诗句,他浑身竟然是一震!一身的血液沸腾。

尤其是那字体,非但龙凤飞舞,竟然还透出了一股灵性。

对!就是一股灵性!

朝气焕发,摄入魂魄。

字魂!字魂啊!

李淳,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!

“小生不才,便是小生的拙作。”宁采臣也不敢托大。

他心中没个底,不知道这字画的售价如何。不过,在来此的路上,宁采臣给此字卷定了一个价位,亦是绝对不能低于500文钱。

“啊?竟然是公子所做?”李淳更加是惊讶了,看此杰作如此大气磅礴之势,假若没有一定的生活阅历,又是怎么可能随便做得出来呢,在看看宁采臣的年纪,绝对未到双十年纪,“可是,我看你少小年纪,又是怎么会……”

李淳语卡主了。因为宁采臣的话,又是叫他大吃一惊。

方才在欣赏字画的中年男子,他疾步走过,迫不及待的端上了宁采臣的字卷,双目一拧!看此势头,好像恨不得立刻将宁采臣的手中字画给抢了过去一样。

中年男子双手微微颤抖,嘴巴喃喃的将此字画又念了一遍,蓦然,他爆发了一声:“好!果然是好诗!字体圆润不失大气,端正不缺灵气,此诗更是一绝!此韵律的造句,绝对在拓跋流云之上!看来我们浙江之地,真的是人杰地灵啊!”

这一声“好”字,几乎让宁采臣尿遁一裤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