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15 捡宝

穿入宁采臣 015捡宝

“公子,你……流血了!”

银狐见宁采臣受了伤,欲要挣扎,无奈,她至今被捆绑着,依然是无法动弹,只能一边干着急。

“无妨,不碍事,不过是被老道的元气冲了一下而已。咦,将你绑住的这是什么法宝?”宁采臣擦拭了嘴角上的血滴,走了过去。

银狐说道:“这法宝名叫神仙索,非常厉害!可捆绑世间万物,无论是妖魔,鬼,神,人,只要此法宝一出,均是无法逃脱,可谓是厉害至极。”

果真有那么厉害的宝物?宁采臣双目泛光,他可是想不到,诛杀了此妖道,竟然收获如此之大。

神仙索?他也是听说过的。传闻说,此神仙索可长可短,一旦念动了咒语,此法宝即可当做仙梯一样,沿着此物方可攀岩到上天台。

今天,算是见识到了这传闻中厉害的宝物。

“可是,如何将它松开呢?”

宁采臣端详了一会儿,眉目一拧,似乎遇到了难题。假若,此神仙索需要默念咒语的话,事情的麻烦可就大了。

宁采臣可是不知道,能够启动神仙索的咒语。

然而,宁采臣的担心却是多余的!

银狐的话,叫他松动了一口气,“公子无需担心,驱动神仙索的发咒很简单,公子只需要念一声‘开’后,此法宝自然会松开了,而使用此物,也只是一声‘起’,那么,此法宝立刻会应声而灵变。”

如此简单?听了银狐的话,宁采臣一脸将信半疑。

“嗯!就是这么简单。不过,那只是针对像公子修仙的人而言,像我们一般妖魔类,自然是不能够驱动此神仙索的。公子是读书人,有文气,亦是正气!只是寻常人看不见而已,一般的孤魂野鬼,或者妖兽魔之类,它们均是能够看见公子的眉宇上,凝聚着一层淡淡的文气,可驱散戾气,妖魔从而是避而远之。”银狐继续说道。

文人有文气,当官的有官气,仙人则是有仙气。这一点,宁采臣还是明白的。

“好!那么我就姑且一试。”

宁采臣依照了银狐的指示,对着神仙索呵了一声“开”。

当下,将银狐捆绑住的“神仙索”立刻像一株含羞草般,立刻松开了银狐。

此神奇的一幕一旦发生,宁采臣倒是吃惊不小。

他翻手一伸,“神仙索”立刻收进了他手中。诈的一看,与一般市面上的普通绳子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可是,这不起眼的绳子,无端的是一件上好的宝贝。

得到了此法宝,宁采臣心中自然是窃喜不已。

“公子,说不定那妖道身上还有其他的法宝呢,你不妨去搜索一下如何?”得到了松绑的银狐,窜到了妖道的尸体上,端详了一眼,立刻对着宁采臣说道。

宁采臣闻言,大步走去。原本,对于死人,他可不想去侵犯的。只是听到了银狐一说,他心中便是一动,顾不上那些凡俗礼节了。

妖道身上的血液,已经凝固。

被御剑斩腰,当场就毙命。御剑的威力,非同小可。

宁采臣在妖道的身体上摸索了一阵,在怀中,掏出了一个小瓶子,拧开了盖子,顿时,一股异常的香味扑鼻而来,香味浓烈。

“咦,这是什么东西?香味如此独特?莫非又是什么仙丹妙药了?”

仔细的看了一下,瓶子中有三粒黑色的药丸,食指大小。

银狐说道:“那应该是香露丹,可疗伤,也可以增加功力,寻常人若是吃了,马上脱胎换骨,即可力大无比,修道修仙人吃了,据说,可以一下子增加十到二十年的功力,可以应该可以称得上灵丹了!”

银狐的话,又是叫宁采臣大吃一惊。究竟,这被他诛杀的妖道,到底是什么来头?拥有了“神仙索”不说,还有“香露丹”,单单是这其中的两样东西,均是价值不菲。

低头,在继续探寻,一下子,又是从老道的怀中,捻出了一本书籍。

白皮纸上赫然是“百草巫药秘籍”几个字眼。

一看便是知道,此《百草巫药秘籍》是一本专门炼药,制药的的书籍了。

莫非,此“香露丹”就是刺老道炼制出来的?

