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19 树敌

穿入宁采臣 019树敌

“怎么?你这书生无话可说了?”见宁采臣缄默不语,宋连城的一抹鄙视又是不屑的投在了他脸上去。

宁采臣轻轻摇头,“非也!不是无话可说,而是话不投机半句多!小生这就告辞了!”

与其纠缠不休,毫无意义,不如离去,方得耳根清净,落得一身轻松。

宁采臣大步走出了那破烂的柴房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

宋连城疾步追了出去。

“连城,休得无理。”

一声中厚的声音,声力十足。

宁采臣寻声望去,但见一个身影匆匆而来。这人,好生面熟?不由得在端详一看,此人不是那天在书店中与他交易字画的男子么?

一州知府,宋文豪?

宁采臣还发现,在中年男子的身后,跟随着一个青年,一袭白衣,衬托出了他几分洒脱。

“连城,记得爹之前的吩咐吗?这就是你额待客之道?胡闹!”宋文豪面色颇是生气。

女儿寻常胡闹也就罢了,可想不到,她竟然把客人带到了此破烂的柴房来,而且还对他“恶语相加”。

当时宋文豪一听了下人的禀告之后,立刻匆匆赶来。不过看此情况,似乎他晚来了一步。

“宁公子,真是对不起了,宋某教女无方,让公子受了委屈,在此,宋某再度给你说声抱歉。”

宋文豪作为一州知府,竟然给一个没有任何官职的人叩首道歉?这一幕,倒是身后的柏青山深深的震惊。

柏青山的神色非常复杂,目光徐徐的落在了宁采臣的脸上。

对于宋文豪的举动,宁采臣也是吃惊不小。按理而言,宋文豪为官,而且还是一周知府,他无需像一介布衣叩首道歉的。

可是,宋文豪非凡道歉了,而且还是一脸的诚恳。

当下,宁采臣微微吃了一惊,“大人方才言中了,小生甚感惶恐。小女不过是率性而为,倒也是真性子。”

居然对方给自己一个台阶下,宁采臣只好来个顺水推舟。

“哼!假惺惺。”

兴许,宁采臣刚才的举动,宋连城却是以为,他可有怕马屁之嫌。

宋文豪眉目一皱,面色顿时一寒:“连城!休得放肆!你速速回去,给爹抄上《女戒》一百遍,如若完不成,你今天晚上不许吃饭。”

“哼!不吃就不吃!”

宋连城奴着嘴巴,怏怏离去。不过她离去的那一抹目光,有一丝阴郁。

从宋连城?连城?这个名字,似乎很熟悉,好像曾经在哪里听过?撇了一眼已经走远的女子,宁采臣心中好生疑惑。

接下来,彼此再是客套一番,宋文豪把宁采臣热情的邀请到书房中。除了他们之外,柏青山也是在被邀请当中。不过柏青山的心情很复杂。

直到这一刻,他才知道,宁采臣就是“梨山书院”中的那个已经被疯狂传开的宁采臣。尤其是他的一首《不第后赋菊》,似乎,在整个州城中,已经是名动。

据说,有了《不第后赋菊》之后,又是不相隔不久,又以一首“骂诗”《忍者静枫》在此旋起了滔滔巨浪。

原来骂人,竟然是可以畅快淋漓。

今日得之一见,柏青山却是想不到,宁采臣居然还是一个备考的童子身份,连个秀才都不是!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童生,凭着两首绝句,已经在州城中冒出了头。

尤其今天,在看了另外的两幅字画,真是字字珠玑,沁入心神。一抹嫉妒之心,早已经在他的心中,泛滥横生,种下了心魔。

“来!采臣,喝茶。”

宋文豪的一声“采臣”,似乎又是拉近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反倒是一旁的柏青山,他变成了陪衬,一个多余的人。不过,柏青山的脸上,并没有露出一丝的不愉快。他已经在官场上磨练了两年的时间。逢人之道,官场之道,他已经是能够轻易的驾奴。

“多谢大人。”当下,宁采臣也不客气,端起了茶杯,悠悠的抿了一口茶水,少小稳持,不骄不躁。

此一幕,又是落入到宋文豪的目光中。不禁,宋文豪又是对宁采臣的此番坐相心中的赞赏不已。

忽然间得知了他的身份,不过是瞬间微微的惊讶。然后,一脸坦然神色,云若风轻。如此心性,定力,当真是罕见。

“采臣,听说你是梨山书院的童子?不知道,这次院试的备考,你准备得如何了?”宋文豪心中的确是震惊的。

宁采臣不过是一个童子的身份,竟然能够作出如此大气磅礴的诗律来。

这……似乎与现实有着很大的冲突。

莫非真的是应验了那一句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”的言语了?宋文豪的心中,的确是有着很多的疑惑。

“回大人的话,小生目前的确是在梨山书院进学,临近的院试,小生不敢托大,不过心中已有了备考的充分准备。”

“嗯!如此尚好!不过是区区一个童生的院试而已!依照你的文采,我想,拿个案首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”宋文豪捋了一下胡子,对于宁采臣的回答,他露出了少许的欣慰神色。

只是一旁沉默坐着,端着茶杯,又是不喝茶水的柏青山,他心中的震惊,且是一波过,一波又起。他的心情,可谓是波涛汹涌连连。

方才,听宋文豪的话,似乎他有提携宁采臣的意思。兴许,只是碍于宁采臣目前还是童子的身份,不好表露的过于明显。

宋文豪与宁采臣在叨扰了一下,他才是想起,今次宁采臣来此的目的。唤来一个下人,从库房支取了二十贯银子

依照他们当初的达成协议,宁采臣的两幅字画,赚了二十贯银子。

这一幕,柏青山心中更加是眼红嫉妒了。

同为读书人,他当年不过是二甲进士,然后从此仕途,做了个县令。原本柏青山以为,只要凭着他的努力,做出一番成绩来,在倚靠他与宋连城的关系,他加官进爵,不是再度的平步青云吗?

然而,今天的这事情,宋文豪不断的对宁采臣赞赏有加,看此倾向,很有可能,宁采臣已经深得宋文豪的喜爱。

无端的跑出了一匹黑马来,坏了他的计划。此刻,柏青山看宁采臣的神色,不在是复杂,而是怨毒。

阻我者,下场死!必诛杀之!

宁采臣告别了宋文豪,出了宋府。

原本,宋文豪打算要送他出去的,不过后来,宋文豪转念一想,毕竟他的身份挂在那里,而宁采臣目前还是一个童子身份。于情于理,都不适合,为此,他只得作罢。

接下来,柏青山也是告辞,匆匆离去。

踏上归途,有了二十贯银子做家底,相信以后的日子,会越来越好的。

“公子,那柏青山,公子以后可得好好的提防他,此人心机颇重,绝对不是一个善人。”

蓦然,在神识中,传来了银狐的话。

自从神识能够随意的进入鸿塔后,宁采臣便把银狐安置在鸿塔中,银狐在鸿塔中修炼,则到了晚上,宁采臣在把银狐从鸿塔放出来。

吸收天地精气,加固修为。

由于现在,银狐没有一项可依仗的秘法,为此银狐只能从最原始的修炼开始。白天在鸿塔中修炼,晚上吸收天地精华,为突破“元婴”做充分的准备。

“嗯!放心吧,只要他不招惹我,我定然不会去招惹他的!”

与人为善,自己也快乐。

对于柏青山莫名的敌意,宁采臣早已经感受出来了。此人,绝对不是一个善类!但又是何妨,朗朗乾坤之下,宁采臣倒是不怕此人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。

一路在无语。

趟过了一片竹林。空气中,有了一丝诡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