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14 诛杀

穿入宁采臣 014诛杀

人有人间道,鬼有阴间路。城隍判官,实则便是地府中派遣分散在人间中,监视着人间上的孤魂野鬼,若有发现,立刻将其收押,押往黄泉路。

为善者,着过奈何桥,喝孟婆汤,一碗孟婆汤,忘却了前世间的恩恩怨怨,是是非非。喝了孟婆汤,便是进入了轮回隧道,转世为人。

为恶者,必被判官押往阿鼻地狱,受其鞭策,抽打,浸油锅等等一系列的惩罚,往后,便入畜道,转世为畜生,任由宰割,终生不得好死。

那飞鸟,在天空绕了一圈后,不见有任何异常,扑腾一下翅膀,遁入了城隍庙中。

宁采臣御剑飞行,剑行千里。方见银光一闪,已到了银狐事发地点。

此地乃是城外的荒野,枯藤,老树,孤烟藤上。

“妖孽!你就等着受死吧。嘿嘿!真想不到,今天竟然能够捕捉到了成精的狐媚,白白捡了个妖丹!这下可是要大发了。”

但见一个老道,手持乌木剑,挑剑一扬,一点寒光,直射而去。

那方,且是银狐,被一条金光闪闪的绳子捆绑而住,动弹不了,一线生死,近在咫尺。

叮的一声,老道的乌木剑,并没有得以一剑挑穿了银狐的心脏,而是被宁采臣御剑挑开了去。

“公子……”

闻风一动,人已到跟前。

银狐原本以为,落到了妖道的手中,她必死无疑。幸好,她在最关键时刻,开窍了灵神,从而招呼来了宁采臣。

踏踏……

老道被宁采臣一剑撩开,掠后踉跄了几个步伐。定眼一看,竟然是一个书生打扮模样的少年郎,手持的那长剑,寒光四射,浸入心神。

此老道一眼就发现,宁采臣手中把持着的长剑为不俗之物。老道是个实物之人,三角倒立的眉毛,贼眉鼠眼的盯着宁采臣手中长剑,一副贪婪模样。

宛若在他的面前,就是一个绝色美女,一丝不挂的酮体,呈现在他眼前。

哈哈……

老道心中暗暗大笑,今天他真的是走了狗屎运。老天不单让他捕捉到了修炼成精的狐妖,诛杀了狐妖,取妖丹吞服,如此,他的功力又是大增。如今,又是来了一个看都毛没有长齐的小子。

那么,连同这少年意气诛杀,夺了他的长剑,又是得一宝!

“嘿嘿!小子,能否告诉我,你手中的长剑,叫什么名字么?”老道贼眼一闪,贼贼的泛着金光。

“放心吧,这个……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就是等我干掉你的时候!末了,宁采臣心中又是一道。

宁采臣心中有些吃不准。以往,他都是在鸿踏中修炼舞剑,并没有与人发生实际的战斗。他不知道,他的修为到底如何。

而且这老道来路不明,上宽下窄,鼻大嘴薄,一看此人就是下贱之相,小人之貌。加上银狐在他手中,宁采臣心中的顾虑颇多。

只是想起了他刚才扬剑一挑,立刻将老道逼退了几步。暗暗估测,他本身的修为,应该是不低。

但是不低的尺度,又是到何种程度?宁采臣不得已而为之了。

老道目光溜溜的转了一圈,嘿嘿冷笑道:“呔!小子,你若是识相的话,赶快放下手中的长剑,乖乖的束手就擒,嘿嘿,或者兴许我心情高兴的话,可以饶你不死!如若不然,本道可是会对你不客气了!立刻诛杀!绝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发现宁采臣不过是一个少年,年纪不大,涉世未深,懵懵懂懂,兴许是城中的某大户公子,不谙世事,不妨讹诈他一下何妨?