宁采臣随意的翻阅了一下,正是他心中的猜测没错,此《百草巫药秘籍》的确是一本炼药,制药的医书奇录。

再是搜索,妖道身上均是空空如也,再无其他东西。

斩杀了妖道,一下子就收获了“神仙索”,“香露丹”,《百草巫药秘籍》,三样不凡之物。

宁采臣将“神仙索”与《百草巫药秘籍》丢进了鸿塔空间,至于“香露丹”,他从瓶子里面拿了一粒,剩下的两颗,他送给了银狐。

“如画,这两颗丹药给你,你吃了它们,正好可以增加你的修炼功力。对了,不知道,你修炼到何种程度,才可以幻化为人形?”对于妖兽的修炼,宁采臣倒是有一丝好奇。

银狐接过了“香露丹”,自然是对宁采臣一番感谢后,它说道:“直到到了元婴期即可,不过,要达到元婴期的话,如画的修为,还有一段大距离呢。”

“哦!原来是这样!放心吧,以后只要寻到一些能够增加功力的灵丹,我都全部送给你,这样一来,你的修为,一定会大有进展。”

“那么,如画就先拜谢公子的大恩了。”银狐又是微微叩首,一副诚惶诚恐。

宁采臣淡淡一笑道:“如画,我能与你相识,相遇,相知,或许,这便是上天注定好的缘分吧,你我之间,以后不必如此客气。你大可称呼我为采臣即可,无需左右一声公子,我听着都腻了。”

银狐却是摇摇头说道:“公子不可!公子可是如画的救命恩人!礼法不可废!如画不过是一野妖贱物,若非不是公子两次出手相救,如画早已经是…….”

“罢了!你若是喜欢!我也无需勉强你。”宁采臣也不坚持下去,“走吧,我们赶快离开这里!我看这妖道可不是一般的普通人,如今他被我斩杀了,兴许他的同伴或者正在寻他呢。”

神识一动。

轩辕剑“咻”的一声,立刻从神识中的鸿塔顿现出来。

其实,对于念力,神识,或者是灵识,宁采臣心中,他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而已。反正,只要能够支配轩辕剑的意念,不管是念力,神识,灵识也好,在宁采臣的心中看来,均是没有多大的差别。

不管是白猫黑猫,能捉到老鼠的就是好猫。

宁采臣踩上飞剑,银狐一下子即使嗖的一声,掠到了他的肩膀上,于是,一人,一狐,踩着飞剑,星光一闪,已到天外边。

宁母见宁采臣一脸风尘仆仆的走进来,她不禁嗔了一句:“你这孩子,说是要吃午饭了,一出去,就是半天不见人,怎么到了现在才回来呀?”

“哦!在回来的路上,恰好被一些小事情给耽误了!”宁采臣赶紧解释说道。

斩杀了一个妖道?竟然是一件小事情?

宁采臣忽然觉得,他撒谎不眨眼睛的功夫,可是越发到家了。

“唉,你这孩子!娘该说你什么好呢?什么事情,让你连午饭都来不及吃呢?赶快去洗洗下,娘再去为你把饭菜热一下,想必肚子早就饿坏了吧?”

宁母一边摇头,一边微微一笑,转身,便是走进了厨房。

半会儿的功夫,宁母已经把饭菜都端上了桌子上。

宁采臣一屁股坐下,立刻狼吞虎咽吃起来。

宁母一边嗔着说道:“你慢点吃,又没有人跟你抢,小心被呛住了哟。我的小祖宗,你怎么像长不大的孩子?”

“嘻嘻……要是可以,我宁愿做娘摇篮中的小宝,永远都不要长大……”宁采臣一口饭菜都没有咽下,含糊说道。

“唉,若是你永远长不大,那么娘不得一辈子为你操劳?累死?我可不想呢!”宁母眉目,都是笑意拧成了一条直线。

“对了,娘听说了,过了中秋后,便是院试了,采臣最近复习得怎么样了?其实,娘也不不企盼你能拿个案首回来,只要能……”

“娘,你就放心吧,不过是区区院试而已,童生案首吗?小意思啦,我一定会那个案首回来的。”宁采臣立刻打断了宁母的话,“院试的事情,娘不用担心,孩儿只有分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