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13 惊变

穿入宁采臣 013惊变

中年男子双目泛光,连连称赞不断。同时,他双手,可是一直拽着字卷一刻也不松开,生怕他人把字卷从他手中夺走了去。

宁采臣挑了一眼,心中暗暗一道:雍容华表,非富即贵,此中年男子,绝对不凡。

中年男子看完了字卷,他一眼,立刻瞥见了宁采臣怀中的另外字幅,不由得眸光又是一亮,“小哥,不知能否看你另外的字卷?”

单单是这幅气势磅礴的诗律,已经让书店中的两男子双目泛光,激动不已。不知道在是另外的字画,又是会给他们怎么样的一众惊喜?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见有识货的人,再者,宁采臣可是来售卖的,他当然是求之不得。

当宁采臣徐徐的展开了余下的字卷。

嗤……

嗤……

李淳与中年男子同时发出了一声震惊的惊叹。

“十里平湖霜满天,寸寸青丝愁华年,对月影单望相互,只羡鸳鸯不羡仙。”

“只羡鸳鸯不羡仙……好啊!此词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有几回闻?妙极!真是妙不可言!”中年男子嘴角一阵哆嗦,甚至,他拿着字卷的双手,也是在微微颤抖起来。

“小哥,如此天下杰作,真的是小哥所做?”中年男子对宁采臣又是敬畏,又是满脸神色质疑。

宁采臣赶紧点头道:“的确是小生所做,小生偶然得灵感,应景而出。”

竟然是“盗窃”,就要“盗”的冠冕堂皇,脸不红,心不跳。

“好!不知道小哥这两幅字画如何售价?”中年男子双目炯炯,目光一直没有移开,一直盯着字卷眼睛也不眨一下。

宁采臣犹豫了一下,他刚想要说“不低五百文”这个价位时,中年男子却是抢先一步,对他说道:“我出十贯,两幅字画一共二十贯如何?”

嗤……

作为书店中的老板,李淳几乎要一口血喷发了出来。十贯一幅字画?这…….即使是名动燕京的拓跋流云,他的字画最高的价位,不过是两贯而已。

天啊!

他没有听错吧?何况,宁采臣还是一个名不经传的无名小卒,单单一幅字画就售卖了十贯的天价!李淳的激动,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
不过,无可否认,此两幅字画,他可是亲眼目睹了,此中年男人能够出此价位,也是合理的。不单是字体超脱飘逸,而且,重要的是那诗律的造句,绝对是可以天下间少有的杰作。

“莫非这个价位不符合小哥的要求,如果可以,不妨小哥说出个价位,至于价钱方面看,我们可以好商量。”

咚……

中年男人的话语一出,一旁的李淳,他双腿一软,几乎就要跌倒了下去。

这个价位,竟然还不是最高的?

瞬间,李淳不由得将目光转移到了宁采臣的脸上,好一个多才妖孽的公子哥!今天,他算是大开了眼界。

听了中年男子的话,宁采臣对于这个价位,已经是超出了他很大的意料之外。一幅字画,就十贯?之前,与他初始的定位五百文钱,这可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的差距啊!他怎么会不同意呢?

一文钱可以买两个馒头,一家上好的酒家,搓一顿最好的酒菜,也不过五六十文钱。而一贯,就是一千文钱。

原来,这时代的字画,竟然如此值钱!

“对于这个价位,小生很满意。”见好就收,宁采臣并非是矫情之人,来日方长,看来,他得好好的琢磨一下这条生计之道了。

得到了宁采臣的承诺,中年男子眉目一喜,立刻说道:“好!那么我们就这样说定了!”

中年男子随身一抹,然后,他面色一窘,神色有些不自然说道:“我身上可是没有携带那么多银子,我看这样吧,这是我的名帖,你拿着去,我住在城南北街,你到那随便一问,自然便是知道我的府邸了,不知小哥意向如何?”

看着中年男子递来的东西,宁采臣接过,原来是一张薄薄的铁片,小铁片被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银,上有刻印有“宋文豪”三个小字。雕刻玲珑,小巧精致。

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名片?宁采臣好奇的端详。

端详了一会儿,宁采臣点点头说道:“嗯!小生就多谢先生了!”

“客气!就此别过,我恭候小哥的到来。”

中年男子面色一喜,走出了书店,大步离去。

上门的生意,虽然被抢走了,不过,李淳倒是不生气。毕竟,一幅字画要售卖十贯的天价,他这书店虽然在城南街中,也算是一间大店铺了,不过,要他拿出整整十贯来买上宁采臣的一幅字画,除非他想直接关闭大门,从而破产。

心事一桩已了,宁采臣也没有必要呆在店铺,他转身就要离去。

谁知,李淳却是一把阻拦下他,一脸恭敬对他说道:“公子,不知道像刚才的那些字画,我的意思是说,价位稍微低一点的,您还有么?”

李淳是个精明的商人,他自然知道,假若能够从宁采臣手中购买上一两幅字画的话,然后在以比寻常稍微高一点的价钱售卖出去,赚取利润,那可是一笔大财。

看出了李淳的心思,宁采臣一笑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,暂时没有了!相信你也知道,好的文章,不过是妙手天成,偶然得之。”

“哦!原来是这样,不过看公子方才的字画,诗律造句,如此冠绝天下无双,看你少小年纪,以后定是仕途无量呀。”

“呵呵!多谢了!承你吉言。”

与书店的老板叨扰了一下,话题无非就是围绕着宁采臣的书法,诗句聊聊。其实,对于老板的心意,宁采臣一眼就明白。

叨扰了那么久,无非就是想从他手上看能否弄来一两幅字画。为此,宁采臣佯装答应,一旦有上好的作品,定然会考虑。

彼此客气一番,李淳将宁采臣可以的送出了大门。

唉……

看着那远去的人儿,一旦想起了那两幅字画,李淳心中不由得一痛!可惜,那巨价,不是他能够享受得起。

拽着那小块名帖,宁采臣没来由心中一阵激动。

宋文豪,那该是如何一个人?

此人,似乎有些神秘。

一路想着,宁采臣忽感灵识“翁”的一声。

“公子,救我……”

是如画?银狐有危险!

脑海中的灵识一闪,已然消失。

宁采臣神识一启,立刻进入了鸿塔。

御剑飞行,黑点一顿,已到天外边。

幸好那个时候,是午后的长街,寥寥无几的路人,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,当街中的一个少年,蓦然的消失,像是幽灵一样。

不过,宁采臣的御剑飞行,却是惊扰了城隍中的判官。

一只飞鸟,急速的扑腾翅膀出来,掠过了长街上去,落在了一处楼顶上的桅杆。一双眼睛,通红如血,像鬼魅,盯着下方的四周。

这飞鸟,可不是普通的鸟儿,而是城隍中的判官灵识附身幻化而为。

奇怪了,明明在刚才中,它可是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剑气在此出现的?为何,一瞬间,剑气没有了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?

莫非,是灵识感受出错了?

飞鸟扑腾了一下翅膀,掠上了高空,继续探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