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入宁采臣

020 伏妖

穿入宁采臣

踏足而来的是莎莎作响,又见竹林。连绵不绝的竹林,一排而开。绿竹半含箨,新梢才出墙。色侵书帖晚,隐过酒罅凉。雨洗娟娟净,风吹细细香。但令无剪伐,会见佛云长。竹是好竹,不过,这好竹却是要人命的。“公子,要小心了!如画能感觉出来,这竹林中好像有妖物在作祟……”神识中,又是传出了银狐的话。宁采臣目光清幽,淡淡的看向了前方中的竹林,悠悠说道:“嗯!的确是有妖,还不是一般的妖!竟然是植物为妖!”《天罡九字诀》的厉害之处,方是开了窍,进入了神识的鸿塔中。

宁采臣的本身修为,至今已经是突破了“临”关道。“临”道一破,便是有了灵力的感知。不管是人,妖,鬼,魔,神,每个独立的空间存在,总是有必然的一端,一旦上了法道高深者,他们在第一时间之内,立刻能够感受出来。宁采臣便是如此。也许,是那妖物的修为太低,因此,他在第一时间之内,立刻嗅觉出了这一片茂盛的竹林中,有古怪之处。常言道:事出有常必有妖!话说的就是如此。“出来吧,不要在藏头藏尾的!我已发现了你的存在,无需在藏下去。

”随着宁采臣的话声一落。空气中,忽然卷起一团青烟,随后,所有的竹林,一阵剧烈的摇晃,风声,竹叶沙沙声混合而起,刺耳异常。嗖!一道青色的影子,立刻顿现出来。宁采臣定眼一看,距离十个步伐,那端,是一身绿色妖物,已经是落地幻化为人。一个人,而且是青竹变化成的竹妖。此竹妖的身高,不到三尺,活生生的“武大郎”模样,堪比土行孙还逗!一双绿色眼睛,像极了地狱中的幽魂,闪闪发亮。可以说是,这竹妖全身上下,均是一片青色。假若,在他的头顶上,盘结上一个葫芦的话,是否可以认为他是葫芦娃娃?宁采臣在打量着竹妖,同时,竹妖也在打量着他。

一人一妖对峙,似乎,就要拉开了一场战斗。“公子,这是青竹妖,他的修为还很低,公子不妨让我去对付他如何?”银狐又发了话。“如画,你有把握能够赢他?可是他毕竟能够幻化了人形,而你……”“公子,在我们妖界,修为的高低可不是这样划分的!尽管有的妖,他们能够变化人形,可是他们的修为有的却是很低,那是因为,他们在开窍中,偶得了机缘,所以他们在半途中,便是能够变化为人,可是他们的根基很是很低的!而此竹妖,恰恰如此。”听了银狐的话,宁采臣算是明白了原委。

他神识一动,立刻从鸿塔中放出了银狐。银狐嗖的一下,掠空一蹭,落地,立刻与竹妖对峙双方。竹妖的绿色目光一闪,立刻扑上了银狐去。宁采臣则是依靠在一株竹子上观看着。竹妖的扑来,银狐并没有直接躲开,银狐反而是蹭的一下,高高的掠了起来,然后,只见她的爪子一探,“啪”的一声。响亮一声,啪在了扑来的竹妖脸上去。碰!竹妖惊恐落地,滚落了三圈后,他的身体,才是堪堪落定。嘴角上,残留着一抹绿色的**,看样子,好像是受了内伤。最是惊讶的人,却是宁采臣。

他可是想不到,银狐一爪子,竟然能够把大她几十倍数的竹妖给啪落下来。而且,看样子,那厮已经是受了重伤,软趴趴的倒在地上,站也站不起来了。老天!我的眼睛没有看错吧?这银狐,一爪子就把竹妖给打废了?“那个……如画,那厮如何了?”宁采臣呐呐问道。银狐一闪,已经来到了宁采臣跟前,“嘻嘻!公子,这下你可是见到了吧?那厮不过刚是成精不久,因此,他的根基真的是很低,如画一巴掌就把他给拍下了,他就任由公子处置了。”银狐小嘴巴一奴起来,非常可爱。

看此可爱的银狐举动,宁采臣差点就要探手的去**她一下了,幸好,最后,他是按下了心中的想法。宁采臣徐步走去,看着地上软绵绵一团的竹妖,冷声喝道:“孽障!今天不行遇见了本公子,那么,本公子今天就替天行道,诛杀了你。”呜呜……蓦然,竹妖一骨碌的挣扎爬起来,立刻跪了下去,对着宁采臣“咚咚”的磕起头来,而且,他的嘴巴中,一直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叫喊声。不能说话?莫非是个哑巴?宁采臣神色愣了一下。“公子,他在对你求饶呢!”银狐闪了过来,解释说道。

宁采臣立刻问道:“如此说来,如画你能知道他在说什么了?”银狐白色的脑袋微微点头,“嗯!因为我们都是妖类,所以,我们的心意都是相通的,这厮说,求公子不要杀他,而且,他还求公子收留他,他从此甘愿做奴做仆的伺候公子。”植物能成精,石头也能成精,妖兽同样是能成精。看来,自己穿入了这个时空,真的是光怪陆离。竹妖还在“咚咚”的叩首,身体一片颤抖。“你且起来在说。”宁采臣心中有些不忍,吩咐说道。听了宁采臣的话,猪妖虽然不在叩头了,不过,他并没有敢站起来,身体还在秉直的跪着。

似乎,宁采臣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。这个时候,如画却是说了话:“放心吧,我家公子可是善人,他说了,不会为难你的,你还不赶快起来?要不然,招惹了公子生气,我看你……就有苦头吃了。”嗖!一听银狐这话,竹妖立刻站了起来,身体还是站着挺直。看来,他真的是被银狐的一爪子给打怕了。单单是银狐的一爪子,就把猪妖给差点废了去。对于宁采臣这个主人,猪妖心中更加是恐惧和忌惮。“我且问你,你不过是一株竹子,怎么会成精的?”宁采臣目光一片灼灼的盯在竹妖脸。

竹妖不禁又是伶伶的打了个寒颤,嘴巴一动一动的发出了“呜呜”的声音来。宁采臣可是听不懂,为此,他只能把目光瞥向了银狐去。银狐会意,赶紧解释说道:“他说,在此之前,有个老道在此搭架熬了一锅千年何首乌,然后一个不小心,锅中的汤水洒落而下,当时,他就是那株竹子,从而意外的吸收上了千年何首乌后,懵懵懂懂就成精了,再有一天,又是听说了,吃人的心肝,就会增加功力的修为,所以他就……”感情是这么回事。一株竹子,在机缘巧合下,吸收了千年何首乌,然后成精了!可是呢,这厮不过是在半道上成精,如同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般,对于凡间的事情,均是一窍不通。

然后在某一天,听说了这事情以后,于是,他心动了。要杀人,要吃心肝,就可以增加功力,修为更上一层。不过这厮也是倒霉,刚刚是第一次行动,然后就被银狐给打软了去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,宁采臣得知,竹妖并非是十恶不赦。毕竟,这事情,也是怪不了他。他就如同一个懵懵懂懂的婴幼儿,成精了,落入到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来。竟然他有心臣服,不如收了他又是何妨。