老道是这么想,也是这么做的。

宁采臣眉目一挑,弧度45度角掠起,像是看猴子耍大街般的一脸不屑道:“臭老道,别倚老卖老!呸!今天即使你这牛鼻子老道不诛杀我,我也会对你不客气的!因为,你动了我不该动的人。”

“额……动了你不该动的人”老道神色一凛,目光直射上了银狐去,“你是说,就是那小东西?哈哈……摆脱啦,这狐媚不过还在修炼中哟,它现在还不是人。哦,老道我明白了,书生,狐妖,呀,莫非你们两人已经发生了**的奸情?哈哈……人妖结合?古往今来就有了,这事情,倒是不新鲜。”

士可杀不可辱!

宁采臣面色一寒!无论如何,今天这个老道,他必须要诛杀之。

“嘿嘿!小子,你尽管放马过来,有什么招呼,我老道皆收。”老道撇撇嘴巴,瞥了一眼面色冰寒的宁采臣,他倒是不以为然,一副幸灾乐祸。

“公子,不要管我,你……赶快离开。”

银狐一滴热泪,从它的眸眶中滚滚而下。原来,公子一直从来没有把她当成狐妖,而是一个人来看待。

虽然,她现在的修为还不能让她化为人形,但是,银狐真的想不到,公子已经早把她当成了一个人!

如今,她不幸落到了妖道的手中,险些丢了性命,又是公子及时赶来,两次相救,莫非,公子真的是她的真命天子么?

“如画,你放心吧,居然我来了,那么,我就没有打算要离开。若连你都无法拯救的话,我不如现在就横剑自刎,一死百了,倒也是落得个干净。”宁采臣悠悠说道。

“哟!老道真的是看不出来,你这小子,竟然对此狐妖情有独钟?如此甚好!待我诛杀了你,在剖取了那狐妖的妖丹,嘿嘿,你们放心,本道我可是一个心胸很善良的人,黄泉路上,我会让你们相伴的。”

“书生!吃我一剑。”

老道言毕,脚步生风,宛若踏了金火轮,一剑霹来,一挑,立刻切上了宁采臣的咽喉。

瞬间,宁采臣立刻感觉到,一股萧杀的气息,已经将他全身笼罩而下。

眼看老道的长剑,星光一点,眨眼间就要刺来。

宁采臣不敢怠慢,婉转手中的轩辕剑,挺身而上。

嗤嗤……

两长剑,如两条毒蛇一样,立刻紧紧的相互缠绕,打转,蓬发。星光一闪,分开,寒风一动,两道人影,又是相互的纠缠。

激斗了十余个回合,逐渐的,没有实战经验的宁采臣,从初始的落下风,他堪堪的与老道交手了十余个回合后,他的步伐,越来越沉稳。

手中的轩辕剑,也是随着宁采臣的左右,步步生莲。

老道心中开始有些着急了。原本以为,这不过是一个愣头青而已。要诛杀这个愣头青,对于他而言,有如信手拈来的轻而易举。

然,事实并非如此。

十余个回合的激斗下来,非但没有占据到一丝便宜,反而被书生逼迫的节节败退。老道心中越发着急,心中越发着急,招式越是混乱。

宁采臣眼见时机已到,他不想在与此道士继续的耗费下去。

挺身一纵,御剑飞行,星光一点,注定要将老道抹杀。

然后,只是听见“嗤”的一声,方才疯狂舞动着长剑的老道,他高高扬起的长剑,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弧度后,便是停止了下来。

嗤嗤……

一道腥红血液,从老道的下腰身喷发而出。那一抹赤红,像极了在冰天雪地展开的梅花,凄美无比。

“你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这是最后的遗言,不甘!震惊!愤怒!似乎,老道还想要说上一些话,可惜,他已经永远失去了那个机会。

碰!老道的身体,直直倒下,扬起了尘土,一地飞扬,伴随着血腥的蔓延,扩展而散。

哧……

在老道倒下去的瞬间,宁采臣嘴角,顿时溢出了一抹血液。那是在刚才,他御剑飞行,势必要将老道斩下,与老道最后一击,受到了老道奋力顽抗。

终究,他的修为,还是太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